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归乡】(31~32)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归乡】(31~32)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归乡】(31~32)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后觉
2022/3/10发表于:SexInSex
字数:8829


              三十一破窗而出

  几人进山时都没带换洗衣物,睡觉也都是和衣而卧,所以此时都穿戴整齐着
直接来到门口,李旭取下门闩拉了两下门把手,门却毫无反应,一旁的宋瑶催促
道:「干嘛呢,快开门呀。」

  李旭尴尬地笑了笑,改拉为推,门仍是纹丝不动,李旭这下急了,双手使劲
来回推拉,可双开的门扉除了些许晃动外,仍然紧紧闭

  合。

  「打不开。」李旭一脸惊讶地说道。

  「我来。」

  宋瑶与李旭交换了位置,她先确认了一下推拉确实都没用,然后沿着门框查
看了一圈,没发现有其他锁扣,便下定论道:「门不是从里面锁上的。」

  不是从里面还能从哪呢?三人自然都明白,但都未说出口。

  「我试试能不能撞开。」李旭把手机递给吴霜雪让她帮着照明,再让吴和宋
后退几步给自己腾出空间,他也退了两步,右臂紧贴胸侧对准门扇闭合处使劲撞
去。

  这房子虽然老旧但很多地方刚刚修葺过,这门应该是新换的,还能闻到新鲜
木材的香味。李旭的身体撞上门板发出巨大的哐哐声,这时也顾不上会吵醒周教
授和任玲了,连撞了几下,门板摇晃的幅度比使劲推拉时大了不少,但也仅此而
已。傍晚进屋时李旭没留意门的情况,此刻用身体感受到门板很厚,做工非常扎
实,想要撞开怕是不太可能。

  李旭停下来把看法告诉宋吴两女,两女一下也没了主意,沉默几秒后吴霜雪
像在自问般说道:「他们为什么要把门从外面锁上?」

  「当然是要吧我们困在这里。」宋瑶语气凝重地回答。

  「可为什么要……」吴霜雪突然意识到李旭和宋瑶不可能知道为什么,便止
住问了一半的话。

  李旭刚刚还认为宋瑶是小题大做,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从深夜不知在搞
什么活动,到把他们困在房子里,看来这村子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越不想让人
知道反而越能挑起人的好奇心,几分钟前李旭只是抱着陪宋瑶下去看看的心态,
而此刻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一探究竟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教授和任玲叫起来?」吴霜雪再次打破沉默,征询两人
的意见。

  「眼下这种情况……是应该把他们……」宋瑶此时反而没有了刚才的自信,
说话的同时望向李旭,像是要让李旭给出答复。

  李旭当即接过宋瑶的话说道:「先不要叫醒他们,眼下除了知道被困在这里
外,我们不知道任何其他情报,把他们叫醒也无济于事,这大半夜的外面一片漆
黑,就算出得去也不可能现在跑路,要有所行动也得等到天亮,天亮前的这段时
间就让他们好好休息恢复精力吧。」

  「那我们三个呢?天亮前这段时间干嘛?也回去睡觉不成?」宋瑶对李旭的
决定看来并不满意,连续追问道。

  「睡觉?现在让你睡你能睡得踏实吗?刚才不是要去看看村里人在干嘛吗?
眼下这种情况,就更应该去看看了,这样我们心里也能有个底。」

  「可现在不是出不去吗?」吴霜雪提醒李旭道。宋瑶则瞅着李旭看他接下来
要怎么说。

  「门是出不去,可不是还有窗子吗?」

  宋瑶和吴霜雪点了点头,她们刚才震惊于门竟会被从外面锁上,之后便把要
出去的事放在了一边,竟连窗子这点都忽略了,现在李旭既然提起,他们便不再
磨蹭,直接从离得最近的窗子开始,试试看能不能打开。

  一扇,两扇,他们连试了三扇窗,但都和门的情况一样,应该是新换的,被
从外面固定得死死的,窗上虽然镶着玻璃,但玻璃后面还有一层铁窗纱。当然,
窗子毕竟不比门,若是用蛮力破坏应该可以打开,不过情况还没有到需要这么做
的地步。

  「看来那三人把我们安顿在这也是有预谋的。」

  李旭想了想说道:「这房子挺大的,应该还有不少窗子,这样吧,我们分开
检查,宋警官和学姐你们去右边我去左边,就看有没有窗子能打开。」

  宋瑶和吴霜雪没有异议,三人分头行动。李旭沿一个方向检查过每一扇窗,
就连厕所里的小窗也没放过,可没有一扇能打开的,他已经在想干脆选一扇不起
眼的砸开算了,这时房子另一头的吴霜雪匆忙跑来叫住了他。

  「李旭,那边,跟我来。」

  看来那边有情况,李旭跟着吴霜雪快步走到房子另一侧,宋瑶站在走道尽头
的一扇窗前等待着,应该就是这扇窗了。

  这窗的式样与其他窗户不同,窗框的木质部分已腐朽发黑,显然是最近这次
修缮时未被更换过。

  李旭推拉了几下,窗子也是被从外面固定住打不开,不过右窗扇晃动的幅度
很大,李旭打着光找到了晃动的源头,窗扇与窗框连接处的上下合叶都已松动,
李旭便更加用力地一下下拉扯窗扇,第六下时下合叶便从窗框上脱落,上面要比
下面费点力,不过最终还是被李旭晃脱落掉。

  李旭回头对宋吴两女笑了笑,然后爬上掰开一半的窗户跳向窗外。

  「我操!」刚一落地李旭便少见地叫骂出声。

  「怎么了?」宋瑶和吴霜雪奔到窗前探头张望。

  原来这房子建在半山腰上,房子几乎占据了整块平地,房侧只有二三十厘米
宽的落脚地,外侧则是十几米高的斜坡,李旭不了解地形一只脚踩空,差点就乐
极生悲。

  「扶我一把。」见李旭没事,宋瑶也爬上窗扶着李旭跳出窗外。

  吴霜雪紧随宋瑶之后,落地时没能站稳,身体前倾摇摇欲坠,李旭赶忙伸手
揽住吴霜雪的腰,将她拉向自己。

  「没事吧,学姐?」

  吴霜雪整个人倚在李旭身上,头抵着李旭的肩,李旭呼吸时胸口的轻微起伏
都能清晰感受到,李旭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打得她耳朵痒痒的,她抬起头正好与李
旭四目相对,两人还是第一次挨这么近,吴霜雪感到脸颊有点发烫,把头偏向一
边轻声说道:「我没事,谢谢。」

  李旭的手还抚在吴霜雪腰上,吴霜雪的心跳声隔着胸腔直达李旭,李旭觉得
这心跳有点快,以为是刚刚的惊险状况激起的反应还未完全退去,便也轻声安慰
道:「没事就好。」

  「你们要抱到什么时候?还办不办正事了?」

  宋瑶不快的声音打破了两人温馨的气氛,李旭与吴霜雪迅速分开。

  「哎呀!外面还有点冷」李旭自言自语着从宋瑶身旁经过,往房子前面走去,
宋瑶和吴霜雪跟在后面。

  三人绕到房前发现大门把手上缠着一圈圈铁链,铁链末端还挂着把锁,这就
是房门从里边打不开的原因,三人没去管锁链,转头就要往山下走。

  「等等,我忘了件东西,等我两分钟。」李旭撇下话,没等两女问是忘了什
么,便原路返回屋里。两分钟后李旭再次出现,右手拎着那把表面锈迹斑斑但刀
口锃亮的柴刀。

  两女看见李旭手里的刀都很惊讶,宋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李旭抢在之前说
道:「防身用的,以防万一。」

  最终两女什么都没说,刀的出现提醒她们这不是出来玩,让她们对接下来的
行动慎重起来。

  李旭在前,之后是宋瑶,吴霜雪与进山时一样走在最后,今夜月色不显群星
暗淡,只靠手机照明下山的路走得十分缓慢,李旭不时提醒身后的人前方路面有
凸起或是凹陷。

  待李旭拐过第四道弯,山路两侧没有了茂密的树丛,视野豁然开朗,而眼前
的景象却令李旭大为震惊。

  他一把捂住手机的光亮,然后用另一只手去关闭光源,同时压低声音对身后
两女说道:「关灯,快把灯关了。」

  宋瑶和吴霜雪闻声立马熄灭了各自的手机,并停在原地。等了几秒钟见没什
么事发生,宋瑶低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自己过来看。别开灯,慢一点,小心脚下。」

  宋瑶和吴霜雪摸着黑,一小步一小步试探着踱到李旭身边,刚刚震惊李旭的
景象出现在两女面前。

  刚才在三女的房间里,透过窗子隐约看见远处山下有点点火光跳动,李旭三
人估摸着那应该有一二十人的样子,却不想实际情况远超他们预料,从村中某处
开始,主干道两旁每隔两米左右,便站立着一个举着火把的人,这些人全都披着
深色的斗篷,从体型判断应是有男有女又老又少,连绵不绝如长龙般一直延伸到
视野尽头。这得有多少人?一百?两百?怕是全村人都出动了,这阵仗,是在夹
道欢迎什么人吗?

  在山腰上的房子里因为视线被遮挡的原因,他们只看到了长龙的一角,可反
过来想,也许是包围他们视线的屏障缺少一角,才恰巧让他们窥见了端倪,再联
想到殷勤道招待,从外面封死的门窗,这一切也许都是为了不让他们发现进而干
扰到眼前的活动。李旭把他的推测告诉了宋瑶和吴霜雪,两女想了想都觉得有道
理。

  「那就更不能错过了,李旭,我们再靠近点。」宋瑶听了李旭的推测,对眼
前不知在干什么的活动更加有兴趣了。

  他们此刻隐于黑暗之中又居高临下,只要不弄出太大动静是很难被发现的,
可就是距离稍有点远,看得见全貌看不清细节,更听不见那些人是否在说话又在
说什么。李旭三人猫着腰不敢照明,慢慢地一点一点向下移动,走上几米就停一
停,确保没被发现也看看距离是否合适。越接近山下的光亮,他们身子压得越低
脚迈得越谨慎,再往下三四米就是光晕所及的范围了,李旭转身给两女打了个向
左的手势,然后轻手轻脚地钻进路旁半人高的草丛中。

  三人蹲在野草矮树之中,伸着脖子透过空隙观察下方的动静。他们离举着火
把站在道旁的人已经很近,可以看见飞虫在火光周围翻飞,他们不敢再说话,交
流通过打手势进行。

  蹲在草丛中并不好受,蚊虫的叮咬令三人不胜其烦,却又不敢拍打,怕发出
的声响引起底下人的注意,只能靠扭动身体来驱赶蚊虫。很快三人的腿也麻了,
伸展活动一下发麻的腿更是不能。终于,宋瑶撑不住了,她双手撑地屁股下沉,
轻轻地坐到了地上,然后冲李旭比划了几下,李旭猜这意思是说有动静了叫她。
李旭接着对吴霜雪比划了一番自创的手势,意思是撑不住了就像宋瑶一样坐下,
有他注意着下面就行。

  吴霜雪也理解了李旭的手势,迟疑了一下后也坐到了地上。

  三人只剩李旭硬撑着,他瞅了半天不见下方道路有人经过,但站在路两旁举
着火把的人却始终如一,身体几乎纹丝不动,只有身上的斗篷不时被夜风吹动,
无论是相对而站还是左右比邻的人之间都不曾传出一句话语。

  突然,从村里某处传出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声音所经之处李旭发现,原本就
站得笔直的那些人,又挺拔了几分,李旭大致猜到了这意味着什么,他以期待的
眼神望向号角声传出的方向,果不其然,三四分钟后一队人从那个方向缓缓走来。
李旭示意宋吴两女有新情况,两女立马改坐为蹲,向李旭所指方向望去。

  那队人逐渐靠近,为首两人步伐沉稳步调一致,他们高举火把走在队伍最前
面,起到告知众人,重要人物即将到来的作用,其后五六米,四个壮汉抬着一架
步辇缓缓走来,步辇两侧各跟着两位年轻女子,之所以知道是年轻女子,是因为
四女并未身披斗篷,而是一身白衣罗裙,四女手上拿的也不是火把,而是各提着
一盏油灯。

  而上述的一切都并非这支队伍的核心,他们只为此刻端坐于步辇之上的女子
而存在。那女子庄重里透着一丝慵懒,典雅又不失妩媚,既有少女的灵动,又有
妇人的韵味。

  李旭瞪大双眼凝视着步辇上的女子,衣着妆容虽然不同,但那张脸他绝不会
认错。

              三十二暗中观察

  「念……」李旭不禁叫出声来,可刚吐出一个字又慌张地捂住嘴巴。

  是念儿姐,她在这,这么多天没回去就是在这吗?她不是要寻找……对呀!
念儿姐要寻找的村子就是眷湖村吧?肯定是这样,所以她才会在这,才没有回去
找我。

  朝思暮想的人儿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李旭既激动又欢喜。李念儿消失了
近一个月,一开始,李旭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担心她的安危,渐渐地,因为
任玲的陪伴,想她的时刻逐渐减少,而随着他与任玲的关系一步步升温,想任玲
的时候更多一点,最近,他只在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时偶尔想到她。

  但这并不是说他已快忘了李念儿,而是因为他觉得,现在还想着李念儿对不
起任玲,再加上近一个月李念儿音信全无,他已对再见到李念儿不抱期望,与李
念儿相处的这段短暂时光,他打算当作一场艳遇深埋心底。

  可谁曾想……

  激动归激动,欢喜归欢喜,李旭却没忘记当前的形势,李念儿是肯定要找机
会见一见的,但不是现在。眷湖村的人对他们一行人到底是什么态度?眼前这些
人又是在干嘛?在搞清楚这两点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意外的惊喜也带来了新的疑问,李旭猜测李念儿之前寻找的母亲的故乡应该
就是眷湖村,但到底是不是还要问过李念儿才能确定。其次,李念儿坐在步辇之
上被人抬着经过恭迎的队列,她的地位显然不一般,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步辇从李旭三人眼前经过,渐渐远去,步辇过后路两旁举着火把的人便跟在
后面加入队伍,步辇越往前身后跟着的队伍便越长。李旭望着渐行渐远的队伍,
心里想着李念儿的事,一时出了神。

  「还瞅呢?人家已经走远了。」宋瑶用手戳了戳李旭,语气透着不满。

  「啊?哦。那我们也走吧。」李旭说着便要起身,腿却酸麻得使不上力,他
手掌撑着膝盖蓄力两秒,再次发力才勉强站了起来。

  宋瑶试了两次都没能站起,便向李旭伸出双手,李旭什么也没说,握住宋瑶
的手把她拉了起来,接着又想到吴霜雪,转身伸手说道:「学姐我帮你。」

  吴霜雪刚站起身李旭就催促道:「我们赶快跟上去。」

  「急什么?她又跑不掉。」宋瑶立在原地没有要走的意思;「腿都蹲麻了,
现在可走不动。」

  「他?」李旭摸不着头脑,疑惑地反问道。

  「被人抬着的那位,很漂亮不是吗?某人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盯着人家,
一脸痴汉相。」

  「噢,你是说念儿姐呀!」李念儿突然出现给了李旭一个大大的惊喜,他刚
才的确一直在看李念儿,结果落入宋瑶眼里让她起了误会,不过一想也不算误会;
「那是我认识的人。」

  「你在这还有熟人?」宋瑶的语气明显是不相信。

  「当然不是在这,」李旭解释道:「念儿姐失踪快一个月了,没想到会出现
在这。」

  「这么巧?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绝对不会,那肯定是念儿姐。」

  「一口一个念儿姐的,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失踪这么久有报警吗?」

  「我……」问及两人的关系,李旭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一方面他们之间无比亲密,男女之间能干的几乎都干了,可另一方面,除了
姓名他对她又一无所知。之前他也想过要报警,可报警肯定需要李念儿的个人信
息,还会被问到两人的关系,这两点他都无法回答,于是报警的想法只能作罢。
此刻宋瑶问起他也只能先搪塞过去;「朋友关系。先别说这些了,我们快跟上,
都快走得没影了。」

  李旭说完便迈开半麻的腿往下走,宋瑶转向一旁的吴霜雪说道:「遮遮掩掩
的,肯定有问题。」

  吴霜雪不为所动,跟着李旭向下走去。

  前面的队伍人数众多且都打着火把,在黑夜里十分显眼,倒不存在跟丢的可
能,月亮此时也从云层中探出了头,四下明亮不少,李旭三人隔着一段安全距离
悠哉地跟在后面,走了十四五分钟前方空间骤然开阔,远处出现粼粼水光,还能
听见拍岸的水声。

  李旭边走边眺望着前方,不太确定道:「前面那是……」

  「应该就是眷湖。」吴霜雪平静地说道。

  「叫眷湖村还真有湖啊!」宋瑶说道。

  「傍晚到达时天已经要黑了,没注意到这附近有湖。」

  李旭突然停住脚,仔细确认起前方的火光,然后说道:「他们好像停下了。」

  湖滩之前被清理过,平整出的区域足以容纳全村男女老幼,中间紧挨着湖水
处支起一块一米多高的木台,李念儿跪坐在木台中心的软垫上,四女手持油灯分
立在木台四角。

  李念儿背后是泛着森森白光的眷湖,前方木台下则整齐排列着全村男女,木
台与村民之间的空地上,左右各架起一堆木柴,村民们手中的火把都已投入柴堆,
两堆熊熊燃烧的篝火将整个场地笼罩于光亮中。洪梦灵作为被邀请前来观礼的宾
客,是全场除李念儿外唯一坐着的人,她坐在场地边缘将一切尽收眼底,严笑和
胡磊立在她身后。

  湖滩周围太过空旷没有藏身之处,李旭三人只能爬上最近的小山丘,从远处
居高临下观望,好在底下一片光亮,那些人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不过
他们在说什么就完全听不见了。

  此时一位老者站在篝火之间的空地上,面朝众人不知在说些什么,李旭三人
看得见却听不到,只能在山头上干着急。

  无声的演讲持续了十几分钟,之后老人回到了人群中,紧接着李念儿从坐垫
上站起,向前几步来到木台前端,她先抬手向人群示意,紧接着也说起话来。

  见李念儿在讲话,李旭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倾头向前伸,像是往前那么一点就
能听见似的。

  「脖子伸再长你也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是啊……」李旭收回身体冲宋瑶笑了笑,说到;「要是能听见他们在说什
么,说不定就能知道他们这是在干嘛。」

  「他们?刚才那老头讲话时怎么不见你吧脖子伸那么长。」

  「这个嘛……」李旭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停顿片刻后换作轻佻语气道:
「我说宋警官,我们出来是要搞清楚下面那些人在干嘛,你应该时刻盯住他们才
是,老关注我干嘛?我盯着谁看想听谁的声音都不打紧吧,嗯……你该不会是……
对我有意思吧?」

  「你你……」

  李旭突然转守为攻让宋瑶措手不及,却也让她意识到自己确实不自觉地过多
注意了他,匆忙嘴硬道:「你自作多情。」

  李旭没再说什么,咧嘴冲宋瑶笑了笑。宋瑶镇定了情绪,觉得刚刚慌忙间语
气不够自然,正要再补几句,就见到了李旭贱贱的得意嘴脸,哪还能忍,脑子里
想好的几句一下子变成了十几句几十句,势要数落得李旭低头认错悔不多嘴。

  一旁的吴霜雪像之前一样看着听着两人斗嘴,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烦躁。她跟
李旭认识有段时间了,两人之间说过的话却还没这半天里宋瑶与李旭说过的多。
宋瑶与她年纪相仿,也许是工作要常与不同的人打交道,也许性格本就如此,又
或只是和李旭相处时才这样,整个人开朗活泼,两人斗起嘴来虽显得有些幼稚,
但在旁观者看来却也表明两人相处得很融洽。再说李旭,从没那样和她说过话,
对她表露过那种表情,是她平时太一板一眼不苟言笑吗?

  还有底下那个女人与李旭的关系,她也有一点点一点点好奇。

  「你们够了!我们不是出来玩的。」吴霜雪终是没忍住,轻声呵止道:「李
旭你有那么多话要说吗?还观不观察下面的情况了……」

  被一直安静温和的学姐开口训斥,李旭有点惊讶,并在心里喊起了冤。明明
是宋瑶挑的事,他说一句宋瑶能怼十句,怎么就只说他不说宋瑶,不过他也就在
心里嘀咕嘀咕。

  虽然被点名的是李旭,宋瑶却不好意思起来,立刻安静下来。说完李旭吴霜
雪没再开口,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不语,四周安静得只剩夏夜虫鸣声,在这奇怪的
寂静中三人甚至忘了关注下面的情况,过了两分钟李旭才记起正事。

  「诶,他们这是在干嘛?」李旭重新望向下方,河滩上的情况不知何时发生
了变化,李念儿已坐了回去,不过却转身面向了湖心,台下的村民全都跪倒在地,
双臂张开举过头顶,朝着湖心方向有规律地跪拜着。

  宋瑶见了下面的变化,接口道:「看样子像是在祭拜什么……吧?」

  语气并不怎么自信,又向是在征询李旭的意见。

  「嗯……」李旭沉吟片刻没想出什么新的见解,转头问向另一边的吴霜雪;
「学姐你怎么看,这些人是在干嘛?」

  刚才训完李旭吴霜雪就后悔了,她跟李旭熟到可以批评人家了吗?她不确定,
万一李旭出口反驳岂不是会闹得不愉快,就算李旭嘴上不说,心里会不会觉得她
很奇怪、莫名其妙。还有宋瑶,会不会认为她在指桑骂槐。吴霜雪越想越觉得刚
刚太唐突,不似平日里的自己,想主动说点什么缓和下气氛,又不知从何说起,
恰在此时听见李旭问她,语气自然殷勤没有一丝芥蒂,她才放心。

  「我和宋警官看法一致,这些人应该是在祭拜什么。」吴霜雪仔细观察一会
儿后答道。

  「嗯嗯,肯定是这样。」自己的看法被肯定,宋瑶的语气一下子坚定起来。

  李旭不是想不到这些人可能在干嘛,只是他心中仍有疑惑;「说到祭拜,我
能想到的也就祭祖和拜神,祭祖的话一般在祠堂或是在墓地,拜神的话……也许
是在拜神,不过无论是祭祖还是拜神,选在深夜都很奇怪吧?」

  「这些人到底在干嘛,恐怕只有问过他们才能知道。」吴霜雪从自己所学专
业的角度说道:「一些与世隔绝鲜与外界交流的聚落,会有自己独特的风俗习惯
文化信仰。虽说已是二十一世纪,科学技术早已今非昔比,可华夏幅员广阔,其
中山地又占了很大一部分,再加上地区发展不平衡,偏远地区仍有不为人知的村
落也属正常,眷湖村应该就是这样的地方。」

  「哦。」李旭点着头像是接受了这种说法。

  宋瑶心想,连她这个辖区民警今天之前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这里自然是
座与世隔绝不为人知的村落,风俗信仰什么的她倒不关心,她现在就是要多知道
点这里的情况,回去后好向领导汇报,说不定就是大功一件,小功也行。

  「快看,又有变化了。」这次是宋瑶最先看见。

  只见跪着的人群中走出七八人去到水边,回来时都双手端着器皿冲火堆泼洒,
两三个来回后,原本熊熊燃烧的两堆篝火就被完全浇灭。没了火光的照耀湖滩上
暗淡了许多。

  这突如其来的展开令李旭三人大为不解,最直接的影响则是给接下来的观察
带来了不便。之前遮蔽月亮的云朵已完全消散,此时天空明净月光皎洁,可比起
明亮的火光,清冷的月辉照明效果还是逊色不少。三人无奈只能更加专注地注视
下方。

  「是要结束了吗?」

  「不是还跪着嘛,不像要走的样子。」

  浇灭篝火的几人回到了人群中,河滩上的村民仍然跪着,不见有新动作,李
旭三人更加迷惑了。

  又盯着下面看了两分钟,宋瑶突然开口道:「有声音,你们听听下面是不是
有声音。」

  「怎么会,就算有说话声也传不到……」李旭话到一半戛然而止,因为他也
听到了那个声音。李旭本以为宋瑶是说听见了下面的说话声,按之前的经验他们
是听不见的,可此刻传入耳中的声音明显不是某个人的说话声。这声音连绵不绝
平缓低沉,就像是一大群人在同时诵经念咒。

  声音从一开始要细听到逐渐清晰,对应下面的人逐渐都加入到了诵念的队伍
中,不多时三人所在的位置声音已经清晰可闻。

  「听得懂吗?」宋瑶用胳膊肘碰了碰李旭,问道。

  「完全听不懂。」李旭方一听见声音便开始仔细辨认,可这声音发音古怪,
不似他听过的任何语言,难道是这里封闭环境孕育出的独特语言?

  「你呢?」

  「我也听不懂。」

  「虽然听不懂,可我又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好似以前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在哪?」

  「想不起来,我说了只是有一丝,一丝熟悉的感觉。」

  「切,我看你是在梦里听过吧。」

  宋瑶可不信一个第一次来这的外乡人,会有什么熟悉感,以为李旭又在耍嘴
皮子,可这次李旭并未接口,反而像陷入沉思般发起了呆,宋瑶虽觉奇怪但也没
再理他,转向另一边的问道:「霜雪,你有什么看法?」

  「我?」

  亲昵的称呼让吴霜雪一愣,随即答道:「我也完全不懂这诵念的是什么,但
这发音确实古怪,甚至到了尖涩拗口的地步,也亏这些人能发得出来。」

  「是吗?」宋瑶只是单纯觉得这声音奇怪,听吴霜雪这么说便试着去模仿一
两个音节,结果喉咙里发出了干涩沙哑的怪声,像窒息又像在干呕,唯独不像原
声。

  宋瑶的举动倒把吴霜雪逗乐了,笑着说道:「怎么样宋警官,很难发出那样
的声音吧?」

  「叫我宋瑶就行。嗯,确实发不出那样的声音,这么一来这些村民就显得更
奇怪了。」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