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母系裙下的我】(5.10—5.11)

**小说 2022-06-24 09:05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母系裙下的我】(5.10—5.1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母系裙下的我】(5.10—5.1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夜不能魅
2022/01/13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6,195字


  5.10

  脑子虽然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但眼睛却是没有去配合。

  哪怕眼前这人是妈妈。

  明亮的目光下在极为短暂的时间中,把所有的风景尽收于眼底,刻画进了记
忆内。

  花洒的水不断落在妈妈头上,水珠成线沿着身形滑落,精致的瓜子脸此时白
里透红,更显粉嫩,说她是个已婚有子的半老徐娘,恐怕没人会信这番话。

  略显狭长的眼形,只要时常笑,本应该是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却是被妈妈禁
锢了这层意思,冰冷的气质,让这双美眸显得发冷。

  此时双眸睁大了眼,眼神放空,好像主人的思维宕机了,还没从现在的环境
下清醒回来。

  鼻梁挺翘且小巧,红唇薄弱如胭脂花片。

  这是一个女强人,也是个冷艳的女人。

  鹅颈粉颈之下的风光从未对我展示过,如今却是暴露无遗,更是让我难忘今
宵。

  明显的锁骨线,让她只是露出身体的一角,就显得很性感。

  双乳如两口玉制大海碗,不像婉玲阿姨那般硕大的博人眼球,但也是让人情
有独钟,少说也有C+规模,乳晕发红如刚好盛开的玫瑰,圆圆的乳珠带着点粉嫩
亦如恰好成熟的樱桃,两滴水珠此时正从樱桃上挂落下来,点滴在瓷砖上。

  艳艳艳……

  小腹平坦没有沉积的赘肉,如此光滑纯白的皮肤本应该让我的眼睛多留恋一
下,可终究还是三角区域的画面所吸引。

  只见妈妈的阴毛如一朵盛开的花卉,阴毛不密不疏,不长显得有些毛绒,不
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纹身,如此近距离的细看才会知晓这并不是纹身,更像是一朵
扎根在阴阜上盛开的未名花。

  惊异到无法转移视线。

  如果单看这阴毛图案会觉得可爱,可如果结合妈妈的样子一起看,只会觉得
这是性感,这是床上的情趣,要命嘞……

  两条象牙白的修长腿有肉但不丰腴,也正是如此可以稍微一窥屄间风景的一
角,阴阜下的耻丘并没有阴毛存在,再想多看,怕是得把脑袋钻到妈妈的胯下才
行。

  当下的这一幕发生的很短,对我来说却是很长,给我的心灵也造成了难以磨
灭的冲击。

  「啊!」

  恍然间,耳边响起了妈妈的惊叫。

  「啪!」响亮的耳光声,击碎了我和妈妈彼此间坦诚相对的局面。

  我手捂着脸,火辣辣的疼。

  「你给我……」妈妈声音愤怒且激动,藕臂遮住胸口的双乳,不过她的手臂
显瘦,根本没法全遮住,只能是遮住了乳尖和乳晕,双乳反而因为她的这番动作,
夹出了乳沟,显得有些性感过头了。

  双腿错位站立,另一只手成掌状去遮三角区,虽然这一次是遮住了,但还是
能看到一些阴毛探出了头,好似在持续勾引。

  如果不是妈妈。

  但论这个造型,已经让我热血澎湃,血流倒灌到肉棒间,我是这么在想,肉
棒也是这么做了。

  听着那生气之极的叱骂声,我知道妈妈这是要让我滚,我慌乱转身,胯间早
已经充血到无法控制的肉棒甩在我的腿上,发出「啪啪……」声,显得淫糜且猥
琐。

  妈妈的脸都气的发白,浑身战栗不止。

  就在这时候。

  「雅蕊,发生什么事了?」外头响起婉玲阿姨拖鞋小跑声还有关切声。

  我脸一下子绷紧,心脏差点骤停,又再次转身,肉棒啪啪的打在我的腿上,
竟然还有点疼。

  我虽然没说话,但眼神求助。

  我进来的时候可没锁门,心里这时候却也是怪妈妈您怎么也不锁门,您锁了
不就没这事了。

  此时此刻,我跟妈妈的耳朵都异常的灵敏,能察觉到婉玲阿姨已经来到了浴
室间外,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这一切都不是眼睛看见的,耳朵好似察觉到了。

  「给我进来!」妈妈柳眉对立,怒意满满,瞧她那样真的是想一脚踢死我。

  我顾不得那么多,浴室里没有躲人的位置,急忙钻进了淋浴间,由于过于慌
乱,我的龟头还无意间打了下妈妈的屁股。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估计她又的气到甩我一巴掌。

  将裹住长发的毛巾取了下来,顿时间,三千长发青丝以优雅的姿态洒落在光
滑如翡的后背上,然后她将毛巾甩在了我的头上。

  我懂她的意思,这是让我用毛巾遮住脑袋。

  我乖乖照做,毛巾上还有这妈妈的法香,明明情况很紧急很不对,我知道错
了,可我的肉棒好似不受我控制,反而激硬到了极点。

  狭窄的空间里充满了杀气,浓郁到我害怕,自动的跺在角落里,那一刻我恨
不得自己有缩小身形的本事直接藏角落缝里,这样子妈妈不尴尬,我也不尴尬。

  耳边听到滑轨玻璃门轻轻的关合上,那边洗浴间的门也被打开。

  「雅蕊,我听到你叫了,出什么事了?」婉玲阿姨忙问。

  妈妈没有立马搭话,而是深呼吸一口,平复了下心情和脑子,才接话道:
「哦……没事,洗发露眯眼睛了。」

  能听到婉玲阿姨在轻笑,揶揄起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害我火急火燎赶
过来。」

  「没事了。」妈妈说道。

  婉玲阿姨见没大事,就要关上门。

  那一刻,我和妈妈皆是大松一口气,真是险峻呐。

  可就在一瞬间。

  门又被推开,婉玲阿姨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说雅蕊,你可真不地道,
说好我先洗,接个电话的功夫,还让你抢先了。」

  「我……我这不是见你一直在那里磨叽,还想着你要打很久,所以……」

  「好了好了,刚好你把水放好,浴室里热烘烘的,咱们两个小姐妹一起呀?」
婉玲阿姨笑的有些皮。

  我一想到婉玲阿姨和妈妈一起洗,两个风格不同的熟女挤在一块,哇……天
呐!想都不敢想如此香艳的美景,肉棒上的青筋越发的明显,都快挤爆血管了,
浑身的血液都往这里冲,脚都开始麻了。

  妈妈一下子慌了,吞吐起来:「别……我一个人洗。」

  「诶?」婉玲阿姨疑惑一声,似乎人还进来了,继续道:「我说雅蕊,生疏
了啊!以前学生的时候,你洗澡不是得拉着我一起洗。」

  「别别别……」妈妈急忙否决着。

  扫了眼角落里盖着毛巾且蹲着的儿子,张雅蕊真是气到不行,都想没这个儿
子,他怎么进来?还一身赤条条?他想干什么?

  那边婉玲阿姨完全进入了聊天模式。

  妈妈站在花洒下,我则是躲在角落里,本来宽敞的浴室,塞了三个人好像一
下子有些小了。

  「你还在洗啊?」婉玲阿姨调侃说着。

  「我才刚洗,好了,你快出去吧。」妈妈无奈道。

  「不对!有猫腻!」婉玲阿姨语气怀疑,能听到她逐渐靠拢过来的脚步声。

  我和妈妈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这要是被婉玲阿姨发现,说真的我和妈妈那都没法做人了,尤其是妈妈。

  「婉玲,你疑神疑鬼干什么。」妈妈有些生气,手已经放在了玻璃门上,打
算誓死堵住。

  婉玲阿姨已经来到了玻璃门前,然后神秘兮兮道:「雅蕊……你是不是在自
慰?」

  听到这话我差点没笑出声来,论脑洞还是婉玲阿姨比较强,我强忍住笑,肩
膀抖动,得亏花洒的水声不断。

  察觉到我的异样,妈妈更是生气,脸上出现了羞臊恼怒的复杂表情,伸出脚
踢了下我。

  「没有!」妈妈语气坚决的否定道。

  「切~鬼才信嘞,上学的时候你枕头下还藏着黄色小说。」婉玲阿姨不屑的
揭露道。

  我竖起了耳朵。

  啊?

  竟然还有这事!

  妈妈气到胸口剧烈起伏,胸前的一对饱满丰乳微微盈动起来,她现在特别想
撕烂木婉玲这张大嘴巴,自己儿子在这儿,她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我都说多少次了……那是同寝的XX故意塞到我枕头下,你是知道她跟我关
系不好,想用这方式诋毁。」

  「咯咯咯……」婉玲阿姨笑了起来,显然她是信的,她就是想捉弄妈妈。

  随后又听婉玲阿姨道:「那怎么多年,除了在生意上有跟男的说说话,你回
家不寂寞啊?这么多年,咱俩姐妹多年,你是不是该透露点小秘密,老娘我可是
需求不下了嘞。」

  我心想婉玲阿姨您真的是需求不小,都把我给吃了,婉玲阿姨跟我的事,妈
妈肯定是不会知道,也不会让她知道。

  她跟婉玲阿姨之间的秘密,假如我今晚不在,我肯定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婉玲阿姨既然这么说,也无非是先提出话题先抛底,引诱妈妈跟上抛话题。

  妈妈轻缓一口气:「没兴趣。」

  本来以为她要长篇大论,没想到就是简短三个字。

  「那你待在浴室里这么久干什么?哦……你喜欢自己玩是吧?」婉玲阿姨作
怪道。

  我被逗到了,肩膀剧烈起伏,手塞到嘴巴,忍住不笑,论唇枪舌剑调戏人的
水准,婉玲阿姨真是神一样的存在,能让妈妈在她面前没有丝毫的办法。

  妈妈此时也是气羞到不行。

  绕来绕去,她木婉玲就是不想跳过这个话题是吧,脸上红晕朵朵。

  本来撑在玻璃上的玉掌,葱指弯曲,犹如内心的变化。

  「是是是……我喜欢一个人玩,行了吧,你快点离开吧。」

  5.11

  「……我喜欢一个人玩……」

  在我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句话,连声音都被惟妙惟肖的刻录下来。

  一遍又一遍。

  虽然知道以妈妈说这句话是为了搪塞婉玲阿姨,属于被逼无奈。

  可从她的嘴里说出这句话,并且如此清晰的听到,却是让我震撼不已。

  光是这句话,足以堪比世界上最为猛烈的性药,让我的心率加快,血液极快
的流动着,胯间的肉棒已经到了无法克制的地步。

  浴室里,婉玲阿姨捧腹笑着,笑声中充满了骚浪,未见其人只听其笑声,都
能让人产生一种想一亲芳泽的邪念。

  脚步声响起,门被拉开,婉玲阿姨笑着离开了浴间。

  而我也到了最后时刻。

  太亢奋了。

  亢奋到不需要解除和摩擦,就已经让我产生了想射的冲动,以至于马眼微开,
一股浊白的精液随着肉棒一抬,飚射出去。

  「糟糕!」

  我心中大骇。

  先不说这种漏精行为,单说妈妈还在我跟前,我这种行为无疑是摸老虎屁股,
刺激回家,刺激他妈妈给刺激开门,刺激到家了。

  昂起下巴,顺着视线的缝隙,我能窥见到我打出的精液,喷在了妈妈的无暇
凝脂的玉腿上,在花洒的雨水下,精液如沐浴露一般顺着水流滑落,精液淌过足
踝,或是沿着足跟下了地漏,或是怀揣着征服的欲望,沿着曲线的脚背,分支流
向趾缝。

  就在我失落神的时候。

  妈妈立马察觉到了异样感,忙扭头细瞧,清晰的看到我的精液如何被稀释,
又如何在她的腿上和脚上胡作非为。

  这一刻,张雅蕊是真的气疯了。

  捏紧了白皙的拳头,劈头盖脸的往我脑袋上捶打着,脸上怒意满满,不见了
往日的冷淡。

  「妈,别打了别打了……」我急忙招架,头顶上上的毛巾因为低头躲避,顺
势滑落下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在那一刻,看到了震撼我眼球和脑子的画面。

  妈妈的一对玉碗丰乳因为弯腰捶打,正倒挂下来,不断彼此碰撞着,荡出乳
波,由于有水,仔细聆听,还能听到双乳互相碰撞时发出的「啵啵」声。

  更惹人惊艳的是那抹发艳的乳晕,不断画着圈,晕色越来越大,越来越扩散,
让我的视觉焦点为之凝聚。

  忍不住了!

  之前的漏精好不容易止住,这一下却是再也难以控制,肉棒如龙抬头一样,
一跳一跳,激射出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好似早已经调整好角度的高射炮,打在了
妈妈的大腿上以及……

  我的行为自然是被妈妈看到了眼里,气的她立马破口大骂:「滚!给我立马
滚出去!」

  那种生气的态度,是我这辈子前所未见的。

  我害怕了。

  抱头鼠窜般推开了玻璃门,总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好。

  「妈……误会……一切都是误会……我是想着学习没留心进来的,误会啊。」

  没有听到妈妈的回应。

  只能是听到她呼呼喘气声,但眼神中的那股子寒意已经代表了她本人的意思,
让我的后背一阵发寒,汗毛都跟着炸立起来。

  光着屁股狼狈逃窜的儿子在同样赤裸凹凸身材的母亲面前,逃出了浴室。

  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背靠着,体内的心脏以一种我难以承受的速度跳动
着。

  刚刚的一切如梦似幻,我特别希望这一切都是没有发生的。

  因为对于我来说,假如一切是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今后的生活,更加
不知道妈妈对我的看法又会如何变化。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我处理不了,也没有法子去处理,不断默念着我是因为
学习所以误闯,一遍又一遍,给自己洗脑,用以麻醉自己。

  可在嘴皮子念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妈妈的身材曲线,那不断在我面前碰
撞的两团白花花的丰乳,那好似纹身的阴毛图案,两条修长无暇的美腿。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脑子却没有丝毫的疲惫,反而清醒的让我不断回忆着刚刚所发生的种种画面。

  无力的坐在地板上,手托着额头,敏感的臀部肌肤感觉到底下有点不大对劲,
抬手摸了摸,有点滑腻,似乎是我身上的水坐化了地板上本以干涸的东西,手指
掸了掸,有点粘稠,脑海一下子清明。

  同样的这个位置,那是婉玲阿姨和我交媾之后所留下的爱液痕迹。

  恰在此时。

  「雅蕊,你怎么脸色不大对?」婉玲阿姨的声音响起。

  「啊?没……没事,只是洗太久了,你去洗吧。」妈妈的声音有些疲乏到了
极点。

  我不知道婉玲阿姨有没有接着问。

  总之贴在门上的我,却是没有再听见话。

  灰头土脸的我无力的垂着头,刘海上的水珠滴打在胯间,这时我才注意到这
个家伙竟然还一如既往的有状态。

  似乎刚刚射的并不完全痛快,软了些但没没软的彻底。

  「都怪婉玲阿姨,我还以为是她,如果是她就没这事了。」我心中埋怨着,
但随后我哑然笑笑,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好笑,与其说怪婉玲阿姨不如怪自己。

  明白是一回事,放不放得下又是另一回事。

  想到现在洗澡的是婉玲阿姨,我打算去教训她一下,因为完全射了,射到我
腿软,我脑子才会空荡荡不会去想太复杂的问题。

  偷开了门缝,探知到完全安全,我光溜溜的向浴室靠拢,扭了扭把手。

  很好,没锁。

  悄悄的拉开。

  只不过这一次我却是来早了,也大意了,完全没有隔着门去听里面有没有水
声就进去。

  而且婉玲阿姨连淋浴的门都没拉上,可以说是全程无息把我这偷摸相给瞧在
眼里。

  「这谁呀?雅蕊……你家怎么还进贼了呢?」婉玲阿姨语气夸张却压的很低
说道。

  那一瞬间真是一道电从脚底一路麻到头皮,整个人僵直了。

  「咯咯咯咯……」婉玲阿姨调笑声不断。

  直到这时,迟钝的脑子才意识到我这是被婉玲阿姨逗了,差点心脏停顿猝死
到场。

  「婉玲阿姨,您不要这样。」我关好门,回身说道。

  「我哪样了?」婉玲阿姨双臂抱在胸前,两团硕乳被挤压到变形,好似肉柿
饼一样,馋的人直流口水。

  我的目光停留在这上面几秒,忘记了回答,随后才说:「您别吓我,人吓人
吓死人的。」这时脑子里再度播放起妈妈那娇躯艳胴的画面。

  婉玲阿姨没好气起来:「我在洗澡,你进来,没把你阿姨我给吓死,你说你
进来干什么?」

  她泼辣的语气完全没把我当外人,尤其是这种全身赤裸的样子。

  「我……我……哦对……是它还想要。」我忙挺了挺胯间的肉棒,总算是想
起正事了。

  婉玲阿姨一双魅眸瞧了眼,郑重的表情开始忍笑起来,嗔道:「八十岁老汉
上炕都费劲,去去去,别耽误阿姨洗澡。」

  一听这话,我耳朵一下子辣红辣红的,婉玲阿姨这是瞧不起谁呢!

  我当下死犟道:「我是十八小伙雄风依旧,婉玲阿姨您这是心虚。」

  见我还敢顶嘴,婉玲阿姨好似被斗起情绪来了,挖苦道:「给你三秒钟,硬
不起来就滚蛋。」

  「一」

  「二」

  直接开始红唇吐数字,开始倒数了。

  这完全是不给我机会。

  我也是打算一搏到底了,跑到婉玲阿姨身旁,一把抱住了她。

  「诶诶诶……别乱吃豆腐,分开~」婉玲阿姨用手拨拉着我。

  我的肉棒在她身上蹭啊蹭,婉玲阿姨那腻润的肌肤,仿佛外敷的春药,肉棒
一下子硬度加强。

  「硬了!能肏!」我说道。

  「切~」婉玲阿姨翻翻白眼。

  「阿姨,您可不能反悔。」我继续说,坚硬的肉棒不断顶杵着婉玲阿姨的臀
瓣,无论龟头顶到哪儿都是有劲发弹的臀肉,那种丰腴所产生的肉欲仿佛只有婉
玲阿姨能做到。

  阿姨阿姨嫌烦的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肉棒,奚落道:「唉~年纪轻轻的,这软
的怎么跟棉签一样,果然纵欲过度是不好的。」

  我心想婉玲阿姨您这是跟我跳哪门子的大神,双手立马探到她的硕乳上开始
抓揉。

  「阿姨,您这是大姑娘脱裤子勾引小伙发情,起身穿裤没这回事。」

  听我这话,婉玲阿姨气不打一出来,想笑又绷主不笑,敲了下我的头,薄嗔
道:「什么跟什么。」

  「明明就是这样,我一个大小伙一旦来劲,没有三次那是不行的,您还故意
憋我,我要是憋坏了咋整。」

  「去……还三次,就这小鸡仔,光看着年轻实则外强中干。」婉玲阿姨不屑
的看向别处,由于没有激硬,包皮还卡在龟头上,婉玲阿姨的柔夷玉指捻住我的
包皮弹拉了一下,打在我的龟头上,那肥臀更是一扭,撞开我的肉棒。

  「喔!」

  肉棒一弹一撞,让滋味五味杂陈。

  就在我开口打算说话的时候。

  「婉玲,你开始洗澡了吗?」忽然间,妈妈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我和浴室里的婉玲阿姨齐齐一震。

  我心中哀嚎道:「您怎么回来了?唱哪出戏啊?」

  (目前已经更新到章节7.7)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