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第十四章)(无绿、后宫)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第十四章)(无绿、后宫)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第十四章)(无绿、后宫)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乐福不受
2022/03/25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200字

***********************************
  第一章:(thread-9167781-1-1.html)
  第二章:(thread-9170089-1-1.html)
  第三章:(thread-9173384-1-1.html)
  第四章:(thread-9177839-1-1.html)
  第五章:(thread-9181794-1-1.html)
  第六章:(thread-9186819-1-1.html)
  第七章:(thread-9192672-1-1.html)
  第八章:(thread-9200175-1-1.html)
  第九章:(thread-9209776-1-1.html)
  第十章:(thread-9213574-1-1.html)
  第十一章:(viewthread.php?tid=9246952)
  第十二、十三章:(viewthread.php?tid=9266909)

  修炼体系(前期):淬体、练气、锻骨、玄丹、凝神、化魂、归一。

  修炼体系(中期):观星、窥月、聚日。

  修炼体系(后期):踏天九步(一步一重天),证道、道身、圣人、圣人王。

  修炼体系(顶点):准帝、大帝。

  (后续的境界根据剧情在解锁)
***********************************

               第十四章

  苏家,还是那一间偏僻的破旧小院中。

  自从祭祀大典结束后,苏浩仿佛就换了一个人,数日以来,一直都在努力修
炼,脸上也没有了往日那副憨厚傻楞的模样了。

  苏浩结束修炼状态,睁开眼睛,他眉头紧皱,显然是修炼的并不顺利。

  「这一具身体实在是太废物了,没有灵根就算了,经脉竟然还堵塞的如此严
重,这样修炼不行,得需要大量的资源来堆积才行。」

  一想到着,苏浩就不由得咬牙切齿,他原本就计划好了,利用天武仙朝唬住
苏家家主苏明,然后在祭祀大典上获得赐福,到时候苏家小公主苏琉璃是他的妻
子,苏明不但是他的岳父还是他支持者,最后在家族大比上展露锋芒,这苏家早
晚是他的。

  但现在这一计划,才刚刚开始就彻底凉了,就在昨天,苏家突然宣布罢免苏
明家主之位,并宣称苏明大逆不道勾结外敌被打入死牢之中。

  没有苏明,那么就没有人支持他,那么他还是哪个苏家人人都唾弃的废物,
但他又不敢高调行事,要是让清璇女帝知道,那他就死定了。

  「该死!这一定是那个秦天搞的鬼,看来他对苏琉璃很是中意,居然把苏家
家主给废了,这个秦天是个麻烦,现在的我还不能跟他硬碰硬,既然他想要苏琉
璃不如就让给他?」

  苏浩犹豫了,他毕竟是千年前的大帝,活过无数岁月,俗话说的好,哪怕是
一头猪,只要活得够长,也能心智如妖,在被清璇女帝背叛后,他看待女人的眼
神已经变了,女人这东西是最不值得信赖的。

  当年他为了清璇,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清璇想要天上的
星星,他就去摘,清璇想要的一切,他都会满足,只要清璇看上,哪怕屠宗灭族,
他都会去做。

  那个时候的他,身为大帝,却活的像一条舔狗,但他很开心,因为清璇爱着
他,只要有清璇当条狗又怎么?这是别人的羡慕,以清璇那天下无双,倾国倾城
的绝世容颜,想给她当狗很多人都还没机会呢。

  但就是这样一个他爱得深沉爱得疯狂的女人,和他最要好最信任的兄弟一起
背叛了他,还要将他抹杀!他怎能不恨!他恨!天下的女人只配成为玩物,操爽
了就甩,操腻了就丢,被男人操烂才是这群婊子该有的做用!

  一想起前世和清璇女帝的种种过完,每每回想,都是那么的心痛,在清璇在
他身后偷袭他的时候,身体上的疼痛不及心中的千万分之一。

  只能说,一步错步步错,要是他不拿出天武仙朝的印记,不去接触苏明,那
么他也能凭借苏琉璃,在苏家慢慢的展露天赋,在拯救几场苏家的危机,那么这
苏家迟早也会被他掌控。

  但现在苏明被废,那么苏琉璃就不在是苏家的小公主,这样苏琉璃的作用除
了美色,其他就一点都不剩了。

  【叮……宿主改变主角苏浩机缘,反派值+2000】

  【叮……主角苏浩计划被破坏,对女主苏琉璃产生抛弃之心,反派值+30
00】

  ……

  秦天躺在床上,看着系统给的种种提示,会心一笑,像这种大帝重生的主角,
他们可都不是什么善茬,大帝之路,那条不是白骨累累、尸山血海的,尤其是这
种被女人背叛的主角,跟他谈感情,那还不去跟一头猪聊理想。

  要是秦天不是穿越而来的秦天,那么他和苏琉璃之间自然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美人和苏家皆得,而落痕仙朝也会被他覆灭,但这世间上没有这么多如果。当原
已经定轨的命运被改变,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事都不意外。

  除非秦天死,不然这个世界的主角就不可能在按照原来的剧本发展下去。

  「你又在想什么坏主意,笑的这么坏……」

  纪若嫣衣衫半解,坦胸露乳的坐在秦天怀中,她一只手握住秦天的肉棒套弄
着,经过这几天的教导,纪若嫣学的很快,此时她套弄肉棒的手法不再生涩和僵
硬,手指柔若无骨,如缠指柔般在肉棒上滑动,时而套弄棒身,时而用手掌摩擦
龟头,可谓是熟练至极。

  「我当然是在想我美丽的岳母大人,这才几天,岳母大人的手法就已经如此
高超了。」秦天双手搂住纪若嫣的腰肢,坏坏的说道。

  「还不是你硬拉着我学的,我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就让你变成这幅模样了
。」纪若嫣低眉叹息一声,但套弄着肉棒的肉却没有停下。

  「你都在这待了好几天了,你不回去吗?」纪若嫣问道,这几天秦天一直在
苏家没有回去,这倒是辛苦她了,怀着孕,还要被秦天拉着学各种羞人的东西。

  「我当然是舍不得岳母你啦,这甘甜的乳汁我还没喝够呢。」秦天说完就低
头将一边的乳头叼在嘴里,吸允起来。

  「啊……」纪若嫣舒服的呻吟一声,被奶水充盈到胀痛的乳房被吸奶后,这
种排放的快感让纪若嫣欲仙欲死,纪若嫣双手抱住秦天的头,声音娇媚的说道:
「另……另一边也胀的痛,也帮我吸出来。」

  秦天抬起头,舔了舔嘴边的奶渍,坏笑道:「让我帮谁吸出来?」

  「帮我!」

  「你是谁?」

  「我……我是苏家主母,我是你岳母,好女婿,帮岳母把奶吸出来吧。」

  纪若嫣此时胀的难受,也抛下了矜持,主动说出如此淫词秽语,还主动将乳
头送到秦天嘴边,看到送到嘴上的乳头,毫不客气的一口将其咬住,开始吸食纪
若嫣的乳汁。

  纪若嫣双手抱着秦天的头,脸上一片潮红,就好像是在给小孩喂奶一样,此
刻的纪若嫣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母性光辉。

  就在秦天喝得正酣畅时,屋外响起了杂乱的争吵声。

  「小姐你不能进去,这是主母的卧室,没有主母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你们给我滚开!我要去见那个女人,她凭什么把我父亲给关在大牢里,让
她给我出来!」

  「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主母有身孕在身,需要休息,还请小姐见谅。」

  「你……你们!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好……你们不去叫,我就亲自去找
她。」

  苏琉璃这几天真的快疯了,自己的父亲突然的就被苏家宣布成了叛徒,被打
入大牢,这让苏琉璃怎么能接受,她怀疑,一定是纪若嫣这个狐狸精,一定是她
想要夺取苏家的家主之位,所以才陷害父亲的,但接连几天,纪若嫣都在房间内
闭门不出,似乎是在躲着她一样,这也让苏琉璃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见纪若
嫣迟迟不敢出来,她安耐不住找上门来。

  门外的侍女想要阻拦,都被苏琉璃给打飞,其他人见此也是面面相觑,不知
道该如何是好,只要纪若嫣还没剥夺苏琉璃的身份,那么苏琉璃就还是苏家的大
小姐,他们也不敢去得罪苏琉璃。

  在房间内的秦天一边叼着纪若嫣的乳头,一边看向门外,眉头微皱,对苏琉
璃这个时候过来打扰他显得很是不满。

  纪若嫣看出了秦天的不满,她双手托住自己的巨乳,说道:「你继续,我来
跟她说。」

  秦天看着这对圆润雪白,乳头还在往外流着乳汁的巨乳,心情也好了一些,
他双手捏住两只乳房,将它们挤在一起,然后一口将两颗乳头都含如嘴中。

  纪若嫣平复了一下心情,强压下心中的情欲,她威严开口说道:「家族的礼
仪你都白学了吗?」

  门外的苏琉璃听到后,她停住了正在推门的手,她看着房门,咬着牙说道:
「我需要一个解释!」

  「想要解释?我给你!你去把家族内的长老都叫到议事厅,我随后就到。」

  纪若嫣声音威严而又凌厉,颇有大妇风范,但她此时的状态和语气却显得格
格不入,一个衣衫半解的孕妇,一边被男人吸着母乳,一边语气威严的说话,要
是被人看到就算在威严的话,也会变得毫无信服力可言。

  「好!我等你。」苏琉璃咬牙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

  「唉……」纪若嫣身子一软,靠在了秦天怀中,轻轻得叹了一口气。

  秦天见纪若嫣搂在怀中,说道:「为何叹气?」

  「还不是应为苏琉璃,我虽不是她的生母,但我一直在努力,但她就是恨我,
现在又是这种局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纪若嫣无奈的又叹了一口气,她不想跟苏琉璃的关系彻底恶化,应为苏琉璃
是苏明最为喜欢的女儿,平时都宠爱有加,要是她们两关系彻底闹僵,那么以后
就很难在一起生活了。

  纪若嫣始终还是认为,只要在怀孕期间服侍秦天,等孩子生下来了,她又能
继续和苏明过上以往的夫妻生活,所以她不原意跟苏琉璃对峙,将两人关系彻底
闹僵。

  秦天眼中精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双手托住纪若嫣的肥臀,将她抱
起放在了地上,说道:「就交给我吧,我会让你跟苏琉璃之间关系好转的。」

  「你?」纪若嫣看着眼前这个正在抱着她,吃她豆腐的男孩,她有点不太相
信秦天会帮她,从这几天秦天对她的性欲和占有欲,他不捣乱,将她和苏明、苏
琉璃父女之间的关系彻底毁掉,她就很感谢他了。

  纪若嫣经营和掌管苏家上下,她很清楚也很明白,对于秦天来说,彻底将她
占有,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和苏明彻底决断,没有后路可走,那么她是怎么
也逃不出秦天的手掌心的。

  (难道是我看错他了?)纪若嫣心里暗暗的想到。

  「你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不应该乐意看到我和苏琉璃变成你死我活的关
系吗?」纪若嫣看着秦天说道。

  秦天笑了笑,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随后说道:「我在眼
里就是这种人吗?我虽然很想将你占为己有,只做我秦天的女人,但我不会强迫
你的,你只要遵守你的承诺,我也会,等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我们就变回正常
的女婿和岳母的关系,苏家依旧受我落痕仙朝的庇护。」

  秦天的语气真切无比,也丝毫不掩饰他对纪若嫣的占有欲,但越是这样就越
有信服力。

  纪若嫣美眸闪动,她怔怔得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他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
善解人意,年纪虽小但知道遵守承诺,人长得帅气,背景也巨大,眼前这个男孩
无论在那方面都可以说是完美的存在,出了好色了一些,但男人哪有不好色的。

  「要是我能年轻一些,早点遇到你的话,我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嫁给你的。」
纪若嫣微微一笑道。

  「只要你愿意,我可是举双手同意的。」秦天回以一笑道。

  但殊不知,要是纪若嫣是个年轻姑娘,秦天还看不看得上她还不一定呢。

  「少来,我都是老女人,穿好衣服,别让别人看出什么来了。」纪若嫣离开
了秦天的怀抱,她将身上凌乱的衣服整理好,也嘱咐秦天等会两人不要一起出现,
然后就离开了。

  秦天看着纪若嫣离去的背影,嘴角漏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稍后他也偷偷
离开了房间,前往了苏家议事厅。

  在苏家议事大厅中,众多苏家长老坐在两侧,他们都面露复杂的看着站在中
央的苏琉璃,他们可都是当时的见证者,宫宵月的可怕他们都深刻体会过,苏明
得罪了秦天,那么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那么苏家实际掌控权就落到了纪若
嫣的手里,要是纪若嫣愿意,苏琉璃被逐出苏家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他们都不愿意帮苏琉璃说话,生怕得罪了秦天,引火上身。

  「我要一个解释,我父亲一心一意为苏家做贡献,他怎么可能是叛徒,我要
见老祖。」苏琉璃指着台上的纪若嫣说道。

  纪若嫣看着苏琉璃头也大,她总不能说苏明叛徒之事是假,真正原因是他想
对秦天不利,惹怒了落痕女帝吗?

  她看向秦天,希望秦天能帮她解围,但让她无语的事,秦天居然坐在那里,
拿出了一瓶奶,当着众人的面,将吸管插入,喝起奶来了。

  纪若嫣自然是知道秦天喝得是什么奶,那都是从她这里打包带走的,看着秦
天当着众多苏家长老的面前喝她的奶,脸上不由的浮现了一抹羞红。

  众人也都是颇为怪异的看着秦天,年轻天骄,有的清雅脱俗,喜好饮茶,有
的豪气万丈,酷爱喝酒,但喝奶的他们还是头一次见。

  秦天舔了舔嘴唇,看向苏琉璃,缓缓说道:「苏小姐请不要激动,这件事其
实我们都还在调查中,定会给你父亲一个公道的。」

  「你这家伙……」苏琉璃看向秦天,正要开口,就听到秦天传音入耳的一句
话。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人要害你父亲,等结束,去东侧找我。」

  苏琉璃一愣,她看了秦天一眼,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相信秦天。

  「那行,我就等你消息,我相信我父亲是无辜的。」最好苏琉璃还是选择了
相信秦天,看了秦天一眼后,就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众多长老和纪若嫣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秦天,他们原本以为苏
琉璃要打闹一场,结果就被秦天一句话给打发走了?

  「既然没事,众长老还是退下吧,我还有些事要跟秦公子说。」纪若嫣开口
让其他人都离开。

  很快整个大厅就只剩下了秦天和纪若嫣,没了其他人,秦天嘿嘿一笑,来到
纪若嫣身前,将纪若嫣抱起放在了自己腿上,他一手伸入裙内抚摸着大腿,一手
搂着后腰。

  「你怎么就这么急色,别闹了,你到底跟苏琉璃说了什么,她怎么这么听话
了?」纪若嫣有些不解的问道。

  「很简单,你想要跟苏琉璃把关系搞好,趁现在苏明被关押在大牢,你就配
合我演一场戏,最后你们母女合力救出苏明,那么你们之间的关系不就亲近很多
了吗?」秦天笑道。

  纪若嫣感激的看着秦天,说道:「谢谢。」

  秦天拍了一下纪若嫣的肥臀,说道:「我们之间还要说谢谢?真要谢我的话,
就在我们承诺期间让我好好的拥有你吧,毕竟以后就没机会了。」

  纪若嫣双手搂住秦天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在犹豫了一会后,她才
说道:「要不你插进来试试看吧,我们修士的胎儿要比凡人的强大,你只要小心
一些,应该不会伤到胎儿,不过你的肉棒太大了,要慢慢地,不要用力,知道吗
?」

  「岳母大人放心,我已经托人找到了可以护住胎儿的办法了,到时候我就能
插进岳母大人的鲜美肥穴了。」秦天说着,在裙内抚摸大腿的手就往上一探,手
掌覆盖在了纪若嫣的肥穴上,轻轻的摩擦着。

  「讨厌……」纪若嫣轻轻得锤了一下秦天的胸膛,然后起身,将秦天的手从
裙子内拿出来,说道:「不要闹了,这里毕竟是大厅,被人看到就不好了,我们
还是按照你说的,去找苏琉璃吧。」

  在另一边。

  苏琉璃看到纪若嫣竟然也在,微微的感觉到有些诧异,她有些狐疑的看着两
人,说道:「你说要害我父亲的人,就是这个狐狸精?」

  「你别误会了,我和苏主母可是站在你这一边的。」秦天说道。

  「你们到底想耍什么花样,我父亲被冤枉,不就是这个女人害的吗?」苏琉
璃皱着眉头,语气不善的对着纪若嫣说道。

  「琉璃你真的误会我了,虽然是我把你父亲打入大牢的,但我也迫不得已,
他是你父亲,也是我的丈夫啊,现在苏家已经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了,我这样也是
保护你父亲。」纪若嫣泣声泪下地说道,还从眼角抹出了一滴眼泪。

  看着纪若嫣的生动演技,秦天都想给她颁个最佳演员奖了,不亏是经历过风
雨的人,做事就是沉稳牢靠,在纪若嫣看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跟苏琉璃打好关系,
日后等生下孩子,在回到以前的生活,说不定这一次还能彻底将她们两之间的关
系缓和。

  「你知道为什么秦公子一直没有离开吗?是我恳求他多在苏家待几天的,要
不是有秦公子在,那些窥探我们苏家的人早就动手了。」纪若嫣再次说道。

  「真……真的?」苏琉璃有些动摇的看着两人,两人的演技实在是太高了。

  「你们苏家老祖早就死了,要不是有我在,中洲道域其他势力忌惮我落痕仙
朝,你们苏家可能已经被灭了。」秦天一副无所谓,淡然自若得模样道。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这时苏琉璃已经信了八九分了,语气也开始有
点慌乱了。

  「唉,本来家族就是打算利用你和秦公子之间的联姻,来震慑宵小,保全苏
家的,但你……」纪若嫣这时叹气说道。

  这时苏琉璃才知道原来这一场联姻对家族是这么的重要,但她的心里只有苏
浩哥哥,一边是家族,一边是喜欢的人,这一时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事就不用再提了,苏小姐竟然心有所属,那我自然也不会棒打鸳鸯,当
务之急还是解决眼下苏家的困境。」

  秦天振振有词的说道。

  苏琉璃有些感激的看向秦天,这时候似乎感觉秦天并没有那么讨厌了,要不
是她有苏浩哥哥了,嫁个秦天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在这时,秦天眼神微微以上,接着笑道:「我来中洲道域几日,还没出去
逛过,但又对周围不是很熟悉,不知道两位能否陪同?」

  苏琉璃还在疑惑,秦天怎么突然这么说的时候,纪若嫣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她连忙起身,说道:「既然秦公子,想逛一逛,我们自然原因陪同,也好给秦公
子当导游。」

  纪若嫣来到苏琉璃身边,在她耳边轻声解释了一番,这时她才明白秦天的想
法,他是想带着她们出去,让大家都看到秦天和苏家的关系,这样才能让那些惦
记苏家的人忌惮。

  随后,苏琉璃和秦天,在加上纪若嫣三人,就一同走出了苏家,往人多的地
方去了。

  与此同时,在秦天几人离开后不久,破旧小院中,苏浩浑身一道金光一闪而
没,整个人凌空跃起,瞬间出手,只看到半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残影,最终落地。

  「聚气凝神,虽然比我想象中要难一些,现在的我已经是锻骨境了,现在离
家族打比还有二十多天,足够我修炼到玄丹了境了!」

  苏浩露出了略微满意的笑容,他好歹是千年前名动古国的黄金大帝,可惜他
现在这具身体实在是太羸弱了,否则进展还会更加快。

  「不行,以我现在的地位,苏家给的修炼资源差不多就是垃圾,这具身体要
是没有修炼资源,会大大延缓我修炼的速度,苏家现在是靠不上了,只能靠我自
己!」

  苏浩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眼前一亮:「我前世学过不少强大神通和功法,
随便拿出一个都是证道级别的神功,就算是万古世家,证道级的功法也绝对不会
太多,至于圣人级的功法更是凤毛麟角,如果我将前世所学的其中一个圣人级功
法拿出去拍卖,定然可以得到无数灵石,只要有了灵石,就能购买足够的修炼资
源、丹药、法宝!让我的修炼速度加快!」

  打定了主意,苏浩立刻找来笔墨,将记忆中的一套剑法抄写了下来,这套剑
法名为落仙剑,是一门圣人级巅峰的剑法,甚至接近圣人王级剑法了。

  苏浩不敢将准帝或大帝级别的帝术拿出去,否则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圣人级巅峰剑法,足够了!」

  将东西收好,苏浩离开了小院千万苏家外域城池,唯有哪里才能避开苏家有
心人的耳目,在加上哪里鱼龙混杂,人数众多,各方势力盘踞,也是一个卖东西
的好地方。

  而此时,外域城市,秦天正带着苏琉璃和纪若嫣站在了一间拍卖行门前。

  「不出意外,就是这里了。」

  秦天根据脑海中的记忆,看着眼前的拍卖行,露出了笑容,与此同时,脑海
中的系统也出现了新的提示。

  「叮!偷天换日符生效,宿主从天命主角苏浩身上,盗取圣人级巅峰剑法,
落仙剑!」

  (果然剧情没太大的变化,苏浩依旧是准备用他前世记忆怀中的功法拿来拍
卖,不过这时间线好像推前了一些。)

  秦天看着偷天换日符的进度,他本以为只能盗取苏浩刚刚从祭祀大典觉醒的
空间之力,没想到除了空间之力,连苏浩所学的其他功法神通都能盗取。

  (有意思,这么说来,只要在苏浩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功法神通,都能转移到
我身上?)

  明白了这一点,秦天对接下来自己的计划愈发有自信起来。

  苏家外域的拍卖行规模相当大,各种三教九流都会在这种地方进进出出,当
然真正的好东西一般人是接触不到的,唯有身份、实力都足够的人,才有资格进
入拍卖行的内部。

  很显然,秦天的身份毫无问题,甚至不需要他表明身份,光是看到苏琉璃和
纪若嫣,拍卖行的掌柜就屁颠屁颠的来到秦天面前,毕恭毕敬的道。

  「几位贵客今日来,是想参加拍卖吗?」

  掌柜陪着笑脸,这里可是苏家的底盘,别说刚刚下面的人通知他,说是苏家
宗家嫡系的人来了,就算是苏家随便一个支脉分族的弟子,他也不敢怠慢,也是
他招惹不起的。

  纪若嫣并不喜欢这种地方,以前就少有踏足,因为在苏家的宝库,比这里的
东西都要好太多了,在加上现在怀有身孕,她更加不喜人多的地方,但为了和苏
琉璃搞好关系,她还是没有说什么。

  不过秦天却很有兴趣,应该说他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感兴趣,他看着掌柜,
问道:「你们拍卖行,什么都能拍卖吗?」

  秦天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虽然掌柜不知道眼前这位气度非凡的年轻人是什
么身份,但他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这个年轻非富即贵,来历不凡,光是跟着他
身后的两位苏家嫡系女子就不简单。

  掌柜偷偷瞄了一眼纪若嫣,苏家怀有身孕的妇人,应该就只有哪一位吧,掌
管想到这里,他也不敢肯定,纪若嫣长期在苏家内待着,很少有露面,除了苏家
之人,其他人对纪若嫣并不熟悉。

  他压下心中的猜疑,连忙搓手说道:「当然,公子是有什么东西想要放在我
们这里拍卖的吗?小人保证,我们拍卖行是苏家疆域内最专业的,保证能够帮公
子卖出一个好价钱,而且分文不取。」

  任何拍卖行都是有规矩的,抽出一部分佣金,但掌柜很聪明,哪一点佣金远
比不上眼前这位贵公子,再加上那位很大可能是苏家主母的怀孕妇人,比起这点
钱,卖个人情更重要。

  「正巧我还真有一本顶级剑法,想让你们拍卖一下。」

  秦天手中多了一本剑谱,看上去古朴沧桑,绝对有一定的历史。

  掌柜连忙上前用双手接过,恭恭敬敬的拿到眼前,「落仙剑?恕小人眼拙,
这剑法一定来历非凡,小人见识短实在不认得,请公子稍等,小人这就去请大师
过目。」

  秦天并未拒绝,让掌柜的离开后,就饶有兴趣的在拍卖行中座椅上坐下,拿
出了一瓶奶,插上吸管喝了起来。

  「你这喝的是什么?」苏琉璃耸了耸琼鼻,皱眉问道,这玩意闻起来有一股
很浓郁的奶香味,但像秦天这种天之骄子没事喜欢喝奶,这画面就感觉很违和。

  「这可是好宝贝,比起任何琼浆玉液都要美味。」秦天笑着说道。

  「算了,随便你。」苏琉璃不去理会秦天,她这一趟出来,就是为了让那些
惦记苏家的歹人看到她们和秦天之间的关系融洽而已。

  不过苏琉璃对纪若嫣的观感倒是改善了不少,期间还能说上几句话了。

  秦天对纪若嫣抛去了一个挑逗的眼神,一边喝着奶,一边看着她的胸部,惹
得纪若嫣一阵白眼,暗暗给秦天回了一个,不要乱来的眼神。

  很快,掌柜就快步跑了回来,脸上笑容都挤成一朵菊花了,笑的别说有多高
兴了。

  「让公子久等了,这本剑法经过大师坚定,是一本圣人级剑法,而且还不是
普通的圣人级剑法,至少是圣人级巅峰,接近圣人王级的剑法!」

  也不怪掌柜这么激动,圣人级别的功法啊!而且还是接近圣人王级的功法,
这种可是仅次于准帝级功法的神通,几乎在市面上难得一见,就算出现也是那些
顶尖大势力,如同长生大教,太古仙宗和万古世家这种级别的庞然大物,才有可
能保存有几本。

  「小人在拍卖行做了三百多年了,这还是头一次亲眼见到圣人级层次的剑法,
就算死也无憾了。」

  掌柜很激动,苏琉璃却是大吃一惊,至于纪若嫣虽然面露震惊之色,但沉稳
的她想到以秦天的身份,这种功法确实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你居然要拍卖准圣人王级的剑法?」纵然苏琉璃出生于万古苏家,也难免
不了大吃一惊,这种级别的功法,他们苏家不是没有,但也就只有寥寥数本,而
且都是苏家最高机密的存在,但在秦天这里,随手就丢出去,打算卖了。

  「没错。」

  「还真的是个纨绔,准圣人王级别的剑法,难得一见,你就这样拍卖出去了
。」

  「只不过是本准圣人王级剑法罢了,又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对我来说除了拿
来烧火外就没什么用处了。」

  秦天这番举动,纪若嫣也看的不太明白,但她相信秦天,她知道秦天并不想
外人传言的那样是个纨绔子弟,当然除了好色,其他传闻都与她这几天和秦天相
处后,她知道的不符,所以她肯定,秦天做的这一些,看上去是无意的败家纨绔
举动,他一定有他的考量。

  「他难道看上苏琉璃了?」纪若嫣游戏疑惑的看着秦天,秦天无缘无故这样
做,肯定有用意,而且还是在苏琉璃面前。

  「不对,这小坏蛋不是喜欢年纪大的吗?」纪若嫣想不通也就不在去想了,
反正经过这几天的调教……啊……不对……是相处,她对秦天已经是非常信任了。

  很快,拍卖行的掌柜就将秦天拿出来的落仙剑,当成了拍卖会的压轴。

  【叮!宿主提前拍卖落仙剑,截断天命主角部分气运,苏浩天命值—100
0,宿主反派值+3000】

  刚想着苏浩差不多应该要出场了,秦天就听到脑海中传来的系统提示声,何
以解忧?唯有割韭菜啊!有这些主角在,他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反派值,到时候
手指点一下,就能进阶,这修炼别提有多爽了。

  秦天也发现,这上界的天命主角就是比下界的天命主角给的报酬多,随便毁
掉一个机缘,就有这么多反派值,这可比林凡要大方多了。

  与此同时,在拍卖行门口,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走了进去,此人面黄肌瘦,
身材矮小驼背,但眼神却是相当的锐利,他踏入拍卖行,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掌柜的!」

  听到有人呼唤,掌柜就皱着眉头走了出来,说道:「客人有什么需要,可以
尽管吩咐。」

  做生意讲究个和气生财,这点掌柜和弄清楚,而且做这一行的最大忌讳就是
狗眼看人低,所以哪怕眼前之人看上去并不像是什么出生豪门或者有钱人,但还
是笑脸相迎。

  「我这里有一门高阶剑法,想要放在你们拍卖行拍卖!」

  来人声音嘶哑地说道,接着拿出一份手抄剑谱,放在了掌柜的面前。

  「客人放心,本拍卖行童叟无欺,口碑在外,定能给给人一个满意的结果。」

  掌柜的立刻将前面的剑谱接过,笑着脸翻开一看。

  落仙剑!

  掌柜:「?????」

  苏浩看着掌柜呆若木鸡的模样,就有些得意,他可是考虑再三,才会选择将
记忆中落仙剑抄写下来的,原因很简单,这落仙剑并非他前世所学,虽然知道,
但从为用过,就连清璇都不知道,在加上圣人级别的功法虽然珍贵,但也不至于
惊动那些大势力,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并不傻,时隔千年重生,现在他实力太弱小,别说找清璇女帝报仇,现在
就连一个小小的苏家,对他来说也是危机四伏。

  苏浩的计划很简单,也很聪明,只要将这本功法拍卖出去,那么他就有足够
多的灵石去购买丹药来修炼,但他并不知道,他并不是世界意识爸爸最爱的崽。

  「掌柜的,这门剑法足够让你们拍卖行名声大噪!」苏浩看着掌柜盯着他的
手抄剑谱脸色大变,还误以为是因为看到了如此高深的剑法,激动、开心,一时
间忘了回应,所以他好心提醒了一句。

  然而没想到,掌柜的面色变换了几次,紧接着抬头,眼神有些复杂,像是在
愤怒,又像是在犹豫。

  「客人稍等,这门剑法太过高深,小人实在是没这个眼力,我这就请大师坚
定一番。」

  苏浩皱眉,但仔细想想,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这些人没见识也能理解,
也就点头道:「好,但不要让我等太久。」

  掌柜离开后并未去找大师鉴定,还是急匆匆拿着苏浩那份手抄剑谱,来到了
秦天和苏琉璃面前。

  「小人参见公子,小姐。」

  「说。」

  秦天不冷不热的说道,根本不需要他可以摆出威严的样子,作为落痕仙朝的
太子,长生秦族嫡长子和继承人,一言一行都散发着常人根本不曾拥有的上位者
威压。

  掌柜咽了咽口水,然后苦着脸说道:「小人刚刚遇到一个人,此人拿着一本
剑谱想要在这拍卖。」

  此言一出,秦天心中就明白,想来是那苏浩已经到了,只是可惜,秦天心中
笑道:(这小子现在大概还在憧憬着拍卖成功,拿到灵石去购买丹药,用不到一
个月时间修炼,然后在最后的苏家大比上一鸣惊人吧,不过他还是来晚了一些。)

  「哦?这跟本公子有什么关系?」

  秦天装作不经意的说道,但纪若嫣却看出掌柜欲言又止,似乎有话想说,就
问道:「是此人拿出的剑谱有问题?」

  「大人猜得不错,此人身份并未透露,但他出来拍卖的剑谱……」掌柜的咽
了咽口水然后继续说道:「和公子拿出来的剑谱一模一样!」

  说完,掌柜就将苏浩交给他的那本剑谱双手奉上,额头冷汗直冒,这种行为
就好像是偷了你的东西,当着你的面去卖一样,这谁都生气啊。

  纪若嫣眉头微皱,她作为苏家主母,对生意上的事也是很了解,这种情况往
往都是要拼命的,她接过剑谱,看了几眼后,秦天面无表情的从她手里拿过,妆
模作样的翻看了一遍,外人根本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

  就连纪若嫣都以为秦天真的是生气了,如果要是狐九狸在场,她肯定会偷笑
的,因为她作为九尾魅狐最能察言观色,秦天有没有真的生气,她一看就知道。

  秦天越是一言不发,现场的气氛就越是紧张起来,谁都不知道,以秦天的身
份背景,发怒起来究竟是何种后果。

  掌柜擦了擦冷汗,又小心翼翼的将秦天给的那本剑谱拿了出来,秦天见苏浩
那本手抄的剑谱随手丢到了地上,脸上表情高深莫测,看不出喜怒。

  「我这就让人将此人拿下!」纪若嫣心中还是向着秦天的,至少在孩子出生
前,她都愿意做这个小男人的女人,因为秦天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温柔和欢快,明
明他想得到自己,但秦天尊重她的选择,不但没有破坏她的家庭还要帮她修复和
苏琉璃之间的关系,这种体贴懂事,温柔又霸道的小男人,那个女人不爱的。

  纪若嫣声音冰冷,说着就要捏碎手中的令牌,让潜伏在暗处的苏家护卫动手
拿下那人。

  但秦天却摇了摇头,阻止了纪若嫣。

  另外一边,苏琉璃也好奇的将地上的剑谱捡起来翻看了一下,这看了一眼后,
她面色一变,她越往后翻看,脸上的神色就越来越奇怪,最终娇躯隐隐颤抖了一
下。

  这些秦天都看在眼里,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掌柜的,交给你这本剑谱的人,是什么长相?」苏琉璃突然将开口问道。

  秦天心中一笑:「就怕你不看,想必女主跟主角之间的关系如此的好,那么
苏浩的笔迹,苏琉璃总该是认得的。」

  掌柜回忆了一番,然后简单的描述了一下,显然掌柜描述的长相和苏浩没有
半分相似之处,但越是如此,秦天就越清楚苏琉璃心中已经种下了怀疑的种子了。

  「秦公子,真的要放过这个人吗?」纪若嫣有些不解的问道,这种事情,别
说秦天这种背景恐怖的大少,就算是她,遇到这种事情也是要动杀心的。

  苏琉璃闻言娇躯再次一颤,她故作镇定的开口说道:「秦公子,这个人……」

  秦天则是摇了摇头,然后操着拍卖行掌柜说道,「就拿这本剑谱出去拍卖。」

  掌柜一听惊呆了!因为秦天说的居然是那一份手抄本,傻子都能看得出,秦
天拿出来的此傲视剑谱原稿,而那份手抄的剑谱,上面的笔墨看上去才干了没多
久,明显就是有人在不久前刚刚临时抄录的。

  「公子,你确定……」

  「我不喜欢说第二遍!」

  秦天声音冰冷,掌柜立刻闭嘴领命下去了。

  而秦天转头看向了苏琉璃,开口道:「刚刚那本剑谱的主人,应该你认识吧
?」

  听完秦天的话,纪若嫣也皱眉看向了苏琉璃,而苏琉璃被秦天一下说中心事,
慌乱之下脱口而出:「你……你怎么知道的!」

  但随后她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事已至此,她也知道无法隐瞒,只好点
了点头,承认了此事。

  「既然是苏小姐的相识之人,我今日就放他一条生路,不过,你要明白,我
这么做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苏主母,她一直以来都很担心你,也一直想要和你
搞好关系,所以她就拜托我来帮忙,一是震慑宵小,二是让你们和好,不过今天
这事,苏主母给的报酬可不够!」

  秦天声音冰冷,眼神更冷。

  冷的让苏琉璃娇躯都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笼罩而下,苏琉璃眼神复杂的看向了
纪若嫣,原来这个女人想要跟她和好,那她一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吧,不然也不
会请得动秦天,想到这,苏琉璃看向纪若嫣的眼神都柔和了很多。

  「谢谢,对不起……」苏琉璃来到纪若嫣身边,牵起她的手,愧疚的说道。

  「没事的,这都是我该做的。」纪若嫣此刻是开心坏了,他跟苏琉璃关系终
于缓和了,那么以后他们一家四口又可以和睦的在一起过日子了。

  纪若嫣高兴的看向了秦天,这次她真的是感激秦天,心想着,秦天说到做到,
她也可以放心在怀孕这段时间全心全意的服侍秦天,不用担心日后还被骚扰。

  秦天也看向了纪若嫣脸上冰冷的表情瞬间消散,他坏笑的对着纪若嫣做了一
个吸奶的动作,惹得纪若嫣俏脸羞红,给了秦天一个,少不了你的的眼神。

  苏琉璃又愧疚又感激,同时更多是好奇,她忍不住问道:「你能告诉我,这
门剑法的来历?」

  (上钩了!就等你这句话!)

  秦天脸上恢复了冰冷,冷漠得说道:「一千年前,曾经出现了一位剑法超群
的强者,落仙剑就是此人的成名绝技。」

  秦天淡淡的看向苏琉璃,继续说道:「而且这人已经死了,而且杀此人的正
是我秦族族长,也是我的父亲,秦皇!」

  而且亿万里之外,秦族,秦皇正在悠闲的钓着鱼,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满脸问号,茫然的抬头。

  拍卖行中,听到秦皇之名,纪若嫣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敬畏之色,长生秦族,
春秋万代,永世长存,万古长青,百劫不灭!能执掌整个长生世家,那可是跺一
跺脚,都足以让整个大千道域都地震的存在。

  「你们是否好奇,此人为何会死在我父亲手中?」秦天冷笑一声,他越是这
样苏琉璃心中就是越紧张,而秦天看着就越高兴。

  但这还不够,他又继续冷冷说道:「此人仗着实力高强,剑法超绝,杀人如
麻嗜血如命,如果过紧紧如此还不值得我父亲出手诛杀他,但此人却是罪恶滔天,
天理难容,平生两大爱好,杀人和好色,而且此人专爱对那些名门望族的千金大
小姐下手,玩弄她们的心,然后先奸后杀,行事恶劣,我父亲正巧遇见,便出手
诛杀此人,他的生平绝技落仙剑,也是被我父亲所得,最后被我拿来玩了。」

  苏琉璃听完,身体颤抖的越是厉害,喜欢先奸后杀千金小姐?喜欢花言巧语
欺骗少女感情?这怎么感觉就是在说她和苏浩!

  秦天当做没看到,他将手中的落仙剑剑谱拿在手中,然后手中火焰升腾,将
剑谱烧成了灰烬,他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是苏小姐认识之人,我就
好人做到底,从此这世上就只有落仙剑手抄本,正本已经遗失了。」

  「多谢……」苏琉璃低着头,内心复杂的说道。

  「此人拿剑谱拍卖,自然是缺少灵石丹药,也罢,我这里有一瓶丹药,你拿
去给他吧,但下不为例,在有下次,我定格杀勿论!」

  秦天冷声开口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拍卖行,而纪若嫣看了一眼苏琉璃,想了
想她还是决定跟上了秦天。

  苏琉璃一人落寞的坐在了拍卖行内,她对苏浩很熟悉,两人从小一起长大,
而苏浩也基本从未离开过苏家,也不可能出门拜师,所以苏浩绝不可能是哪个坏
人的弟子,那这剑谱苏浩是怎么获得的?原本又在秦天手中,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不!不可能的,这一定是苏浩哥哥在哪里偶然得到的。」苏琉璃摇了摇头,
将海中的想法压下,但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日后只会越来越大。

  就在苏琉璃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拍卖行的时候,她刚好看到了,拿着灵石离
开的苏浩,苏琉璃看着那熟悉的背影,不管苏浩在如何乔装打扮,但还是没能瞒
得过她,如果笔迹是巧合,难道背影和神态举止也都是巧合?

  「叮!宿主削弱天命主角气运,反派值+6000,主角天命值—3000」

  「叮!女主苏琉璃对天命主角苏浩身份产生怀疑,牢不可破的感情出现裂缝,
苏浩天命值—2000,宿主反派值+5000」

  听着脑海中收悉的提示,秦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苏琉璃已经被苏浩给攻略
了,所以要打动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要多费一番功法,但也值得,因为这让美艳
孕妇纪若嫣对他放下了心中戒备,不在有顾虑的满足他了。

  当然现在还只是开始,更加精彩的还在后面。

  「苏浩啊苏浩,希望你这个新的韭菜,能够多坚持一点时间,让我多赚点反
派值,也让我尽兴一点。」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