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末日惊变】( 第二章) (作者:浮沉大仙 乱交文)【代发】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末日惊变】( 第二章) (作者:浮沉大仙 乱交文)【代发】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末日惊变】( 第二章) (作者:浮沉大仙 乱交文)【代发】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浮沉大仙
2022/03/09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代发
字数:6,917 字


***********************************

  第一章故事时间发生在灾变后三天
  
***********************************

  ——叶嘉禾的目的地是教师宿舍,理由很简单,教师宿舍的生存条件是最好
的,而且学校老师们周末都会回家,所以平时周末的时候教师宿舍是没有人的,
灾变以后那里也肯定会比其他地方安全,只是是正常人都会选择躲在那里。

  今晚的月光依旧明亮,叶嘉禾没有选择穿过操场这条最近的路,而是选职责
沿着围墙绕过教学楼从西边靠近教师宿舍,这条路线绝对不会被发现,也相对比
较安全。

  两人一前一后,手持着武器,弓着背走到了学校南大门。南大门的自动铁门
常年关闭,只留着保安室边上的那扇门供人进出,叶嘉禾留意到那扇门是关闭状
态,这说明校外的丧尸不会从南大门进入,南大门边的学生宿舍暂时是安全的。
叶嘉禾再向校门外望去,借着月光他能清晰地看到几只丧尸在校门口游荡,看他
们地衣着基本可以确定是本校的同学。

  叶嘉禾心中发毛,明明是春夏之际,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两人经过南大门,走到了教学楼的西侧,这里是给师生们停放自行车的长道,
现在只零零散散地停着十几辆自行车,一眼望到头似乎没有丧尸的踪影,而长道
的那一头就是教师宿舍了。

  贴着教学楼的墙壁,偶尔能隐隐约约听到教学里传来几声低嚎,叶嘉禾对贾
飞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两人猫着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为了不发出任何一点异响,两人都尽可能地放慢了脚步,慢到这条不到百米
的长道,两人走了五分钟还没走完。

  随着距离一点点靠近,叶嘉禾的心越发地紧张起来,不自觉地握紧手中的武
器。紧跟在后的贾飞额头已经挂上了几粒汗珠,他频频转头看向后方,总是不放
心身后,担心一个不小心就冒出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丧尸。

  「嘭!」一个不注意,贾飞撞上了前头的叶嘉禾。

  「怎么了?」贾飞低声问叶嘉禾,叶嘉禾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仔细听」
的动作。

  贾飞定下心仔细捕捉着每一种声音,果然听到一个不寻常的吼叫声。可以确
定这一阵阵连续不停的吼叫声来自一只丧尸,而且是那种追逐「猎物」时的嘶吼,
贾飞分辨着声音的方向,竟来自不远处的教师宿舍,难道那个隐藏的幸存者被丧
尸发现了吗?

  叶嘉禾走到拐角,探出头出,教师宿舍的大门就在侧前方,这回他听的更加
清楚,声音就是从教师宿舍传出来的,但是出了丧尸的嘶吼外,他没有听到或者
看到任何动静,丧尸怎么会独自莫名其妙地嘶吼呢?为了弄清情况,叶嘉禾示意
让贾飞留在原地,自己则摸到了教师宿舍的大门。

  叶嘉禾半蹲着走进大门,里头是左右延伸的的走廊,走廊两则各有四间房间,
此时那只丧尸的嘶吼声回荡在走廊内,让叶嘉禾心中打起了退堂鼓,这完全超出
了自己的预想,但是他只是犹豫了几秒钟就放弃了后退的想法,毅然决然地爬上
来楼梯,他听出嘶吼声是从二楼传来的。

  贾飞蹲在拐角,不安地张望教师宿舍,他没想到叶嘉禾敢一个人摸进去,他
想阻止,可是叶嘉禾迅速的动作没有给自己机会。现在的贾飞已经完全没有了找
到那个幸存者的想法,他也不想知道那只丧尸为什么嘶吼,他只想快点回到寝室
安安心心睡上一觉等到天明。

  贾飞掐着表,距离也叶嘉禾进入教师宿舍已经过去了三分钟,贾飞只觉得像
是过去了三年。

  「怎么还没出来啊?」贾飞嘟囔道。

  分针又拨了两次,贾飞依然没看见叶嘉禾的身影。

  不会出事了吧?一个可怕念头在贾飞心中闪过。五分钟,这都够在这做只有
两层的小宿舍上下跑二十趟的了。

  贾飞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他心一横,也猫着腰摸进了教师宿舍。
贾飞循声爬到了二楼,看见楼梯口正对面的那个寝室正开着门,里面散发出幽幽
的白光,嘶吼声也是从这里头传出来的。

  「呜!呜!」

  什么声音?不好!

  贾飞心中一凛,等到他听出叶嘉禾的声音已经来不及了,一团黑影突然从墙
后窜出,自己还没看清黑影就已经被按在了地上,紧接着一块毛巾就被塞进自己
嘴里。

  「别动!」是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吓得贾飞连连点头。

  「老实点,我不会伤害你们。」那个男人用一根绳子把贾飞反手一捆,推到
了角落的一张床上,那里还坐着叶嘉禾。

  男人坐到点亮的台灯边,贾飞这才看清男人的模样,他剃了一个寸头,和自
己一样戴了一副眼镜,但是丝毫压盖不住他那一脸的痞气,他看起来个子不高,
但是四肢粗壮,一看就是衣服很能打的样子。

  而在男人身后,贾飞看到了那个不断发出嘶吼的丧尸,它是一只小丧尸,看
起来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变得,它正被一条铁链限制了行动,它的脚边散落着一根
根完整的火腿肠。

  「你们俩胆子不小,敢摸到这里来。」男人走过来,摘掉了叶嘉禾和贾飞嘴
里的毛巾。

  「你是学校的老师吧?」叶嘉禾问道。

  「嗯,我是高一的老师,」男人坐回了位置,但是面朝向了那只小丧尸。

  「那……这只丧尸,是你的孩子?」叶嘉禾又问道。

  那只小丧尸虽然被链住了脖子,但它的攻击性依然很强,拼命挣扎拉扯锁链,
试图扑向男人。

  叶嘉禾注意到了小丧尸脚边的那几根完好无损的火腿肠,显然丧尸对人工肉
制品完全没有兴趣。

  「他不是灾变开始就这样的。」男人的声音很轻,可是叶嘉禾依然听见了男
人说的话。

  「什么意思?」叶嘉禾知道,这个男人话里有话。

  男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他猛吸一口,强
烈的烟味呛得他咳嗽几声,看得出他不是一个老烟民。

  男人用手指夹着烟,吸了几口空气,最后轻叹一声说道:「他被一只丧尸咬
了,仅仅过了半天,他就变成这样了。」

  男人点掉了烟灰,又把香烟放回了嘴里。

  「原来是这样。」叶嘉禾若有所思。

  「对了,这位大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俩的存在了?」贾飞问道。

  男人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贾飞连忙说道:「那你干嘛不来找我们呢?否则也没今晚这个误会嘛。」

  「我要照顾我儿子。」男人冷淡地说道。

  「可是你的儿子已经死了。」叶嘉禾说道。

  男人想要夹烟的手一愣,说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儿子已经死了。」叶嘉禾又复述了一边。

  男人猛地站起身,抓住叶嘉禾的领口,恶狠狠地盯着叶嘉禾说道:「它明明
还这么生龙活虎,你说死了就死了?你算老几?」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我兄弟没有恶意,大哥你消消气,消消气。」贾飞
眼见叶嘉禾有要挨揍地迹象,赶忙劝解。

  「我不算老几,但死了就是死了,这么多天,这些天你和它朝夕相处,这丧
尸的了解应该不会比我少。」叶嘉禾涨红了脸,但依然不示弱。

  男人见叶嘉禾依然嘴硬,不怒反笑,「好小子,有胆量,骨头也硬,我看你
还能活很久。」

  「借你吉言。」

  男人松开了手,又解开了捆着两人的绳子,坐回位子上。

  「你总不能一直在这里陪着他。」叶嘉禾见男人消气了,又开始试探。

  「我叫袁牧,是高一的地理老师,你们呢?」袁牧没有回答叶嘉禾的问题,
反问道。

  「我叫叶嘉禾,他叫贾飞,高二的学生。」叶嘉禾做了简单的介绍。

  「外号贾飞!」贾飞补充道。

  袁牧微微点头,问道:「你们又有什么打算?」

  叶嘉禾和贾飞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道:「回家!」

  「回家?你们家在哪?」袁牧又问道。

  「我们都住在婺水市区。」叶嘉禾回答道。

  「哦,那放弃吧,市区里肯定到处都是丧尸,你们回去了也没用。」袁牧泼
了一盆冷水。

  「那也要回去看看,我们不能丢下自己的亲人。」贾飞的语气异常坚定。

  「哦?那你们还挺有情有义。」袁牧这句不只是调侃还是发自内心。

  「你呢?你什么打算?」叶嘉禾又问道。

  袁牧头枕着双臂靠在椅子上,他的目光穿过窗户望向天边,「听你们这么一
说,我想去找找我前妻了,她还带着我女儿,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那好啊,咱们一起去找各自的亲人,多找到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贾飞
变的兴奋起来。

  袁牧歪过头,面无表情,「如果他们变成丧尸了呢?」

  袁牧的话像一把尖刀,插进了贾飞的心口,是啊,如果辛辛苦苦回到了家,
发现妈妈姐姐都变成了可怕的丧尸,到时候自己该如何呢?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至
亲丧失理智,张着血盆大口向自己扑来的场景。

  叶嘉禾感觉到贾飞情绪又低迷了下去,他一拍贾飞的肩膀,对袁牧说道:
「那也比不知家人死活要好,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

  「我们不仅要找到自己的亲人,还找找到更多的幸存者,要把人类社会延续
下去!」

  叶嘉禾对未来的热情似乎也感染了袁牧,这个多日来忍受丧子之痛的男人,
他严肃的面庞上第一次露出会心的微笑,不过他的表情很快又变得认真起来。

  「外头不比学校这么安全,我们出去找人前得找一辆车来。」袁牧说道。

  「袁老师你没车吗?」贾飞疑惑地问。

  袁牧流露出与他的外貌和气质严重不符的羞涩,「我没有车。」

  「那怎么办啊?」贾飞的心顿时俩哪里半截。

  「对了!」袁牧忽然想起什么,「北大门车位上还有一辆车,应该是校长的,
找到校长就能找到车钥匙了。」

  「上哪找校长啊?」贾飞又问道。

  袁牧掐着下巴,作思考状,「灾变的时间是放学后,那时候校长应该在他的
办公室里。」

  婺东中学的校长办公室设在学校行政楼的三楼,行政楼正好在教师宿舍的正
东面,那里主要是各年级组老师的办公室和会议室,本身人就不多,危险应该不
大。

  「这样,我去找钥匙,你们负责把必要物资搬到车那里,汇合之后我们马上
出发,免得夜长梦多。」袁牧作为老师,自然而然的接过了指挥的角色。

  「好!」

  分工明确以后,叶嘉禾把那把长矛留给了袁牧,和贾飞一起抱着箱子离开时
房间,离开之前他望了屋内的袁牧一眼,他站在已经变成丧尸的儿子面前,似乎
在做着最后的告别。

  叶嘉禾和贾飞两人陆陆续续地把所有食品箱搬到车边上,校长的座驾是一辆
SUV,拥有很大的使用空间,作为搬运工具它再合适不过了。

  没过多久,袁牧提着长矛回来了接着SUV的前后灯一辆,看来他顺利地拿到
了钥匙。等袁牧走进,叶嘉禾才借着月光看见长矛的尖头沾满了黑红色的液体,
不用想就知道,这是丧尸异化的血液。

  「丧尸能被杀死吗?」叶嘉禾接过长矛,用车上找来的抹布擦干血迹。

  「爆头就行。」袁牧坐上驾驶座发动汽车,大灯将北大门照的清清楚楚,几
十只穿着婺东中学校服的丧尸正在北大门外游荡,突如其来的车灯和发动机的声
音吸引了它们的注意,齐齐向车这边望来,一双双空洞无神的眼镜让人不寒而栗。

  叶嘉禾和贾飞也赶紧坐上车,因为他们俩看到那几十只丧尸正在往这边跑来。

  「坐好了!」袁牧猛地踩下油门,SUV发出一阵野兽般的怒吼,猛虎出笼般冲
了出去。

  北大门的自动铁门是打开的,所以袁牧驾驶着SUV毫无顾忌地向丧尸群冲去,
那几十只丧尸也毕竟是血肉支持,根本无法与全油门冲刺的SUV对抗,纷纷被撞得
血肉横飞,等SUV冲出尸阵,车头已经盖上了一层尸血和碎肉。

  SUV一路冲上了大马路,发动机的轰鸣声将路边所有的丧尸都吸引了过来,但
是它们根本追不上风驰电掣的SUV。叶嘉禾从天窗探出半个身子发疯般地喊叫着,
在寝室里闷了一周的他现在浑身都是释放的畅快感!

  发泄得差不多了,叶嘉禾缩回车里,但是他依然满脸兴奋,「袁老师,我们
现在去哪?直接去市区吗?」

  「去镇政府,我前妻在镇政府上班,我女儿也可能在那里。」不知何时,袁
牧的嘴里又叼上一支烟。

  车灯所照之处都能看到成群结队的丧尸,大部分都嘶吼着朝SUV扑来,但是叶
嘉禾的目光穿过尸群偶尔能看到零星几只丧尸蹲成一个圈,他们并没有理会轰鸣
的汽车,因为他们正分食着人类的尸体。

  叶嘉禾常在历史文献上看到古代饥荒试易子而食,也会看到古代军队杀人充
粮的记载,但是真的看到人的尸体被分食的时候胃里还是一阵翻涌,他不想再看,
躺靠在座位上。

  婺东镇很小,SUV沿着主路开了不到五分钟就看到了镇政府大楼。这是一栋三
层建筑,镇政府的所有行政单位都在这栋楼里,并没有想象中政府大楼该有的气
派。

  婺东镇是个人口很少的小镇,市里派驻的政府人员也不多,所以此刻的镇政
府大楼外游荡的丧尸也屈指可数,这让袁牧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自己的前妻和
女儿没有在灾变时变异,应该有很大概率能活下来袁牧把车停在了政府大楼街对
面的停车场,这里十分空旷,不用担心被丧尸围堵。在确认附近没有丧尸后,三
人下了车。

  叶嘉禾手持长矛,贾飞拿着铁棍,只有袁牧没有武器,不过停车场里有消防
器材,袁牧直接选了破坏力最大的消防斧,这可是一件利器,尤其是是在一身腱
子肉的袁牧手里,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

  此时的政府大楼内灯火通明,行走在楼道之间的三人完全不用担心哪个暗处
会突然冒出一只丧尸,而且大部分的丧尸都处在异变前各自的办公室内,这给了
三人非常大的活动空间。

  袁牧带着两人爬上三楼,楼梯口两侧分别挂着财政所和土地所的牌子,袁牧
拐向财政所的那一边。

  袁牧只知道自己的前妻在财政所上班,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办公室,只好一
个一个办公室找过去,只是大部分的办公室的门都关着,袁牧只能通过门边的窗
户确认办公室内得情况三个人沿着走廊把四个办公室看了一溜,那些周末留守岗
位的公务员已经都变成了丧尸,不过袁牧并没有在那些丧尸中发现自己前妻的身
影。

  办公室没有看到前妻,而灾变时正好是周末,应该不会外出公干,那么前妻
很有可能躲在政府大楼后面的职工宿舍!

  袁牧心中有了打算,还没有与叶嘉禾和贾飞解释就匆匆忙忙跑下楼,两人只
好一头雾水地跟上。

  三人原路返回一楼,拐到了政府大楼的后头,这里有一栋三层小楼,可以看
到一楼是个公共食堂,二楼三楼则是宿舍。

  刚一走进食堂,三人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就在食堂的中央,一群丧尸正围
在地上啃食着什么东西,不用猜就知道,那一定是一具人类的尸体。

  袁牧冷眼旁观,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叶嘉禾扭过头去,不想看这血腥的场景。
而贾飞已经蹲在角落恶心地干呕起来。

  那十几只丧尸正享用着属于他们的饕餮盛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三个活人,
三人也不逗留,小心翼翼地躬身贴墙走上楼梯。

  楼道和走廊上并没有发现丧尸,于是袁牧带着两人轻车熟路地来到了205房间
门口。三人再次确认视线所到之处没有丧尸之后,袁牧慢慢转动门把手,但是门
是锁着的。

  「没人?」叶嘉禾轻声说道。

  袁牧摇摇头,他轻轻叩响房门,可是过了一会儿房间内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或许她们躲到其他地方去了。」虽然袁牧的脸上很平静,但是叶嘉禾依然
能感觉到他的失落,此时的袁牧不声不响地站在房门前,像极了放弃儿子时的模
样。

  「也许吧!」

  袁牧转身正准备离开,房门突然在此时打开,三人有如惊弓之鸟,「唰」地
退来三步,各自紧握武器警惕着看着门缝。

  「是爸爸吗?」门缝里探出一个脑袋,这是个清秀漂亮的十六七岁少女,留
着一头长长的秀发。叶嘉禾看到了她双眼中的惊恐,也看到了几分希冀。

  「真的是爸爸!呜呜呜……」那个少女看到了袁牧,打开门扑到袁牧怀里哭
了起来,她娇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不知是对几日恐惧生活的后怕还是遇到父亲的
兴奋,亦或者是两者皆有。

  「好了好了,别哭了,爸爸来了。」袁牧紧紧地把女儿搂在怀里,叶嘉禾第
一次看到他的笑脸。

  「我说,咱们先进去吧,一会儿把丧尸引来了。」贾飞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少女有些羞涩地离开父亲的怀抱,擦拭着眼泪说道:「抱歉,我……我有些
兴奋过头了,大家快进来吧!」

  少女把三人迎进了房间,随手又锁上了门。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住房,通过
精致的装饰可以看出房间的主人绝不是把这里当成简单的宿舍。

  虽然已经是末世,生存秩序已经被打乱,少女依然给来客安排了坐席并泡上
茶水。

  少女穿着一身校服,叶嘉禾认得,那是婺水一中的校服,看来眼前这个娇滴
滴的少女还是一枚学霸。

  「爸爸,他们是你的学生吗?」少女坐到袁牧身边,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没
有了先前的惊恐,打量着两个陌生少年。

  「哦,他们是爸爸同校的学生,这位同学叫叶嘉禾,这位叫贾飞,他们比你
大一岁,你要叫哥哥。」

  「小叶,小贾,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们吧。这位就是我女儿,袁佳雪。」袁牧
做了一番简单的介绍,三位少男少女互相点点头就算是认识了。

  袁牧介绍完,朝房间里望了望,没有发现前妻的身影,于是向女儿问道:
「小雪,妈妈呢?」

  「妈妈上周六说要和王书记去市里开会,再也没回来过。」少女藏不住心事,
一说到几天未归的母亲,脸色便沉了下来。

  袁佳雪紧紧抱住父亲的手臂,半个身子缩进了父亲的怀中,像一只受惊的小
兔子,我见犹怜,可以想象她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生存四天所面对的恐惧和压力
有多大。

  可能是因为小姑娘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也可能是几天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
放松了,依靠在父亲怀中的袁佳雪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袁牧把女儿抱上床盖
好被子后又走回客厅。

  「我们明天就可以去婺水市了,不过我很担心几件事。」袁牧点了一支烟,
语气沉重了起来。

  叶嘉禾和贾飞相视一眼,不知道袁牧想说什么。

  袁牧吸了几口烟,才缓缓说道:「这次灾变,婺东绝大部分人都变成了丧尸,
我想婺水市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你是担心婺水市里的丧尸太多吗?」叶嘉禾问道。

  「如果只是多一点丧尸,那事情倒好办了。」袁牧吐出最后一口烟,把香烟
掐灭。

  「什么意思?」贾飞疑惑不解。

  袁牧先看看叶嘉禾,又看看贾飞,反问道:「整个人类社会突然停滞,所有
人都会遇到我们前两天遇到过的问题。」

  「你是说物资短缺?」叶嘉禾逐渐意识到袁牧所担心的事了。

  「人类社会崩溃,法律和道德对人不再有约束力,我担心的并不是丧尸,而
是人。」袁牧沉声说道。

  「这……不会吧,大难临头,大家应该会齐心协力的。」贾飞也明白了袁牧
的意思,但是他似乎并不能接受。

  叶嘉禾拍了拍贾飞的肩膀,神色严肃地说道:「防人之心不可无,遇到其他
幸存者,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贾飞轻叹一声,沉默不语。

  袁牧看了看表,十点十二,时间不早了,他从房间里找出被子给两个学生,
尽管是夏天,但是晚上温度降低还是能把人冻感冒了。

  没有多余的床,叶嘉禾和贾飞只能一个躺在沙发上,另一个直接谁在地板上,
虽然条件不怎么样,但是同个屋檐下多出了两个同伴还是能让人心安。

  互道晚安之后,三人各自闭上了眼。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