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班群炸了:把奶子和嫩穴拍给我再睡】(6:上课偷摸妈妈丝袜腿)

**小说 2022-11-27 17:3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班群炸了:把奶子和嫩穴拍给我再睡】(6:上课偷摸妈妈丝袜腿)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班群炸了:把奶子和嫩穴拍给我再睡】(6:上课偷摸妈妈丝袜腿)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hhkdesu
2022/09/25发表于:SIS论坛、SIS001、P站
是否首发:是
字数:6,302 字


           第六章:上课偷摸妈妈丝袜腿

  他脸上满是洋洋得意的表情,指尖捏起黑色丝袜悬吊在空中,仿佛在跟高璐
展示自己的战利品。

  周亮手上的丝袜是妈妈的!

  回想起当时在办公室,周亮如饥似渴般的眼神紧盯妈妈的胸口;又想到昨晚
在家里浴室消失不见了的丝袜;再加上,刚才周亮成竹在胸,跟高璐说着什么妈
妈也会是他的性奴……

  我的脑子轰然炸开,双拳紧紧捏住,浑身上下就连脖子上的青筋都好像爆炸
出来了似的,绷紧的身体忍不住微微发抖。

  姜惠子、高璐就算了,这家伙居然还敢打妈妈的主意?

  周亮,老子跟你没完!

  我立刻就想冲进屋里去,把周亮跟高老师这对狗男女揪出来暴打一顿,可高
璐接下来的话,却又让我当场愣在原地。

  就见高璐一把抓过周亮手上的黑丝,捏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

  「不会是从我这儿偷的吧?」

  周亮立刻笑了:「看不起谁呢骚璐,我、我会干那事儿吗?这保准是从韩老
师身上脱下来的原味,如假包换!」

  周亮把话说得如此斩钉截铁,高璐脸上却仍旧是不相信的态度。

  屋里两人的对话,每一个字都牵动着我的心灵。

  周亮说这丝袜是妈妈脱给他的,我心里愤怒和酸楚交加,甚至还涌上了一股
绝望;可高璐的话,却又让我心存一丝侥幸,事情好像还有一些变化的可能。

  高璐捏着这条黑丝左右来回看,好像没看出什么破绽来,但她仍然不信,反
而用调笑般的语气道:「当初是谁让人家去给他偷韩静婉的内衣来着?这才几天
呢,别人韩静婉就愿意主动把丝袜脱给你?你拿下得也太快了吧?」

  等等!高璐这句话里面,信息量有点大啊。

  周亮让高老师帮他去偷妈妈的内衣?

  心机被高璐一语道破,周亮也没再伪装下去,转而不好意思地道:「嘿嘿,
还是骗不过你啊……」

  「哼,小屁孩还想骗我?」高璐不快道,「说说吧,这条丝袜怎么来的。」

  「就昨天放学在她办公室垃圾桶捡的啊,本来想找找法子揩个油什么的,再
不济假装问问题视奸一下也好,可惜韩静婉昨天下午没课,走得早,回家去了吧」


  周亮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息,仿佛很失落的样子。

  而高璐则是歪着头思考了一阵子:「她怎么会无缘无故把丝袜脱了?还被你
捡到?这也太巧了吧。」

  「你不信算了,我怎么知道。」周亮说完,转而露出一副猥琐的笑容,「没
准在办公室悄悄自慰,湿了一大片,没法穿了吧?」

  高璐无可奈何地白了他一眼,转而把丝袜摊在手上仔细查看,在大腿处的位
置,发现了一道长长的豁口。

  「我知道了,这丝袜勾丝了!学校统一配的那办公桌就是不行,桌子下面的
抽屉很容易刮擦的。」

  「行行行,怎么都行,管他呢。」周亮一把抢过高璐手上的丝袜,像个宝贝
似的又塞进了自己裤子口袋里面,「在我彻底拿下韩静婉之前,先用这条丝袜将
就着吧,毕竟是原味,嘿嘿!总有一天,老子要让这条丝袜全部沾满精液,然后
亲自套到韩静婉头上,再狠狠操她!」

  听着周亮对妈妈的污言秽语,我在窗外恨得是咬牙切齿。但从他们的话里面,
我至少能确认,妈妈并没有像高老师、姜惠子那样臣服于周亮,一切的一切,都
只不过是周亮的意淫罢了。

  一条捡来的破丝袜就让他如此沾沾自喜,我都不知道用妈妈的丝袜撸过多少
次了,这么说,周亮还是太年轻啊!

  两人的对话还没有结束,我只能隐忍,先听听他们还要说什么。

  下午,我就把听到的事情全部告诉妈妈!

  周亮开除,高老师丢工作,已经是板上钉钉!

  周亮此刻还在洋洋得意地规划着:「嗯,韩静婉贴身的胸罩、丝袜我都有了,
下一步就是内裤……」

  听到这里,高璐打断他:「对了对了,那天晚上我把她胸罩拿了,之后呢?
她昨天来上课怎么样,有没有出丑?」

  高老师满脸期待的样子,好像很乐意听到妈妈在班上闹笑话。

  周亮摇摇头:「这倒没有被发现,只要不特别注意,谁知道她里面穿没穿胸
罩啊,再说了,她那衬衫外面还有个黑色外套呢。」

  「切。」高璐满脸失望。

  而周亮则继续滔滔不绝:「不过,老子昨天去她办公室补假条的时候,可是
大饱眼福了!那奶子可真白啊,乳头粉粉的,捏起来手感绝对爽飞!」

  高老师好像再没兴趣听他说什么了,就周亮一个人坐在那儿疯狂意淫。

  离开教师宿舍,我浑身的怒意还没消退,但相比于之前,我心里的确冷静了
许多。

  至少我能确定,妈妈并没有像姜惠子、高璐那样任由周亮随意亵玩,一切的
一切,不过都是周亮的意淫。

  话虽如此,可周亮已经打起了妈妈的主意,而且还得到了妈妈私密的贴身衣
物,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必须尽快把这个事情告诉妈妈!

  ……

  下午第一节课便是妈妈的语文课,午休过后,同学们一个个趴在桌子上无精
打采,直到教室门外一阵极富辨识度的高跟鞋声音响起。

  「哒哒哒——」

  身穿教师职业装的高挑身影迈上讲台,一瞬间,众人便像打了鸡血似的,个
个坐在位置上挺直腰背、睁大眼睛,生怕被妈妈发现自己脸上还残存有一丝丝困
意。

  妈妈站在讲台上,盯着我们来回扫视几眼,见状态不错,才满意地点点头。

  「上课。」

  「起立,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

  开始上课了,黑板上的大荧幕展示着课件,妈妈手上捏着课本,开口道:
「上节课给大家梳理了原文内容,正式上课之前,咱们还是先把课文朗诵一遍。
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起。」

  「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

  整齐划一的朗朗书声响起,众人都埋头认真朗读,妈妈则趁这个时候走下讲
台,沿着教室过道来回走动,仔细聆听每一位同学的读书声,看看是否有人在里
面浑水摸鱼。

  高跟鞋的清脆响声淹没在众人的读书声中,妈妈的步伐很慢,手捏着课本,
在教室里来回转悠。

  经过我身旁的时候,一阵成熟女体自带的香气扑面而来,我目不转睛盯着课
本朗读,眼睛余光却还是瞟到了妈妈那修长圆润的黑丝美腿。

  我暗自咽下一口唾沫,胸口隐隐发热,脑子里不自觉回忆起了用妈妈换下来
的丝袜撸管的场景。

  要不是妈妈的丝袜勾丝,被周亮半路捡去,我也不至于昨晚扑了个空!

  越想越气,估计昨天妈妈扔掉的丝袜,现在还藏在周亮的裤兜里!

  直到妈妈走远,我才敢抬起头来,不经意看向周亮那边。

  等着吧,下课我就把今中午听到、看到的事,全部告诉妈妈!

  朗朗的读书声还在继续,妈妈踩着高跟鞋,逐渐走到了周亮所坐的那一排。

  当她的身影经过周亮课桌边的时候,只见周亮手臂微动,桌上一支中性笔便
被他的手肘「无意」扫落。

  「啪叽——」

  当然,这掉落的声音是我脑补出来的,妈妈高挑的身形与周亮的课桌并排,
而那支掉落的中性笔,此时正好躺在妈妈踩着高跟鞋的脚边。

  周亮反应迅速,当即弯下腰去。

  这小胖子坐在拥挤的课桌之间,活动十分受限,他很费了一番功夫才伸长了
手,指尖碰到笔,随后一把抓了上去。

  妈妈也注意到了周亮弯腰捡笔的动作,她也没太在意,只是微微挪动脚步,
腾出一块地方。

  而此刻,弯下腰的周亮开始收手,他抓着笔的那只手抬起的一瞬,手背正好
跟妈妈的黑丝美腿,来了个亲密接触!

  周亮的力度掌握得很好,他握笔的那只手,像是有意的、又像是无意的,总
之是紧贴妈妈裹着黑丝的小腿往上游走。

  随着抬手动作,他那肮脏的手背便贴着妈妈的丝袜腿向上一直摩擦,从小腿
摩擦到了大腿,甚至都要接触到妈妈下身黑色套裙的裙边了。

  而那一瞬,他也很知趣地收回了手,然后把笔放在了桌上。

  妈妈自然感受到了周亮的小动作,可她对周亮背后的肮脏想法一无所知,自
然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只当周亮是正常捡笔,无意中碰到自己罢了。

  而周亮捡起笔过后,还抬脸朝妈妈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像是在跟妈妈说,
自己耽误读书了,对不起。

  胖子天生就给人一种善良、好相处、没有坏心思的感觉,他这笑容一出,更
是让人无话可说。

  妈妈瞪他一眼,眼神示意他认真读书,随后便迈动脚步,继续在教室里游走
了。

  这一幕全都被我看在眼里,也许别人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我却清楚知道,周
亮的动作绝对不是无意的,他对妈妈的身体垂涎已久,就是要千方百计跟妈妈接
触罢了!

  今天只是无意中触碰妈妈的丝腿,妈妈没当回事;明天,周亮就有可能再继
续试探,一步一步触碰妈妈的底线!

  再往下,我根本不敢想。

  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赶在周亮下一步行动之前,让妈妈知道他的狼子野心!

  ……

  语文课结束,妈妈拿起课本,离开教室。

  随着那阵清脆的高跟鞋脚步声渐行渐远,教室里的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于
是大家收起了刚才精神百倍的状态,一个个趴在桌上东倒西歪,纷纷补起觉来。

  这时,小眼镜又凑过来了。

  「刘明,刘明,我今上午说的那事,你没外传吧?」

  他用手挡着嘴巴,压低了声音对我道。

  我摇头:「不就高老师和周亮那点事吗,有什么好传的。」

  小眼镜一听,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我似的,盯着我上下扫视了许久:「不对呀
刘明,你之前不还挺关注的吗?这才过了几个小时,怎么就这副样子?难道你掌
握了什么新情报?」

  不得不说,小眼镜的嗅觉确实敏锐,迅速察觉到了我的变化。

  毕竟已经亲眼见过高老师跪在周亮胯下给他口交,相比于眼见为实,小眼镜
嘴里的风言风语自然让我提不起兴趣。

  我摆摆手:「我能有什么新情报,这不还指望着我们班消息最灵通的王博老
大,透露点风声吗?」

  小眼镜听了我的恭维,十分受用,他抬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道:
「既然你这么诚心,那我就再透露点新消息给你。」

  小眼镜抬起头,刻意扫视了一圈班上情况,除了个别人离开教室上厕所之外,
大部分人都躺在课桌上睡觉,没人注意到我们这边。

  他这才又转过头来,猫着腰在我耳边小声道:「周亮跟高老师绝对有事,基
本板上钉钉了!」

  我佯装不信:「怎么又板上钉钉了?」

  小眼镜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副校长跟周亮是亲戚,高老师肯定通过身
体上位,让周亮在副校长那边帮她说话,这才有了那天晚上,周亮错发到班群的
那条消息……」

  我心里暗暗点头,小眼镜果真有手段,跟我了解到的情况八九不离十。今天
中午,周亮的确跟高璐说过,教导主任的位置基本稳了,副校长是他二叔之类的。

  不过我脸上还是故意装出了一副震惊的表情:「卧槽,他俩居然真的有一腿
啊?学生跟老师?」

  见我脸上终于露出了他所期待的表情,小眼镜这才洋洋得意起来。

  他继续道:「那可不嘛?高老师一天天的,打扮那么风骚、衣服换得那么勤,
背后都是有原因的!听其他班人说,高老师好像离婚了,单亲妈妈,倒也没什么
心理负担……」

  小眼镜一个劲地滔滔不绝,我已经听烦了,主要我现在根本不关心高璐如何,
身体上位又怎样?反正她很快就要丢工作了。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把这件事告诉妈妈,以免夜长梦多!

  我打断小眼镜的话,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离开教室了。

  ……

  走到妈妈办公室门口,正要进去汇报,门却突然打开。

  「砰」的一声,从里面出来那人,直接撞到了我身上。

  「哦,刘明啊。」

  我低下头一看,面前这小胖子,不正是周亮吗?

  我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他为什么会在妈妈的办公室?难道又在搞什么阴谋?

  周亮完全不在意我阴沉的脸色,对我憨笑道:「你也来找韩老师吗?韩老师
不在。」

  「不在?」

  「嗯,好像开班主任大会去了。」

  周亮咧嘴笑了笑,接着就准备走。

  「别走。」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怎么了,还有啥事吗?」周亮对我又是一笑。

  自从发现了周亮在背后跟姜惠子、高老师的关系,他的一举一动,在我眼里
都开始变得可疑。

  就连他脸上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在我眼里都开始变得诡异起来,总让我觉得,
他似乎不怀好意。

  「既然我妈……既然韩老师不在,你进办公室做什么?」

  我这话一问出,周亮脸上明显紧张了许多,笑容也立刻收敛了。

  我内心大喜,果然不简单!

  我立刻逼问道:「快说!不然我打电话了!」

  说着我就作势摸出手机,周亮瞬间服软了,按住我的手,陪笑道:「别别别,
明哥明哥,我都交代,先别给韩老师打电话。」

  没想到跟周亮的过招一回合都不到,他就坚持不住了!

  我心里喜出望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半点松懈,严肃道:「说吧,你在韩老
师办公室干嘛?」

  周亮把手伸进裤兜里,开始掏起来,一边掏还一边无奈地道:「果然啥事都
瞒不住明哥啊,不愧是韩老师的儿子,眼神的确犀利……」

  「别明哥明哥的,跟你很熟吗?」

  高中两年,我跟周亮压根就没说过几句话,他一口一个明哥,叫得我浑身直
起鸡皮疙瘩。

  「是是是。」周亮继续陪笑,「不过这事儿你可要替我保密啊,毕竟你是韩
老师的儿子嘛,跟她关系不一般。」

  周亮的话说得我心里直发痒,他会从兜里掏出什么东西?

  难道是那条妈妈换下来的黑丝袜?

  他要跟我摊牌?

  我的心开始猛烈跳动,周亮还是一副恭维顺从的样子,手在裤兜里掏了半天,
终于摸出了一团皱巴巴的……

  纸条?

  怎么会是纸条!

  我正要问,周亮连忙把纸条摊开跟我展示道:「我本来想找韩老师问问题的,
她不是开会去了嘛,我就趁机偷了两张假条出来,以后用得上……既然明哥你知
道了,可得要帮我保密啊,被韩静婉发现,我就死定了!」

  此刻,周亮的话对我来说,完全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我满以为他肯定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最坏的情况下,甚至会直接掏出
妈妈的丝袜。

  结果他就掏了两张请假条出来……

  难道,是我想多了?

  周亮还很大方地分了一张假条给我:「来来来,见者有份,记得帮我保密哈。」

  周亮把签有妈妈名字的空白假条塞给我一张,随后便离开了,我没有再阻拦
他。

  我们学校请假离校,都要有班主任亲笔签名的假条才能出校门,如果是校外
请假,事后也必须把假条补上。

  妈妈有提前写好假条的习惯,这样比较方便。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没有现场抓到周亮的蛛丝马迹,我也没话说,此刻的我,就像一只落败的公
鸡,回到了教室。

  妈妈去开班主任大会的事已经传遍全班,班里的气氛顿时活跃许多,一下午
的课,就这么度过了。

  ……

  放学之后,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教师宿舍那边,不过妈妈好像还在
开会,那边并没有人。

  算了,晚上回家再给妈妈打个电话吧。

  从学校出来,沿着熟悉的路回家,走着走着,四周的景象让我不禁想起了昨
天。

  昨天也是这个时候,我跟在姜惠子后面,企图上去搭话;也正是昨天,姜惠
子在我心中的美好形象破灭了。

  前面,就是那条熟悉的小巷,姜惠子回家的必经之路。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鬼使神差地想去小巷走走。

  进入小巷,一团嘈杂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好像是几个人在争吵。

  「你他妈不是很能吗?来呀,打老子呀。」

  「哈哈哈哈,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不是?昨天不是这么牛吗?」

  「你们放开我!我会报警的!」

  「你报警吧,老子还不到十八岁,你随便报!不过在你报警之前,先让老子
好好爽爽!」

  我心里一紧,光凭声音,我已经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事。

  我躲在远处,缓缓靠近。

  就见前方出现两个人影,一个是曾被姜惠子处理过的高三学生王辉;另一个,
梳着红色鸡冠头,正是那个社会青年,他们口中的鸡哥!

  看来,昨日一战,王辉和鸡哥怀恨在心,今天就专门在这里等姜惠子放学。

  此刻战斗已经结束,姜惠子败了。

  她满身的狼狈,被王辉和鸡哥用绳子捆在了电线杆上。

  「王辉,你还是个学生吗?马上要高考了,你把我放了,我保证不……」

  「少废话!」

  王辉跳起来就是一巴掌甩在姜惠子脸上。

  两人站在姜惠子面前,哈哈大笑,声音要多放肆有多放肆。

  地上散落着一根结实的甩棍,还有两截被打断的木棍。

  相比昨天的五人,今天只有王辉和鸡哥两个,但他们却是有备而来,搞了偷
袭……

  姜惠子脸上本就因为刚才的打斗而挂了一条血痕,挨了王辉一巴掌后,此刻
更是满面红润。

  她被两人用绳子绑在电线杆上,无法反抗。

  身上的Jk制服也凌乱了,下身裹着黑色连裤袜的修长双腿,满是被撕扯的痕
迹,连裤袜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破洞。

  膝盖处,因为打斗的磨损,黑色裤袜的破洞更加巨大,白嫩的皮肤也被擦破,
一抹红色血痕在周围黑丝的衬托下,印在膝盖上,显得格外醒目。

  「你、你们想干什么……把我放了……」

  姜惠子的声音,从一开始的不屈不挠,逐渐变得暗含惊恐。她再坚强、再能
打,也毕竟是个女生。

  而王辉和鸡哥却是兴奋地搓了搓手掌,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放声大笑起
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开我……」

  姜惠子拼命挣扎起来,可绳子在电线杆上绑得结结实实,她是一点办法也没
有。

  眼前的画面看得我心如刀绞。

  高中两年,明明我跟姜惠子都没说过几句话,她也不是我的什么人。

  可为什么,我会这么心痛?

  中午在教师宿舍窗外时候的那种愤怒又从心头涌了上来,甚至还要更加强烈。

  我……现在该怎么办?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