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淫逻操仙录】 (1-4) (序章:依琳下山)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淫逻操仙录】 (1-4) (序章:依琳下山) 版主留言荆棘之恋(2022-3-11 08:46):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淫逻操仙录】 (1-4) (序章:依琳下山)

版主留言荆棘之恋(2022-3-11 08:46):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待富者
2022/03/11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6,028

              序章:依琳下山

          第01章 初次下山,遭遇邪修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这样……」

  压在身上的陌生男子,正以粗大之极的阳物抵住少女私密之处。从未被触碰
的贞洁花唇被巨大肉冠肆意侵占着。

  木依琳害怕之极。

  少女刚满十六,花样年华,出落得亭亭玉立,五官眉清目秀,一双眼眸更是
长得水灵动人。

  但刻少女却被男子扒个赤裸,玲珑有致的迷人娇躯暴露在男子眼前。

  男子看上去年若二十,少年容貌,虽说不上是美男子,却也神采飞扬,身长
七尺,长得强横粗旷,虎背熊腰,让人望而生畏。

  宗门珍之如宝的宝贝,无一不爱护小师妹,此刻就这么被聂心压在身下,粗
造的双手肆意的抚摸着白皙娇嫰的肌肤。

  白璧无瑕的妙龄少女,却被干着最淫恶之事。

  青云宗位于宏天大陆东边青岗山脉的青云山。木依琳的父亲是青云宗宗主。

  她虽是年纪最少的小师妹,但天资极佳,六岁开始修行,短短十年已修练至
筑基大圆满,只差一小步就可步入金丹之境。

  天真烂漫的活泼少女,在宗门里,可谓万千宠爱在一身。

  宗门有规矩,所有十六岁成年弟子必需下山历练一年,方可再回宗门成为正
式弟子。

  她出生以来都未下过山,对于这次历练实在有点胆怯。

  但三天,只是第三天,木依琳从没想过她的第一次下山,将会遇上此妖邪,
毁其一生。

  此人所作之事,将在她道心留下永不可抹去的阴影,更将是整个青云宗的耻
辱。

  这将会为整个宗门,姐姐,爹爹,娘亲带来无尽劫难的开端。

  这一切,都是今天由木依琳遇到聂心所展开。

  「呵,很不错呢,长得那么白晰水嫰,碰巧本座路过此地给,妳就在这里陪
本座几天解解闷吧!」

  男子肆意握着木依琳娇嫰的椒乳,对未被碰过的乳头任意挤弄,毫不客气地
玩弄着。

  聂心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这种事他还做得少吗?他修的本就是以淫证
道的道路。

  紧贴着处女私密花唇的肉冠,又微微再入了一分。

  就是如此简单,他今早御剑飞行经过此地,看到少女一人在山间行走,正好
有几天没泄火,便下来把她抢了。

  女子和他一样,均天筑基大圆满。

  她是宗门的天骄,在宗门内,同境界下无敌手。但在聂心面前,才三招,已
败得一败涂地。

  木依琳的父亲木靖说过,修真世界险恶无比,但青岗山脉位处偏远,只要凡
事小心就出不了大问题。父亲在出门前更给了她三大法宝:

  天侣衣,可挡一切金丹初期的攻击,配合上木依琳筑基大圆满的实力,即使
遇到金丹中期强者也必可全身而退。

  古蛇剑,此剑乃木依琳娘亲萧慕雪年少时之配剑,其剑魂会于危难关头保护
女儿。

  小黄道符,此符融入了父亲的一小部分意念,只需注入法力,元婴后期的父
亲可于一息间转移到此地。

  结果,紧身穿在身上的天侣衣被撕成碎片,如破布般掉在一边。

  古蛇剑被聂心用阵法禁制着,此刻还在不断晃动争鸣,仿佛在怒哮着。

  小黄道符差点便被木依琳启动,但聂心眼明手快,直接没收了。

  从道符上感受到股元婴后期强者意念,不是一般的强,是很强!

  聂心虽然只是筑基后期,境界和木靖相差极远,但他的眼界不低。

  「这道符该是妳在宗门的靠山留给妳的吧。看来妳不是一般弟子呢。」

  聂心笑道,这张道符有元婴强者的一丝意念在,如果将它炼化,对聂心的修
行可有大帮助。

  「这把古蛇剑也不错,待回到宗门就把剑魂抹去,以后为本座所用吧!」

  少女的红丸,父亲的意念,娘亲的佩剑,在木依琳眼中,聂心所做的每一件
事,也是在羞辱着青云宗!

  只是她不知道,强抢豪夺,把能抢能用的都抢个一点不剩,这一直也是这男
人的做法。

  「你放了我!我是青云宗的人,我爹爹是青云宗宗主,我爹爹和我大师兄若
知此事必不饶你。」

  「现在你放了我!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不放过我你必没命离开青岗山脉!呀
~~」

  「呵,原来是青云宗的千金,那本座更不能饶妳了!」

  深埋在花唇下的肉冠又入了一分,男子双手继续在把玩着少女的嫰乳。

  「妳与本座说这些没用的,反正妳的红丸本座要定了,但可没有那么简单。」

  聂心把嘴亲了上去,要和木依琳亲吻。

  「你在做梦!」木依琳把头拨开,怒道。

  「哦……」聂心满脸玩味的笑道。

  「本座是森罗魔殿的少主。」

  木依琳听罢一呆。数息之间,由惊讶,不知所措,变成恐惧。

  被聂心压着的雪白肉体,害怕得剧烈震抖着。

  森罗魔殿是远在三百里之外的妖邪之地,绝对是惹不得的存在。

  木依琳对修真世界阅历极浅,但大师兄在她下山前说过,在宏天大陆东边这
一带,最要小心的就是森罗魔殿。

  他们底蕴极深,而且凶残无道。

  但他们远在三百里外,木依琳只是在附近历练,碰到的机会近乎零。

  「小师妹,他们有多可怕,师兄一时三刻也难以解释。」

  「但妳记住,遇到他们,跑,如果不幸跑不过被抓了,千万别说你是来自于
青云宗。」

  「有可能祸及整个宗门,惹不得。」

  「大师兄心丝慎密,他特别告诫我此事,必然是知道他们极之可怕。」

  但是,下山的第三天,她遇到了,还是对方的少主。而且青云宗的事她已经
说了。

  「让本座告诉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吧。」

  「首先~」聂心把一道淫邪气息注入了木依琳体内。气息很快就游走到她的
下体,钻进了她的子宫,散发着阵阵诱人的暖意。

  「唔……」一阵异样的感觉传来,幽暗的花径轻轻的收缩了一下,聂心的肉冠
一直被这青云宗的宝贝处女包里住,自然能感受到她的反应。

  「别担心,这只是让妳能更易投入接下来的游戏而已,反正结果都是一样,
这只是让妳没那么难受。」

  「妳刚才说,假若本座不放过妳,妳的宗门一定会消灭本座。」

  聂心的下体一动不动,两手把玩着从没被男子玩弄过的乳房,徐徐地说道。

  「但现实正好相反,假若妳的宗门真要找本座服仇,结果只会是青云宗覆灭
。」

  木依琳越听越怕,随着时间过去,下身的感觉越加强烈。

  「现在妳有两个选择。」

  「第一,本座会带妳回森罗魔殿,让妳做本座的私人炉鼎。」

  「把妳的修为吸个一滴不剩。」

  「用淫逻秘法,用我的阳物,把妳的道基,一次一次,慢慢地吸收。」聂心
平静地说着,仿如说着最平常不过之事。

  「约半年,本座可毁掉妳的筑基筑台,妳的修为会跌为练气境。」

  「再过半年,妳会跌回练气一层,与最低级的修士无别。」

  「本座用一年时间就可以吸光妳,到时妳道基尽毁。这一年的淫辱会乱妳神
智,妳会变成一个只懂求欢的痴奴。」

  「到时妳就是我们宗门的公用痴奴,所有弟子来找妳交合,妳都会却之不恭
。」

  「妳更是最低级的痴奴,根据宗门规条,就连宗门的妖兽也可玩弄妳。」

  「我们宗门可是住着三大淫兽呢!」聂心笑道。

  「而妳,只会如母狗般翘高后臀,任由它们奸淫。」

  「十年,五十年,一百年,妳会以公用痴奴的身份,一直在森罗魔殿受尽耻
辱,直至死去。」

  「妳之前一直被宗门待着,此等手法妳该闻所未闻吧?」

  「别说是妳这么低境界的女修了,我们宗门就有一位化神境的绝世仙子。」

  「爹爹花了五十年时间,吸干了她的修为,用淫逻秘法把她变成公用痴奴。」

  「她运气好,是最高级的痴奴,妖兽没权碰她,但众弟子还是可以随便干她
。」

  「小嘴阴道屁眼,宗门上下,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妳不会想像得到她曾经多么风光,多么高不可攀。」

  「霞裙月帔,仙姿玉色。」

  「现在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子。」

  木依琳听得难以置信。

  化神境!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

  化神已是半个仙人。

  这种境界的女修也被他父亲如此玩弄……他父亲到底有何能耐?

  「妳的另一选择,就是在这里陪本座数天。」

  「就三天!但这三天妳需主动求欢,给本座最好的侍奉。」

  「回到宗门妳就别和任何人说了,本座之后也不会找妳麻烦。妳继续做妳的
宗门天骄,还可走妳的踏仙之路。」

  「现在,吻我,把我的肉棒放进去。」

  木依琳知道他说的是实话,现在自己已没有退路,下身的感觉更是越来越强
烈。

  「我明白了。」

  一行清泪流下。

  下定了决心后,木依琳伸手环抱着邪修后颈,主动将小嘴按上了聂心的嘴唇,
在淫逻秘法的影响下,一切做起来没想像般困难。

  青云宗最受宠爱的小师妹,此刻一丝不挂,主动与此陌生邪修湿吻着。

  「妳叫什么名字?」

  「木依琳。」

  「我说青云宗的木道友啊。」聂心笑道。

  「你们总算是名门正派,对着我森罗魔殿都这样主动献身,妳这样做对得住
妳的宗门吗?」

  「琳儿的红丸,请少主收下吧~」木依琳已经豁出去了。

  「还是不太好吧。」聂心故意玩弄着她,更是把肉棒退了点出来。

  这下子木依琳急了。

  「不~少主来吧~」说罢木依琳再次把双唇献上,与邪修亲吻着。

  一边亲吻着,一边将双腿打开,将私密之处张得更开,迎接男子的到访。

  聂心又把肉棒退了出来。

  「说,接下来三天,妳要我干什么?」

  「你?」木依琳已经按捺不住。她想不到此淫邪之气竟如斯霸道。

  「说!」聂心厉声道。

  「这三天,琳儿会尽心侍奉少主,请少主收了琳儿的红丸,尽情享用琳儿?」

  木依琳淡漠地说道,声音带点异样,被羞辱洗涮。

  再次把双唇献上,香舌伸入男子嘴内,让他肆意品尝。

  聂心自是毫不客气,肆意享受着少女的献吻。

  「哈哈哈哈!」

  聂儿满意的大笑道。

  「就这样?看你们青云宗养育了一个怎样的天骄出来?」

  木依琳也豁出去了。

  「请少主干我吧!」

  就这样,木依琳把他的肉棒引导入了从未被到访的私密之地。

  聂心也不再多言,一枪直插至最深处。

  「呜~~~」古蛇剑一声悲鸣,仿佛在宣告着木依琳的堕落。

  男子感受着少女的主动献身,肉棒被紧窄的内壁包里着,开始抽插起来。

  「啊……怎么会这样。」

  在淫逻气息的影响下,未经人事的木依琳竟没有一丝抗拒,下身不停传来从
未体会过的异样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紧抱着这陌生男子,下阴竟浅出了一小
滩水色。

  「只是随意抽动数次,妳就这样了,你们青云宗的天骄真不错呀。」聂心一
手轻抚着她水灵可爱的脸蛋。

  「等会我直入妳花蕊,毫不留情的大力抽插,妳受得了吗?」

  被肆意羞辱着,木依琳淡然道:「请少主尽兴。」

  为了宗门,为了自己,木依琳只有这样做。

  这却怪不了木依琳,听罢聂心如果把女人变成共公淫奴的手段后,她早已放
弃了反抗,现在只求三天后聂心真的会放自己回宗门。

  再者,淫逻秘法乃是森罗魔殿的无上道法,三百年前,圣心静殿百年来最高
天资的绝世圣女陆碧雪出山。

  她二十岁便领悟出圣心剑法的第一层剑意。再用一百年领悟出第三层剑意。

  陆仙子以绝世剑仙之名,将所有同辈剑修压得抬不起头。

  圣心剑法讲究心如止水,无欲无念。

  结果,不知那里来了一个男人。

  他把淫逻秘法练至第十层大圆满,成功将心如止水无欲无念的陆仙子,由毫
无情欲的仙女,变为淫贱不堪的婊子。

  一切都是因为淫逻秘法。

  闻说圣心静殿花了极大代价救出陆碧雪,再以数十载光阴,将其体内淫逻之
气躯走。

  但从此仙女一直留在宗门,天下再无人见过她。

  她现今到底是何状况,就不得已知。

  「那本座就应妳所求,在这青岗山脉好好的玩妳三天!就看妳会被调教到什
么程度。」

  这就是胜利的感觉。作为宗门的少主,聂心有什么女人没试过?

  他就是要这么玩的!

  管妳是什么青云宗的宝贝,管你是什么宗主的千金,管妳是什么绝世天骄。

  我一来就是要了妳的红丸,还要妳给我主动献身,尽心尽力的侍奉我!


          第02章 青云山下,处女奉献

  肉棒无情的插入,木依琳一方面感到悲愤难堪,另一方面却控住体内的异样
气息。

  初经人事的处女阴道,在淫逻秘法影响下,已经变得极之湿润。

  下阴不由自主的夹紧肉棒,仿佛在热烈地欢迎着这淫邪之徒的到访。聂心感
受着温暖的阴道温柔地夹着自己的肉棒,自然是享受其中。

  青云宗天骄的私密之处,就这么被聂心肆意进入。

  「嗔……真紧呢……」

  接下来就是要尽情享受这贞洁肉体的时候。

  「呜……」

  木依琳却是哭了出来。她不甘心!她是宗主的女儿,她在青云宗的身份何等
专贵。她是同辈中资质极佳的天骄,父亲曾说过她的前途无可限量。

  但想不到,第一次下山,才刚踏出这世界第一步,她已经堕落了。处子之身
就这么轻易被这淫徒夺去了。为了不成为他的炉鼎,在接下来三天她更要用比婊
子更不堪的方法,将贞洁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这男人,取悦他,侍奉他。

  啪!啪!啪!啪!啪!

  聂心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

  「啊……别……别那么用力……不要!」

  未经人事的木依琳感到下身传来一股异样感觉。聂心的肉棒天生巨大,再加
上修练了淫逻秘法,不论尺寸硬度技巧,都是一等等。别说被完全开发过的中年
妇女了,像木依琳这十六岁处女如何受得了?

  聂心毫不客气,把木依琳双腿分开到极致,湿润的私密之处被张得更开,只
见洞口的两块粉嫰阴唇,被巨大的肉棒撑开变成薄薄一块,紧紧的包里着满是青
根,依如巨龙般的棒根。整根肉棒插得更深。

  「不!太大了!太大了!」

  「不够大等会又怎能干得到妳高潮选起?」

  「呀……不……不要!」

  「先让妳来一次绝顶高潮,然后干到妳花芯绽放,妳就等着这三天被我彻底
调教吧!」

  聂心修为深厚之余,天生异禀下身阳物足有一尺之长,龟头如蛋般大,棒身
如粗大如鞭。少少年纪已将淫逻秘法修练至第三层,自幼更在森罗魔殿众人身上
学得一身可怕的御女之术。

  只见他腰身强而有力的摆动,身下巨龙对着初经人事的紧窄小穴毫不惜香惜
玉地猛烈冲击。每一次冲击也是尽根而入,龟头对着子宫口肆意磨擦着。如此高
强度的交合,木依琳如何受得了?

  木依琳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的身体会发生什么事,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突
然袭来,内壁那道暖流突然疯狂的滚动着。

  「啊~~~」

  她不由自主叫出了一生第一次的呻吟,就在短短五分钟不够,她竟被这陌生
的淫徒干至高潮了!

  「呀~~呀~~怎么会这样~~~呀~~呀~~呀~~~」

  禁忌之门被打开,一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高潮的快感如巨浪红潮般袭向全
身,木依琳心灵的一片孤舟不消一刻便被掩盖。

  聂心感到原本已极之紧的阴道突然一阵收缩,把他身下巨棒夹得更紧,紧得
仿如要把聂心的巨棒驱赶出去!

  「嗔……就是要这样,这样才爽!」

  寻常男人如果碰到女伴来了如此强烈的收缩,一般都会稍为放慢抽插,甚至
完全停顿稍作休息,因为实在太烈激了!这种阴道带给男人的快感是无与伦比的
,一不小心会立刻泄精,收兵解甲。

  但聂心又岂是寻常男子?此刻他不但没有放慢抽插,他无视木依琳阴道传来
的压逼,反而更用力更快速地疯狂抽插!

  「夹得我这么紧又如何?我就是要干破妳!」

  在这非比寻常的压逼下,聂心还未有一丝要泄精的感觉。他毫不怯场的提枪
上阵,一次又一次冲击着这青云宗天骄的子宫口,极紧的阴道在抽插下一次又一
次被他暴力地撑开。

  在这过程间,木依琳完全被快感所淹没,她羞耻地承受着一波又一波高潮快
感。

  就这样木依琳经历了人生第一个高潮。高潮过后下体已稍稍放松,虽然还是
极之紧𡟹地包里着肉棒,但已没那么紧了。

  「继续。」

  但聂心还未完,他甚至没有一丝慢了下来。他要做的很简单,不停地干!管
你正在高潮还是完了高潮,我就是猛烈地要把妳干跨!

  聂心的技巧只有一招。整根尽入,用力猛干!

  寻常男子会常用很多技巧,什么九浅一深,调校什么位置特别刺激那里。

  聂心不需要。他的巨根够粗够大,能轻易将女人阴道撑满。

  他不需刻意找什么敏感位置。来一个尽根插位,所有位置都必然触碰得到。

  寻常男子会避重就轻,抽插一会就会减速回气,担心刺激过度太早泄精。

  聂心不需要。他天生持久力惊人,修练淫逻秘法后更能随意锁住精关。从不
怕早泄。

  寻常男子会靠壮阳之物,担心抬不起头,满足不到对方。

  聂心随了修练淫逻秘法,更练得太古血魔炼体法,身躯精血铁钢。下体更是
硬如铁柱,硬度绝对能满足天下任何女子。

  还有就是他体格强劲。他是体修!即时疯狂抽插十天十夜也不会有丝毫疲累


  只要有足够实力,所有技巧也只是花招。

  大道之简,大巧不工!

  木依琳这宗门温室小花,在聂心顶级性爱能力的冲击下,结果只有一个。

  高潮迭起,不断泄身!

  很快,又来到了第二次高潮。

  「呀~来了~又要来了~」

  聂心感到阴道再次开始收缩。他知道又是让肉棒尽性享受的时候了。

  继续高强度的抽插,每次也整根而出,再整根而入。一尺长的巨物把贞洁的
阴道撑得变形,更直顶着子宫口,刺激着阴道入每处地方。

  「到了……」

  木依琳被干得脑内一片空白,身体抽搐着,阴道还是一下一下的夹紧肉棒,
整个阴道仿佛就是为了取悦它而在努力。

  「啊……」

  高潮过后,木依琳舒爽地叫了一声。这实在太可怕了。她根本控制不了身体
的任何反应,她只是聂心的一个玩偶。聂心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想给她高潮就给
她高潮。

  「再来一次」

  第三次,还未到半个时辰,木依琳已经迎来第三次高潮。

  「不行了……你到底想怎样..」

  一直以来,他在宗门万千宠爱。爹爹给他最好的功法,最好的丹药。大师兄
对她最是照顾,从不会让她吃亏。娘亲,姐姐,所有师兄,全都对她极好。她是
宗门的小师妹,是大家的宝贝。她的人生,如梦幻般美满。

  但她,只是温室小花。

  今天,她见识到修真世界的真实。

  她泄了,一道水柱在抽插的间隙射出,她就那么轻易被干到潮吹了。

  潮吹过后阴到已失去了之前的弹性,阴道已再无力夹紧淫徒的巨棒,再没有
了之前的强烈收缩。

  「这么快就泄了?想不到妳那么不耐干呢」

  聂心笑道。他又一次征服了一个女人,这不单单是干了一个女人,而是把一
个女人从绝顶高潮干到虚脱的成就。只有他这种顶级性爱能力的男人才能做到。

  此刻早潮已过,木依琳再拿不出半点气力,仿如堆烂泥般躺在聂心身下。

  但聂心可没那么快完事。

  「好了,先让妳休息一会,我再继续干妳的小穴吧!真想不到妳那么没用,
才三次高潮就干夸了。」

  我也不想那么快就把妳玩坏呢。来,用小嘴好好和我吸一下。」

  「不,我不会。」

  「什么?」聂心厉声道。

  啪!啪!啪!啪!啪!啪!

  已缓下来的聂心听罢又再用力抽插着。

  「啊!求求你不要!我受不了!」

  但聂心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不要!求求你!让我停一会吧!」

  刚刚潮吹过后被干得红肿的阴道那受得起这种折磨。

  但聂心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就不停地,猛烈地,无情地,重复着抽插动
作。

  「我吸!我吸!我帮你吸!求你停下吧!

  木依琳被干得哭出来了,宗门的骄傲,被干哭了。

  她被聂心干服了,更被聂心干怕了。

  「什么青云宗宗主的千金,亏妳父母盛名青岗山,怎么那么快就被我干服了
?」

  「来吧,先给我仔细的舔干净,不懂的我会教妳。」

  聂心终于把肉棒抽了出来,龟头出来的一刻,再一次把整个阴唇撑得无限大,
最后波的一声,整个龟头退了出来。

  被撑大了的龟头却没有立即变回原状。

  实在是惨不忍赌。

  这那里少女应有的粉嫰、紧致、漂亮阴唇的阴道?

  此刻木依琳的整个阴道,整块阴唇向外翻着,已失去了应有的弹性,一个小
洞可直看到入面,里面湿沥红肿,湿泞不堪。

  毕竟被那么大的阳物这样粗暴地干,又岂能即时原好如初?

  少女艰难地她坐了起身,仰望面前坚挺竖立着的雄伟巨根。数道青根如蛟龙
盘柱,深黑带紫的棒身,沾满少女阴道淫液。

  拥有这种阳具的男人,到底有多少女子会被他所征服?

  又或许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享受到女人最私密的奉献,享受那不停高潮的
女人才能给于他的最顶级的快感?

  看到这么雄伟的阳具,她服了,对聂心她已没有一丝反抗的心思。她被他的
雄风征服了。

  「跪着。」

  木依琳立即双膝跪着,把头伸了过来,正要将人生第一次口交献给这淫徒。

  「告诉我,我在做什么?」

  木依琳听罢一呆。会阴里的淫逻之气一阵蠕动。

  「啊……」她意会了。

  「你在干我。」

  尊严被羞耻的冲刷着,声意带着异样。

  「那妳想做什么?」

  木依琳没有犹疑,青云宗的天骄此刻赤裸双膝跪着,双手按地,一头叩在地
上,毫无尊严地道:「请让琳儿用小嘴替少主清洁及吸吮肉棒。」

  「呜……」

  古蛇剑再发次悲鸣。剑有剑魂,它是木依琳娘亲的佩剑,它的任务是守护主
人的女儿。看到如此羞耻的一幕,即使是剑魂也感到悲哀。

  聂心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赤裸的美女。

  不错呀!此女有女奴之资。需有淫逻之气帮助,但此女确实极易开发。

  不过太易到手了,没什么挑战性。

  而且只是三次高潮就潮喷了。性瘾太短了。

  爹爹说过,越漂亮的女子,她们承受力极强。在无尽的高潮里,阴道会更湿,
更热,更紧,就算是强如爹爹也可能引不住泄精。

  她们可以一次又一次带给男子最大的快感。

  这种女子,最适合做炉鼎。

  但不可操之过急。

  要慢慢玩。

  要在她们花蕊种下淫逻之种。

  在享受极致快感的同时,每天一点一滴的,吸干她们的修为。

  慢慢的毁了她们的道基。

  慢慢地摧毁她们的神智。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

  不论多坚强的女子,堕落也只是时间问题,没有例外。

  到最后,她们会变成意识里充满性爱的痴奴。

  很多人不知道,女性阴道的深处其实暗藏着一处极敏感地带。此处一般情况
绝不会外露,只有在高强度的快感所摧引下才会显露出来。淫逻秘法的序章清楚
说明了这点。

  此处称为花蕊。

  这是女子私密之处最神秘的地方,在带给女子无尽兴奋的同时,亦带给男子
无穷的刺激。阳物一触碰下,寻常男子必会擦枪走火,立即阳泄。

  森罗魔殿一直以玩弄女子花蕊为乐。

  看着坚贞的女子为他们献出这最神秘的地方,无情地猛烈冲击,不停的羞辱
着她,不停的让她堕落。

  要将女子变成痴奴,必须长年累月,日复日,年复年,不停操干女子的花芯。

  寻常男子可能穷一身也未能在女人身上找出花蕊,最多也只能侥幸碰过一两
次。

  但直正要调教痴奴则必须无时无刻也要让女子露出花芯,然后更要有超人的
能力把她猛干,此事绝非寻常之辈可做到。

  在无尽日月的操干下,女子最终会堕落。

  道基尽毁,花蕊永远外露,意识清醒记忆犹在,但却充斥着淫念。

  这就是森罗魔殿调教痴奴的方法!

  不管妳是母仪天下的大千山女宗主,隐世宗门万花山的知性美女,绝心圣殿
的绝世圣女,极地之国的兵霜女帝。

  只要是女人,没有例外!

  做一个痴奴需要花大功夫,这木依琳是不错,但聂心觉得她还是不够格。

  却不知道她的母亲,在天下享负盛名的慕雪仙子萧慕雪又会是如何?

  看着胯下用香舌卖力地清洁着棒身的木依琳,聂心的心思已飞到她的母亲去
了。


          第03章 宗门天骄,口交侍奉

  「妳在担心琳儿吗?」

  青云宗上,男女并排而立,男的英伟不凡,是青云宗宗主,木依琳之父木靖。

  女的是木依琳之母,名动天下青岗山脉美女,雪慕仙子萧慕雪。

  萧慕雪生于北方雪魏国。

  五十年前南北大战,她为雪魏国前线战力,一手雪慕剑法,斩杀不少南方天
骄。

  他长得艳丽,身段火辣,更是机智过断。当年在南方一名惊人。

  大战结束后,双方由化敌为友,萧慕雪更爱上了木靖,最后嫁到青云宗,至
今生有两女。

  修真者长寿,萧慕雪需已达百岁之龄,外貌依旧如二十出头。

  冷傲英气犹在,嫁为人妇后,现今更多添一份温柔娴淑。

  「琳儿从没离开我过们身边,她这次只身在外一年,你叫我如何放心?」

  木靖笑道:「我说妳啊,当年妳领着雪魏国,由北杀到南,一剑压十宗,谁
也不怕,怎么有了女儿后就整个人变了。」

  「琳儿是我们的女儿,妳要对她有信心。」

  「她天资比妳我更佳,今次下山历练后,回到宗门就是正式弟子。」

  「到时我就会传她宗门的千灵剑法。」

  「十年内,她必定结丹,力压天下天骄。」

  「百年内,她必定突破至元婴。」

  「到时我将会传为给她,成为下一任宗主。」

  「她是我们的骄傲。」

  妻子和女儿都是那么出色,这是木靖的骄傲。

  不止如此,木靖更看到宗门的崛起。

  宗门的新一代,除了女儿木依琳外,大师兄郭哲,二师兄郭冲,二人兄弟均
是天资极高,二人才三十多岁已突破到金丹境。

  之于其大女儿,暂时表过不说。

  郭哲机智,郭冲刚勇。再配上女儿木依琳。青云道中必可再上下一高峰,成
为宏天大陆百大宗门之一!

  他将会成为青云宗建宗五百年以来,除了创宗宗主外最重要的宗主。他的名
字,将会在宗门留名千古。

  但他却不知,宗门大劫将至。

  青云宗,将会成为森罗魔殿的炉鼎!

  她的女儿,会掌管宗门。但她只是代理人,替魔殿管治着青云宗。

  三件镇宗之宝,尽送于魔殿。

  炼制的丹药兵器,每月大半要上缴魔殿。

  出色的女弟子,要送到魔殿做炉鼎。

  宗主,木依琳,更是以私有炉鼎的身份,让聂予取予携。

  整个青云宗,将会以温养魔殿为目的,低贱地存活下去。

  而他最心爱的妻子,将被调教成公共痴奴。他自己则以侍奴的身分,协助魔
殿调教妻子。看着妻子一步一步的堕落,道损。

  这是漫长的故事。

  而此刻,父母眼中骄傲,宗门的天骄,正在卖力地吞吐着肉棒。

  继承了母亲的优点,长得极美的木依琳,一双可爱纯洁的椒乳在聂心面前被
任意把玩着。

  聂心在想,再过几年,应该会变得更大吧。

  美臀却已长熟了,雪白浑圆。

  少女端正无比地跪在淫徒前。

  全身赤裸,双腿连同脚尖蹬得毕直,脚掌小巧朝天,美臀雪白饱满,被脚裸
压得变形,格外淫亵。

  雄伟的肉棒青根满布,蛟龙盘柱,如圣物般傲然竖立,接受少女的口交侍奉。

  轻轻的亲吻马眼,如与情人亲吻般。

  张开小嘴,将肉冠前端放进口里含着。

  香舌轻盈舔弄龟头前端。

  坛口张开,将肉棒送入深处,舌头不停舔弄肉冠及棒身,直至尽入喉扣位置。

  稍为吐出少许,再深入,再吐出,再深入,再吐出。不停吞吐着。

  木依琳腰板挺直,双手轻轻的放在淫徒大腿上,端装无比地干着最淫亵之事。

  十六岁的小师妹,此刻本应过着天真烂漫的宗门生活,绝不应在此为淫徒服
侍着。

  若然任何青云宗的人此刻路过此地,必然无法接受。

  二师兄郭冲,生性刚勇。他必然一往无前要斩杀此淫徒,不惜身毁道损。

  大师兄郭哲,机智稳重。他必定不会出手,忍辱负重,静待复仇良机,但即
时穷其一生,也是苦无机会。

  聂心看着胯下少女卖力的口舌奉献,淡薄的双唇被巨棒撑至圆状,十分满意。

  「天骄不愧是天骄,本座只是简单点拨,妳就含得如此出色。悟性真好。」

  聂心边说边轻摸着木依琳的头,赞美着这小宠物,洗涮着少女的羞耻,羞辱
着女少的贞洁。

  但少女无可奈何,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力服侍这淫徒,让他尽早泄精。

  她下身才刚被这惊人尺寸的阳物干得红肿不堪。女子的初夜就被送上三次绝
顶高潮,最后被干得潮喷,流落至大腿的淫液才刚刚干涸。

  此刻的她,实在是经不起再被操弄呀。

  而且,她发现她的道基有了一丝的松动。

  刚才被操至嘲喷之际,打造得牢稳的筑基道台更晃动起来,一丝修为随着潮
水被阳物吸走。

  需只是一丝,但木依琳已知道是什么回事。

  这就是聂心所说的淫逻秘法。每次交合,也在破坏女修的修为。

  过程极慢,但女子将会被吸干吸净,道基尽毁,万劫不复!

  不止如此。随着道基不稳,女子体内的淫逻之气将日溢壮大,催生女子的欲
念,将其化为痴奴。

  这就是淫逻秘法。

  聂心说过只会要她三天。

  木依琳相信聂心不会骗他。因为聂心非常自信,他必会守诺。

  但这三天,其实自己已是聂心的炉鼎!聂心正在用淫逻秘法,以调教炉鼎的
方法在调教着她。

  三天后,假若自己堕落了,即使聂心放她返回宗门,她亦将万劫不复!

  这是一场教量,一场用她贞洁的身体进行的教量。

  木依琳还是有自信。体会过一次淫逻秘法后,她需以败得惨不忍睹。但她不
认为三天时间自己就会堕落。作为宗门的天骄,她应战!羞耻地应战!那怕自己
这三天会过得多么不堪,多么耻辱。三天后,她还是木依琳,她不会输!

  「整根含进去。」

  「不!太大了!」

  「别小看自己。」聂心笑道。

  「妳以为那么随便的吸吮就满足到我吗?」

  「放松,把喉龙张开。」

  轻淡的语调,却说着最邪恶之事。

  天真烂漫的少女脸蛋,被粗壮的巨棒破坏着。

  木依琳的整个小嘴已被肉棒塞满棒,小嘴被撑成大圆形,整个面颊因为口腔
张开被拉得下冚,但粗大的肉棒才只进去一半而已。

  惊人的尺寸。

  拍。一声硊响。聂心一手对漂亮的脸颊打下去。

  「我叫妳张开喉龙。」

  「鸣?」木依琳哭了出来。这是绝对的羞辱。

  但看到男子面色一沉,她连忙尝试将喉龙张开。

  控制身体的机能对于修道之士只是简单的事。

  拍。拍。拍。再轻轻拍打了她脸颊三下,仿如教训小宠物般

  「就是这样,来!」男子站了起来,手抓着少女后脑,一枪长驱直进,直抵
喉龙深处。

  「鸣?」一般反吐的感觉涌上来。深喉。少女的被次口交,就被聂心深喉了。

  「就是这样,妳的小嘴,就是这么用的。」肉冠感受着喉头的温热,现在是
猛烈抽插时候。就这么把少女的迷人小嘴当成是小穴般操干。

  一件玩具而已。

  木依琳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尽可能张开口,张开喉龙,
用整个小嘴来取悦肉棒,为肉棒带来快感,这仿佛就是她小嘴生下来的功用般。

  经过一番操干,聂心把肉棒抽了出来。

  「呕?」木依琳再忍不到反吐感,呕了小量胃汁出来。

  「好了,现在到妳来动。」

  依旧跪着的木依琳抬头看着面前的肉棒。

  她不敢忤逆聂心,连忙上前再把肉棒吐入,用深喉来侍奉着聂心。主动地套
弄着。

  「若然妳将来的道侣得知妳这样给我干小嘴,妳猜他会怎么想?还会不会亲
妳的小嘴?」

  想起宗门的大师兄。两人虽然没有真正的交往,但其实一直互生情愫。

  「再入一点。」

  尽管肉冠已顶着喉龙的尽头,宗门天骄的小嘴已完全被塞满,小天骄更已经
卖地吞吐舐吮,聂心还是无情的指示着。

  不够。

  我要妳的一切,把妳的一切奉献给我。

  「我今天要妳知道,妳就是为了侍奉我已生。」

  聂心按着她的后脑,用力地再把肉棒塞进去。

  「真的到底了,但肉棒还有三分之一在外面呢。妳这宗门天骄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嘴生得那么少?」

  「别停!」啪。又是一巴打下去。

  「快点!」啪。

  「快点!」啪。

  每当木依琳稍为慢下来,聂心会一巴一巴的打下去,打得少女满脸通红。木
依琳那有给人这么羞辱过?

  「好了,吐出来吧!」过了一个多时辰,聂心终于放过了木依琳。得到解放
的少女大口喘着气,大量不知是口水还是肉棒流出的淫液从口腔流出,流到颈项,
流到胸部,贞洁的少女裸体被弄得极之淫乱。

  粗大得恐布的肉棒依旧坚硬地竖立着。没有一点疲态,更没有一点要泄阳的
感觉。

  「说,我是谁?」

  「你是少主。」

  「我是妳的谁?」

  「妳是我的少主。」

  「不是。」

  木依琳沉默了一会。下阴的淫逻之气又再发作。

  「呀?」

  她控制不了,但不要紧。

  我可以堕落,但只限三天。

  这三天也是磨练。

  只要三天后我依然是木依琳,就是我嬴了。我更可籍此以证道心。

  「少主是琳儿的主人。」

  「哈哈哈哈!」男子得意的大笑着。

  就是这样了。

  毫不留情的亵玩珍贵如珠的女人。

  把可以掠夺的一切掠夺。

  这就是森罗魔殿的作风。

  「你要答应我,三天后放了我。」受到淫逻之气影响下,木依琳带着痴迷的
眼神对聂心说。

  单是这一眼,聂心就知道眼前这玩物已经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游戏了。真
不愧是青云宗的天才。

  「三天过后,我必会放妳。我森罗魔殿需不是什么名门正宗,但说过的话我
们从不反口。这妳可放心。」

  「不过三天后,妳还是不是之前的木依琳。」

  「这个就要看妳的造化了。」

  对于这一场教量,聂心可是胸有成竹。

  因为淫逻之气根本不是真正的戏码。

  真正的炉鼎调教,是要用淫逻之种!

  此法必须要在女子极度高潮下,花蕊灿放之时,施法者将淫逻之种用透过阳
精注入花蕊。其作用比区区淫逻之种大百倍。

  只要在木依琳花蕊播下淫逻之种,此女必堕!

  「好!我再问妳。」

  「现在肉棒舐吮过了。妳觉得还要做什么?」

  会阴里的淫逻之气一阵蠕动。一边意识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

  她知道了。

  立即俯下身往男人的阳物底下舔去,状如母狗。

  男子的阳物巨大,用来装载阳精的精囊自必不小。

  整袋精囊足有木依琳大半块脸般大。

  少女把整块脸埋进去精囊里,故乱地舔弄起来。整块囊皮贴在精致的脸蛋上,
弄得少女难以呼吸。

  「把卵蛋含进去。」

  「唔……」胯下的母狗听话立即照做。把巨大的卵蛋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吮
着。

  一阵腥臭的异味从男子的肛门传来。刚才吸吮肉棒时倒嗅不到什么气味。

  但此刻离肛门近了,自是有所不同。

  「呜……」

  「以后我就叫妳做青云宗的小母狗。」聂心笑道。

  淫逻之气又一道发作。

  少女突然觉得这腥臭味也勉强可接受。

  「继续往下,要舔最底里。」

  小母狗听话地照做,找到了囊底的位置,伸出香舌,细心的舔弄着。

  「唔……真听话……」

  「再往后去,舔我的屁眼。」

  木依琳犹疑了。

  这实在太难堪了!

  最后,她还是没有反抗。

  宗门的骄傲,变成了男人的小母狗,舔弄着屁眼。不是轻描淡写的敷衍了事,
而是认真的细心舔弄。

  香舌大半条伸了出来,将男人屁眼的每一道摺痕细意侍奉。

  腥臭之味更加浓烈。但随着淫逻之气的催动,少女不再介意。

  不再介意用自己洁净的香舌来清洁男子排便之处。

  「把舌头伸进去!」

  聂心在享受着快感的同时,下达出最后一道命令。

  「小母狗知道了。」

  母狗不再犹疑,用舌头钻进屁眼之中。

  「唔……」这独龙钻的滋味,快活不可言喻。


          第04章 盛放花蕊,淫种播下

  享受完木依琳的初次口交侍奉后,聂心满意的看着她。

  还一天未到,这小母狗已经帮她独龙钻了。

  虽则这有赖淫逻之气,但过程如此之轻易,确实是意料之外。

  此女是极易调教的淫种。

  木依琳如此配合自是另有目的。

  她希望以三天时间换取往后之自由,更要籍此以证道心,从而突破修为。

  但聂心知道这一切皆必成空。

  森罗魔殿行事虽然有歪伦常,但他们却绝不下死棋。

  他们公平地给于对方胜利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们服输。

  如果输了,他们必遵守承诺。

  以木依琳为例,聂心大可废其修为,带她回魔殿让她永生为奴,予取予携,
绝无妳反抗余地。

  但他却在此开出三天规则,给对方逃离魔掌的机会。

  三天,三天内要在处女身上播下淫逻之种,而且对方更是宗门天资最高的天
骄,此举绝非易事。

  聂心在羞辱对方之同时,亦在磨练自我。所以这是一场公平的竞争。最不公
平的地方,就是战场在女子贞洁的处女之身上。无论成败与否,木依琳这三天必
会受尽凌辱。

  聂心要做的是靠自己在淫逻秘法的道行上,摧毁木依琳,摧毁青云宗。

  这才是神逻之道。以淫证道。

  经过一论口交侍奉,男子身下阳物依然毫无败色,坚硬如初。

  少女面带痴迷地看着眼前将其贞操夺去的男子,深紫色的棒身透发出邪恶的
光泽,这是经常泡浸在女子淫液下才能滋养出来的颜色。

  聂子比自己才大两三岁,下体怎么会练就得那么可怕?别说自己是未经人事
的少女,即使时百年修行的圣女恐怕也受不住。

  「好,接下来继续干妳的小穴吧。」

  「不要……我还未消肿……」

  「给我看看。」聂心笑道。

  「不要……」

  「我说。」

  聂心突然脸色一转。

  「像母狗般,趴着,翘起屁股,给我看。」

  听罢主人的命令,小母狗转身翘起了屁股,做出迷人的线条,饱满如蜜桃的
美臀尽现眼前。

  这是代表欢迎进入的曲线,女性最淫亵的曲线。

  假若宗门师兄们看到小师妹做出此等母狗姿势,必然无法抗拒这诱惑,下根
充血暴起,立刻提枪上阵,享受小师妹这极级娇臀。

  但寻常男子那有能力征服此等极品美女?阳物一进入,立即便会被极致紧密
的私密处挤压着,然后泄阳投降,享受不到如此美妙屁股的十分之一。

  聂心不一样。

  他会将此地完全开发,把她干得极致兴奋,把她操到如母狗般渴求,把她操
得摇尾乞怜,把它干红干肿,把它变成自己肉棒的形状!

  淫贼心念一动,女子体内的淫逻之气立即运转起来。

  阴道各处都在滋养着,说不出的舒服。

  转眼间红肿的阴道已恢复如初。

  两片被操得反出肥大的阴唇,又再变回少女般薄薄一块。

  唯一不同的是,已经人事的阴道,此刻还呈兴奋之状,阴道还是极之湿润。
洞口微微张开着。

  阴道虽然修复了,但处女已不再是处女。

  微张的洞口一开一合,如呼吸般,呼唤着主人的再次临莅,再次的抽插猛干。

  万事俱备,聂心二话不说。此等美臀,现在不干,还待何埘?

  提枪上枪,一棒尽入。

  阳物无情地将阴唇分开。

  两片阴唇被撑开之极致,却本能地努力紧贴着棒身,在按抚着它的主人。

  阴道内的每道摺口也在紧贴着肉棒,紧紧地包里着,吸吮着,让男子体会着
快感。

  一场淫亵之战再次展开,战场依旧是少女的美妙身驱。

  男子一下一下地顶着深处,边拍打着雪白结实的娇臀。

  快感从下身袭来,木依琳收敛心神,一身修为运转,保持明台一片清明,但
又谈何容易?

  她首次被破童贞时已被男子手操出三次高潮,最后更以潮喷收场,还男子干
个痛快,那像个闰女?这让她何等尴尬。

  此次的感觉更为强烈。

  身体已被开发过一次,阴道迅速在适应着肉棒的抽插,身体享受交合的快感。

  再刚开始,筑基道台已晃动起来,一丝修为被拉扯出,经由肉棒,传入聂心
体内,壮大着聂心的筑基大圆满境界。

  才开始多久?聂心心道,这天骄也堕落得太快了吧!

  萧慕雪呀萧慕雪,枉你雪慕仙子享负盛名,怎么生出了如此可爱的女儿?妳
自己到底又是什么体质?

  原先认为需要三天时间才能播下淫逻之种,因为说到底木依琳也是宗门天骄,
而且未经人事。

  但现在看来可谓不费吹灰之力,此女子实在太容易调教了!

  那么,就先把妳操个一塌糊涂吧!

  聂心运起太古血魔炼体法,浑身充满力量,下身更是坚硬如钢,就此对着少
女私密深处,以羞耻的后入式姿态,把少女如母狗般猛操猛干!

  「呀!」少女那受得了如此激烈的冲击。

  但聂心自然没有停下,不停地,对着深处干进去。

  整整半个时辰,毫不停竭地干着,毫无疲态。

  此间少女被一波一波快感袭击着,道台的晃动无比强烈。一丝又一丝的修为
如小鱼在体内胡乱游走,偶然一条游进阴道,被猎人收割。

  「我不会输?」贞洁的身体被粗暴地冲击着,木依琳依旧坚定地说着。但身
体的快感越加强烈。幽暗的花蕊却微微张开。

  雪白贞洁的美臀,淫亵地高翘着,被拍打得通红,那有半分黄家闺女之样?

  私密处的淫液更不断喷出,弄得男女二人下身一片狼籍。还不过小半个时辰,
女子再被男次操出潮喷!

  「呀?呀?不要!」绝顶高潮到来,女子娇躯激烈震动着。

  快感汹涌而出之际,男子却突然停来。

  「唔?」木依琳闭着眼忍受着。

  小半个时辰冲击所积压下来的快感才刚释放了少许。通往堕落的通道却突然
被堵截,少女如何能忍?

  「堕落吧?让我堕落吧?」少女心内喃喃地道。

  但她还是强忍着。

  强忍着淫水继续由私密之处喷涌而出。

  强忍着撑爆着下身却丝毫不动的肉棒。

  讨厌的肉棒。

  少女恨透了它。

  讨厌它奸污了自己。

  更讨厌此时的不作为。

  「忍不住了?」以处女之身为战场的战斗,胜败那有悬念?

  「自己动起来。」聂心残忍地,羞辱着她。

  「像母狗般,自己动起来。」

  「唔?」女子一声低吟,稍为动了半分。

  「啊?」这种静止的抽动,感受却更深。

  「唔?」女子再稍为大幅度一点。

  快感汹涌而山,一发不可收拾,再停不下来了。

  正在爆发边沿的潮喷再次激烈喷出。

  「堕落吧!让我堕落吧!」

  木依琳哭着大声叫了出来。

  用力摆动娇臀,吞吐着男子阳物。男子站得丝毫不动,观赏着眼前绝佳景象。

  纤腰嫰臀,洁白如雪,臀浪汹涌,实是美不胜收。

  女子嘴里啜泣着,伴随着啪啪冲击之声,身下却越动越快,画面极之淫亵。

  聂心于极乐中亦不忘加劲摧残木依琳,身下阳物疯狂吸扯着她的修为。

  宗门的温室小娇花那堪如斯挑逗?本身稳建的筑台已呈破象,已筑基大圆满
的修为竟跌落至筑基后期。

  木依琳心里哀痛着,数年苦修之修为,如何甘心为淫贼所夺?

  更糟的是此刻自己还在高潮快感中。

  才刚经历了一次顶级潮喷的下身,马上又迎来一次高潮。她整个人被快感冲
涮得七零八落,如巨浪上的孤舟,浮载浮沉,没完没了。

  聂心见时机已至,双手按在娇臀上,再次刚猛地抽动起来。

  木依琳此刻正在高潮欲浪之中,身体本已极之敏感,那受得了如斯节磨。不
消一刻,在高潮顶端之上再被干出一次潮喷。

  随着潮水的涌出,她整个身心浸淫在欲海之中。灵魂停留于那极乐的顶端。
阴道深处的一道门,幽幽地打开了。

  花蕊终于显露。

  「啊……」一声畅快爽的呻吟从她女子口中发出。

  女子身体里最秘密的地方,寻常男子毕生也无法触碰到的地方,此刻被聂心
操出来了!

  若果木依琳今天没遇到聂心,她也许终其一生未能发现,原来竟有此方寸之
地暗藏深处。

  如此敏感,如此渴求被宠幸,如此能为男子带来极乐的淫亵之地,如今正毫
无保留地向阳物展露着,灿放着!

  聂心长枪进入。

  「嘶……」

  太美妙了。

  整个花蕊紧紧亲吻着肉冠,太美妙了。

  聂心却毫不怜香惜玉。寻常男子视如瑰宝之地方,他继续大力冲击着,就是
要干得它红肿不堪,绝不留情!

  太古血魔炼体法乃上古功法,非同小可。聂心仿如血么化身,身躯变得坚硬
如钢,通红发烫,下身更是如此。

  花蕊被钢铁般的高温阳物冲击着,木依琳整个人已被极乐快感冲涮得失去意
识,脑内本是一片清明的明台已是欲海翻波。

  此刻即使身后换上任何男子,仲然脏如乞丐,木依琳也会毫不介意任其奸污。
来之不拒,与淫女无异。

  受到越大的刺激,花蕊就越加夹紧肉冠,整个阴道更是越加收窄。这就是女
子花蕊的妙处。只有极有能力的男子,才可享受此处中奥妙。

  享受着如此快感的聂心也是接近爆发边沿。此次他实在操得极爽。没想到青
云宗的小师妹,宗门的天骄,竟是如斯尤物。

  他不再忍耐,做出最后最强烈的冲击,摧动体内的淫逻之种,精关大开,阳
精伴随着种子,就此种入少女花蕊里。

  被干得灿放的花蕊大开着蕊口,毫不抗拒的迎接着阳精的沾污。

  淫逻之种立即伸出触须植入花蕊,盘根错节,就此与花蕊融为一体,再无法
分开。

  比之刚才猛烈百倍的淫逻气色不断刺激着花蕊。

  「啊……不要……我不要这样……」如此淫邪的意念在花蕊处漫延,木依琳
那受得了。她知道自己已败了。她败在轻示了聂心的手段,败在对淫逻的不了解,
败在自己的天真。

  「不!不!不!我不要!」少女悲鸣着,控诉着不甘,但凶猛的淫邪意念淹
盖着她的神智。仲然不甘,身体已不再属于自己。

  聂手重重一下打落屁股。

  「说,妳是我的什么?」

  木依琳默默地收起哭声,羞愧地说道:「琳儿是主人的小母狗。」

  淫逻之种就此播下,聂心不会把她调教成痴奴,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任务,但
她永远是聂心的母狗淫奴,予取予携,终其一生。

               (序章完)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