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淫逻操仙录】 (5) (第一章 青云道劫)(师妹归来,宗门哀号)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淫逻操仙录】 (5)(第一章 青云道劫)(师妹归来,宗门哀号)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淫逻操仙录】 (5) (第一章 青云道劫)(师妹归来,宗门哀号)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待富者
2022/03/13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5,269

***********************************

  大家好,请各位多留言给意见,你的支持是待富者创作的动力。

  整体大纲已定,大约四十篇。

  待富者文笔不好,码字慢。而且还在待富阶段,工作非常忙,所以大家不要
期望有快速更新,待富者更不能承诺能完成整部作品,会尽力就是了。

  手上只余一篇存货,这几天整理好后就会发放,之后就要等一段日子了~

  这作品主要灵感来于美剧「行尸走肉」,肉的描写主要参考「水浒揭秘:高
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世界观是一般的修真世界。

***********************************

             第一章、青云道劫

           第5章、师妹归来,宗门哀号

  转眼一年过去,木依琳回到宗门。

  当代最高天姿小师妹归来,正式成立青云宗弟子。

  这本该是最高兴的事,但恶梦却传遍整个宗门。

  一年的时间,小师妹根本不是在历练,而是被森罗魔殿的少宗聂心捉了去奸
淫!

  奸淫了整整一年!

  这是何等恶梦!

  天真烂漫,长得水灵动人的小师妹,竟被人收了做炉鼎足足一年!全宗上下
无人知晓!就算是小师妹的父母,宗主及宗主夫人,均无人得知此事!

  小师妹的修为更跌落到练气境后期!由筑基大圆满跌到练气境后期!足足一
个大境界的跌落!众人不禁在想,小师妹到底被此人奸淫了多少次才会变成才会
被吸成这样?

  「混账!」

  青云宗殿上,宗主木靖此刻暴跳如雷。一向温文懦雅的他,气得满面通红,
那还有半点懦生形象?

  「我一定要杀了他!就算背后是森罗魔殿我也一定要杀了他!」木靖咬牙切
齿地道。

  「可怜我琳儿遭此劫难,夫君!此仇我们必需要报!呜~」木依琳的母亲哭
道。

  他们夫妇二人,男的继承了青云宗,自是文武兼备。

  女的天下无人不识,雪慕仙子萧慕雪,出生自极地之国雪魏国,当年一手雪
慕剑法由北杀到南。

  如今虽已为人妇,但吸引力思毫不减。

  妇人一身紧身装束,佩剑系腰,显得风姿绰约。

  美好身段在紧身装束下表露无遗。柳娇花媚,玲珑有致。

  雪慕仙子与女儿一样长得极之相似,皓齿明眸,特别是一双美目,眉如新月,
秋波流转。皆是绝色美女。

  妇人婚后不但英气不减,更多了一份贤淑,举手投足间曼妙动人。

  如此美妇,实在是秀色可餐。

  在场还有宗门三大弟子。

  大师兄郭哲,容貌长得风神俊朗面如冠玉,手执玉萧,气质温文儒雅,竟是
一名美男子。

  二师兄郭冲,郭哲之弟,国字方脸,说不上俊俏,但身高昂藏七尺,虎目生
威,雄威凛凛之姿犹如天兵神将,好不威风。

  兄弟二人虽然均是一表人才,但外貌性格却大相迳庭。

  三师弟张安宝,看似却是资质平庸,弱不禁风。

  「师父切勿过急!我们宗门上下无人不对此事悲痛莫名,但戒急用忍,森罗
魔殿绝非我们可与之匹敌。稍有不慎将是宗门覆灭之祸。此事需从长计议!」大
师兄郭哲道。

  「大哥你这样说话还是个人吗!」二师兄郭冲怒道。

  「小师妹这样遭人欺负,我们如何能忍?而且我们不是要跑上魔殿送死,我
们只是要杀了聂心!现在立即出发!小师妹才刚回来两天,那淫贼必未走远!在
他回到魔殿之前,把他杀了!」

  「我真不懂你怎么能这样冷血,这是小师妹呀!和你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呀!
他被这淫贼奸淫了整整一年!这怎么能忍?」

  「你昨日没见小师妹哭成那个样!」

  「师妹都说了,这小子修为才筑基大圆满,你我金丹修为,怕他作什?」

  「你我二人立即出发!我让你亲手把他杀了!大哥你要亲手替小师妹洗去污
名才对!」

  「我当然想杀了他,但此事牵连太大,必需从长计议,否则祸患无穷!」

  「呵呵!心上人都被人玩成这样了,对方还只是个筑基小子,还来个从长计
议,我真服了你。瞧你这样子他日怎么继承宗门?你不去,我去!」说罢走出了
殿,飞身下山去了。

  「冲儿且慢!」萧慕雪叫道。

  「让他去吧。」 木靖说道。

  「此仇必需报!我们要想的是,杀了此子后如何善后!」

  「师父,现在还不可杀他,先把此子生擒回来我们再作打算。我们还不知此
子在魔殿是何等地位。他虽是少宗,但魔门中人生性凶残,少宗就不一定会有人
不惜代价保他。现在情报太少了。先抓他回来,我们再找人调查清楚才动手也不
迟!」大师兄急道。

  「师父,大局为重!」大师兄狠狠的跪下。

  木靖深吸了口气。

  「好!宗门那么多个弟子,就是你能够临危不乱,这方面你比我还更有出色
。」

  「先按你意思做,此事我就交托于你,宗门上下所有资源,随你调动!」

  「你就找人下山陪忌儿一起去,稳住忌儿别杀了他。」

  「但你要记住。」

  「谨慎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

  「我辈修士,逆天而行。你虽有远虑,但勇气不足。」

  「你弟就有这气质,所以他在修行上将会比你走得快。他的修为将会超越于
你。」

  「有朝一日,到你智勇兼备,才能独当一面。」

  「谢师父教晦。」郭哲诚恳地叩下了头。在此时师父亦不忙点拨他,他知道
师父确是个好人。能遇上个好师父,他衷心感激。

  郭哲与三师弟张安宝走出了殿,张安宝道:「师兄请尽管吩咐,安宝立即调
派众弟子生擒淫贼!」

  「要擒下此淫贼不难,气机交感下我和你二师兄已得知淫贼下落。凭我们二
人金丹修为此淫贼必无处可逃。」

  「安宝你要做的是注意一切异动。师兄是担心森罗魔殿会出手救人,甚至危
害宗门。」

  「将众子弟在青云山脉二百里内广布线眼,一有异动立即通知师父,若找不
到师兄,主即通知师父!」

  「另外安排十人准备宗门大阵,一有异动立即启动。」

  「我有事要先去找小师妹,稍后就会追上你二师兄。你立即下去安排!」

  「师兄放心!」张安宝说罢立即行动。大师兄运筹帷幄,让他心里有底。

  「琳儿的情况如何?」回到房里,木靖问着妻子。

  「琳儿修为极不稳定,整座筑台变得残破不堪,气息混乱无序。要很长时间
才能回到筑基境。但琳儿天资好,大不了就是辛苦十年,修为总会回来,而且重
修也可让道基更稳固,这我不担心。」萧慕雪红着眼道。

  「只是她的神智?」

  「她的明台被沾污了。」

  「琳儿本来明台清明,通透无瑕。我一直觉得她将能以清证道,以此打开仙
路。」

  「但现在她变得混浊不堪,里面满是?」

  「满是什么?」木靖问道。

  「满是?满是淫念。」妻子悲愤地道,却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一顿沉默。

  父母二人实在难以接受女儿遭至淫邪恶祸。

  「我气探过了,她体肉有道极之淫邪之气,此气藏得极深,我找不到,但我
感觉得到。」

  这却怪不得萧慕雪。她虽已为人妇,但木靖房事一向规矩,那会有什么大乐
趣?活了将近一百年,她却是不知阴道深处花蕊之地,淫逻之种正是播在此地。

  「此气不除,琳儿明台难清。」

  木靖想了一会,说道: 「这该是淫逻之气。」

  「淫逻?」妻子问题。

  「闻说当年绝世圣女陆碧雪,正是着了此道!」木靖顿足道。

  「哦,这事我知道,后来圣心静殿成功救出了她。既然圣殿救得了陆仙女,
她们必有法子驱除此淫邪之毒。我们倒不如救助于她们。咱们两宗虽无渊源,但
本着正道同气连枝,她们必不会推却。」眼见女儿的事终于初见曙光,萧慕雪兴
奋地说道。

  「娘子有所不知,她们也帮不了什么。」

  「夫君此话何解?」萧慕雪不解。

  「本君与万花山钟山道人份属好友,万花山与圣心静殿向来是深交。」木靖
徐徐解释道。

  「世人只知如今陆仙女已返回圣殿,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三年前,钟山道友无意间告知了我,圣心静殿根本解不了陆仙女的淫毒!」

  萧慕雪听得晴天霹雳!

  「怎么可能!圣心静殿乃整个宏天大陆的最强宗门之一,殿内最少有三尊大
乘境长老。」

  「殿主金玉研一身练虚大圆满修为,宗门三千年底蕴,道器丹药功法,什么
都有,怎么可能解不了这区区淫毒?」

  「假若她们连自己的圣女也救不了,琳儿岂不终生无望摆脱此淫毒?」萧慕
雪说得不禁哭了出来。

  「娘子有所不知。」

  「淫逻秘法乃是上古留传下来的收仙之法。」

  「所谓收仙,实是操仙。」

  「上古淫逻,万淫之恶,淫辱仙人,无恶不作。」

  「古书有云: 淫逻操仙,仙界大乱。」

  「森罗魔殿不知在何处传承了部分淫逻手段,琳儿正是受此所害。」

  「据钟山道士所说,陆碧雪陆仙子回到宗门后,身上淫气未减,更是变得荡
然肆志,那有半点圣女模样。」

  「圣殿上下四出寻找解救之法,殿主金玉研更亲自出手。足足三年时间,什
么办法也试过,竟是无一奏效。」

  「最后她们请得蓬莲长老出关。」

  「蓬莲长老一身大乘境修为,神通莫测,却也是无功而还。」

  「啊?」萧慕雪听得心惊肉跳。

  「事情还不止如此。」

  「中此淫毒者,虽然神智依旧清明,但淫念满布,若无法宣泄,火烧火燎,
必沦为淫娃荡妇,与男子交合解慰。」

  「陆仙子曾有几次偷走出圣殿,她竟想回到森罗魔殿,做那公用痴奴!」

  「你……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圣心静殿讲究心如止水,无欲无念。」

  「莫说是圣女,就连寻常女弟子皆冷若冰霜。陆仙子那会抵受不住淫毒,自
己跑回去做那低贱性奴?」

  此事实在震惊无比,假若外人得知此事,圣殿还有何颜面领导正道?

  萧慕雪想不到夫君竟得知如此秘密,更藏得如此之深,一直以来连对枕边人
也没说过一言半语。

  「万幸圣殿每次都及时把她抓了回来。」

  「陆仙子也自知不该如此,但却是按捺不住想与魔殿的男子交欢,欲罢不能
。」

  「圣殿对此无计可施,最后出此下策,她们让几个无修为的寻常男子长住在
圣殿,让他们与陆仙女交欢,以解燃眉之急。」

  一道惊雷在萧慕雪脑内轰然响起。

  「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圣殿替圣女找男人来,与圣女每天欢淫!」木靖一字一语地道。

  萧慕雪听得三观全毁。

  圣心静殿是女子的处女圣殿,以静证道,严厉禁欲,绝不让男子踏入半步。

  她们竟让数名男子长住圣殿,更让他们每天淫玩圣女!

  「淫逻之毒竟如期厉害?」萧慕雪喃喃地道。

  「不知森罗魔殿从何处弄得此淫邪手法,祸害苍生!」

  木靖却是只知期一不知期二。

  事实上,森罗万殿的开宗祖先拥有淫逻的全部传承。

  淫逻秘法整个修练的功法在魔殿一直完整流传着。

  淫逻秘法更不是什么淫毒,而是能摧发女子淫念的淫道!

  以淫证道,淫逻正是天下淫道之老祖。

  陆碧云及木依琳所中的,皆是淫逻之种,绝非什么淫毒淫气可比。

  木靖更不知道的是,万年一次的淫逻传承将会开始!

  新的淫逻传世将会诞生!

  「那怎么办?琳儿岂非无望?」萧慕雪哭道。

  她那想到这是如此厉害的淫邪手法?上古万淫之恶!连仙人也被奸污淫玩!
连圣女也堕落!

  可怜我琳儿又如何抵受得住?

  木靖静却说道: 「诛仙剑可以!」

  「啊!」被夫君一提,萧慕雪想起来了。

  「对!太好了!琳儿有救了!」

  「先别高兴。诛仙剑是祖先留下来的镇宗之宝,绝不可乱用。」

  「你在说什么!有什么比解救琳儿更重要?难道你想女儿一生都做这妖邪的
奴隶吗!」

  「而且只是用一次而已!又不是要毁了诛仙剑,这对宗门又会有什么损失!」

  「你不懂。」木靖道。

  「诛仙剑来头不简单。」

  「诛仙之剑,遇仙必诛。此剑极邪!」

  「此剑与我等正道之士相冲。用之必遭邪气入侵,影响深远。」

  「我宗创宗太祖当年机缘下夺得此剑,用大手法将此剑封印。」

  「本君也是继承宗主之位后,才得知此剑在宗门内。」

  「现今除妳我二人,青云宗无人知道此事。」

  「此封印一开,天下妖邪必知,祸害无穷。到时万妖夜行青云道宗,我宗必
亡。」

  「用此剑要万全准备。」

  「如何准备?」萧慕雪急问道。

  「要用比先祖更强大的禁制,先将整个青云宗封了,方可解开封印,否则妖
剑泄漏,天下妖邪必知。」

  「我立即去信钟山道人,在阵法禁制之道,他天下无双。」

  「到时本君用此剑斩断琳儿体内的淫逻之气。」

  「本君会尽力保住琳儿,将所有邪气导入我身体。」

  「那你怎么办?」妻子哭道。

  「终生修为再无寸进,在所难免。」

  「总之,我会尽力保琳儿万全!」木靖抱着激动的妻子,安慰道。

  「啊?」一阵郁闷压抑的喘息声从木依琳闺房传来。

  少女一个人坐在床上,张开双腿,一双玉手在私密之处急快地抚弄着。

  不够?

  才回来第二天,少女私处已感到无比空虚。

  过去一年,此处无时无刻被聂心肆意操干淫玩着,身体就已被开发得极致。

  每天也被操弄几次,每次也被弄出几次高潮。

  如此一年,身体早已习惯了被快感淹盖的感觉。

  此刻冷静下来,如何能忍?

  木依琳最初答应了陪这妖邪三天。结果不到一天便被他操得花蕊灿花,被播
下淫逻之种。三天时间里,少女里里外外被奸淫个遍。

  三天后,聂心遵守承诺让她离开,但同时他亦让女子选择,是否再留下陪他
一年。

  「反正妳是预了一年的历练时间,就用我的阳物来历练吧!」

  聂心原话是这么说。

  她清楚知道这话的意思。

  一年时间,她将会成为聂心的母狗整整一年,每天也会被操得死去活来,更
要卖力侍奉,身心奉献,修为更会被他一点一点地吸走。淫逻之种将会扎根更深,
自己再无翻身之日。

  但在淫逻之种的摧动下,她没有反抗的余地。结果,她答应了。

  一年已过,木依琳已不再是当日的天骄。她已彻底地被男子征服。她已变成
最听话的母狗。男子的任何要求,她会毫不犹疑的一一照做。

  想不到,男子却再没有其他要求。

  假若聂心要带她回魔殿做他永远的私人炉鼎,她必不会拒绝。但聂心只是说:
「我有更大的计划。」

  木依琳不知道聂心在想什么。

  但既然主人要她回家,她就回家了。

  本打算不告诉任何人,将一切藏在心底。但少女那里藏得住?

  娘亲看了她一眼就知道有事发生了。

  娘亲一问之下,她已哭成泪人,把这一年发生的事毫不保留地告诉了娘亲。

  听到如此淫贱不堪之事,对象更是自己的女儿,萧慕雪感到心如刀割,悲愤
莫名。

  女儿的大好前程,就此被毁了!

  此刻的木依琳,不停抚弄着空虚的私处,难过得要命。

  没有了主人,她还能活下去吗?

  花蕊里的淫逻之种又在发作。每一次发作也需要聂心刚阳无比的阳物,高强
度地不停抽插花蕊,方可止息。

  没有聂心的调拨,花蕊根本难以显露,更别论用手指刺激它了。

  少女的手指只能在洞内两三分深处徘徊,这不是杯水车薪,根本是火上烧油!

  「怎么办? 如此下去,我怕忍不住要在宗门里找人了!」

  这种感觉极之难受。一年的羞辱已是难过得要命,这让她活得毫无尊严,是
比母狗更不堪的母狗。但此刻却是火烧火燎,忍无可忍。

  「小师妹。」大师兄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师兄请进。」 木依琳连忙整理好衣服,拉出被褥盖上沾湿了的床单,迎
接大师兄进来。

  郭哲走进了进来。此处虽是木依琳的闺房,但二人自幼两小无猜,两人并无
忌讳。

  房内弥漫着一阵淫湿之气。

  眼前的木依琳正在全身发热,粉嫰的面颊变得红润透亮。自少水灵动人的眼
眸,此刻却懚懚带着一份妩媚。

  郭哲在门外待之已久。他心思慎密,从房内传出的声音自然知道木依琳在干
什么!

  小师妹竟然变得如此荡然肆志,空虚难耐到自淫解慰。

  他心痛无比,他最心爱的小师妹,竟被淫贼玩弄至此!

  「聂心!淫贼!」郭哲心内咆哮着。

  「我必要你付出沉重代价!」

  「小师妹,冲儿已经出发去擒下淫贼,我出发前来此向妳道别。」

  「小师妹放心,有妳爹娘和师兄在,整个青云宗都会为妳讨为公道!」

  「师兄速去速回,小师妹妳尽管在家养心,一切交托给师兄就是。」

  「多谢师兄。」木依琳娇声说道。郭哲是她除了爹娘外最亲近的人,有师兄
替她出头自是无比放心,但她心里深处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想起过去一年,聂心已是自己的主人。如今宗门要对待聂心,她又该如何自
处?

  「师兄走了,小师妹再见!」

  「师兄且慢?」 木依琳小声叫道,声音带点异样。

  「何事?」大师兄问道。

  一道道淫亵之气从淫逻之种传出,刚才聊以自慰时还未泄身便被郭哲打断,
此刻火烧火燎,眼见英伟俊朗的大师兄就在眼前,木依琳不禁想走上前投入师兄
怀里,求他对自己尽情使坏,以解那一身郁闷难受。

  郭哲看着小师妹,不明所意。此刻师妹粉颊热得透红,两边发鬓流着两滴汗
珠,仿如透熟樱桃。

  郭哲从没见过小师妹这个模样,直看得他血往下涌,身下阳物不由自住暴涨
起来。

  假若郭哲此时冲动上前占有了木依琳,木依琳必不会抗拒,更会全力奉迎,
让他一尝那人间极乐。

  但郭哲自幼读圣贤之书,奉孔孟为师,他更是处男一名,那懂得此刻女子的
闺房暗示。

  大好机会就此溜过。若是换作聂心,必然又一次把木依琳玩弄得淫亵不堪。

  二人对望片刻,少女深吸口气,按捺着说道: 「师兄万事小心!」

  最后送了郭哲出门。

  木依琳庆幸自己最终能抑制住,刚才见大师兄毫无举动,险些便想主动向大
师兄求欢。

  但长此下去只怕真的会按捺不住。

  难道自己终将变得如青楼妓女般,路柳墙花,任君采摘,半点花唇万君尝?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上一篇:

没有了: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