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母系裙下的我】(5.12—6.1)

**小说 2022-06-24 09:0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母系裙下的我】(5.12—6.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母系裙下的我】(5.12—6.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夜不能魅
2022/01/18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6,338字


  5.12

  「啊?对……怎么了?」婉玲阿姨声音发涩,极快的调整情绪。

  此时此刻她的所有注意力肯定是在妈妈身上。

  「哦,我忘记拿润肤水了,我开下门?」妈妈征求的问道。

  我心中一松。

  吓死我了,还以为发觉我在屋子里找我嘞。

  「哦……那没事。」婉玲阿姨用藕臂挡开我,拨动了把手,花洒开始上水,
哗哗的水声打落在瓷砖上。

  清晰的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妈妈走了进来。

  此情此景让我何等的熟悉,刚刚跟妈妈就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只不过这
一次的女主从妈妈换成了婉玲阿姨。

  淅淅沥沥的水声并不能阻止那激烈的心跳声。

  我能感觉到婉玲阿姨的紧张程度不亚于我,看着近在咫尺的羊脂白肥臀,我
手放了上去。

  察觉到我的异动,婉玲阿姨回首瞪了我一眼,伸出手直接把我的手扯开。

  瞧阿姨那样,我心里是既紧张又刺激,另一只手抚摸了下臀瓣,弹性又不坠
手真是大好的屁股。

  见我还敢蹬鼻子上脸,婉玲阿姨直接低语斥责道:「老实点!」

  不曾想淋浴间的声音被妈妈捕捉到。

  「婉玲,你在说什么?」

  我和婉玲阿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我一下子不敢动了。

  「啊?我说这沐浴露挺好用的。」婉玲阿姨不亏足智多谋,就这么点功夫立
马就扯出了一个借口,弯腰去挤沐浴露。

  顿时间。

  那胸前挂坠的两个乳瓜垂落下来,让我情不自禁的唸嚅着嘴唇,竟是有些发
干口渴了,本来就很有型的肥臀因为弯腰,显得更加的饱满富有冲击力,一下子
让我的心跳加速,胯间的肉棒急速充血,龟头膨胀,遮羞的包皮褪卡在了阴茎沟
壑上,它在释放一个信号,它要战斗。

  身体本能的被欲望所牵动,双脚迈步,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距离,可直挺挺
的红缨枪已然抵在了婉玲阿姨圆弧的股缝上。

  我第一次看到婉玲阿姨气的牙痒痒,扭头怒视着我,玫红的嘴唇做着口型,
虽然没有声,但我的脑海里却是读出了音:「要死啊你!给我消停点!」

  此时外头妈妈好像没走,就在浴室里涂着润肤水,回应着婉玲阿姨说的话:
「这瓶沐浴露用着确实不错,你可以备一瓶。」

  我耳中听着妈妈的声音,看着婉玲阿姨窘迫的表情,脑海中想着之前我跟妈
妈困在这儿的画面,如此种种刺激,让我的肉棒血脉喷张,想进一步挑战刺激的
底线。

  双手放在婉玲阿姨的腰间,入手一片温柔,身子往前走肉棒往里压。

  霎时间。

  脑海刺激的要爆炸。

  直挺挺的肉棒犹如无坚不摧的长枪,紧凑的臀缝被层层分开,但又不屈服于
我的入侵,又拼命的夹,这种紧迫的感受让我那一刻有种想颤抖的感觉。

  婉玲阿姨被我这番动作给搞的又气又怒,这样的环境打不得骂不得,一旦过
激,外头的妈妈迟早会发现。

  见自己被我拿捏,婉玲阿姨直起身,两团乳肉撞击在心口,低语恐吓道:
「你等着!等出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泼辣以及大女人的气场,让我小心脏感到了不安,婉玲阿姨既然敢说这样
的话,那她一定会这么做。

  这个时候我能怎么办?

  「我……我……我到时候躲起来,等你气消了再出来。」

  婉玲阿姨的眼神当场不对味起来,要不是环境因素,她肯定是要伸手掐死我
的。

  肉棒的快感没有任何的作假感,想着快乐一刻是一刻,到时候被婉玲阿姨欺
负的时候,脑海中回忆着这一幕刚好用来抵消疼痛。

  念及此,双手直接环抱住婉玲阿姨的腰腹,肉棒往里刺,流淌的水沿着婉玲
阿姨的优美脊背,淌入到股缝中,由于我肉棒的横置,水流直接顺着我的龟头往
下流。

  哗哗的水声,打湿了婉玲阿姨的阴毛浸润了阴唇也淫糜了瓷砖。

  我不知道背对着我的婉玲阿姨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我能察觉到她肯定是
羞涩了。

  我体内的欲望被放大,微微下弯腿,肉棒在婉玲阿姨的阴唇上摩擦着,刺激
着她,这种危险边缘的试探,刺激了我又引动了婉玲阿姨的欲情,竟然谁也没说
话,尝试追逐着这种刺激。

  「婉玲?」妈妈忽然说话。

  吓的婉玲阿姨身子一抖,屁股往后一震,那弹性的肥臀竟然还有这种力道,
直接让我后挪了。

  她的玉手一把握住我的肉棒,开始微微加力,眼神警告,嘴角带着冷笑。

  我一下子老实了。

  她意思很明确,你要是再敢乱来,姑奶奶捏爆你的小鸡鸡。

  同时,她缓和了情绪,张嘴回应道:「怎么了?」

  听到回应,妈妈的声音有些犹豫不定,含糊其辞道:「你说青春期的孩子该
怎么教育?我现在有点不明白这个年龄的孩子。」

  婉玲阿姨美眸瞥了我一眼,笑呵呵起来:「你不是育儿专家嘛,还有为难住
你这位专家的时候啊?」

  如此调侃,让妈妈没有连忙接话,也不知道是在腹中总结话语还是不打算说
了。

  我正聚精会神听着她们之间的交谈,没想到婉玲阿姨却是突然有所行动,在
我不注意的时候,伸出手掐住了我的耳朵。

  也不知道婉玲阿姨是不是练过功夫,对于力道的把控相当的精妙,能让我感
觉到疼,又不至于我立马叫出声。

  肉棒被捏,耳朵还被掐,全是要害,绝了。

  我眼神委屈的看着婉玲阿姨,却见婉玲阿姨逐渐瞪大了美眸,眼中有严厉,
嘴角没了一直挂着的笑意,眼珠从我身上游移到浴室外。

  我又读懂了她的意思。

  结合妈妈说的话,很明显她是认为我给我妈找麻烦,要不然也不会在浴室里
跟她开展探讨。

  我心中是有答案的,就是跟刚刚有关,但我又不能说。

  只能是忍着痛,慌忙摇头。

  婉玲阿姨收回了眼中的厉色,松开了手,算是放我一马,可捏住肉棒的玉手
却始终没有松开的意思,不但如此,拇指还在慢慢盘揉着我的龟头,那滋味~~
我当时脚跟都踮起来了,好似背后插上了翅膀,要上天。

  此时,妈妈似乎想好了怎么说,委婉道:「总感觉稀奇古怪的,是不是……
得交女朋友了?」

  婉玲阿姨没把我当人,不顾形象的浪笑起来,胸前的两团硕乳荡来荡去,没
个正行,太挑逗人的视觉神经了。

  我忍不住了,直接伸出手一把抓住其中一个乳瓜,手指又抓又松,那松软的
感觉能把我的手给融化了,太舒坦了。

  本以为婉玲阿姨会给我脸色看,可好像我猜错了,她压根没管。

  转念一想也对,能造祸的肉棒在她手里,我还能掀起什么浪花来。

  婉玲阿姨现在的重心不在我身上,只听她道:「我都糊涂了,扯来扯去,还
青春期孩子,不就是说你那宝贝儿子吗?怎么?你打算让他找女朋友了?不管了」

  「这倒不是,他这个年龄谈恋爱这些太早了。」

  我听到妈妈这话,来劲了。

  察觉到我的异样,婉玲阿姨拇指重压在我的马眼上,又有两根手指死夹龟头,
那一番操作,好似要把我的精子直接给夹出来,我是菊门紧缩,身子后退,满脸
求饶且苦涩笑了下。

  我算是领教了婉玲阿姨那种大姐大的强势,我有点想扇以前自己的一记耳光,
说让婉玲阿姨当我妈也不错,这要是真的,以婉玲阿姨的性子,我是真没好果子
吃,还是亲妈好。

  婉玲阿姨见我服帖消停,美眸不屑的又往外看,虽然隔着玻璃,继续道:
「我就说你不要舍不得打,孩子皮就得打,老话不是说的好棍棒之下出孝子。」

  我心中暗自发苦:「婉玲阿姨您是真的狠,捏着我的肉棒子,跟我妈谈用真
棒子教训我。」

  「啊?这样有用吗?」妈妈询问起来。

  听着这番话,我是后背发寒,来真的啊?!

  「有用!打过一次,他就老实了!」婉玲阿姨信誓旦旦的说着,说到这儿,
眼睛又游移到我身上,逐渐的严厉起来。

  我怕了!我是真怕了!我就不应该闯什么浴室,起肏服婉玲阿姨的妄念。

  现在可好,我是被拿捏死死的,服的不能再服。

  对着婉玲阿姨尴尬一笑。

  妈妈如同取经人,好似也肯定了这个想法,寻求帮助道:「用什么打最好?」

  我慌了,急忙拉了拉婉玲阿姨的玉臂,

  见我这怂样,她这才嘴角露出笑意,嘴角上勾,双眸也重新妩媚起来,跟刚
才截然相反的样子。

  「你先跟我说说,他最近做了什么事?才好决定打不打。」

  「这个……」妈妈的语气有些犹豫。

  婉玲阿姨步步紧逼:「怎么?」

  「感觉他好像对女人开始感兴趣了,我现在真叫一个头疼,还特地在网上买
了一本书,当初如果生的是女娃该多好。」妈妈轻叹一声,显得相当的无奈。

  婉玲阿姨则是直接用手背掩嘴,开始偷笑起来。

  我则是郁闷到不行。

  「我说雅蕊,男人对女人感兴趣不是挺正常,难不成你想你家绝后?」

  「唉~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你怎么还在洗?」妈妈掐断话题道。

  「只允许你洗的久,不允许我在浴室里自慰玩一会啊?」婉玲阿姨语气俏皮
道。

  那一刻,妈妈似乎样子和话都有了一个大转变……

  6.1

  「婉玲,你能不能……矜持点?」妈妈被弄的无语了。

  婉玲阿姨却是混不在意,继续说笑起来:「雅蕊,我跟矜持就不搭边,要不
要我叫两声给你听听?」

  一旁的我只觉得自己的口腔分泌出大量的口水,差点要噎死自己,知道婉玲
阿姨泼辣没想到会达到这个程度,简直怼天怼地无人能制她了。

  「我不听!」妈妈被气坏了,随后门被拉开,然后关上。

  浴室里再次只剩我和婉玲阿姨两个人,两个浑身赤裸的男女。

  「婉玲阿姨,你可以叫给我听?」我打趣道。

  婉玲阿姨好整以暇的看着我,眼角媚意勾魂,戏谑道:「想叫是吧?」

  我这个时候完全被情欲洗了脑子,完全没有留心婉玲阿姨话里少了一个主语,
欣喜的点点头。

  就见婉玲阿姨笑了,洁白的脸颊上露出了两个醉人的酒窝,配合她那大方自
然的笑容,真是好看到不行。

  我也在陪笑,认为婉玲阿姨这是准备当着我的面开始呻吟表演起来。

  没想到……

  棋差一招。

  来自肉棒上的撸动频率瞬间暴风般迅猛,婉玲阿姨的手疯狂的给我打着飞机,
那般速度,让我感觉肉棒怕是要摩擦生火了。

  「哦~~哦~~停一下~~」我如男高音一样唱说着,双腿后退着,快感来
的过于猛烈了,宛如一个口渴的人站在干涸的湖泊中寻找水源,忽然间倾盆的洪
水一下子淹没过来,将口渴的人给淹死。

  婉玲阿姨的笑意变的促狭,用玩味的语调道:「叫嘛~多叫点~」

  我怕了!

  我是真怕婉玲阿姨这种美魔女了。

  「停一下……我快要射了……阿姨您停一下。」

  也不知道是我的话起作用了,还是这种突然加速高频率的撸动让婉玲阿姨手
酸了,她的玉手离开了我的肉棒,轻甩了两下,不耐道:「累死了~」

  再看我的肉棒,整体红艳艳的如烧红的烙铁一样,热的狠,好在那射精感及
时停止,马眼一张一合,不停的有黏液流出,又被水流冲洗着。

  背靠着墙壁,把高速跳动的心率给稳定下来,看着婉玲阿姨当着我的面开始
洗澡,完全是把我当做摆件存在,两团雪白的大瓜乳因为身体动作,不断的摇晃
碰撞着,殷红的乳晕上那颗红蔻是那样的让人馋嘴。

  美景可不仅限于此,蒜瓣的臀部肥腻且有紧凑,宛如刚出炉的大馒头,让人
忍不住想伸出手抓上两把。

  此时的我双眼不断观瞧着这两处,肉棒昂扬到极点,再也难以控制,一把抱
住婉玲阿姨,肉棒刺在臀肉上,弹性的臀肉立马把刚硬的肉棒打了回去,贴在了
我的腹部上。

  「你干嘛?」婉玲阿姨娇嗔道,双手洗着长发,抖动的青丝散发着洗发露的
幽香,像逗人的马尾草轻抽在我的脸上。

  「阿姨,你就让我肏一下吧。」我恳求道。

  婉玲阿姨胴体笔挺,宛如一尊情爱女神雕塑,皮肤白皙光滑,她这样的身材
只有她能驾驭,双手抓揉着散发,完全没有被我影响。

  「小鸡巴不顶用~」婉玲阿姨语气平顺的奚落道。

  来自丰腴腹部的震颤感告诉我,婉玲阿姨这是在憋笑。

  「谁说不顶用的!」我胯部挺动,鸡巴不断顶插着她的肥厚臀部。

  婉玲阿姨轻挪腰肢,让臀部避开,换了套说辞:「看你自己本事喽?」然后
依旧抓洗着长发。

  我知道婉玲阿姨这是同意了,顿时间,喜上眉梢。

  连忙手握住肉棒,往婉玲阿姨的胯间挺去。

  直到碰壁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婉玲阿姨的臀部和大腿都有肉,而当她站直了身躯,紧闭起双腿时,这就是
一道有着勾勒曲线充满色气的墙,可以看,但想突破进去,那真的是困难重重。

  任凭我不断发劲往里刺,可肉棒始终被拒之门外。

  我试着用手去掰开婉玲阿姨的双腿,她正跟我耍着暗劲儿,本是腻滑的大腿
肉全是力气,我又不敢用大劲儿,只能是无奈恳求道:「婉玲阿姨!不带您这样
的。」

  婉玲阿姨转过脸,眨巴着媚眼,脸上却是无辜之色:「我怎么了?好啦~既
然不顶用,赶紧回去睡觉,别打扰阿姨洗澡,乖哈~」

  说完还用手拍了拍我昂扬的肉棒,洗发泡沫犹如奶油蛋糕一样戴在了龟头上,
把本是凶相毕露的牛子变的可爱起来。

  我快气到扭曲了,婉玲阿姨越是这样,我越不服气,花洒的水流把泡沫冲开,
那种凶相和狰狞再次回归。

  婉玲阿姨说完话又自顾自的梳理着长发,哗哗的水流带泡沫沿着她的胴体缓
慢的流淌,洗发的香气溢满整个空间。

  这香躯太色气了!

  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必须得肏!

  我再次贴了上去,婉玲阿姨熟视无睹,继续洗着她的澡,惬意的狠,可唯独
双腿和臀部没有放松警惕,始终紧绷绷的,让我无法突破。

  肉棒抵叩边关,我的双手绕到了前方,抓揉着婉玲阿姨的那两团瓜乳,绵软
又水嫩,软中带硬的乳蒂随着我的抓揉,不断的触碰着我的掌心,带着痒痒感,
能感觉到婉玲阿姨微颤了下。

  我捕捉到了这个信号,心中一笑,婉玲阿姨你跟我装,为了不打草惊蛇,我
肉棒没有立马施压,给其胯间造成压力,始终按兵不动。

  双手活动频繁,手捧着瓜乳,手指飞快弹动着乳珠,每一下来自指间的抽拍,
都能感觉到乳珠在变硬变涨。

  「嗯~」婉玲阿姨从贝齿从漏音。

  我大受鼓舞,火热的胸膛贴靠在婉玲阿姨光滑的美人背上,舌头拨弄着她的
耳垂,这是跟她学的,毕竟每一次她这么搞我的时候,我都是受不了的。

  「嗯~~」婉玲阿姨这一次发出更为悠长的鼻音,那肥腻的臀部缓缓的摩擦
着我的阴毛。

  我心下暗喜。

  一只手继续逗弄着婉玲阿姨的乳珠,另一只手来到了三角区,在婉玲阿姨的
黑森林上缓慢摩挲着,感受着阴毛尽在我手的感觉。

  水流往下淌,手也是如此,如此川流最后汇入的地方只是一片狭窄的三角峡
谷。

  相比于后面无缝可入,前面可是好多了,手掌整个是不行的,但挤入一根手
指那是可以的,最长的中指犹如独闯湍流峡谷的勇士,来到了婉玲阿姨的胯间,
触感瞬息而来,碰触到了两片紧闭的肉唇,不知道是水的作用还是婉玲阿姨分泌
出的黏液,很滑相当的滑。

  我的手指如同「肉棒」一样开始抽插起来。

  「卜滋……卜滋……」由于婉玲阿姨紧闭着的双腿还有我手指的前后的活塞
运动,让汇聚在此的水发出了淫糜的曲调,更是让人动情。

  「嗯……嗯……啊~」婉玲阿姨的红唇间也渐渐有了呻吟,是那样的美妙空
耳。

  明显感觉到在我的精心攻势下,双腿的肌肉开始不断放松,我的中指指头已
经能扣弄着阴唇,最后连紧闭的阴唇都放弃了挣扎,好似蛤壳露珠,指头已经能
触弄到里头的嫩芽小洞,那是屄口。

  我更加起劲了,都停止了玩弄婉玲阿姨乳房的打算,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根
中指上,不断抠弄着。

  「呱……滋……呱滋……」水声渐亮,更加的绯糜起来,听着让人心跳加速,
双腿发软。

  结果也自然是如此。

  婉玲阿姨那属于成熟女人的情欲已经被点燃,探出藕臂,手掌抱住了我的肉
棒开始撸动起来,只见她紧闭着双眸,贝齿轻扯饱满的唇皮,好一个欲女忍羞样,
花洒的水流不断的洗着我和婉玲阿姨的身躯,身子是洗干净了,但体内的欲火却
是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越来越强烈。

  「婉玲阿姨,我要肏你!」我说着,尤其是说到肏这个字时,我各位的激动。

  「……不……给……」婉玲阿姨呼吸急促,却是拒绝着我。

  不给还撸我鸡巴,哪有这样的事。

  我立马掰开婉玲阿姨那紧绷的臀肉,一番动作,我发现她早已经没有了招架
的余地,入手的臀肉绵软根本没有力道在其中,却是早已经做好了承恩的准备。

  双手又插入到股间,往两侧分,肉感的双腿顺应了我的动作,露出了一条通
道,我抓握住自己的肉棒,直接往婉玲阿姨的胯间挺去。

  坚硬的龟头顶在了婉玲阿姨的两片娇滴滴的阴唇上。

  「啊~」婉玲阿姨轻踮金莲玉足,好似我这一定,把她的魂儿给顶飞了,一
声压抑不住,来自灵魂的娇喘。

  这一声直接点燃了我。

  两根手指分开瘫软的阴唇,油亮的龟头不断在耻缝间磨蹭着,滑腻腻的感觉
涂满了整个肉棒。

  「呼~~呼~~」我强忍着。

  相比于我肉棒上的高温,婉玲阿姨这屄缝的温度有些低了,这样的温差接触,
非但没有压制我高亢的情欲,反而带动着她这里的温度,也开始升温。

  「啊~嗯~小鸡巴~玩心……机……用这招拖延……时间……嗯……」婉玲
阿姨边发出销魂的呻吟,边用视野余角瞥着我,这样的角度这种眼神,充满了狐
媚气息,语气挖苦,非但没有让我退缩,反而像是给我下了烈性猛药,一双手撑
在瓷砖上,不知道是为了保持重心,还是做好了承受君恩的姿态,这一切的一切
都在冲击着我的感官神经。

  (目前已更新到章节7.9,)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