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母系裙下的我】(6.2—6.3)

**小说 2022-06-24 09:1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母系裙下的我】(6.2—6.3)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母系裙下的我】(6.2—6.3)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夜不能魅
2022/01/20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6,129字


  6.2

  「婉玲阿姨,我来了,肏你!」嗓音压抑,以至于声音变了形,可当我肉棒
完全刺入到腔道中之后,那奇妙的感觉瞬间把我推到了顶端,差点控制不住溢射
出来,只要我脑海有丝毫的松懈,怕是就得当场缴械。

  连忙控制住,也没有挺动。

  「啊~~」

  婉玲阿姨因为被我完全进入,不由自主的仰头呻吟出来,动听的好似天籁。

  见我进入之后没有立马动起来。

  婉玲阿姨晃动着肥腻的圆臀在我的小腹上摩擦转圈起来,挠的我痒痒,而且
这样的摇动,连带着我的肉棒也跟着转动起来。

  腔道里的温度还有层峦叠嶂的挤压,那种劲头无一不再放大我的快感。

  「不会吧?咯咯咯……这么没用啊……要不行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婉玲阿姨回过了头,那湿漉的长发被摞到了一起,撩到了
一侧,一双媚眼打量着我,此时正笑意无限,胸前的两团大乳,随着臀部的摩擦,
而一起转着圈圈。

  这样的姿态这样的画面,怎一个骚怎一个浪。

  我咽了一下嗓子。

  画面的冲击力够强!

  但没有婉玲阿姨的话来的够呛!

  果然是老江湖,成熟女人的目光竟然能一下子看出我此刻的窘境,但我不能
承认,辩解道:「我只是在感受阿姨你的逼逼紧不紧而已。」

  婉玲阿姨给了我一个白眼,语气暧昧道:「紧吗~」

  我万万没想到婉玲阿姨竟然还能说出这样发骚发嗲的话,配合腔道里急剧收
缩的嫩肉,那夹的我都快遭不住了。

  「啊……紧紧紧……」我打算把肉棒拔出来凉一会儿。

  婉玲阿姨却是质问道:「出来干什么?紧的话放着不就好了?」

  那肥腻的臀部就跟会咬人一样,追咬着我的肉棒,并且肉壁越来越紧箍,覆
盖了龟头上的所有的敏感点,这样的情况让我的头皮一下子麻炸起来。

  「婉玲阿姨……你别动!」我语气慌了。

  明明身体做着最为淫荡的事,婉玲阿姨却好似跟我玩上了,双眸清澈,一脸
无辜的眨眼道:「这种事,不就应该动嘛~」

  说完,那雪白的大屁股狠狠的撞向我的小腹。

  小腹立马感受到了臀部的弹触。

  肉棒更是卡进的更深了点。

  不行了!

  绝对不能让婉玲阿姨掌握节奏!

  要不然要被笑死的。

  我心中立马有了决断。

  紧咬着牙关,有力的双手并没有被婉玲阿姨腰肢的柔软给化解,有了两个发
力点,我胯部开始连挺,坚硬到凸显青筋的肉棒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撞开了层
层挤压过来的肉壁,浑圆的龟头好似捣杵一样,死命的往里捣弄着。

  「咕叽……咕叽……」

  交合处发出糜音不断。

  「啊·啊……啊……」

  婉玲阿姨双手的手指微微蜷缩,张开火热的红唇,发出最为原始的骚情。

  显然我的强有力冲击,正一下又一下叩打着她的花心,愉悦的情绪击溃了她
理智的思维,本能的浪叫着,宣泄着来自于体内的快感。

  在这个节骨眼,我急忙把肉棒从婉玲阿姨的销魂窟了抽出来,得亏还有些许
理智,那种留恋感,差点让我有种念头,加快点……再加快点……射了得了。

  我嘴上得意的说道:「怎么样?婉玲阿姨,有劲吧!」

  「呼~呼~」婉玲阿姨吐气如兰,胸膛憋闷着难受,不断整理着呼吸的节奏,
这才幽幽喘息道:「马马虎虎~」

  死鸭子嘴硬!

  我是打死也不信的,整个人趴在婉玲阿姨的玉背上,双手把玩着挂垂着的大
乳,不断揉捏着,在掌心里变换着各种各样的造型。

  乳房太软乎乎了,那种感觉从掌心能一路蔓延到脑海里,让人停不手。

  感觉好些了的我,提了下胯,长矛般的肉棒顶在婉玲阿姨的阴部上,尽是一
片的滑腻,好似沼泽一般。

  两片阴唇往两侧分开,更是如合不上的蛤蚌,屄口处的肉芽蠕动着,亦如在
呼吸,又好似在说:「快来呀~继续插我~」

  凭着感觉,卡到了位置,我一气呵成一把插入到婉玲阿姨的最深处。

  温热的感觉,犹如回家般温馨。

  「呃啊……」婉玲阿姨一声高昂,猛然间腰肢抖动了下。

  紧接着一股蜜潮如浪潮一般打来。

  「哈哈哈,阿姨您高潮了!」我得意的笑道,用来回击婉玲阿姨此前对我的
挖苦。

  婉玲阿姨紧闭着双眸,嘴巴一张一合,如鱼儿呼吸,在回味着高潮的余韵,
却是没有搭理我。

  舒爽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再侵蚀着我。

  龟头越发的敏感。

  双手握住大乳,化身一头小公狗不断抽插着胯下的成熟美妇。

  滑润的腔道在我的抽插进入下,好似被征服,没有丝毫的阻碍,让我越插越
快。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

  淋浴间里响动着肉与肉的碰撞还有婉玲阿姨那销魂蚀骨的浪叫,声声回响不
绝。

  骤然间!

  我双手用力抓住婉玲阿姨的瓜乳,那力道像是要把这对大奶子给抓爆。

  「呃——」

  我紧紧贴紧婉玲阿姨的臀部,强大的力道都让阿姨的臀肉被挤扁,刚硬的肉
棒顶到了软物上,一股又一股狂暴的精液被发射出来。

  一束接着一束。

  那一刻。

  空气都是禁止的。

  我没动。

  婉玲阿姨也没动,默默承受着我最后最为猛烈的攻击,妩媚的双眸有些失神,
只有花洒中的水流不断落在地面上,发出哗哗的声响,如同为谢幕鼓掌。

  良久。

  清洗完毕的我,双腿发软的回到了卧室,婉玲阿姨则是春光无限好的继续洗
澡,脸色越发的娇艳动人,我都怀疑她哪来的力气,最后还用葱指拨动了下我软
趴趴的兄弟,挑眉道:「就这啊?」

  我是有那份心思但没那份力气和情欲了,完全是六根清净。

  熟女就是熟女。

  尤其是婉玲阿姨这种存在,我怕是只能被她征服了。

  躺倒床上,我闭眼就睡,啥年头心思都没有了,一切都因为射精被打出了体
外。

  天亮之后。

  家里空荡荡的,我心想我今早起的够早。

  可下楼一看,院子里的车不见了。

  立马意识到不对劲。

  按理说假如我起来了,妈妈和婉玲阿姨肯定是没起的,除非……我起晚了。

  连忙放下水杯去拿手机,试着唤醒屏幕,黑屏……自动关机了。

  糟了!糟了!

  急忙充电。

  这下子手机算是唤醒了,一看时间都已经十点了。

  随着联网。

  信息也纷至沓来。

  「啊啊啊~我好倒霉呀!」

  「手机竟然被老师发现了,还被缴了。」

  「老公~你快安慰我一下。」

  「???」

  「人呐!」

  「我去班里找你,你怎么不在?没来上学吗?」

  「看到了立马回我,并且解释清楚!我很生气!」

  看到这些信息,我一拍额头,这叫什么事,一觉睡到了这么迟。

  忙打字回复:「昨晚家里来了客人,我喝了点葡萄酒,这才刚醒,下午来学
校,我就说了让你悠着点,这下好了吧,手机被缴了吧,你现在怎么给我发信息
的?」

  本以为以黄霜霜那速度应该能立马回。

  没想到没有。

  算是坐实了手机被缴的事实了。

  快速清理了一番自己,手机亮了下,算是有消息过来了。

  看了一眼,是黄霜霜的回复。

  「嚯~早知道今天这么倒霉,我也就不来上课了,我现在用同桌给你发的。」

  我想了下,回道:「你还有手机吗?」

  黄霜霜发了个调皮眨眼的表情,回道:「你不是给我发了红包嘛~我去买个
二手的顶着用用,好啦!我同桌要跟她男朋友聊天了。」

  我头上一阵黑线,都这个节骨眼了,有你这个前车之鉴,你同桌还敢顶风作
案,真的是勇到家了。

  随意吃了点东西,刚要出门。

  手机震动了下。

  心想是黄霜霜遗漏忘讲什么了吗?比如带什么东西?

  可当点亮屏幕,看到信息人昵称时,我一下呼吸一滞,瞳孔放大。

  是妈妈发给我的。

  一瞬间,被封印遗忘的记忆如潮流一下涌上心头,那如白瓷碗一样浑圆的丰
乳,那挺翘饱满的臀部,修长有致的玉腿,以及那如纹身一样性感的阴毛画面,
种种一切全部回来,以至于胯间的肉棒都起了过激反应。

  妈妈肯定没有忘记这件事!

  她要跟我说什么?

  不会黄霜霜手机被缴,让老师看到了不得了的聊天内容汇报给她了吧。

  完了完了。

  一时之间,各种各样的念头和想法在我脑海里萦绕不散。

  双目看着四周,焦虑和不安的情绪在我身上弥漫开来。

  双手握着手机,想逃避不开,但又没法避开。

  手机还在震动,不用想肯定是妈妈,这一条接着一条,不会都是在骂我吧。

  我张唯一怎么就那么倒霉!

  那一瞬间,我都想投湖自尽了。

  脑子里也没了去学校的打算。

  可思来想去,总还是要面对的。

  深吸了一口气,手因为情绪的不稳定,都有些颤抖。

  好一会儿,我点亮了手机,闭着眼,点进了属于妈妈的的聊天框。

  心道:「老天啊!帮我一把吧。」

  然后缓缓睁开眼,当看到内容时,我整个人怔住了。

  6.3

  映入眼帘的并不是来自于妈妈的责骂。

  而是一张规划表。

  上面排满了各种补习课,全是今天报的,今天就可以去试课,那课程可以说
是把我的时间全给占满了,等于学习完立马就得睡觉,明天接着如此。

  最后还有妈妈的一句话。

  「好好学习。」

  看似关心的话,我却是读懂了其中的玄机。

  这分明是我昨晚在浴室里扯出的借口,没想到妈妈立马给我穿上小鞋了。

  我心中哀叹不已。

  但好在那尴尬的事,以这种方式给翻篇,倒是让我心中一松。

  正要把手机放回兜里。

  手机又有信息进来。

  难道妈妈还要说什么?

  我急忙点开,发现并不是妈妈发给我的,而是黄霜霜。

  「烦死了!老师跟我妈说我这次没考好,你猜我妈怎么着?」

  「怎么了?」

  「我妈竟然给我报了补习班,你知道不!我就这次没考好,她就盯着这次说
事。」

  我心中一乐。

  这叫什么夫妻本是同林鸟,我落不着好你也走不了。

  幸亏我这幸灾乐祸的样子,黄霜霜是看不见的,要不然非得揍我。

  我只能说:「唉~一家人一家事,我现在补习班又多了,完全没业余时间了,
你好好学,到时候咱们再进一个学校。」

  「你报的是什么补习班啊?」

  见黄霜霜问起,我也没多想,直接说了。

  「……」没曾想黄霜霜给我回了这个。

  我当下一头雾水。

  手指在屏幕上敲动,打算问问你这是啥意思。

  她那边信息就过来了。

  「咱们一个补习班诶!」

  「啊?」

  我当场惊愕。

  当下午回到学校的时候,我手托着脑袋,两眼发直的看着黑板,脑海中只想
着一件事,那就是下午得载着黄霜霜一起去上落老师的课,一想到落老师心中激
动。

  偷偷的给落老师发了个信息:「我下午来上您的课。」

  落老师回了个「好」。

  也不知道落老师懂没有懂我其中的含义。

  班级里充斥着昏睡和懒洋洋的气氛,老师的讲课更是如催眠小曲,我由于睡
够了,倒是显得清新,只不过脑子里想的都是校外的事,反而觉得愈发无聊。

  只能是熬时间。

  漫长过后,总算是到了放学时刻。

  我推着单车往前走,百米后黄霜霜跟着,感觉安全了之后,她兴匆匆的跑了
上来,脸上洋溢着喜悦,也不知道是上补习课兴奋还是跟我一起上补习课感到兴
奋,总之那笑容透露出无限的青春,让我瞧着,也是心头暖洋洋的。

  「走走走……」黄霜霜催促着。

  「去上补习课吗?」我问道。

  黄霜霜拍了我下,激动道:「当然是先给我买手机啦!笨蛋老公~」

  我无语,感情你惦记着这事。

  「诶!黄霜霜同学,你这样可不行的我觉得你妈得再给你多报几门补习班。」

  「哈?你要是敢打我小报告,我掐死你!」黄霜霜表情作怪,伸出手就是掐
我腰间的软肉,我急忙避闪着。

  欢声笑语倒是冲散了疲惫。

  一番讨价还价,算是买了个能用的二手机,黄霜霜坐在我自行车后座,我开
足马力的往补习班冲。

  一进来,就看到落老师已经坐在讲台后,似乎在备课。

  察觉到有人进来。

  落老师抬起头,习惯梳着马尾的落老师,显得整个人很干净利落,看着很飒
爽严厉,尤其她不笑的时候,属于别人看气质就能看出她是当老师的。

  见我进来,落老师的表情有了变化,笑了一下,又注意到我旁边的黄霜霜,
眼神有些疑惑。

  「落老师,我妈给我报了这里的补习课的。」

  黄霜霜主动道。

  落老师恍然大悟。

  「你先给我占个位置。」我对黄霜霜道。

  「你干什么去?」

  「我去拍一下老师的马屁。」我说道。

  「咦~」黄霜霜眼神嫌弃,没想到我竟然还会来这一手。

  我此时心里迫切想看讲台后坐着的落老师有没有穿上我买给她的黑丝长筒袜,
走了过去。

  见我走来。

  落老师再次抬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我眼睛一瞥,当下心如死灰,脸如苦瓜,感情落老师今天穿的是裤子,白色
的九分长裤配白色的高跟鞋,别说黑丝长筒袜,连肉色都没有。

  「落老师,问题可大了,古人都讲究言而有信的。」

  我说道。

  只见落老师那粉黛表情一变,柳眉一皱,一股教师的威严铺天盖地的罩向我
了,质问到:「什么跟什么!」

  我当场被吓的吭哧不敢吱声。

  灰溜溜的退了回来。

  黄霜霜没听见我说的,但见我这表情,就知道我吃瘪了,没心没肺的笑着。

  偷眼瞧了下落老师,见她正盯着我,一脸的不高兴,我更是心虚的不敢再瞧,
心中苦道:「落老师这是过河拆桥,辜负唯一好心。」

  由于高涨的愿望没有实现,让我的心情瞬时间低落,有点没精神,完全是左
耳进右耳出,进入到魂游天外的状态。

  而黄霜霜则是听的很起劲,不断做着笔记。

  「你怎么一直在发呆啊?老师都瞪你了。」

  黄霜霜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下我,小声提醒道。

  我知道落老师在瞪我,我还冲着她噘嘴,表现自己的不高兴。

  「我正在用大脑记笔记。」

  「切~」黄霜霜压根不信。

  落老师看不下去了,当场点我名,让我回答。

  我站起身,直接回道:「不知道。」

  简简单单三个字,让周围的人偷笑起来,因为那道题不难,只要听了就会知
道怎么解,而我回答不知道还回答的这么理直气壮,明显就是没打算学没打算听。

  「你给我站着!」

  落老师那一对好看的绣眉,对我一直都是皱着的,很生气我的态度。

  「你干什么呀?」黄霜霜细声问,有点不太理解我的反常行为。

  听到她的话,以及现在被罚站的处境,囤积在脑海里的血液重新回落到脚下,
倒是让脑子没那么冲动。

  有点小后悔,自己好像情绪失控了,显得有些小心眼。

  但碍于面子,我也只能是这么软性对抗着。

  脑子里不断重复着落老师失信于我。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落老师不断有游走在大伙前,看谁有不懂的,就是不往我这边走,耳边响着
落老师高跟鞋「咯哒……咯哒……」的走动声。

  就在这时。

  「老师~我!」旁边的黄霜霜举了下手。

  落老师注意到,眼神直接把我隔开,仿佛这一桌就只坐了黄霜霜一个人一样。

  马尾随着走动的步伐,一翘一甩着,很是撩人。

  大美人弯腰,小美人抬头,就在我面前交谈起来,黄霜霜虽然年纪比我低,
但提的问题倒是刁钻,更是擅长举一反三,就刚刚听了一点,已经会了不少。

  我心想就你这天赋,要是再让你学上一段日子,你直接当我老师得了。

  落老师显然对黄霜霜很满意,言语中不断有夸奖,把这小妮子给乐的合不拢
嘴,这样就让我显得很尴尬,很格格不入了。

  好在她们这边讨论完,落老师这才顺势瞥了我一眼,说道:「坐下吧。」

  站了那么久,腿有些麻了,直接坐下。

  随后又有人不懂,落老师就跟采蜜的蝴蝶一眼,又去了别处。

  「我说你今天够奇怪的,怎么跟老师使上性子了,就因为马屁没拍成啊?」
黄霜霜探过脸,盯着我瞧。

  被她这么看着,我心里也是虚的紧,支吾道:「女人有姨妈,我来姨夫了还
不行嘛。」

  黄霜霜没忍住笑出声来。

  下完晚自修。

  我总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小题大做了,那对落老师的不满情绪直接写在了脸上,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道歉下比较好。

  拿出手机给落老师发信息道:「落老师,对不起,我使小性子了,让你下不
来台。」

  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

  落老师的信息过来了。

  「你这孩子,下次别这样了。」

  落老师算是谅解了我这次的行为。

  人一旦得了好处,就想得更多的好处,脑子里再次盘旋着那个不爽的点。

  「落老师,您答应我的。」我不敢多说,点到为止,生怕说多了引起反感。

  可等了很久,都没见回,心想落老师这肯定是不打算理我,还想着看落老师
这样的教师美女穿性感丝袜的,现在算是彻底没戏了。

  失神的我骑着单车在路上瞎转,打算磨一下时间,然后回家得了。

  就在这时。

  手机震动了下。

  我心中狂喜,落老师这是回信了吗?

  掏出来一看,是黄霜霜给我发的。

  「哎呀~我发卡掉在补习班了,老公你快过去看看关门没有。」

  得儿!

  夫人有命,也好……拿了发卡,直接回家,骑了这么一会儿,人有些累了,
回家刚好可以直接睡觉了。

  一番蹬踩。

  来到了补习班地点,却是瞧见了落老师和一个中年人站在外头。

  离得越近,我感觉那个人有些熟悉。

  这不就是落老师与之要离婚的那人吗。

  而且隐隐听到了两人之间的争吵声,落老师手半遮在脸上,好似在伤心,那
男人一副盛气凌人的吊样,不断发火着。

  我当场不淡定了。

  (目前已更新章节到7.10)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