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五章)

**小说 2022-06-24 09:09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五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五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五章

作者:Art_dino
发表于:SIS是否首发:是发表日期:2022-02-09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一章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二章)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三章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四章) - 原创人生区 - SexInSex! Board


                人物介绍

  周美琳,26岁,高中语文老师,身高170,体重105斤,B罩杯,长相清秀。

  很恬静的一个女孩儿。父母都是教授,书香门第。

  苏明奇,27岁,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本科毕业,考上了公务员,十分珍惜
自己的工作,每天谨小慎微,察言观色,只为能在政府机关中站稳脚跟,有朝一
日飞黄腾达。身高180,体重130,相貌端正,有些清瘦,高度近视。母亲早亡,
家里只有一个靠山吃山的父亲。

  苏强国,苏明奇的父亲,文盲,憨厚,胆小,自卑,一辈子没怎么进过城。

  对他弟弟言听计从。自己没有主见。53岁,身高165,体重110斤,干瘦的小
老头。

  苏强军,苏明奇的叔叔,45岁,身高178,体重160,当兵专业回到家乡干了
一个木材厂,算是当地首富,时常接济没本事的哥哥苏强国。但也只是救急不救
穷。不过苏明奇上大学的学费和毕业工作后在城里买房子的钱都是他出的,苏明
奇父子对这个叔叔一直感恩戴德,苏明奇更是觉得如果没有叔叔的资助,自己根
本不可能在城里读完大学,更不可能毕业考上城里的公务员。在城里买房子站稳
脚跟就更不用想了。

  苏明亮,17岁,苏明奇的堂弟,苏强军的独子,在县里读高中,成绩不好,
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混子,让老师最头疼的问题学生,身高185,体重160,壮的好
像一头牛。

  王校长,周美琳任教高中的校长,50岁,身高175,体重175,为人圆滑。

  周仙,23岁,周美琳的堂弟,毕业后找了份协警的工作。身高182,体重140。

  其他次要人物若干,这里就不逐一介绍了。

           ***  ***  ***

                 正文

  上午的阳光从教室的窗户撒进来,每一个学生都沐浴在暖暖的阳光里。

  看上去朝气蓬勃,高大的苏明亮因为185的身高,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咬
着笔正在看着他的试卷,虽然这些题目他一半都不会,但这并不会影响他现在的
好心情。因为这一次小测验,他的嫂子周美琳会帮他把成绩改到七八十分的。

  而现在,他的嫂子周美琳正在前面讲台的遮掩下,一边扭动屁股一边忍受着
身体里那些寄生虫的刺激。从考试开始,这些没有得到苏明亮精液的虫子就开始
活跃起来了。这才刚刚开始考试十几分钟,周美琳已经被在这些虫子的刺激下被
逼上了四次高潮,同样无一例外的被虫子的撕咬所逼停。出不来又回不去的高潮
让周美琳浑身发烫,整个下身酸软一片。阴道里不断的涌出淫水。往常在学校里
苏明亮也会故意让她被虫子这样折磨,然后偷偷玩弄她,她现在已经可以在这样
的折磨下能藏在讲台后面小幅度的扭动屁股,摩擦大腿,但保持脸上的表情相对
正常的上完一节课了。

  但一节课已经是周美琳的极限了。可现在是测验,要连考两节课的时间。周
美琳还是监考老师,她不可能走开。但是她绝对忍不到考试结束。

  周美琳看向最后一排的那个高大男生,苏明亮……

  他正在咬着笔看着试卷,完全没有看她,一副认真答题的样子。

  她想走过去,目前高潮循环才刚刚开始,她还能坚持着保持行走正常的走到
教室后面,再过一会儿,她的身子在越来越频繁的高潮循环刺激下就很难保持正
常姿态走过去了。周美琳知道苏明亮身上平时都带着那种麻药的,在周美琳遇到
一些无法控制的局面的时候,苏明亮会给她一点计量很小的麻药。可以让她的性
器官和乳头在短时间内进入无感的状态,虫子虽然还在里面活跃,但周美琳可以
短时间内恢复正常。

  可是今天的情况特别尴尬,因为另一个监考老师——王校长!他此刻就站在
最后一排监考。这让周美琳犹豫要不要走过去,因为王校长就在旁边,如果要不
到麻药,又没有了讲台的遮掩,自己是一定会在教室里丢人的!如果那样的话,
真的就社会性死亡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学生们都在认真的做着考题,后面的王校长悠闲的
来回踱着步,时不时的看看时间。周美琳却越来越紧张,高潮被推上去的频次越
来越高,每一次被逼停后的酸楚感也越来越强烈,子宫里一股热流好像烧开的开
水一样在沸腾,就是出不去。憋的周美琳讲台后的一双美腿时而用力绞在一起,
时而难受的原地跺脚。

  眼看着考试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这也差不多到了周美琳忍耐的极限。

  她的淫水已经顺着套裙下的大腿流到了鞋里,她要很努力才能让自己保持表
面上的端庄。可她不敢发出声音,因为只要一张嘴,就会带出不受控制的呻吟。
她的脸红红的,心跳越来越快。淫水源源不断的从阴道里流出,她的内裤早就彻
底湿透了。

  这时候王校长发现了周美琳的异样,他发现周美琳双手扶着讲台,手指明显
很用力,好像在隐忍着什么,嘴唇用力的闭在一起,脸上红红的。

  身体偶尔会哆嗦一下,好像男人尿尿后打尿颤一样。

  王校长虽然已经五十岁了,不过他可是风流了半辈子。女人的身子他比谁都
了解。看周美琳这个样子,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女人是不是在骚逼里塞了跳蛋?
在隐忍高潮?可他又觉得不对,可能单纯就是尿急,憋的。

  周美琳自从进入这个学校,他就很关注她,毕竟这么漂亮还有气质的大美女
到哪儿都是焦点。可周美琳在学校里出了名的保守正派,是全校女老师中出了名
的冰清玉洁。按说不会在学校里做出这种事情。

  周美琳也发现了王校长不盯着学生,总看自己。她更加用力的隐忍着一次又
一次的高潮循环。不断的冲顶,不断的逼停。过了四十五分钟以后这个频次变的
更快了。而且刺激的强度更大了。自己的身子好像也更敏感了。周美琳真的感觉
自己要崩溃了,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还是靠着自己最后的意志力强忍着。

  等到打铃交卷的时候,周美琳的视线已经是模糊的了,她的大脑已经处于停
滞的状态。她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把自己的上半身固定在讲台上,保持着一个姿势
一动不动,而她的屁股和大腿,早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在不停痉挛。高潮的每一
次冲顶,她的喉咙里都憋着一声呻吟,死咬着牙关才没发出来,高潮被逼停后的
身体痉挛也被她死死的控制在下半身。

  这一切学生们倒没发现什么,他们交卷的时候也没怎么看老师,都是把卷子
放在讲台上就跑出去了。只有两个人一直在关注着她的状态,一个是苏明亮,另
一个就是王校长。

  苏明亮最后一个交卷后走出教室,王校长来到周美琳面前,试探性的问道:
「周老师?你不舒服么?」

  「嗯~……」周美琳目光涣散的张了一下嘴,马上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呻吟,
瞬间又被她吞了回去。只是摇了摇头,目光中带有一丝绝望。王校长八面玲珑,
只是这一次试探,心里就猜出了八九。虽然不知道缘由,不过现在面前的美女肯
定不是在憋尿!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就抱起卷子出去了,一边走一边说:
「周老师肯定是站的久了,你休息一会儿,我帮你把卷子拿去办公室。」

  王校长走出教室的时候还很贴心的把教师门给带上了。

  「啊!嗯……哎呀……啊!」当教室里只剩下周美琳一个人的时候,她再也
坚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在讲台后面,疯了一样的伸手到裙子里插入内裤,猛的按
在自己早已勃起的阴蒂上,快速的揉搓起来。

  可这只能加快她的高潮进程,却无法让她解脱,因为高潮达到临界点的时候,
那些活跃的虫子都会狠狠的咬上一口,针刺般的疼痛瞬间把高潮逼停后,她敏感
的身子还是会豪不停留的再次向高潮发起冲锋。

  周美琳难受的在地上打起滚来,可是她没有任何办法缓解自己的生理状态。
这时候能帮助她的只有苏明亮!

  「嫂子?在学校里你就这样,不怕被人发现啊?」苏明亮的声音在周美琳耳
边响起的时候,周美琳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明亮已经回到了教室,就蹲在她
身边笑嘻嘻的看着她。

  「还……还不是你使坏!早上出门的时候不给我精液也不给我麻药!只是用
那个油弄了弄,你……啊……你……你故意的!嗯……快……快帮我!不行了!
我不行了!」周美琳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

  「好~我现在就帮你!」苏明亮说着从兜里拿出麻药,用一个棉签沾着被稀
释过的麻药,在她阴道、尿道、屁眼、阴蒂和乳头上涂抹了一点儿。这些位置马
上就变得无感起来。周美琳长出了一口气,暂时恢复了正常,但是虫子也还在继
续活跃着,只是她现在感觉不到罢了。

  身体里那股宣泄不出去的性欲却一下变得更加清晰起来,身体不再酸痒难忍,
心里对高潮的渴望却一下又上了一个层次。这让周美琳特别难受,又不想跟苏明
亮去说那些下贱的话。她只是瞪了苏明亮一眼,一把打开他扶着自己的手,快速
的整理好因为上药被苏明亮扯开的衣服和拔下的内裤。

  推开苏明亮快速的走出教室,苏明亮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在走廊的拐弯处,
李处长收起刚刚拍完视频的手机,淫笑着从后面看着走廊里渐渐远去的婀娜背影,
吞了一口口水。

  苏明亮给周美琳身上用的麻药计量太小了。连半个小时都没到就过了药效,
再次活跃起来的虫子刺激着周美琳敏感的身体。再次把她推上了高潮的循环地狱。
好在此时的办公室里只有周美琳一个人。不过这也只是她以为,被无限循环的高
潮地狱折磨着的周美琳,完全没有意识到在办公室那原本紧闭的大门,正在悄悄
的打开一道缝,从缝隙里透出一双淫邪的眼睛正在看着她。

  上课时间的走廊里空无一人,只有教师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王校长半蹲着
身子淫笑着往里面窥视,他揉了揉支起帐篷的裤裆,掏出了手机,打开录像模式

           ***  ***  ***

  「老婆!我有好消息!」苏明奇晚上回到家一进门就兴高采烈的喊道。

  「啊?哦!什么……什么好消息?」下班回家衣服都没换的周美琳一个人坐
在沙发上发呆,回忆着今天在学校里不堪的一幕。老公开门进屋都没意识到,直
到苏明奇说话,她才反应过来。快速的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笑吟吟的回话。

  这一切兴奋的苏明奇并没有注意到,他继续兴奋的说道:「我有希望今年年
底提副科长了!」

  「呀!那太好了!我就知道我老公最棒了,今天晚上我多做两个菜,开个红
酒,我们庆祝一下。」周美琳说道。

  「好!也给明亮那小子解解馋。哈哈,他干嘛呢?写作业呢?」苏明奇兴奋
的说道。

  听到苏明亮的名字周美琳脸色一沉,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这些细微的变化
兴奋的苏明奇都没有发现。他继续说道:「单位在外省有个项目,我们领导派我
以甲方代表的身份过去盯一下,一两个月的时间应该能结束,说回来就能给我提
副科。我终于可以不再是个科员了!不过,就是要出个长差……」苏明奇说到后
面不再那么兴奋了,还有一些失落。毕竟他不想跟新婚的老婆分开这么久。

  「啊?要那么久啊!」周美琳的脸上明显有了一丝忧伤,一个是想到要跟心
爱的人两地分割一两个月的时间,一个是想到老公不在家,只有自己和苏明亮共
处一室,还不知道要被这个恶魔怎么凌辱,还有今天拿办公室自慰的视频胁迫自
己的王校长,虽然自己今天拒绝了他。但老公不在家,王校长还不知道会做出什
么事情。

  想到这些,周美琳的心情就沉入了谷底……

  「老婆,我一定尽快完成项目就回来……老婆……是不是不高兴了?」

  苏明奇看到老婆的脸色变的很不好,以为周美琳不高兴了,赶紧哄劝道。

  「没事儿~老公你这个机会很难得,回来就能升一格。错过了又不知道要等
多久才有机会。我支持你,就是舍不得跟你分开那么久。」周美琳幽幽的说道。

  晚上周美琳做了八个菜,开了红酒,整个一顿饭表面上吃的很欢快。

  但周美琳基本上没有跟苏明亮说一句话。

  下午的羞耻,还历历在目……

  「周老师……没想到你也是个骚货啊?刚才你自慰的场面我可都录下来了~
没别的意思,跟我去办公室聊聊工作呗……」被身体里觉醒的虫子逼迫在无限高
潮临界点的周美琳不想在办公室自慰,可是身子里的虫子不断的把她逼上高潮又
强制逼停的无限循环让周美琳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办公室没人,就自慰起来,
她知道自慰也不会让自己得到高潮的解脱。可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就是要去揉搓自
己的阴蒂。

  这时候王校长的突然闯入把周美琳吓的不清,他还用手机拍下了刚才周美琳
在办公室里撩起裙子自慰的场面。

  「王……王校长……你!」周美琳羞的恨不得钻到地缝里。也顾不上身子里
虫子的肆虐,迅速的整理好衣服。

  「怎么样?周老师?我可是有你的视频哦?早知道你这么饥渴,找我啊!我
能满足你~」此时的王校长哪儿还有一点儿校长的样子,一副流氓嘴脸让周美琳
觉得无比的恶心。

  「不!我不!你把视频删了!校长我求求你,删了!」周美琳果断拒绝了王
校长,但又不敢过于强硬,毕竟要视频要是发出去,自己也就没脸见人了。

  「删了可以啊,去我办公室,咱们谈谈条件?我保证不会很过分的。

  怎么样啊?琳琳~」这最后的一句琳琳,听的周美琳差点儿吐出来。她知道
这个时候不能妥协,但也不能闹僵,毕竟自己的视频在人家的手里。

  「校长,真的不行,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把视频删了?我给你钱行不行?」周
美琳一边坚持一边哀求的说道。

  「钱?我不缺钱,我就是想操你一次,这样!你让我操一次,视频我删了,
以后我都不骚扰你,行不行?反正你现在也饥渴的不行,让我操一次也是帮你爽
一下嘛,你放心,我岁数虽然不小了,我能力可以的……」王校长的流氓嘴脸完
全的暴露出来。淫笑着说道。

  「王校长,回头!笑一个!」苏明亮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周美琳和王校长都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明亮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
口,并且举着手机一直在拍摄,这一下轮到王校长傻眼了。

  「王校长,我可是都录下来了啊,堂堂校长胁迫逼奸女教师!这个标题你说
能不能上热搜?你要是不把你刚才录的视频删了,我就把我录的视频发出去。到
时候你可能会比我嫂子更惨哦。」苏明亮笑嘻嘻的说道。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是怎么出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考完试在教
室里跟你嫂子做的事儿。我也录下来了。你跟你嫂子乱伦!」王校长气急败坏的
说道。

  「我请假出来上厕所啊,我还是那句话,你把视频发出去啊,你发我就发。
到时候看看咱们谁比谁更倒霉。你敢试试么?」苏明亮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苏
明亮从转学进入这个学校,就注意到王校长总是色眯眯的盯着学校里年轻漂亮的
女老师,尤其是周美琳,今天他故意玩儿的比较过分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抓到王校
长的把柄。苏明亮知道凭借自己的成绩,考大学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学校有
保送的名额,要是校长能被自己利用。

  既增加了调教嫂子的乐趣,又能让自己成功上大学,不是一箭双雕?!

  他预感到王校长这节课八成会对嫂子有所动作,所以他课上一半就假装闹肚
子跑出来,果然让他拍下了王校长胁迫嫂子的视频。此刻的苏明亮感觉自己简直
就是诸葛再世!神机妙算,要不是他学习不好,此时应该有一箩筐的形容词喷涌
而出。可惜他能想到的就只有——我真牛逼!

  「你!」王校长的嚣张气焰一下也小了不少。

  「我什么我!我有个提议,现在王校长你手里有视频对我们不利,我也有视
频对你不利。要是我们都把视频删了的话,我和我嫂子也堵不住你的嘴。你到处
乱说也不好。所以视频我们都留着,你不发,不乱说。我也不发,我也不乱说。
还有,不能再对我嫂子无礼。这事儿就过去了,视频我们都留着。算是对彼此的
一个制约。」苏明亮说道。

  周美琳看着两个人一问一答,此时还有些感激自己的这个小叔子,虽然今天
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同时她的身子越来越受不了了,就刚才说话的功夫,她又
被身子里的虫子逼停了一次高潮,现在新一轮的高潮前兆又起来了,正在逐步登
上高潮的临界点。她知道要不了十几秒,自己在高潮爆发前的一瞬会被刺痛逼停。
那是最难受的一刻,她的淫水已经从裙子里一直流到鞋里了。她一直没有插话,
因为她在隐忍自己的呻吟。所以她现在张不开嘴。

  「你小子行!好!好!好!我同意!我同意!」王校长恶狠狠的说道,气哼
哼的走出办公室。到嘴的鸭子都能飞了,王校长心里想着,早晚有一天,自己得
操上周美琳,苏明亮也不能让他在学校里痛快了。

  「距离下课还有一会儿,这个时间不够我射在嫂子逼里的,不过倒是可以给
嫂子几个高潮舒服一下。要不要啊?」苏明亮看校长走了,回身看着周美琳淫笑
着说道。

  「……」周美琳没说话,她不想要,可是她的身子想要,而且想要的不行了。
这一刻她不知道是要按照自己的意识说不要,还是依照身体的极度需求说要。

  「要不要?没多少时间啊!」苏明亮一边说一边拉下校服运动裤,硕大的鸡
巴弹了出来。

  「把门锁上。」周美琳最后还是扛不住身体的需求,在又一次高潮被逼停之
后,还是妥协了。

  「办公室的门得用钥匙锁,我又没钥匙。」苏明亮笑着说道,示意周美琳从
包里拿钥匙出来,过来锁门。

  周美琳忍者不断发情的身体,拿出钥匙走过去锁门,就在她准备把钥匙插入
锁眼的时候,高大的苏明亮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撩起她的裙子就把早已勃起如
铁棒锤一样的鸡巴猛的插入了周美琳没穿内裤的阴道里。

  「啊……」突入起来的变故让周美琳一下叫了出来,但她马上就用拿着钥匙
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没有让这一声呻吟传出去很远。

  「啊……嗯……不行……慢……慢一点儿……啊啊……让我把…把门锁上!」
苏明亮的鸡巴进入阴道的同时,那些寄生虫就停止了运动。

  在神婆药物的改造下,苏明亮的鸡巴现在就是周美琳阴道高潮的钥匙,任何
时候,只要这根鸡巴插入周美琳的阴道,虫子都会停止活动,身子异常敏感的周
美琳就可以快速的在鸡巴的抽插下得到高潮,只要苏明亮不射,她就能一个连着
一个的不断高潮,忍都忍不住,毕竟她的身子现在太敏感了,受不了任何的性挑
逗,更不要说苏明亮这根年轻力壮的鸡巴了。

  「你锁你的门,我操我的逼,咱俩不耽误,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我活动活
动让你高潮几次就得回去上课了。」苏明亮一边说,一边不溃余力的操弄着嫂子
周美琳。

  周美琳被操的高潮已经出来了,哪里还能在这样抽插操弄下去锁门?

  她只能双手捂住嘴,用头顶在门上,希望不要有人来。同时她的阴道高潮也
爆发了。

  「不行了……啊……来了……高潮了!」周美琳低吟一声爆发了一次强烈的
阴道高潮,阴精和潮吹喷涌而出。顺着她光滑的大腿流到了地上,形成了一个小
水洼。

  「嫂子高潮来的越来越快了,再来两次。」苏明亮一边说一边加速抽插着。

  「不行……不行……高潮还没下去,连着来我受不了……我身子太敏感了,
我受不了这样的……连着的高潮……啊!又出来了……」

  周美琳最怕的就是苏明亮强制她连续高潮,她极度敏感的阴道对这样高强度
的连续刺激受不了,这种超过她身体承受能力的连续高潮每一次对她来说都是另
一种折磨。

  苏明亮每次操她的时候,第一次阴道高潮特别的舒服,如果苏明亮停一停让
她高潮的余韵过去了再把她操到第二次高潮,也会很舒服。只要苏明亮不停,在
高潮的同时逼她直接再来第二次,她就受不了了,如果连续三四次。

  她就要疯了。如果更多,那她真的是体会到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不
高潮又憋不住,高潮了又承受不住。那是一种极度的折磨!

  「求求你了,停一下……我又来了!我要死了……求求你了……」

  周美琳已经开始哭求,呻吟的声音也有些无法控制,伴随着她第四次高潮的
爆发,下课铃响了,苏明亮也停止了抽插,他还没有射,鸡巴还是硬挺挺的。

  「行了,嫂子给你缓解不少了。再有一节课就放学了,回家给你彻底缓解,
放心,晚上肯定让你保持身体的正常状态面对我哥。」苏明亮说完提上裤子跑了
出去。

  而周美琳的性欲虽然因为这几次高潮缓解了不少,可是虫子在鸡巴离开后没
过多久渐渐又活跃了起来。敏感的身体才刚刚摆脱性欲的折磨,又快速的被推上
了高潮并且在顶端被残忍逼停,新的循环又开始了……

  放学的时候苏明亮来找周美琳一起回家,这时候办公室里都是收拾东西准备
下班的老师,周美琳已经被再次折磨到不行了,这么长时间以来,苏明亮从来没
在学校里把她玩儿的这么狠过。

  周美琳只能趴在桌子上,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在同事面前发出羞人的呻吟。
假装肚子疼,有同事关心的问她,她也不敢说话,只是摆摆手表示没事儿。

  苏明亮过来跟老师们打了招呼,他们都知道这是周美琳老公的堂弟,也都跟
他热情的打招呼,他看周美琳的样子就知道已经被虫子折磨一天的她现在已经彻
底不行了。他偷偷在她手里塞了一个小瓶和一根棉签。周美琳如获至宝,这是能
让自己敏感地方失去知觉的麻药!

  她赶紧跑去厕所在隔间里给自己敏感的地方上了麻药才算恢复了正常。

  虽然虫子还在身体里肆虐,可是她终于在麻药的作用下恢复了身体的正常状
态。现在的周美琳宁愿用麻药让自己的性器官完全无感,也不愿意让苏明亮射精
在自己的身体里来让虫子安静下来,可惜她没有选择权……这一次苏明亮给了她
足够一晚上保持正常的麻药,周美琳还是很高兴的,通常这种情况,都是苏明亮
晚上不想玩弄她,而是要通宵打游戏什么的。

  可是现在……

  周美琳却恨死了这该死的麻药,因为老公明天就要出差走了,晚上的做爱自
己却只能以完全无感的身体来迎合老公。这让她心里很难受,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只能假装自己很舒服,好在她敏感的阴道即便无感,也会有一些淫水流出。她能
清晰的感受到老公鸡巴的撞击,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快感。不过好在老公爽了,这
一晚破天荒的周美琳配合苏明奇做了三次,苏明奇也是射得畅快,只有周美琳自
己憋闷自责的失眠到天亮……

           ***  ***  ***

  苏明奇出差后的第一个周末。

  「明亮……我……」周美琳夹着腿,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跑到苏明亮
的房间里哀求他。

  「嫂子,你喊我什么?」苏明亮躺在床上,一边玩儿着手机游戏一边有些不
耐烦的说道。

  「主……主人……呜呜呜呜呜……」周美琳喊出主人之后,蹲坐在苏明亮卧
室的门口大哭了起来。

  自从苏明奇出差走了之后,到这个周末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她身子里的虫
子就没有一刻停止折磨她,苏明亮再也没有给过她精液安抚虫子,也没有操她,
每天早上出门前,给她一点点麻药让她可以保持正常状态去到学校。

  在学校里也是在她有课的时候上课前给她一点点麻药,让她可以在这一节课
上保持正常。没有课在办公室的时候,除非她被虫子折磨到不行了才给一点点麻
药,让她能缓解半个小时左右。放学回家前也是和早上一样,只给她能到家的麻
药计量。回到家之后,除了跟苏明奇视频通话的时候会给她二十分钟的计量,其
它时间不管周美琳多痛苦,都不会再搭理她。

  周美琳就这样足足三天每天都在不断的高潮临界点上循环,从未获得一次高
潮。

  而且苏明亮每一次给她麻药,都要她喊一声主人才给。周美琳一直很抗拒,
但每次被折磨到不行了也都只能羞耻的喊一声主人,换来一点点麻药缓解自己即
将崩溃的身体。每一次喊完主人,她都会哭。她觉得自己的尊严已经被彻底撕碎
了。

  这个周六的早上起来,被虫子折磨了一夜的周美琳看着被淫水浸透的床单,
哭了好一会儿,还是只能跑来找苏明亮要麻药。可苏明亮拒绝了她,这一次已经
是周美琳上午第七次找苏明亮要麻药了。

  「啊……嗯……不行了……啊!明亮……主……主人!给我一点麻药我受不
了了,从昨天回到家到现在,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现在几分钟就要来一次,每
一次被逼回去都更难受……啊……不行了……来了……又来了……啊!不行了!
主人你操我吧,你射进来好不好?我求你操我行不行?」要不是被逼急了,周美
琳是说不出这样的话的,可是现在她什么都不顾了,她是真的受不了了!

  「行,等我玩儿完这一局的。」苏明亮随随便便的说道。还在认真的打游戏。

  「不行了,不能等了。啊……受不了了……来了!来了!啊!」

  周美琳又被在高潮的顶端逼停了一次。她蹲坐在地上擦了一把满脸的泪痕。

  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突然站起来迅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

  很快她就赤裸裸的主动爬上了苏明亮的床,这个行为从苏明亮来到这个家到
现在,还是第一次。周美琳觉得现在的自己下贱到了极点,她恨死自己这个身体
了,可是她的主观意识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了。

  她要去脱苏明亮的裤子,却被苏明亮喝止了。「住手!我让你脱我裤子了么?
嫂子,你是不是有点儿太不要脸了?」

  这一生大喝让周美琳一下楞在那里,是的,自己是太不要脸了,主动脱光衣
服爬上床,还主动的去脱苏明亮的裤子,这是有多下贱?

  「呜呜呜呜呜……我……我下贱!我不要脸!我下贱!我不要脸!」

  周美琳突然崩溃了,她赤裸裸的跪在床上一边抽打着自己的脸一边放声大哭。

  「行了,别哭了,想不想保持身体正常啊?」苏明亮抓住周美琳正在不断打
自己嘴巴子的小手,说道。

  「想!想!想!」周美琳一边啜泣一边委屈、羞辱的说道。

  「这几天的滋味是不是不好受?」苏明亮问道。

  「受不了,受不了了,我要疯了,我……啊……啊……我……又……又要来
了!来了!来了!高潮来了!啊!疼!逼回去了!我要疯了,我不要这样了,主
人,我求你了!我求你了,到底要怎么样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周美琳哭
着说道,同时她也又被逼停了一次高潮。

  「从现在开始,你只要有一次不听话,我就像这几天这样晾你一个星期。

  我让你做的任何事不管你是不是愿意都要严格完成,不管你能不能做到都要
努力完成,否则我就像这样不管你,熬你一个星期。记住没有?」苏明亮严肃的
说道。

  「记住……呜呜呜呜……记住了……听……什么……什么都听……帮帮我,
麻药,精液,什么都行。操我!不行了!不行了!

  呜呜呜呜……」周美琳一边哭一边说道,同时还在床上跪起来向苏明亮磕头。

  「你自己说的啊,记住你自己说的话。行了,上来吧,骑上来自己动,让我
好好爽一爽,我爽了就射给你。」苏明亮说着脱了裤子,躺在床上,示意周美琳
自己骑上来。

  周美琳马上就骑了上去,鸡巴进入阴道的同时,虫子停止了运动,在做爱的
过程中周美琳的身体恢复了正常,可是被性欲折磨到疯的她只是上下起伏了几十
次,阴道高潮的快感就呼啸而来了。

  「啊……啊……酸,麻……啊……来了……高潮来了……出来了……我要喷
了!」

  周美琳失态的大喊着达到了几天来的第一次阴道高潮,剧烈的高潮让她产生
的一阵眩晕感,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走了。

  「第一次高潮是我奖励你的,从现在开始到我射出来,我让你高潮的时候你
要十秒以内高潮,我不让你高潮的时候你就绝对不许高潮。记住没有?做的不好
就是不听话,我不会射在你身体里。也不会给你麻药,后面一个星期我都不理你。」
苏明亮一边说一边拿过手机开始录像。

  「好!好!听话!啊……啊……嗯……听……听话……我听话!」周美琳的
高潮余韵渐渐过去,她开始了继续上下起伏身体,用自己的阴道不断的套弄着这
根鸡巴。

  「啊……啊……又……又来了……来了……」周美琳第二次高潮很快就起来
了。

  她的身体在神婆药物的泡制下实在是太敏感了,加上她被憋的太久了。高潮
起来的很快而且一次比一次来势凶猛。

  「嫂子你状态不错嘛,现在我命令你马上再高潮一次。」苏明亮在周美琳高
潮爆发的同时下达了再一次高潮的命令,这就是逼周美琳自己骑在他的鸡巴上强
制自己连续高潮。

  「啊……啊!高潮!喷了!喷了!休息一下,求求你,求求你。」周美琳一
边潮喷一边哀求让她把这次高潮过去,缓一下再继续。

  「你现在的表现就是不听话。10!」苏明亮一边说一边开始倒计时。

  「9」

  「8」

  「7」苏明亮不管周美琳,继续倒数。

  周美琳的潮喷还在继续,她一边潮吹一边开始了继续套弄这根鸡巴。为了能
达到连潮,她还只能是快速的在鸡巴上起伏套弄,身体的痉挛有些不受控制。

  动作不是很连贯但是她每一次套弄的力度很大,么一次鸡巴都狠狠的撞在她
的子宫口上。

  「6」

  「5」

  「4」

  「3」

  「2」

  「啊!」周美琳的身体剧烈的痉挛起来,上一个高潮的潮吹也才刚结束,新
的高潮就喷涌而出了。这个表现让苏明亮很满意。

  就这样集中玩儿了一会儿强制连续高潮,苏明亮开始在她高潮将至的时候限
制她高潮。对于周美琳现在敏感的身体而言,连续高潮反而容易,控制快感对她
而言是很难的,因为她身体的敏感度太高了,她靠意识是很难控制自己憋住即将
爆发的高潮的。就算停下来……高潮也还是会自己趴上去。

  「啊……来了……来了……出来了……泄了!」周美琳喊叫着「这一次不许
高潮,停住!」苏明亮命令道。

  「憋,憋不住!啊!不行!」周美琳在得到命令后第一时间坐住不动,可是
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控制及阴道的痉挛在不断加剧,高潮的感觉根本不会因为
她停止不动而降低,现在她身体的状态,只要这根鸡巴插在里面,就算不动,她
也会自己高潮的。

  「啊……啊……出来了!出来了!呜呜呜呜……我努力了!我真的很努力了!
啊!喷了!」周美琳就这样坐在不动,爆发了第三次不被允许的高潮!

  苏明亮最后还是射在了她的身体里,然后从她阴道里扣出一些精液涂抹到她
身体上各处敏感点上,周美琳的身体里的虫子终于不再运动了。

  苏明亮看着躺在床上完全瘫软的嫂子,说道:「我禁止高潮的命令你是一个
都没有完成啊!不过看在嫂子你确实憋不住而且也真的很努力的份儿上,我还是
把精液给你了,你这一天身体都将是正常状态了。虫子会安静的休息到明天早上。
不过不等于我的命令你做不到就没事儿了,罚你写一份检讨吧,要深刻。晚饭前
给我。现在我要出去玩儿了,你在家好好把房间打扫一下,跟我哥亲热的视频一
下,认认真真的把检讨给我写好,至少一千字!然后晚饭我要吃排骨就这样吧。」

  「好……知……知道了……」周美琳无力的答道。

  苏明亮说完就起身洗个澡,收拾一下出门了。直到他离开,周美琳都目光呆
滞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大门关上的一刻,房间里爆发出了周美琳巨大的哭声……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