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豪乳荡妇系列-莲花之下】(40-42)重口轮奸两万字

**小说 2022-06-24 09:12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豪乳荡妇系列-莲花之下】(40-42)重口轮奸两万字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豪乳荡妇系列-莲花之下】(40-42)重口轮奸两万字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色中色首发


         【豪乳荡妇系列-莲花之下】(40)

  「刘文佳?你~~」我惊愕的看见眼前饱受摧残不停呻吟的少女说不出一句
完整的话来。

  「我操?你认识这小婊子?同学?」想要将刘文佳往怀里抱的农民工带着一
脸的猥亵不停的上下打量着我。

  「……」出于惊恐,我本能的摇了摇头。但马上意识到不对,又点了点头,
点头之后又觉得与刘文佳同为女性是一种耻辱。出于拒绝与刘文佳为伍的想法,
我又摇了摇头。

  「你这摇头点头再摇头是个什么意思?你到底认识不认识?」另一个农民工
两个蛙跳来到我身旁,带着一脸的嘲讽和猥亵笑着对我喷出他嘴里的恶臭气息。

  「……同~同学~~」他的举动让我在恶心又厌恶的感觉里增加了一些惊恐,
为了让他赶快离开我,所以我小声的说道。

  「同学?嘿嘿~~嗯~~嘿嘿~~」他充满嘲讽的淫邪怪笑声令我不寒而栗,
下意识的歪了歪身体想要躲避他。

  「大驴~过来~不该碰的少碰~~先给咱正事干了。」他的工友这时已经架
着刘文佳的双腿抱在胸前,正一下又一下用他那硕大的鸡巴蹭着刘文佳那被贱淫
成深红的阴唇。

  「好嘞~嘿嘿~现在的女孩都这么淫荡吗?嘿嘿~~还女大学生呢~~你说
她们在大学都学的啥呀~?学怎么生娃还是学怎么做婊子啊?」大驴那充满嘲讽
的口气以及揶揄的怪腔怪调就让我心里一阵悲伤。因为刘文佳的淫荡让那些农民
工觉得所有的大学生都是一个样,但是我因为害怕被他们轮奸,所以我又没法出
声反对,只能默认,这种被人误会又无法反对的状况让我感到无比委屈。

  「大驴~给我帮把手~给我扶着点鸡巴~~」身体更加黝黑的农民一下又一
下的调整着刘文佳下体的位置,想要将他那粗壮的大鸡吧插入刘文佳的下体。

  「操~~你他妈不会先插进去再抱起来啊~真他妈恶心~~」大驴一边恶言
恶语的大声咒骂,一边帮他的工友将鸡巴刺入刘文佳的阴道。

  「咿呀~哦~~哼~嗯~等~不行了~让小母狗~~休息一下~主人~求你
就~就一会儿~真不行了~真真的~不行了~小母狗好痛~~骚逼~快~快~操
烂了~~」刘文佳在被大驴的工友插入后,全身产生了一阵剧烈的痉挛抖动。剧
烈的疼痛令刘文佳禁不住又一次试图用她那充满痛苦与哀求的颤抖声音哀求着男
人的怜悯。

  「哎吆嗨~我操你妈的~不给爷们面子是不?怎么我们工头操你的时候你不
说不行~到我们了就说不行了?是嫌咱爷们鸡巴操不爽你还是嫌咱不够资格操你」
大驴抓着刘文佳的头发往自己胸前用力的扯着,一边打着刘文佳的耳光,还一边
用非常不悦的声音呵骂着刘文佳。

  「不是~主人~不是~小母狗~不行了~骚逼和~和腚眼子~都要~要~操
坏了~主人~大爷~饶了~饶了贱母狗吧~~求求了~」刘文佳被大驴打的满脸
通红,但是对于剧痛的惊恐令刘文佳禁不住继续哀求着男人。

  「不操你也行,给俺五万块,俺这就走。」大驴的工友用他充满憨厚感觉,
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

  「哎哎老顾~有这么做生意的吗?」大驴一口打断老顾的话语,抓着刘文佳
的头发,迫使刘文佳必须看着他。

  「我跟你说哈~~女老总说了,只要不见血,你这臭婊子随便我们怎么玩。
只要在六个小时之内给你操晕了,给我们每人五万块钱。哎~~听见没啊?」大
驴说着,还不忘在刘文佳的乳房上用力的抓揉着。

  「还有啊~我们拿到是现钱,你要是没有~哎~~就别叫唤~。乖乖让爷们
几个给你操晕喽~爷们拿着钱走人~懂了没?」大驴说完,一手抓着刘文佳的头
发,一手攥紧刘文佳的乳房,并且含住她的乳头,用力的吸吮几下。

  「所以我说老顾,你就是笨~~这里有吃有喝又能免费操逼,操得还是这种
又嫩又水的小骚逼,人漂亮不说,身材还一级棒,还是大学生,这要是在窑子里,
没个三五千连手都摸不上,更何况是白干了。而且干晕了还能拿钱,这要是说出
去保准没人信。」大驴越说越得意,可摸抓刘文佳乳房的手也没闲着。

  「所以呢~小贱人~你出五万,爷们肯定选择操晕你。想要爷们立马走人,
你给爷们十万~爷们拿到钱~立马走人。你有吗~?」大驴那市侩的嘴脸,小人
得志的表情,令我看的一阵阵作呕。

  「没~啊呀~~呀呀~~啊~~」刘文佳话都没说完,大驴就将他婴孩般粗
大的大鸡吧插入了刘文佳的肛门里,剧烈的疼痛令刘文佳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
起来,不停的哭喊着。

  「没钱你妈逼说个屁~还是操晕你更合适~~还有仨小时~你要是不想受苦
就赶紧晕过去~~爷们也好拿着钱赶紧走人。」大驴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抽插起刘
文佳的肛门。

  「你们~~你们~~别操她了~~她要被你们~~操死了~~求求你们了~
别操了~~」听着刘文佳那充满痛苦的惨呼呻吟声,我禁不住出声提她哀求起来。

  「不操她操你啊?」我的耳边突然响起这么一句话。

  「不不不~~别~~」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我的同情心飞到九霄云外,
我的双腿也出于逃避危险的本能,跪在地上,不停的远离面前的男人们。

  因为我看到当老顾和大驴那硕大的鸡巴在进入刘文佳身体后,刘文佳的小腹
上被顶起了一条突兀的鼓起,这婴儿手臂般粗大的鸡巴,别说同时插入,就是一
根也足以撕开我的下体。对于这种残酷的折磨,我被吓得脸无人色。

  「小贱种不行了~来操老母狗吧~~来操老母狗~求求各位主子大人~操老
母狗~~操老母狗~~老母狗受不了了~~烂逼和骚屁眼好痒~好痒啊~受不了
了~~」女总手里攥着刘艳梅的头发,把刘艳梅像牵狗一样牵到了我身旁。

  用四肢在地上爬行的刘艳梅带着一脸的渴求神情一边爬一边哀求着男人们的
奸淫,她的脸上挂满焦急的渴求以及求而不得的悲戚泪水。

  「这小婊子不行了~~来操老婊子~操老婊子~~求求大爷~~求求大爷主
人~~操老母狗腚眼子和烂逼~~把老母狗的骚逼和腚眼插烂~~」被牵制着的
头发被松开,刘艳梅快速爬到大驴和老顾身旁。她一边大声的哀求着男人们的奸
淫,一边像狗一样摇晃着高高撅起,并且被她自己双手分开的屁股,让两个社会
底层的农民工看清自己最隐私,最见不得人的羞耻。

  「滚你妈蛋~~你少恶心老子~~」操屁眼操得正爽的大驴飞起一脚将撅着
屁股求操的刘艳梅踹倒在地,并且一脸厌恶的啐了一口,接着说道:「也不看看
你那俩洞都啥样了?有点逼数没有?跟你妈这老逼脸一样,都他妈黑的跟炭一样,
合都合不上。」

  「就是~~你那腚眼子跟臭逼早都让人操得合不上了,松松垮垮的,哪有这
小水嫩逼好操~~我操你妈的,滚蛋~少动老子~别耽误老子操你闺女。」老顾
一边架着刘文佳的双腿,挺动腰部,一边带着满脸的厌恶骂着刘艳梅。

  但是被性欲逼疯的刘艳梅却毫不知耻的钻到老顾双腿间,在自己女儿的屁股
下,仰着脸,带着一脸享受与陶醉不停的吸嗅和舔着老顾抽插自己女儿的鸡巴以
及老顾不住晃动的睾丸,刘艳梅如此下贱的举动所换来的只是老顾的一脚踹开。

  「你是不是想被操啊,老贱种,臭婊子?」大驴一边将刘文佳操得不停哀嚎
呻吟,一边带着一脸坏笑问着刘艳梅。

  「是~~是的~~主人~~谢谢~主人~~骚婊子~贱母狗~要操逼~~请
主人~~随便操~~操老母狗的骚逼~~和~和~烂腚眼~~还有~~还有~~
打骚货的耳光~~玩母狗的松奶子~~求求~~求主人~~请主人随便打骂~~
玩弄~~谢谢主人~~谢谢~谢谢~~」刘艳梅带着充满感激的语调一边说一边
给大驴磕头,并且还快速的爬到大驴脚边,射出舌头不停的舔着大驴那肮脏并且
散发着恶臭的脚丫子。

  「行了行了啊~有点过了~哎~谁让爷们心软呢~给爷伺候好了,爷们就让
你松快松快~好好的玩玩你~~」大驴带着一脸奸谋得逞的坏笑。

  「是~是~是~请主人命令老母狗要做什么。」刘艳梅听到大驴的话语后,
马上停止了亲吻舔舐他脚丫子的行为,马上分开着双腿,跪在地上,挺着自己的
阴部,双手交叠背在身后,带着一脸的感激与期盼,等待着大驴的命令。

  「你觉得怎么能让我们爷们爽你就怎么做,怎么让爷们觉得你够贱,够骚,
够不要脸你就怎么干~啊~这个~你看着办吧~」大驴学着电视里那些领导的口
气和语调装腔作势的说道。

  「啊?!这……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刘艳梅楞了愣神,马上反应过来
大驴话语里的意思,马上感恩戴德的对着大驴和老顾磕了几个头,迅速四肢着地
钻到自己女儿的屁股下面,为了即将可能到来的羞辱与贱淫努力的伺候起大驴来。

  刘艳梅的双腿分开,跪在地上,仰着脸射出舌头,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掰开女
儿的屁股,用舌尖不停的舔着不住进出女儿肛门的大鸡吧。

  刘艳梅不停的舔弄着老顾和大驴不停进出女儿下体的大鸡吧,并且还时不时
的抓着自己那被人玩弄的好似面布袋一般,几乎下垂到腰上的大奶子,包住或者
用她的大奶头顶着大驴与老顾的双腿不停的摩擦。

  「你这老货倒是挺会啊~招数不错啊~」大驴一边抽插着刘文佳一边嘲笑着
刘艳梅。

  「会舔屁眼吗?别说你个下贱烂逼不会~给爷们舔舔~」老顾模仿着自己领
导训话的口气说道。

  「是~主人~谢主人。」刘艳梅一边爬一边用充满感激的话语回应道。

  刘艳梅快速爬到老顾身后,用双手扒开老顾的屁股,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
将自己的脸埋入老顾那带着一层肮脏体垢并且散发着令人厌烦恶心的恶臭气味的
屁股里。

  刘亚梅的脸在老顾的屁股沟里不停的摇摆晃动,她的脸上带着陶醉幸福的表
情,她的呻吟充满满足于诱惑,她不住扭动的腰身仿佛水蛇般妖娆。从这些地方
不难想象出她年轻貌美时的盛景,绝对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

  可现在,这个教育部的女领导却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工面前卑躬屈膝,用尽
各种淫荡下贱的行为来博取这些满身污垢言语粗鄙男人们的凌辱与奸淫。尤其是
他们还在她面前将她的亲生女儿奸淫的不住惨叫哀嚎,不住地祈求男人们的怜悯。
可是这个女领导,亲生母亲对此不仅不闻不问,甚至还被这种残忍的场面弄得情
欲高涨,她那硕大宽阔的大屁股好像讨好主人的狗一般,下意识的不停摇摆,她
那饱经历练的黝黑阴部和肛门不住的开合,仿佛在诉说着它们的饥渴。不断流出
的淫液不仅沾满阴部,还顺着她的大腿流到地面,将她身下的地面也弄得一片湿
润。

  「老母狗~过来~给老子湿湿鸡巴~你闺女的腚眼子干了,操着难受了。」
正在抽插刘文佳肛门的大驴好似领导一般说道。

  「是主人~」刘艳梅答应一声,又快速钻到大驴胯下,用她那张依旧美艳的
脸顶在自己女儿的胯下,伸出她的舌头为大驴那不断进出自己女儿肛门,并且还
不住散发着屎臭味的大鸡吧添加自己的口水。

  「看你这贱样。这小婊子到底是不是你这母狗亲生的?怎么没有你这老母狗
的骚劲儿呢?」大驴带着满腔的嘲讽和鄙夷揶揄道。

  「主要是这小婊子母狗没让大爷主人们操熟,让大爷主人们多操操,等大爷
们把这小婊子的骚逼和腚眼操熟了,这小婊子的骚浪劲儿就出来了,到那时候,
这小母狗就离不开鸡巴了。只要下面空着,就不舒服,等空时候长点,这小骚婊
子就会求着大鸡吧插骚逼和屁眼子了。」刘艳梅盯仰着脸看着不断进出自己女儿
下体双穴的两根大鸡吧,一边吞着口水回话一边扣着自己那黝黑的骚逼,风骚的
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刘艳梅又快速的舔了舔大驴的鸡巴后,接着说道:「老母狗
那时候也和这小婊子一样,扛不住大鸡吧轮着操,可是等挨操挨多了,主人就把
老母狗贱货的骚劲操出来以后,老母狗就再也离不开大鸡吧了,只要不挨操,老
骚货的骚逼和腚眼子就觉得痒,就满脑子想着大鸡吧,要是一天不被操,老母狗
的骚逼和腚眼子就痒痒的要命,要是三天不挨操,就满大街找大鸡吧挨操。」

  「难怪你这骚逼和腚眼子这么松松垮垮~~原来是一天不挨男人操就难受啊
让黑人操过没?听说他们的鸡巴都老厉害了~咱们亚洲人的都比不过呢~他们厉
害不厉害?」大驴在奸淫刘文佳的同时还不遗余力的找机会揶揄着刘艳梅。

  「让黑人主人操过好多次,不过都是老母狗被扩张调教以后的事情~有一次
是六个一起操的老骚货。下面的两个烂穴吃三根,嘴里吃一根,两只手里各握一
根,老过瘾了。」刘艳梅说起这件事时,她脸上那充满温馨和陶醉的幸福表情,
仿佛是在回忆自己最美好的初恋一般。但是她抠挖自己阴道的手指却全部进入了
她的阴部,变成了拳交。

  「我操~~拳交?跟你这老母狗操逼你还有感觉吗?」当看到刘艳梅的骚样
后,大驴奸淫刘文佳的动作第一次有了片刻的停顿。

  「咋滴?拳交?那是啥?拳头塞逼里?」老顾也停止了抽插,瓮声瓮气的问
道。刘文佳终于有了片刻喘息的机会,这短暂的轻松令她在两个男人中间长长的
呻吟了一声,仰着头大口喘气。

  「别乱动,让我们老顾也见识见识~~看见没?老顾~这他娘滴就是拳交」
大驴说着,用脚和腿不停的拨拉着刘艳梅的身体,而刘艳梅也极力的配合着,顺
着大驴的拨拉力道躺在了两人中间,仰面对着还含着两根鸡巴不放的女儿下体。

  「哎吆我操~~这还是真的咧~俺听人说那些黄毛鬼子弄得都是假的,这还
是第一次见哎~~别说~挺他妈刺激的。拳头塞逼里~~啧啧啧~~爽~~」老
顾的视线被刘艳梅的自我拳交完全吸引住了,也暂时停止了奸淫刘文佳。

  「你个土老帽,这都没见过?」大驴显然也没见过,但他还是一脸的鄙视样
子。

  「还有更爽的,主人看好~~」刘艳梅像实验台上的青蛙一样躺在地上,将
自己的下体完全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她一手插着自己的骚逼,另一只手从背后
用力伸向自己的肛门,努力几次不成后,只好从阴道里拔出自己的拳头,一边扭
动身体,一边将自己的拳头塞入肛门。

  「我~~咳咳~~嗯不错不错~还行~嗯嗯~~」大驴愣了一下,然后迅速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看起来好像个见多识广的领导。

  「我操你奶奶的!这也行?拳头塞到腚眼里!我操你奶奶的!」老顾兴奋的
不停大叫。

  「叫唤啥?不就是肛门拳交吗?别叫唤了,爷们三吃着呢~少恶心~~。」
不远处的一个阴暗角落传来工头不满的大叫声。

  「你们都见过啊?」老顾压低声音探着头小声的问大驴。

  「啊~~那当然~~不然呢~~就你最没见识~~以后跟哥混~~保准长见
识。」大驴装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对着老顾吹起牛皮,眼睛却时不时的偷瞄
一眼抽插自己肛门的刘艳梅。

  「看你表现不错,爷们赏你点。老顾,你稍微往那诺诺,我踩她的脸,你踩
她骚逼,哥给你上上课。」大驴眼睛一转坏水又冒了出来。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好舒服~~」刘艳梅带着一脸感激和享受的表情,
一手揉抓着自己松弛下垂的奶子,一手抽插着自己的肛门,尽量的拱起屁股,让
老顾和大驴在奸淫自己女儿的同时,也能看清自己的下体。

  「你是真他妈的够下贱~不过你这骚逼腚眼都这么松了,还有鸡巴能操爽你
吗?」大驴想了想充满疑惑的问道。

  「有~~能的~主人~~狗就能操爽老母狗~~」躺在地上享受凌辱的刘艳
梅明显误会了大驴的意思。大驴说的是刘艳梅能不能让男人爽,而刘艳梅却以为
大驴问的是自己怎么能被操爽。

  「狗~操?狗吊~?我~~操~!你~~你~我操~」大驴和老顾的反应出
奇的一致,都是微微一愣,等反应过来的什么意思的时候,都是一脸厌恶和鄙夷
的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刘艳梅,不住地朝她吐口水,踩踏她身体的脚更加用力
了。

  「是的~~主人~~老母狗要是骚逼和腚眼子痒痒的不行了,就给家里养的
大狗套上强化套套,再给它绑上一根假鸡巴,同时操老母狗的骚逼和屁眼。因为
狗鸡巴大还热,操得速度也很快,最多第三只操不动的时候,淫贱狗也就操爽了。
要是痒得再厉害点,嘴里再用个大号的鸡巴跟下面两个骚洞一起捅一捅,高潮的
就能快一些,而且也能多舒服舒服。」

  被男人踩在脚下的刘艳梅一边说一边骚扭着身体,还时不时的挺一挺正吞吐
着自己拳头的下体以及被她自己另一只手拉开成大洞的骚逼,并带着一脸的向往
与甜蜜,陶醉在刺激的回忆中。刘艳梅的淫荡和无耻令踩着她身体想要羞辱她的
两个面面相觑的男人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哎~~母狗婊子,被社会底层的男人踩在脚下,然后看着他们操自己女儿
是个什么感觉?」我身旁久未开口的女总冷不丁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

  「是主人~~母狗好刺激,好喜欢,好羞耻,好下贱~~好爽~真的好爽~」
刘艳梅一脸的兴奋与陶醉诉说着自己的快感。

  「可是你看看你生的小母狗,她可是很痛苦啊,你给老子起来,教育交易这
下贱货怎么当一个欠操的好婊子。」女总一脸厌恶的在刘艳梅身上很踹一脚,用
记下疼痛令刘艳梅恢复了些许理智。

  「是主人~~」刘艳梅带着一脸的不甘与愤恨,无可奈何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站在自己女儿的身侧。

  【豪乳荡妇系列-莲花之下】(41)

  就在我疑惑刘艳梅要怎么教育自己被一群男人们贱淫是死去活来的的女儿时,
就看见刘艳梅脸上那挂满艳媚与讨好表情的脸瞬间变成愤恨与不甘。

  她一把抓住被男人们操得浑身颤抖,面目扭曲,双眼反白的刘文佳的头发,
稳住她在男人们奸淫下不住摇摆的脑袋,用力一扯,让刘文佳不得不将扬起的脑
袋歪向刘艳梅。

  紧接着刘艳梅就用力的举起巴掌,对着刘文佳那因轮奸而痛苦不堪,挂满汗
水的苍白桥脸抽了下去。

  只听啪啪啪啪连续四声翠响,刘文佳那惨白的右脸上就挂上一片嫣红,原本
失神的双眼也逐渐恢复了焦距,被操得头晕脑胀,只会不住发出梦遗般呻吟求饶
的嘴巴也停止了哀嚎与祈求。

  「抽婊子~贱母狗~喊什么疼~~叫什么苦~知道老母狗多想被操吗~知道
老婊子多羡慕你吗~知道贱母狗忍得多么辛苦吗~为什么你这浪货还不晕~为什
么呀~~知道老母狗多久没好好挨操了吗~~自从你被操老婊子就没好好被操过
」刘艳梅带着一脸的愤恨表情,充满眼眶的悲切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她悲愤的呐
喊声穿过她咬牙切齿的嘴巴喷发而出。刘艳梅一边骂一边用力的抽打着刘文佳的
耳光,在连续不断的耳光中刘文佳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当刘文佳彻底清醒过来后,看到是自己的母亲在打自己的耳光时,她眼里的
迷茫瞬间被仇恨代替,射向自己的亲生母亲,虽然她一声不吭的被自己母亲打耳
光和辱骂,但是她眼中的目光不难让人明白她是有多么憎恨自己的母亲。

  「操你妈的~你个烂婊子~你给她脸整花了老子还怎么操她~操~~」老顾
一脚将刘艳梅踹倒在地,摔了刘艳梅一个四脚朝天。

  喧闹的声音将其他几个男人都吸引到我们周围,用充满嘲讽和鄙夷的口气嘲
笑着刘艳梅。

  「我操~~这当妈的~绝了~~」

  「教委的女领导就这逼样?我要是有闺女哪敢让她上学~」

  「就是~花钱学当婊子~~这大学不上也罢~~」

  「难怪这么多女大学生卖淫啊~~原因搁这儿呢~~」

  「满大街都是光着屁股求操的女人~嘿嘿~男人的天堂啊~~」

  「要是里边也有你老婆闺女你就不这么想了~」

  「这老母狗为了求操连亲闺女都献出来挨操了,这老婊子~~绝了~~」

  「工头,你刚不在,这老货几天不挨操连狗鸡巴都要~~可贱到家了~」

  「我听见了~真他妈骚贱到她姥姥家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为了挨操还要打死闺女~啧啧啧~~」

  「是啊~~没看见都不信~~真他妈贱~~」

  「怎么这么贱啊~啊?~老母狗~你怎么这么贱啊~~」

  男人们围在刘艳梅身旁,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鄙夷,嘲讽以及指着躺在地上,
并且摆出一副淫荡姿势的刘艳梅一边骂一边冲着她吐口水,并且那些男人们还用
踩在刘艳梅身上的肮脏脚丫子不停揉搓刘艳梅的身体和脸。

  而想要爬起来的刘艳梅在受到男人们的羞辱时,又马上躺回地上,并将双臂
背在身后,将双腿向青蛙一般蜷曲打开,带着一脸的甘美享受男人们的辱骂和嘲
讽。

  当男人们散发着恶臭,满是污垢的肮脏脚丫子踩在刘艳梅的身上和脸上时,
刘艳梅将双腿完全分开蜷曲,她的双臂将敞开的双腿压在身体两侧,并用双手扒
开自己的屁股,让围绕着自己的那些男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洞开的黝黑双穴。

  「哇~这婊子~~我操~~」

  「这老母狗~~真你妈~操~没治了~」

  「真操她姥姥~~不是~操她祖宗的贱~」

  「这脏逼养的真~~我操~~」

  刘艳梅的下贱无耻令那些围绕在她身旁凌辱她的男人们无法找到合适的词汇
来形容了,所以他们只能用各种粗鄙的脏话来表达自己的感觉。

  「这贱的,连妓女都不如~~」

  「就是~那个妓女能有她贱~」

  「不如让她去窑子里教妓女发骚犯贱得了~~」

  「切~妓女可学不来这么贱~~」

  「可不是~人家妓女都比她要脸~看这不要脸的~」

  「就是~真操你祖宗的又骚又贱~~」

  「烂货母狗都是夸她~~」

  「就是~这老母狗侮辱了妓女母狗贱婊子这些词~~」

  男人们越是凌辱刘艳梅就越是兴奋,他们踩踏刘艳梅身体的脚越来越用力,
踩踏在刘艳梅脸上和阴部的脚不停的揉搓着,他们的脚丫子甚至都钻进刘艳梅的
肛门和阴道,不停的抽插起来。

  而刘艳梅在受到如此凌辱的时候,却是带着满脸的欢愉与陶醉,她的呻吟既
幸福又享受。而且刘艳梅还用她的舌头和嘴巴极力的为踩在脸上的恶臭脚丫子做
着清理工作。她的下体下意识的不停耸动,想要将插入体内的脚丫吞如更深的地
方。

  「真棒~好舒服~太美了~~谢谢主人赏赐~~还要~~太棒了~~还要~
老母狗不配当妓女~~不配当婊子~~老骚货不配跟狗性交~~老母狗不配做人
老母狗好下贱~~好丢脸~~哎呀~~好爽~~」

  刘艳梅一脸迷醉的享受着男人们的凌辱,男人们的辱骂让她的脸上挂满幸福
的表情,男人们的踩踏令她情欲高涨。刘艳梅的阴道和肛门不住收缩,挤压着插
入肛门和阴部的脚丫子,她的嘴巴和舌头追逐着散发着恶臭的肮脏脚丫,并且将
它们含在嘴里细细品味,刘艳梅还不停的将脸摔向男人的脚底,用男人的脏脚丫
打自己的耳光。

  看到如此淫荡下贱的刘艳梅男人们都一脸兴奋,将平时所受到的屈辱怨恨以
及不公都发泄在刘艳梅的身上。因为刘艳梅是体质内地人,还是个领导,更是个
女领导,这些条件加起来,令她变成政府的象征。

  而这些农民工则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从来没有得到政府的点滴好处,所得到
的都是政府的欺压与剥削,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贱价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来获取
那被极度压榨之后的微博收入,就是这点收入还要冒着极大的被拖欠风险,而作
为主持正义的政府,却从来没有为他们做出一点支持与帮助。

  所以当这些农民工在凌辱和贱淫代表着上层阶级与政府的刘艳梅和刘文佳时,
他们都会将自己平时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以及对社会的怨气全部发泄在她们两人
身上。再加上人类本来就具有欺压弱者而获得满足于快感的卑劣人性,所以他们
在凌辱欺压刘艳梅母女时会显得格外狰狞与恶劣。

  他们六个农民工每当快要射精时就会抽出奸淫刘文佳的鸡巴转而欺凌躺在地
上犯贱的刘艳梅,他们会用各种极具羞辱性的词汇来侮辱刘艳梅母女。而且大驴
老顾以及工头还将刘艳梅从地上拖了起来,让刘艳梅帮他们玩弄刘文佳,好令刘
文佳快速的高潮。

  「妈的,臭老婊子~给爷们起来~你生的骚货不太好使啊~~」工头揪着刘
艳梅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大力的几个耳光将还沉醉在性高潮中,一脸
迷醉表情的刘艳梅打的清醒了一些。

  「大爷主人,老婊子母狗还想要,好舒服,再打几下~求求各位大爷主人~
还要~~还要~~」刘艳梅双手合十,挂着一脸幸福的泪水,用带着委屈和不甘
的声音不住地哀求。

  「要你妈个臭逼~~是你伺候爷们们还是爷们们伺候你?你个老贱母狗想清
楚喽~~」老顾带着一腔的不满和怨恨狠狠的一巴掌抽在刘艳梅满是淫水的阴户
上,令刘艳梅全身一震,发出一声既痛苦又愉悦的呼痛声。

  「哦~是主人~~老母狗这就伺候主人~这就伺候主人~~」站在地上的刘
艳梅一边回应着老顾,一边分开双腿,露出阴户,呈马步站在地上。

  「去你大爷的,谁他妈稀罕玩你个烂逼?爷们要玩你生的小母狗~~」工头
瞄准刘艳梅满是淫水的阴户也踢了一脚。

  「滚过来,你这老贱狗生的小骚狗不抗干~~你听听~你听听~~都叫唤的
啥~?」被他们叫做老班头的男人攥着着刘艳梅那松弛下垂的布袋奶子来到刘文
佳身侧,指着刘文佳臭骂道。

  「不~不~不行了~~停一停~~操坏了~~坏了~~哦~~啊~~不行了
坏了~~好痛~~嗯~~」男人们每一次抽插和撞击都令刘文佳的身体一阵颤抖,
虚弱无力的好似梦呓一般的呻吟听不出有一丝快感,被不断奸淫的刘文佳除了痛
苦就是疼痛。

  「听见没~?这都啥意思?爷们操得一点意思都没有~~真正的埋头苦干~
赶点的~让这小婊子浪起来~骚起来~好让大爷们爽快爽快~~」工头指着新接
替上来奸淫刘文佳的两个农民工不满的说道。

  「是主人大爷~老母狗这就教训教训这小贱种~~这就教训她~~」刘艳梅
踉跄几步来到刘文佳身旁。

  「赶快让你这老母狗生的小婊子浪起来~~」

  「别你妈磨磨唧唧的~~赶快给这小母狗弄晕喽~~赶点的~~」

  「这么操还不如窑子里的呢~~」

  「弄晕了爷们们好玩你~让你痛快痛快~速度点~~」工头的话明显让有些
不甘的刘艳梅兴奋起来,在她听到工头的保证后脸上马上闪耀出光彩。

  「看这老母狗哎~~一听能挨操立马来劲了~~」

  「真贱啊~~」

  「就是~干啥教委~当婊子挨操多好~~」

  「可不是~婊子的榜样~妓女的楷模~~」

  「老大文采不错~~说的好说得好~~不愧是老大~」

  「老母狗教小母狗发情~~这可得看看~~」

  「这野娘们是教委的?看来也不咋地吗~~自己闺女都没教好还能教别人犯
贱~?」

  工头的话引来其他工人的附和,但是话风一转,其他工人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只好等着老大再次开腔。

  「你们看哈~这老母狗除了犯贱就是犯贱~不会别的~对吧~~」

  「对对对~~就是个只会犯贱的老婊子母狗~~」

  「就是就是~~」其他工人马上齐声附和,表示认同。

  「这小婊子不会发浪犯贱都是这老贱种没教好~~还尼玛教委的呢~连自己
生的小母狗都没教会怎么犯贱发骚,别的还能教会吗?」工头叼着烟,一副饱学
之士的样子,道貌岸然的分析道。

  「你们说~嘶~呼~~这小婊子不会挨操,挨操的时候不会发情~是这小婊
子没用还是这老母狗不会教人?」工头用夹在手指间的香烟点了点刘艳梅,又指
了指被轮奸的不住哀嚎惨叫的刘文佳,带着一脸的猥亵和坏笑示意他的工人们。

  「当然是老婊子不会教啊~谁他妈不会发骚发浪?是个婊子都会~就这小婊
子不行~」

  「要我说是这小婊子垃圾,学不会~你看这老母狗多贱,多骚?看也看会了
吧?白让那么多爷们操了。」

  「就是~这老婊子挨操的时候让这小骚货在一边看着~~就跟老牛下地的时
候教小牛一样,教畜生都学会了,还教不会这小母狗~?我不信了。」

  「拉倒吧~我就不信老母狗没这么干过~~我说啊~~这小母狗就是个废物
货~让这老母狗白搭逼了~~发情犯贱都不会,还能会啥?真是白长个逼~」

  「小婊子没用啊,连发骚犯贱都不会,还能会啥?建设国家~~真恶心~~」

  「就是~就是~~挨操叫春都不会的垃圾婊子~~肯定伺候不好男人~~」

  「就是~~操逼这种本能都没有的垃圾婊子~~」

  「还教委的呢~~挨操都没教好~还是自己生的贱种母狗~~真尼玛废物」

  男人们一边看着刘艳梅不停的刺激着女儿的情欲,一边用肮脏的羞辱话语嘲
笑咒骂着刘艳梅的废物和淫贱。

  「打你个小婊子~打你个不知廉耻的狗东西~~让你挨操都不会~~让你不
会叫床~~让你扛不住操~~打死你个小贱人。」刘艳梅一边打刘文佳的耳光一
边狠狠的咒骂着。

  「不知道挨操多幸福吗?不知道女人生来就是被男人操得吗?你知道你多幸
福吗?」刘艳梅边打边说,她的声音里居然有了一些哽咽,充满眼眶的泪水也慢
慢滑落。

  「老母狗想挨操都挨不上,你这挨操的小贱婊子居然还不知足,还叫唤~知
道老母狗多想跟你换换吗~~知道老母狗忍得多辛苦吗~~知道自从你这小贱种
跟老骚货一起挨操,老母狗就从来没有操爽过吗?啊?知道老婊子有多苦吗?知
道老贱货多么羡慕你吗?」刘艳梅一边打一边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委屈与不甘的
泪水不断的滑落脸颊。

  「操你~呀啊~妈的~~啊呀~~哦~~呀~~被操~啊~几个小时了~~
我是被轮奸~啊呀~痛~哦~不行了~要被~~被~啊呀~操~~哈~死了~~
停~哦~停~啊呀~坏了~烂了~真的~唔呀~烂了呀~~啊呀~~疼啊~~」
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不断被抽插阴道和肛门的刘文佳一边发出惨叫,一边回应着
刘艳梅的话语。

  刘文佳盯着揪住自己头发,打自己耳光的刘艳梅的目光中充满着仇恨。强烈
的恨意让她在面对刘艳梅的时候咬牙切齿,但是剧烈的疼痛却令刘文佳不住地哀
嚎惨叫,不停的祈求着男人们绝对不会赐她的怜悯。

  「操你妈的小婊子~还顶嘴~?知道生来就是被男人操的嘛~~?知道操逼
多痛快吗?你个废物贱货不抗操还怪男人~~」刘文佳的话好像激起了刘艳梅的
怒火,令刘艳梅更加用力的抽打刘文佳的脑袋,骂出的话语更加不知廉耻,不堪
入耳。

  「操你妈逼个老贱货~呀~哦~,要不是~嗯~是~你个臭母~~哦~母狗
为了~~为了~哼~挨操~~操~哦~~讨好男人~~哼~~带着~带着~小母
狗~哦呀~~去~去挨操~~哼~你就~哼~~操爽了~哦呀~哎呀~你个~又
贱又蠢~又无耻的~~哦呀~臭婊子~哼嗯~活该~~挨不上~~操~~哦啊呀
操~活你妈该~~嗯~不挨操~~捞不着~被操~该~~你~活~该~臭婊子~
松垮垮的~烂腚眼~哎呀~~死牛肉~死逼~~臭逼~活该~哦~没人操~~」

  刘文佳虽然被男人操得近乎虚脱,但是对于刘艳梅的仇恨让她忍住剧痛,咬
牙切齿的从牙齿缝中哼哼出仇恨的语言。

  如果不是男人们为了看热闹,想要看看这对淫贱的母女会说什么而放缓了抽
插刘文佳的速度与力道,以刘文佳目前被操得双眼反白,头晕脑胀,虚弱无力的
情况,除了身体随着抽插不停颤抖,以及下意识的不停呻吟惨叫以外,绝对没法
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哪怕只是一句也不行。

  新上来奸淫刘文佳的两个农民工的鸡巴都带上了强化避孕套,大量的凸起颗
粒以及螺旋形条纹凸起遍布在假阳具上,不仅增加了假阳具的摩擦力,还增加了
假阳具对性器官的刺激,更容易挑起女性的情欲。

  但是这些挑逗和刺激对于只知道用蛮力来抽插刘文佳的粗鲁无知,浑身散发
着恶臭难闻味道的男人们来说,是绝对的多余。因为他们带上假阳具的目的只是
增加自己在奸淫刘文佳时,让她叫的更凄惨一些,更无助一些,用刘文佳痛苦的
呻吟来满足自己心理和精神上的空虚。

  刘文佳的阴部和肛门早就被这些男人操成一片深红色,剧烈的痛苦令刘文佳
根本无法进入状态,要不是假阳具上的润滑液在保护她被带出体外的细嫩阴肉和
肠道壁,这会流满她下体的绝对是她自己的鲜血。

  刘文佳的身体变成赤红色的不仅仅是刘文佳的阴户还有她的被男人不断狠狠
撞击的屁股,以及不断被男人们不断大力抽打揉抓而变成深红色的一对饱满坚挺
的雪白肉球。

  即使刘文佳被摧残蹂躏到这幅奄奄一息的样子,男人们还是不肯放过她,带
着强化避孕套的男人们一前一后的将刘文佳夹在胸前,他们彼此紧扣对方的肩膀
和后背,用彼此的肩膀当做发力的支点,来增加插入时的冲击力。

  随着他们嘿吆嘿吆的号子响起的,除了刘文佳的惨嚎声还有肌肤撞击时的啪
啪声。刘文佳的身体随着男人们的号子声一下又一下的抽搐痉挛,她的脑袋也随
着身体的痉挛不住摇摆,双眼也在反白。这种残酷的轮奸折磨并不能激起这些男
人们的怜悯,反而让他们得到了从来没有过得快感。

  要不是男人们想要看看这对母女都要说些什么,正在奸淫刘文佳的两个男人
也绝对不会放缓速度减轻力道。

  「小婊子说的好~~老母狗遭报应了~早就松垮垮的~没人操了~~就是活
该~~」

  「没错~还是小婊子的下边紧~~真舒服~~」

  「嘴巴也比老母狗的软~~看这奶子~多挺,多弹手~~那跟这老贱货的一
样~都垂到肚脐眼了~~」

  男人们附和着刘文佳,不停的起哄,对比着刘艳梅那副久经摧残而破败的身
体与刘文佳这具依旧年轻貌美还及富弹性的年轻肉体,将刘艳梅说的一无是处。

  男人们的话语给刘文佳的身体注入了能量,令刘文佳借助仇恨的火焰,燃起
了报复的斗志。

  刘文佳随着两个男人抽插自己的节奏不断的扭动自己的小蛮腰,并且发出令
人销魂的呻吟声:「好棒~插得好深~好大~好舒服~小婊子~好满足~老公主
人~真棒~老婊子~猜不到~好舒服~活该~就不给老婊子操逼~~就操小婊子
只操小婊子~老婊子捞不着~~好舒服~~好满足~~」

  虽然刘文佳极力的想要表现出性爱中的陶醉于甜美,但是她的呻吟与表情无
不透露出她极力忍耐的痛苦。

  男人们虽然明知道她只是出于报复刘艳梅的心理在表演销魂的样子,但是男
人们却都假装不知,七嘴八舌的附和着刘文佳:「就是就是~老逼哪有小逼香?
可不是~有小逼谁稀罕老逼?看这小逼哎~上来骚劲了。嗯~可不是~~真他妈
骚的可以。嗯~~可比这老逼骚的厉害。操着肯定舒服。就是这老逼太松垮~还
是小逼好操。老骚逼挨不上活该。」

  听到这些对话的刘艳梅脸上浮现出凄苦与不甘,马上跪倒在地用脸贴在地上,
高高的撅起被她自己双手分开的屁股,将洞开的下体双穴不住地在男人们面前扭
动,并且用充满祈求的口气不断的哀求着男人们:「老母狗可以操~大爷们来操
老母狗吧~老母狗能让大爷主人们爽的~真的~大爷主人们试试就知道了~老母
狗一定让爷们们满意~~」

  刘艳梅带着哭腔不住地哀求着男人们来奸淫自己,希望用自己最下贱,最无
耻,最淫荡的一面从亲生女儿的胯下分的几根插入自己骚洞的鸡巴。

  「好爽~~小母狗的~~嗯~骚逼好爽~大爷们~快来~操~小母狗~~真
舒服~~小母狗一定~哦~好~满意~~真粗~真大~真美~好棒~好深~操到
子宫了~」刘文佳为了报复,彻底豁出去了,她再也顾不得疼痛,咬紧牙关发出
诱人犯罪的呻吟。但是她的呻吟中听不出一点快慰,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不要~大爷~这小骚货不行了~再操就坏了~来操老母狗~老母狗耐操~
快来操~来操~老母狗会的多~~保准满意~~」一场看谁更加淫荡下贱比赛在
刘艳梅跟刘文佳这对母女间展开。

  【豪乳荡妇系列-莲花之下】(42)

  「先你妈别叫唤了,你们也先别看了,还有俩小时~还要不要钱了?先你妈
起来~」工头看了一会,狠狠地一巴掌抽在刘艳梅满是淫水的阴户上,提醒着看
热闹的众人。

  「老母狗,以前被操晕过吗?别说没有哈~~老子不信~~」工头一把抓住
刘艳梅的头发将她的头从地上提了起来。

  「晕过,晕过~好几次呢~晕过~~」刘艳梅疼的龇牙咧嘴,但还是快速的
回答道。

  「怎么晕过去的?给爷说说。老子要给你生的小贱婊子操晕,早一点操晕她,
你个老母狗就多享受一会儿,要是你这小母狗晕不了~~你这老狗就爽不了~~
赶紧给爷们想办法,操晕你的小贱婊子。」工头用手指戳着刘艳梅的脸,恶狠狠
的说道。

  「是是是,主人~~老母狗这就说~老母狗都是被主人折磨晕的~要么是连
续不断的挨操,要么就是玩的非常刺激,老母狗扛不住刺激晕过去~要么就是太
痛苦,老母狗受不了晕过去~~主人要那种?」刘艳梅听到可以挨操,脸上马上
就显示出兴奋的光彩,不住的点头哈腰活像一直哈巴狗。

  「就说你最难忍受的痛苦是那种吧?老子都用在你这小母狗身上。他娘滴~
这钱果然不好赚啊,还以为是美差,结果是苦差,他娘滴~~真他妈抗操~~赶
快让你这小母狗昏过去,知道没有?」工头对着刘艳梅假装愤怒的大吼道,当他
看着刘艳梅赶快准备帮助工人们操晕自己女儿的工具时都禁不住发出大声的嘲笑
和谩骂。

  「看这老母狗,一听能挨操就来劲了。」

  「可不是~看她那骚逼~水就没干过~」

  「就是~这老母狗骚劲挺大啊~~」

  「就是~还教委的~一听要挨操什么都不顾了~~」

  「就是就是又骚又贱的老母狗~~」

  刘艳梅急匆匆的拿来了一些东西,令那些农民工面面相觑,不知道都是干什
么用的。

  「这是啥?干啥用的?」工头从刘艳梅放在茶几上的一对情趣用具里拿起一
个哑铃般的跳蛋问道。

  「这个是塞在骚逼里的,只要大爷们用力一顶,这个跳蛋就会震动,要是个
老骚逼,这个跳蛋就会让骚逼更加痒痒,想要他爷们更使劲更用力的插。要是这
种不耐操的小骚货,把这个东西操到子宫口上,这东西在子宫口上震,就让小骚
货觉得整个子宫连带内脏都在震,会非常难受不舒服,要是时间长点这小骚货的
阴道就会抽搐痉挛,只要大爷们操快点,阴道的痉挛时间一长,就抽筋一样的疼。
更生孩子差不多。」刘艳梅看着工头,带着一脸献媚的讨好表情诉说着这鸡蛋般
大小的跳蛋的用处。

  「这个呢?这是塞哪里的?」工头又指了指一对樱桃般的跳蛋问道。

  「这是夹在小母狗奶头和阴蒂上的跳蛋,这跳蛋能一边震动一边放电,能让
奶头和阴蒂又疼又刺激,像老母狗就觉得特别过瘾,要是用在小母狗身上,她就
会觉得好像被电一样疼。」刘艳梅带着一脸期待和陶醉解释道。

  「这个呢?这塑料环能干啥?」工头接着问道。

  「这是是待在奶头和阴蒂上的东西,这环里面的倒刺会扎着奶头和阴蒂的根
部,一但箍在奶头和阴蒂根部,就会一直刺激婊子们的性欲,让婊子们一直发情」

  「这个干啥的?打针?这屁股针也太大了吧?一个人拿不住啊。」工头看着
空空的一公升灌肠器直皱眉头。

  「不是,这是灌肠用的,就是把灌肠液打到肠子里,让母狗们产生强烈的便
意,要是用刺激性强的灌肠液,会产生很强烈的便意,再多灌一些肚子里就跟开
锅一样。不管哪种灌肠,只要灌得量大,都会产生干呕的后遗症,会持续好长时
间,而且不会因为灌得次数够多而习惯。所以先给小婊子按上跳蛋,再给她灌肠,
然后各位大爷主人再跟这下贱骚货来个三文治,保准她撑不了多久就会痛苦的晕
过去。」刘艳梅带着讨好献媚的表情说着要对女儿做出的凌辱折磨,但是在她看
向自己女儿时,眼中闪现的愤恨与恶毒都被男人们看在眼里,他们脸上表现出的
残忍微笑证明,他们都想要在这段时间让刘艳梅将她所经历的一切都用在刘文佳
身上。

  「很好,那你就开始吧,老贱货~」工头一声令下,刘艳梅就跑到刘文佳身
旁,非常熟练的给刘文佳带上那些情趣用品,并且还央求那些农民工帮助自己将
刘文佳悬吊在屋顶的滑轮上,将刘文佳吊在半空,好方便那些农民工更好的奸淫
蹂躏自己的女儿。

  农民工们抱着胳膊,带着一脸的嘲讽和轻蔑,欣赏着刘艳梅一边将各种情趣
用品安装在悬挂在半空中,自己女儿的身上,一边跟刘文佳对骂的场面。

  「你个老母狗要做什么?我可是你女儿啊,我要被操死了呀~~」

  「操死就操死~~女人生来就是被操的~~被操死多舒服,多光荣?」

  「你个烂婊子,我可是被轮奸了四个小时了~~下面要操操烂了~~你个臭
婊子~~」

  「那是你个小婊子没用~~不就四个小时吗?老贱狗可是能被操十几个小时
你没用怪老骚货吗?你个小野种就是欠操,让大爷们多操操就好了~~」

  「你个老婊子~~老贱种~~输了是要受罚的~会死的~~求求你了~~哎
呀~~」

  「你不被操晕老母狗就要受罚~~求求你~~你晕过去吧~~老母狗一个月
没被操了~~你辛苦辛苦~~让老母狗舒服一下,舒服一下就好~你晕过去~~
快点晕过去~~求求你~~求求你~~」刘艳梅一边安装着情趣用品,一边哀求
着自己的女儿。

  「老母狗真受不了了~~真不行了~~太痒了~~真的太痒了~~你那调教
多舒服~~多刺激~~你忍忍,多给人操操~操多了就好了~~你晕过去吧~~」
刘艳梅的声音里带着期待与陶醉,看向刘文佳的脸上挂着咬牙切齿的痛恨以及复
仇在即的狞笑。

  「呀~~呀呀~~操~啊~你妈的~~呀呀~~啊呀~~」刘文佳被吊在半
空,一边发出痛苦的呻吟一边痛骂着刘艳梅,但是她阴道的疼痛,阴部和子宫颈
被猛烈撞击的剧痛令刘文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大爷~~老母狗可以让大爷们操晕这小母狗~让老母狗帮大爷主人好不好
」刘艳梅看着自己的女儿在三十分钟内被一个又一个男人轮奸,可是自己却得不
到任何男人的玩弄,这令刘艳梅看着刘文佳被操的死去活来,却不肯晕倒的脸上
显出嫉妒到憎恨的表情,她咬牙切齿的向男人们献媚道。

  「你妈逼~~有法不早说~~害爷们们这么费劲~少废话~赶快点~~弄晕
了这小婊子,大爷们就好好玩玩你~~」工头在一番猛操之后,满身大汗,气喘
吁吁的说道。

  「是是是~~是主人~」因为刘艳梅小跑步,急匆匆的跑向阴暗角落的一个
大箱子处,寻找她要的东西所以她没有看到女总和工头之间的再次耳语,并且还
在工头手里塞了什么。

  「主人大爷~~老母狗都准备好了~~这种刺激连老母狗都受不了多久~这
小野种,臭婊子肯定也受不住~~肯定一会儿就晕过去~~到时候~~大爷主人
一定要好好玩玩老母狗~~求求大爷们了~~老母狗真的好想被凌辱~~求求」
刘艳梅卑微的祈求和献媚换来工头的脚丫子踹在脸上,并将她踹翻在地。

  「少你妈哔哔~赶快~大爷们赶时间~~」工头指着刘艳梅大声骂道。

  「是是是~~一定满意一定~~一定~~」刘艳梅带着一脸的回味,快速从
地上爬起来,来到正在被两个男人不停的猛烈抽插下体的刘文佳身旁跪下,扬了
扬手里,连带着一个小橡胶球的假阳具说道。

  「这是扩张球~~把这个塞在这小畜生的腚眼子里,然后充气扩张,给它卡
在小婊子肛门里,让这小婊子想拉也拉不出来;然后再用这个给她灌肠,这种灌
肠液不但刺激性极大,不仅会有强烈的便意,还有强烈的烧灼感觉,最最主要的
是,这灌肠液能导电,用电流来奸淫小婊子的肠道和肛门。这种方法比假阳具操
的更狠,更深,更快。」

  听了刘艳梅的介绍,抽插刘文佳肛门的男人主动退出自己的鸡巴,站在一旁,
一边喘气,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刘艳梅在自己女儿身上安装即将凌辱折磨自己女
儿的情趣道具。

  刘艳梅的操作,吸引了男人们的注意力,就连抽插刘文佳阴道的男人也退出
了她的身体蹲在地上看刘艳梅在做什么。

  「不~~要~~死了~~求求~~别~~折磨~~小~小~~贱货~~不~
不~~行了~~」刘文佳被折磨的虚弱不堪~~无力抬起的头只能挂满凄苦,低
垂在胸前无助的轻轻摇摆,她嘴里发出的绝望呻吟好似梦呓,她的嘴唇因为即将
到来的痛苦而惊恐的不住哆嗦。

  「你不昏倒,老母狗怎么被玩~~你昏倒不就好了~~你这小婊子小野种就
昏倒吧~~」刘艳梅一边低声的怒吼,一边将灌肠液注入刘文佳的身体里。

  缓慢进入刘文佳身体的灌肠液将刘文佳平滑还带有六块不太明显腹肌的小腹
顶起,看上去好似怀孕五个多月的孕妇。

  强烈的刺激令刘文佳的身体不停颤抖,她的肛门不住凸起,想要将这难以忍
受的异物排出体外,但是被扩张的假阳具紧紧的卡在她的肛门里,令她的生理机
能完全排不上用处,只能从紧咬着的牙缝里喷出痛苦而绝望的叫喊呻吟。

  「大爷~操这小畜生的时候用这个~~让老母狗伺候大爷带上~~」刘艳梅
用双手将一条粗长的黑色的橡胶套子举过头顶,并带着一脸兴奋的期盼看着工头。

  「这东西是强化避孕套,摩擦力大,这些凸起可以给大爷刺激鸡巴,给大爷
不一样的感觉,这些条纹凸起是金属的能导电,大爷操的越深,电流也就越大,
而且大爷要是累了,可以把鸡巴一直顶在这小贱畜里面,用电流来奸淫,给大爷
们多省点力气,能更好的玩玩老母狗。」

  刘艳梅跪在地上先为工头吸吮了一会儿鸡巴,然后才开始为工头带上假鸡巴
套子。在为工头带套的时候,刘艳梅激动的全身不停颤抖,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
芒,她的说话声音里透出发自内心的喜悦。刘艳梅阴部的淫水也因为她的雀跃和
兴奋而大量的分泌,顺着她的大腿滑落到地面上。

  「你这老母狗不错~~也给那些大爷们带上~等爷们玩够了~再来好好玩玩
你。要是还有什么花样现在赶快拿出来~~赶快给这小贱畜弄晕了玩你是正事。」
工头一边说一边抖了抖带着强化避孕套的大鸡吧,将连接着两根电线的假阳具用
力的顶着刘文佳红肿成小馒头的阴部,向着她饱受摧残的阴道里挤进去。

  「有,有~~这个,电极片~~把这些也贴在小畜生身上~能刺激小畜生~
要是这小婊子不上性~不发浪发骚~~就是剧烈的痛苦,要是发浪发骚就是强烈
的性快感,保准能让她昏过去,要是不行就加大电量,这没用的垃圾贱货肯定受
不住~~」刘艳梅一边说一边往刘文佳身上贴电极片。

  不一会儿,刘文佳的小腹,屁股,大腿内侧,侧肋,大臂内侧以及乳房上都
贴满了连接着电线的电极片。而挂在半空的刘文佳早已被剧烈的便意和肠道内地
烧灼感折磨的不停呻吟,满身的汗水顺着她苍白的身体滑落到屁股上,最后低落
在她的身下。

  「死了~~死了~~不行~~别~~求求~~真的~~」刘文佳鼓起最后的
力气不住的哀求,她苍白的身体俏脸和嘴唇因为痛苦的摧残失去了血色,但是这
苍白和痛苦的呻吟哀求对于这些被人踩在脚下,饱受欺辱的农民工而言却是极好
的催情剂,他们排着队焦急的催促着前面的人快点完事。

  「唔呀~呀呀~~呀~呀呀~~啊呀~~」刘文佳的呻吟声再次响起,剧烈
的痛苦刺激令她无法发出第三个声音。

  假阳具狠狠地插入阴道的摩擦令刘文佳痛苦,毫无规律不停撞击子宫颈的金
属小球将一股有一股的电流从子宫颈传遍整个子宫,强烈的子宫收缩令刘文佳感
到痉挛的剧痛,巴不得自己死了才好;肠道里的强烈便意令她的屁股不停的哆嗦,
肛门和肠道出于生理本能,不停的猛烈凸起蠕动,想要将灌入肠道的异物排泄出
去;她的双腿也在本能的驱使下不停的向外伸展,但是因为捆绑她双腿绳索的另
一端绑在她的乳房上,只要刘文佳伸展双腿,就会拉扯自己的乳房,所以刘文佳
的乳房也随着双腿的动作而饱受煎熬。

  「你们知道这小母狗受了多大苦吗?」久未出声的红衣女总向那些看的无比
兴奋的男人们大声问道。

  「你们当然不知道。你们的那个假鸡巴是电流的入口,所以你们操得越快,
这小骚货的电流刺激就越多,操得越深,这小骚货的阴道收缩的也就越厉害。」
红衣女看了看缩在一旁不敢出声的我,接着说道。

  「这小骚货贴在身上的电极片会让她本能的收缩肌肉,插在她肛门里的肛塞
也是电流出口之一,也会令她的肠道剧烈的收缩一下。所以这小骚货被操的时候,
她在用自己的力气挤压肠道里的灌肠液,不但让这灌肠液流到更深的地方还会让
这小骚货的便意更加强烈。」红衣女人看着我的眼睛,用她那温柔缓慢的话语诉
说着令我惊恐万分的词句。

  「总体来说就是,你们的鸡巴在抽插她的身体,而不是骚逼,她现在的感觉
就是这样。小骚货~~你要是不发情,就要受苦,赶快学会在痛苦中发情吧~~」
红衣女人双手环抱胸前,看着被奸淫的死去活来,双眼不住反白的刘文佳呵呵直
笑。

  「老母狗干的不错,挺让人感动的,你们好好的玩玩她吧。」红衣女对正在
勇猛奸淫刘文佳的工头说道,并且将玩玩说的格外重。

  「嗯~~有道理~~来~让大爷好好玩玩你~~」工头抽出正在奸淫刘文佳
的鸡巴,将电线拔了出来交给他身后的老顾,转向刘艳梅。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刘艳梅对着工头不住磕头,她的声音因为激
动而颤抖,她的脸上瞬间挂满幸福的泪水。

  「你先给自己绑起来,老子也要试试捆绑玩人。」工头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
看着刘艳梅。

  「是~~主人~~」刘艳梅的激动令她的身体和声音都有些颤抖,抓着绳子
捆绑乳房的双手也因为亢奋而有些不受控制。

  「主人,帮老母狗把奶子缠紧一些,好不好?」刘艳梅跪在地上仰望着工头,
满是献媚讨好表情的脸上挂满幸福与欣慰的泪水,她的声音里充满感激。

  「好的~没问题~看你这不要脸的老母狗这么下贱淫荡求操的份上,老子就
成全你。」包工头接过刘艳梅手里的绳子,用力的缠绕着刘艳梅那早就松垮下垂
几乎到肚脐眼上的大奶子。

  当两个奶子都被绑好之后,刘艳梅要求工头将捆绑奶子的绳索另一端穿过垂
吊在天花板上的起重钩,与自己的头发绑在一起,将自己吊起来。刘艳梅被吊起
来之后还要求工头将她枕在脑后的脚腕和环抱双腿后背在身后的手腕也绑住。

  当一切完成后,被对折在一起,露出自己黝黑阴部的刘艳梅一动也动不了了。

  「请主人来玩弄折磨老母狗吧,老母狗准备好了~」被悬挂在半空的刘艳梅
用充满期待的声音不停地祈求着工头的奸淫与羞辱。

  「知道这是什么吗?」工头拿着一个白色的小药瓶在刘艳梅面前晃了晃。

  「这是吸嗅型的春药和兴奋剂,能让吸到的女人变成求操的母狗。要是得不
到鸡巴操,阴道里又酸又痒,会发疯的。」刘艳梅的脸上依旧带着讨好和献媚的
笑容回答着满脸淫邪残忍笑容的工头。

  「这个呢?」工头举着捏在手里的好似装着导热硅胶的小塑料注射管问道。

  「这是春药,抹在阴道和肛门上就不得了的痒,不得了的酸,可是被鸡巴插
的时候就会好疼,好像破处一样,下面好像被撕开一样。」刘艳梅说完,她先是
一愣,当她看到工头和围着她的几个工人脸上越发狰狞的笑容时终于明白这些男
人要做什么了。

  刘艳梅脸上瞬间被恐惧的表情所填满,她看着面前几个笑容越发狰狞的农民
工不住地摇头,她的惊恐令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不不不~~主~主
不不不~~」

  「叫唤啥?刚说的就是玩你,你也同意了~现在摇头~~啥意思~~戏耍爷
们呗?」工头一挥手,几个公民工一哄而上,将刘艳梅团团围住。

  刘艳梅惨嚎的声音里透出的绝望与无助令男人们发出一阵充满兴奋和嗜血的
哄笑声。

  刘艳梅母女被面对面挂在一起,让她们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时还不忘用自己
充满憎恨的目光看着彼此。

  刘文佳的双穴轮奸变成了轮奸阴道,她的肛门被扩张肛塞扩张到了极限,大
量的高刺激性灌肠液被缓缓的持续不断的,好像打点滴一般注入她那早已微微鼓
起的肚子里。点击刘文佳身体的电流也在逐步增加,令刘文佳的身体收缩的更加
剧烈。

  男人们为了增加刘文佳的痛苦,他们会紧紧的抱住刘文佳的身体,不仅增加
插入刘文佳身体的冲击力,还会挤压撞击她鼓起的肚子,让刘文佳肚子里的胀满
感更加难以忍受。

  在一轮猛烈的奸淫抽插下,大颗大颗的晶莹含住顺着她的身体滴落地面,她
被汗水浸泡的长发散乱的贴在她苍白的身体上,刘文佳扬起的脑袋随着被撞击的
身体不住的摇摆,大量的口水唾液顺着她张开的嘴巴流淌,早已失神的双眼好似
空洞一般看着天花板。

  被难以忍受的痛苦以及绝望令刘文佳早已昏死过去,但是她从张开的嘴巴里,
可以听到她那随着身体被撞击插入的频率而不断发出的呻吟:「没~昏~倒;没
昏~倒;没~昏~倒……」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刘艳梅嘴巴上带着一个医用呼吸面罩,那里面被导入了不
少吸入型春药,她的阴道和肛门也被抹上了大量的特质春药,而那些奸淫完刘文
佳的男人们都围绕在刘艳梅身旁,兑现着自己的承诺,想法设法的玩弄她。

  「老母狗骚逼腚眼好痒,大爷主人们给老母狗止止痒啊,操老母狗的骚逼和
腚眼子吧~~老母狗不行了~~」刘艳梅无助的哭求着。

  「来,用这个操操她~~操逼器~高不高兴?喜不喜欢?」一个农民工拿着
电动炮机在刘艳梅面前晃了晃。

  被性欲逼疯的刘艳梅却无助而绝望的摇了摇头:「会操死的,好疼的~~求
求大爷,用鸡巴操母狗吧~~」

  「啊呀~~呀呀~~」手钻般的炮机一但运行起来,刘艳梅就发出撕心裂肺
般的惨叫,她的嘶喊声中充满了绝望与痛苦。但是一旦停下没多久,刘艳梅就又
开始风骚的扭动身体,不停的哀求男人们奸淫自己。

  「知道她们两个怎么会这样吗?」红衣女人看了看极度惊恐的我,笑了笑接
着说道:「嘿嘿嘿~~呼吸的是一种兴奋剂,可以令刘艳梅的身体和精神处于极
度亢奋的状态,还会让刘艳梅的身体变得极为敏感。她骚逼和肛门里的药物是一
种生物制剂,抹在任务地方都会觉得骚样,尤其是抹在阴道里,会繁殖出许多细
菌,让女人觉得刺痒的难受想要不停的抓挠,对于刘艳梅这种已经调教出性瘾症
的骚货来说,就会误以为自己是发情了,想要做爱,但是这药剂里面还有一种细
纤维,就像小刺一样,扎在阴道里,只要有东西抽插阴道就会觉得非常刺痛,抽
插时间长了,就好像阴道被灼烧一样的刺痛,非常难受的。不挨操就痒得要命,
被操就刺痛难忍,不给她抹上解药就会一直是这个状态,刘艳梅可是倒了大霉了。
哈哈哈~~你要不要试试?」红衣女人的问题让我惊恐的摔倒在地,拼命地移动
身体,想要远离这个危险的女人。

  「知道那个小母狗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吗?是性耐久训练,就是全身敏感地带
挂满情趣用品不停的刺激她的性欲,想像现在这样昏倒都不行。很残忍的哦~~
等刘艳梅也昏过去之后再演示给你看。」

  红衣女人根本不屑看我一眼,只是抱着胳膊饶有兴致的看着那群农民工用各
种按摩棒,电击棒和手持型炮机将刘艳梅折磨的不断呻吟惨叫。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