**小说

死或生:维纳斯群岛

**小说 2022-05-25 17:29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死或生:维纳斯群岛 一、 并不是第一天来到维纳斯群岛 早上9点整,一个粉色的小熊闹钟准时弹跳着吵人起床。我就算还没有完全睡醒,但是也无法对这么大的噪音充耳不闻,只好从被窝里伸出手去找闹钟,试图仅凭感

死或生:维纳斯群岛

一、
并不是第一天来到维纳斯群岛
早上9点整,一个粉色的小熊闹钟准时弹跳着吵人起床。我就算还没有完全睡醒,但是也无法对这么大的噪音充耳不闻,只好从被窝里伸出手去找闹钟,试图仅凭感觉把它关上。可是手和闹钟的距离就差那么一点,是谁这么该死特意把闹钟和床头柜往外拉了那么一点,让我刚刚好够不到。我只好睁开眼睛,视线还很模糊,不过足够我找到闹钟了。一巴掌狠狠拍下去,砰的一声,粉色的小熊闹钟终于安静了。

“好疼啊!”我的手是真的很疼,感觉眼泪都快下来了。本来想模仿一下凌音姐姐帅气的格斗姿势,但是明显我不是这块料。人家可是女忍,我只是一个小打工妹……算了算了,不管怎么说吧,至少我现在精神了,这一天的工作也该开始了。

起床,洗漱,打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把头发扎上,把睡衣脱掉,换上蕾丝内衣,外面再套上一件薄帽衫,我得赶紧去做每天的第一个任务,海莲娜姐姐嘱咐我必须要解决的那一个任务……

“岛主绝对是个大流氓!”我对着镜子大喊的时候脸红的跟路灯一样,我甚至都能感觉到脖子发烫。这个大流氓不光给我在工作时间挑了各种暴露款的工作服,更是让我天天早上叫他起床,还必须得用那种方法……而且,岛上的姐姐们,好像……还都跟他关系挺好的。真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见过凌音姐姐,克里斯汀姐姐跟他都……也许那种事情真的是很快乐吧?反正那次我不小心看见岛主和凌音姐姐的时候,铃音姐姐的叫声听的我都快站不住了。

走进电梯,按下14楼,等着吧,从3楼到14楼且得有一会呢。9点多,对于正常社会中上班上学的人来说已经有点晚了,但是这里是维纳斯度假群岛,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游客,9点对于他们甚至还有点太早。常常有客人晚上玩的太开心,后半夜才回房间,一觉睡到天快黑才醒。这样错过退房错过班机的人比比皆是,大家都见怪不怪了,反而都说这个岛有种世外桃源般的魔力,想留住每一个来过的人。说不定这种说法也有些道理,毕竟我也来了一段时间了,确实不太想离开。喜欢这份工作,喜欢这里的朋友们,当然也包括……


“14楼到了,欢迎回到维纳斯之家哦~”电梯中回想着甜美的女声,也打断了我的思绪。“好吧,美咲要叫岛主起床了!”

整个14楼都是岛主的区域,倒不是他有多么奢侈,办公加杂七杂八的生活事务就是需要这么大的空间。如果不算上海莲娜姐姐住的15楼,那岛主这里就已经是顶层了。好在15楼并没有占据整个屋顶,海莲娜姐姐特意只占用了平面面积的一半,让14楼的卧房和阳台也能享受到每天洒下的阳光。电梯开门后是一条走廊,走廊左手第一扇门就是岛主的卧室,我的日常任务就包括叫早和房间清洁,所以我一直都有一份备用钥匙。门并没有锁,里面也没有其他姐姐,也就是说今天需要我叫他起床了。
“你可以的,又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好害羞的。”我只能这么鼓励自己了。

他的卧房很大,因为是宾馆么,就是那种总统套房的设计。卧房左侧是卫生间和更衣室,右侧是整个敞开的落地式玻璃门,门现在大敞着,从阳台吹来的海风把几乎透明的窗帘吹的乱飘。


“也不怕着凉……真是的。”

房间中间巨大的床,叫它双人床的话多少有点委屈它了。被子下面有一个清晰可见的人形,显然就是我此行的目标。


“深呼吸,深呼吸。”我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脖子肯定红的像烤鸭一样,下面……内裤好像已经湿透了。“矜持一点,美咲,又不是真的要跟他做……”

我从下方掀起了被子,慢慢爬了进去。
“嗯,确认没有其他姐姐藏在被子里。”

他就躺在那里,均匀的呼吸声反复敲打着我的耳朵,我的耳朵都红的发热了。他没有穿衣服,就这么裸着大字型躺在床的正中心。说“大字型”约略有点不太准确……,因为他的晨勃甚至不需要掀开被子就能看出来,应该叫“太字型”。我慢慢伸出手去,想要握住他的肉棒,犹豫了一下,先用手背碰了碰,仿佛真的会被烫伤一样。

“真的很热。”我用手轻轻的握住那支肉棒,说握住其实不太准确,我的手指长度完全不能圈住这个玩意。而且就算我双手齐上,那个东西也还是会露出一截。说实话我完全不了解这是不是男人的正常尺寸,也没有过性经验,但是这个东西真的让我怀疑我课上学的性知识是不是有点什么问题。


“这真的能放进那里么……这肯定是开玩笑的吧。”我甚至有一次默默的比划了一下,要是这个东西真的要完全放进那里,岂不是要顶进肚脐下面?一想到这,我感觉我内裤都快湿的能攥出水了。“凌音姐姐不愧是女忍!”

我单手握着他的那个东西,轻轻的上下揉动,另一只手拉开了自己帽衫的拉链。“太热了!”肯定是因为我穿着帽衫又完全盖在厚被子里的原因,不然怎么能这么热?我感觉浑身都在发热,唯独手脚冰凉。我试着用手给脸,脖子,胸口,小腹降温,一路顺次抚摸下来除了摸到全身的汗水并没有稍感凉爽。当我的手摸到自己的小腹时,仿佛体内的什么东西颤动了一下,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瞬间。在这一次颤抖中,我的另一只手收到召唤一般,伸进了自己的内裤,摸到了那个地方,可能这就是本能吧?我轻轻的揉着自己的花瓣,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只是感觉这里很痒很潮湿,要做些什么才能缓解这种快要闷死的热浪和全身上下仿佛要喷涌出来的汗水。

帽衫敞开本来是为了散热,然而我们俩都挤在一床被子里,难免就要碰到他的身体。不过他的皮肤倒是有点凉意,于是我稍微往上蹭了蹭,让胸口能碰到他的小腿。久违的凉意顺着胸口的皮肤传来,还有他身上毛发轻刺我皮肤的温柔触感。我能感到我的乳头涨起来,跟胸罩互相摩擦。这蕾丝一点都不顺滑,“以后能不能给员工设计点好看又好用的衣服啊!”

仅剩的一点理智告诉我不能解掉胸罩,不然我肯定会控制不住自己。乳头虽然涨的发疼,忍忍也就好了。但是乳头反复跟胸罩摩擦让我心跳越来越快,使劲咽下一口口水,我终于忍不住张口呼吸,那胸腔中的热气再不呼出去就快把我自己烧化了。一口灼热的呼吸喷到他的肉棒上,打的肉棒为之一颤,挺的更直了。


“难道还能变大?”
我完全不知道男性的肉棒到底是个什么构造,有没有什么极限,不过我手里的这根肉棒彷佛因为我的一口热气又膨胀了,因为我的手指间的距离似乎有点变大。我握不住这个玩意了。

“没事的美咲,就跟吃冰淇淋一样。”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伸出舌头,像舔冰淇淋一样舔了一下那根肉棒,肉棒柔嫩的外皮已经被坚硬的内核撑的彷佛马上就要爆炸,舌头舔上去仿佛就是在轻抚一个沉重的沙袋。于是我转换思路,开始舔舐他肉棒的头部。那里虽然也坚硬,但是相比肉棒的身体已经软嫩了很多,我试着从各个角度舔舐这个小怪物,也试着从各个角度抚摸我自己的肉穴,试图给自己降温。我知道那个词叫做发泄,但是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发泄,或者说我发现自己泄不出来,只能以更快的频率揉捏自己的肉唇内外,毫无章法,像个病急乱投医的笨蛋。

我试着用嘴去吸他的肉棒,但是我嘴张到很大才勉强把棒头含进嘴里。感觉下巴撑的好疼,勉勉强强能保证把牙齿往后收收,不要划伤他的巨大肉棒,舌头更是完全被固定在口腔下部完全动弹不得。可是这样一来,心脏更是碰碰乱跳,浑身的燥热无处散发。本来还能呼出一些热气,现在彻底无处散发,只能一边吮吸他的肉棒,一边扭动身体,一边狂乱的揉捏自己的花瓣。

“岛主大人快起床啊,美咲快忍不住了……”嘴被肉棒堵住,我也只能呜咽着哼哼两声。我真的快忍不住了,要不是姐姐以前告诫过我……
“女孩子不能随便让别人插入……自己插入也不行”
“不能插入哪里啊?”我是真的不懂,姐姐也好像不太愿意解释。
“就是……就是那里啊……”
……
“就是阴道啦,笨蛋美咲!!!”

要不是姐姐这么告诫过我,我现在一定已经把手指伸进去了。那里面的炙热仿佛要化成火喷出来,又好像大坝将要决堤,洪水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

“岛主你个大笨蛋,我还是个处女啊!!!”我吐出肉棒,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

然后我就感受到一双手扶上了我的脸颊,那手上沾满了我脸上的汗水。那手抚上了我的下巴,耳朵,然后是后脑,再然后那双手向下一用力,将我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嘴又送回到肉棒上,而且比之前插入的更深了。

“呜……唔,轻一点么。”

那双手按着我的后脑,反复的上下用力。我无法抗衡那双手的力量,只好顺从着让自己脑袋的控制权交给了那双手。我觉得自己好像身处于浪涛中的小舟上,只能随着浪涛的力量上下颠簸而无法自持。我能做的只有更加用力的揉动自己的肉穴和花瓣,彷佛那就是小舟的舵桨,仿佛只要我用力揉捏就能控制浪涛的方向。

大概过了五分钟?还是过了半个小时?我已经被颠簸的失去的对时间的感知。口水无法控制的顺着他的肉棒甚至流到了床单上,打湿了一片不规则的粘腻形状。可是他还是没有放手,继续按着我的后脑抽插,速度甚至更快了。

正当我快因口中的巨大肉棒而窒息的时候,他双手发力,紧紧的将肉棒顶进了我的喉咙。“不要啊,会呛死的。”可惜他并不可能听见,甚至我自己都听不见,口中的声音被肉棒死死的堵在了嘴里。
然后,他的肉棒像火山一样在我口中爆发了。
“海莲娜,你是我的了!”他在射精的时候大声喊道。



二、梦与床

梦里一个黑瘦精干的戴墨镜男子一脸坏笑:“嘿,buddy,这个岛就托付给你啦。以后岛上的所有人都会叫你岛主,”他歪头又想一想“叫岛主大人也说不定。海莲娜女士也一并托付给你啦。顺便一提,她喜欢狂野粗暴款的男人,大概就我这样的!”
墨镜男子着重强调了狂野粗暴这几个字,然后双手叉腰咧开大嘴哈哈大笑。

然后梦境中的墨镜男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男子口中的海莲娜女士。雪白柔嫩的皮肤,高挑肉感的身材,白金色的头发编成一束麻花辫在胸前垂下,盖住了那丰满的乳房。湛蓝色的眼眸配合似笑非笑的上挑嘴角,组成了典型欧式贵族女性深邃且强势的五官。她身着一件金黄色的超深V泳装,不只是露出乳沟那么简单,深V直开到小腹,布料仅仅比最最基本的三点式泳装多了一些三点之间的连接。乳头和乳晕虽然被遮盖住了,可是那乳头勃起的形状却还是一览无余,甚至那深褐色的乳晕也在深V的边缘试探。她的腹部完全没有遮挡,女性格斗家美丽而性感的马甲线和若隐若现的腹肌线条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的致命的诱惑。更不用说那下体附近的泳装,跟超小号的丁字裤区别不大,甚至就好像是一条丝线嵌入了她的肉穴中,修剪过但没有剃除的阴毛向我摇曳,想让我将它们彻底释放。

“以后你就是岛主了,这个岛上的一切都由你掌管。”她温柔而坚毅的声音在告诉我一个不容置疑的决定,也好像在诱惑着我“包括我,也是你的。”当她说出这句话时好像脸红了一下。然后走到我的面前,缓缓跪下,舌尖从我的胸口一路向下舔去一直舔到我的腹肌,那温热湿润的触感让我战栗,残留的水渍蒸发掉了一丝体温也蒸发了我的理性。我现在只想将她按在地上抽查。

她一边舔舐着我一边脱下了我的短裤。“来吧,把我变成你的女人,你的玩具,你的性奴。”她双手抚摸着我的肉棒,那双手柔弱无骨,完全感觉不到一丝武者的粗粝。她舔舐着肉棒,仿佛在吃一根冰淇淋,一边舔一边向上看着我。魅惑的眼神里好像还有一丝鄙夷,鄙夷我居然还不动手。

肉棒所感受到的湿润和柔嫩来自于她灵巧的舌头,她大张着红唇,吐出舌尖轻轻的撩拨着我,也让肉棒在她的脸上变大。
我等不及了,让她主动下去我几时才能得到满足?于是我双手抚上她的双肩,锁骨,麻花辫,我抓住她的麻花辫,就像骑手抓住烈马的缰绳。我顺着缰绳向上,按住了她的后脑,用力!

我的肉棒趁她没注意突入了她的红唇中,填满了她潮湿温暖的口腔,她的舌头还在试图缠绕肉棒,但她小口中已经没有留给她施展舌技的空间了。她的眼睛仍然向上看着我,眼神中有一丝幽怨,彷佛责备我的粗暴,又好像指责我为什么还不赶快做下去。所以我抓住海莲娜的后脑和发辫,开始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就好像她的头是为我量身打造的肉便器,一个容我发泄的美丽玩具,而不是什么DOATEC的CEO,也不是DOA大赛的参赛选手。她只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一个生来就应该在我床上呻吟的玩物。

我越发用力的将肉棒深入她的口中,过长的肉棒已经触及了她的咽喉,但还是有一部分没有完全没入。于是我松开她的后脑,摸上她的下颌。轻轻用力捏住下颌,让她的红唇张的更大,让她能接收更长的我。然后,把我的整个身体啪到她的脸上。一下,两下,一百下,直到她的小嘴彻底属于我,然后我会再去攻占她身体的下一个领域。

她的喉咙发出声音,我猜想她是想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呢,你只要呻吟就好了,只要发出淫靡的呜咽声就好了,在床上,你不需要说除了我名字以外的任何言语。我一手抓住她的发辫,另一只手捏住她的脖子,前前后后的移动她性感的面庞。她平时冷淡的脸上因为憋气而发红,眼中蓄满了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泪水。她的双手从箍住我的双腿变成了试图将我推开,然而这无济于事,她并不能阻挡我享用她的每一寸肉穴。终于,就是此刻,就快到了!我要射满海莲娜的全身,她的内外,她的所有肉穴。
“海莲娜,你是我的了!”我在射精的时候大声喊道。


“岛主大流氓!你呛到我了!快放开我!”美咲一边咳嗽一边挥舞粉圈捶打着我。原来海莲娜只是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而开启这个春梦也实际上真的被我口爆的是美咲。我一想到我在春梦中展现的暴虐的性欲,我就感觉有点对不起美咲,毕竟她还是个刚成年的小女孩,而且还是处女,这么粗暴的口交确实有点过分了。尤其是现在看着她满口白浊的液体,混杂着口水从脸上流到脖子上。

“那个,对不起,我梦到……”不行,打住,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雷点,艹着一个女人然后说自己其实以为是在艹另外一个永远是挑战女人心理底线的行为。“我还以为是做梦呢,不知道真的是你……”

“岛主大流氓,每次你都是这么说,这都第多少次了。你要是再这样以后我就不叫你起床了,就算海莲娜姐姐嘱咐过我……”她突然停顿了下来,小心翼翼的问:“你刚才喊了海莲娜姐姐的名字对不对?”

完蛋。严格来讲我那算是梦话,可是这种理由是无法轻易被接受的。
“你难道是梦见在跟海莲娜姐姐做……做爱?”

准确的说,还没有到做爱那一步,你要是能再坚持一会说不定就可以了。但是这话我也只能心里想一想,当然不能跟她说。我得赶紧想点别的什么岔开话题,快,再犹豫场面就要变得尴尬了。

“你这么早来叫我,是岛上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么?”9点其实不算早,但是我还是要这么问,希望这个傻妞能被我吸引开注意力。然后从床上坐起来,递给美咲一张纸让她清理一下脸上的精液。

“上次岛主你决定建造的赌场马上就快完工了,日式浴池还在计划中,主要是因为在岛上没有找到合适的温泉,维纳斯主题游乐场工期大概进行一半了。”美咲歪头想了想,“岛主你打算怎么经营赌场呢?”

在我射精的时候,美咲的挣扎就掀开了被子。此时我们都坐在床上,美咲跪坐着伸了一个拦腰,美丽的腰肢和胸部曲线从敞开的帽衫中露出来,扎好的马尾也因为我刚才暴力的口交扯的偏到了一侧,稚嫩的脸上还残留着没清理的液体和女子特有的潮红色。我又扯了一张纸,垫着指尖慢慢伸到她面前想要帮她清理一下。她显然没弄明白我想干啥,或者对我的想法有一些误解。她明显脸色更红了,棕色的眸子注视着我的指尖,仿佛在想要不要往后躲。

在她还在犹豫的时候,我已经帮她擦了擦脸。“好啦,这下就不会被看出来啦。”
“走,
咱们去看一看赌场!”我一边说一边开始换衣服。

美咲赶紧转过身去,理论上负责我日常生活是她工作的一部分,换装自然也是。但是她太过害羞,每次都恨不得夺门而逃,所以我只是要求她留在屋子里就行,没有别的要求。

“对了,凌音姐姐昨天晚上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不认识的姐姐。你要不要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哦,凌音回来了?那个你不认识的姐姐有什么特点?”
“脸圆圆的,粉棕色的长发,带着一个小奶牛的发卡,比凌音姐姐矮一些,但是很丰满身材很好,笑起来特别可爱!”她想了想又赶紧补了一句:“岛主你可不要对人家动什么坏心思啊!”

她这个描述我还真不知道凌音带谁来了,听着明显不是霞、红叶或者我们之前见过的DOA女孩。而且这个人美咲没有见过,那也就是说我应该也没见过,那以凌音独行侠的性格,她能带谁来呢?又为什么要带这个人来呢?

“美咲,你帮我算一下这个月岛上的账目,看看赌场完工后是否还需要再招聘一些工作人员。我去跟凌音打个招呼,看看她这次回来是因为什么。”
“……不用我跟岛主一起去么?”美咲明显欲言又止。
“就正常打个招呼,不用这么大阵仗。我一会就回来,然后再看看下午要不要去岛上转一转。”
美咲愣了一下,没打招呼就转身出了房间。
我怀疑她肯定是偷窥到了上次我跟凌音在按摩室的激情。

算了,反正她以后也会知道的,先去联系凌音吧。我翻开手机找到凌音的号码拨出去。“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通。”唔……没人接听,那她要么是在洗澡要么是在泳池。“刚才问一下美咲凌音在哪里就好了……”算了,查一下监控吧。

维纳斯宾馆有着不为人知的监控系统,具体到每一个VIP房间,电梯和走廊,也就是说每一位VIP客人无论在酒店的什么位置,做过什么都是可以在监控中查到的。这套系统显然是扎克的杰作了。他离开的时候把监控权限给了我。

“嘿buddy,这可是好东西,连海莲娜都不知道的监控系统!”我还记得他那张得意的笑脸,两排闪亮的牙齿在漆黑的脸上光彩夺目。“监控权限通过视网膜开启,现在我把权限转让给你,你是唯一能使用这个系统的人。记住,你是唯一一个。”他特意强调了唯一这个词。“你要是想做点什么男人都懂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是男人么,懂的!”然后他突然严肃了一下:“但是,也别忘了,这个系统的本意是用来做正事的。”

但是直到他离开,也没有告诉我他所说的正事究竟是什么。

也许是到正事发生的时候我自然会明白?或者说他就是逗我玩的,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斥巨资瞒着所有人安装了一套顶级偷拍摄像头,就是为了看免费的AV直播?

实话实说,这个岛上稀奇古怪的事情可一点都不少,一时半刻我也不打算把它们一一都弄明白。

“走一步看一步吧!”监控室就在我现在所在的卧室的下面,入口就是我的床,或者说扎克曾经的床。床板侧面的缝隙里有一个按钮,按下去后床就会像敞篷棺材一样从中间展开,然后我掉进棺材里面。在里面注视面前的床板,也就是我每天都会躺在上面的床板,头上的出口就会打开。这个出口隐藏在我床头后面的墙里,里面有一把梯子,顺着梯子上去就是监控室了。鉴于扎克把自己的床设计的非比寻常的大,看来他不止打算自己进去,还能带上三五个人。

“扎克你这监控室是照着蝙蝠洞设计的吧?你肯定是美漫看多了!”这倒不奇怪,他本来就是美国人。监控室介于14楼与15楼之间,并没有因为是夹层而让人感觉逼仄不适。上来后正对面是整整一面墙的监控显示器和控制台。每个VIP房间的各种位置各种角度都完美的暴露在扎克的监控之下。甚至还有几处明显不是房间内部的地方,我一眼看去也认不出这是岛上什么地方。

“凌音的房间是1207。”十楼以上都是VIP 房间,几个月前DOA第五届大赛结束以后海莲娜带着全部女格斗家来岛上渡了一个月的长假,顺便为每一个人都保留了一个永久的VIP房间。她们随时可以回来把这当家一样住,甚至不需要带钥匙,房门都是指纹锁。

“1207,凌音是夜里十一点多回来的,似乎跟美咲安排了一下那个带回来的小女孩。然后……果不其然,洗澡去了。”
洗澡固然香艳,但是现在弄清楚她早上有没有出门才是关键。“这里快进,这里跳过。早上7点多起床,在房间里晨练一个小时。不愧是女忍,真的自律。八点半换了泳装去吃早餐,然后离开的宾馆。”
泳装,那肯定是游泳去了呗。
走!我们去海滨浴场邂逅女忍!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