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三章 第一次高潮)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三章 第一次高潮)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三章 第一次高潮)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三章、第一次高潮

  买下刘静江的男人叫任凯,比她大十岁。任凯个子不高,怕是比刘静江还要
矮上一点,一米六左右,长得黝黑,长期在工地干活,所以更加显老,两人走一
起看上去更像是父女。他不只一次的感觉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这么年轻漂亮,人
也特别孝顺懂事。虽偶然听过工友们背地里叫他武大郎,他反倒以此为荣,自我
感觉挺好,觉得别人都是眼红他找了个年轻媳妇。

  第二年,他们的女儿就出生了。因为生的不是儿子,自己爸妈虽然没说,但
任凯明白他们意见挺大的。所以住家带娃的那一年,刘静江还没出月子,就被念
叨着,趁着年纪小,抓紧再生一个。

  任凯除了人有点小气之外,还是对她挺好的,他不愿刘静江受气,等女儿满
了周岁刚一断奶,就把女儿交给父母,带着娇妻继续去省外打工去了,只有逢年
过节才回家。但说来也奇怪,这都两年了,平时也没做过措施,还是一直都怀不
上。

  刘静江快二十了,在性爱方面,她一直都很保守,要求两人每次做爱前后必
须洗澡,如果没刮胡子、喝酒、抽烟后更是连亲嘴都不让,做爱过程中不许说话,
甚至连做爱的姿势都有严格的限制。任凯后悔第一次自己太猴急,把她弄怕了,
可能是心理有阴影了。反倒是越发宠着娇妻,充分尊重刘静江的习惯,于是每次
做爱前准备工作特别多,洗澡刷牙剃胡子,仪式感十足。

  刘静江却似乎从来没有过高潮,甚至连做爱时阴道分泌的淫水都少得可怜,
她都一度认定自己缺乏这方面的感觉。于是乎每次都是,任凯兴致勃勃,刘静江
海波不惊,最后草草收场,全程除了肉体碰撞声,只有任凯在发射时偶尔会有一
两句呻吟。对任凯来说,和刘静江做爱是一种微妙的享受,毕竟刘静江年轻漂亮,
阴部也紧致粉嫩,根本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但对于刘静江而言,性爱仅仅只是
取悦自己丈夫的任务而已。尽管刘静江无法高潮,但不妨碍自己单方面爽的,男
人嘛,都是下半身的动物。

  像他们这种把女儿放在婆家,夫妻一起去工地干活的泥瓦匠很多,基本都是
搭配着包工干活的,也有少量的单身,不过效率要低一点。工友们一群男男女女
凑在一起吃饭,都爱开这些年轻嫂子的玩笑,逗得她们笑的花枝乱颤的。而刘静
江长得最好,话不多,加上脸皮薄,自然成为了众矢之的。经常被说得满脸通红,
其他人见状,反而越发起劲。

  有一天政府部门检查,正好选了他们包工头承包的这栋房子,为首的一名女
官员不巧踩了一脚屎。全场没一个敢提醒,全场都在冒冷汗。还好她没发现,不
然项目经理指定要开罚单克扣工钱了,怕是要吃个大亏。尽管如此,事后项目经
理还是给了包工头口头警告。

  第二天包工头一早召集了所有人:碰到有人在楼道内大小便的情况,让大家
留意一下,如果是自己班组的,马上清理掉,如果不是自己班组的,及时上报,
包工头要去告状。

  要说工地上干活哪有不图方便的,小便基本上都是找个角落解决,大便还是
比较默契的去楼下公共厕所,其实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说来有趣,工人还有点将就,通常不会在自己正在干活的楼层小便。所以刘
静江跑下了一层,这一层还没进场施工,应该没人。正准备脱裤子的时候,她看
到一个经常开她荤笑话的老光棍工友正在小便。

  刘静江只见过傻子哥哥和老公任凯的肉棒,这大小,怕是比昨天那小嫂子比
划的肉棒还要大啊。一群小嫂子在工地上洗漱聊天的时候,总有些女人贪婪些性
爱的话题,但苍白的话语远没有视觉感受来的更有冲击力。

  视线中光棍哥一手擎着自己的家伙,扭腰把尿摇出了一条弧线。刘静江甚至
看到了肉棒上爆出的一条条青筋,这和丈夫明显不是一个规格的。有趣的事发现
光棍哥周围没怎么长毛,她听女工友说过女人不长毛的叫白虎,听说水多特别骚,
却是从来没听过男人不长毛的,哪天旁敲侧击的问问女工友看看。

  刘静江赶忙退了出来,想起了包工头早上交代的事。却又转念想到,反正也
不是自己施工的范围,再说他一个男人,自己肯定不是对手,自己已提醒,他一
转身,那得多尴尬啊。想着想着一股尿意袭来,就退了出来。「还好没被发现,」
她念叨着,在心里却埋下了一颗种子。

  她跑到下一层,尿意已经让她停止了思考,恨不得马上脱裤子尿出来。光棍
哥尿完听到了楼下的传来了动静,又气又恼,那正是他施工的楼层,自己光棍一
条,只有他一个人在做事。想着自己才抽根烟尿个尿的功夫,肯定有人跑来坏事。
联想到一会继续做事的地方臭气哄哄的,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隐蔽的角落里果然蹲了一个女人在大便,要是个男人他还能揍一顿,但是个
女人自己怕是下不起手,然后越想越生气地走上前去准备口头教训下这个女人,
还得让她自己打扫干净。

  刘静江擦完起身,正在提裤子的时候,一抬头却撞上了光棍哥火辣辣的目光,
把她从上看到下面,那眼神像要把人给活吞了一般。光棍哥扫视了一下,看了看
地面上的一滩尿迹,心情倒是好了不少。仔细一看,却发现过来尿尿的居然是刘
静江这个小妹子,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但刘静江错把光棍哥发怒的眼神幻想成视奸了。不知怎么了,性爱保守的她,
心里的那颗种子突然萌芽了,居然脑补着。光棍哥从上到下的扫视,就像是无数
双大手,要把自己衣服撕碎扒光一样。而盯着自己下面的眼神,眼神像极了今早
工地大门口的那只发情期的大狗,恶狠狠的操着路边的小野狗,捅地小狗哇哇直
叫。刘静江眼里的光棍哥,他肯定是想把那根大肉棒狠狠得捅进自己的小穴里,
狠狠地用龟头撞击着她的花心深处。她觉得自己像极了早上那只小野狗,周边路
过工友都在嘲笑着她。想到这里,她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提裤子。就这样,两人虽
只相隔几米,竟对视了十几秒。

  随着刘静江身体触电一般微微的抽搐,她一手扶着墙,一手挡着下体,透过
指缝,却是能隐约看到刘静江高潮喷水了。刘静江赶紧胡乱捂住自己的阴部,却
像个决堤的大坝一样,淫水越喷越多……刘静江居然在视奸中达到了她印象中第
一次高潮,整整持续了快一分钟,原来这么舒服。

  光棍哥打破了沉默:「你怎么在我做事的地方小便?」光棍哥性经验不多,
只当刘静江被抓到小便被吓到忘了提裤子。但眼神中充满了一阵火热,并没有把
头扭开,也是有了些龌龊想法,今晚免不了要去外面找个女人发泄一通了。

  高潮后刘静江在光棍哥火热的目光中赶忙拉上了裤子,故作矜持道:「谁让
你在楼上小便的。」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在颤抖,她忙用手捂着自己嘴
巴,生怕让人听出自己的异样,刘静江顾不得太多了,头也不回的径直往楼上逃
了,轻轻地撂下了一句:「不许打我小报告。」

  捂着嘴的手上沾满了淫液,味道直冲大脑,这就是小姐妹说的淫水吗,听她
们说是有的人是甜的?她轻舔一口,淡淡的咸味,略带一点甜,又有点腥味。这
味道要是让人上瘾的毒药一样,有点上头,快感迅速占领了她的整个大脑,整个
人都轻飘飘的。

  她微微地颤动着张开两片柳叶那样着双唇,粉扑扑的长舌贪婪的舔着手上的
每一寸肌肤上残留的淫液。舔完之后,又把手指一根根放入口中,嘴唇紧紧包裹
着手指,然后不太熟练的用舌头舔弄着指头,直到没再也没有味道后,缓缓抽了
出来。随着快感的消失,刘静江一阵恶心,甚至有点想吐。

  整个下午,刘静江都有点魂不守舍的,只觉得自己骨头酥麻,心情烦躁,脑
子也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全身没劲。尽管再去引到自己去幻想,自己是那只小野
狗,可自己的身体还是像一滩死水一样,再无波澜。她感觉自己要疯了,很想要,
但越想要越缺越得不到。

  当天晚上,刘静江却是怂恿着她老公去开房了。原来多年的工地打工,任凯
和刘静江形成了习惯,每个礼拜六,会带着她出去开房洗澡,然后彻底发泄出积
攒了一个礼拜的欲望,周日睡到自然醒,下午带着娇妻下顿馆子再去工地。

  「今天才周二啊,又要洗澡了?」任凯有点纳闷道,知道自己晚饭喝了小酒,
压根没往那方面去想。想着又要浪费点钱,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钱包:「是不是
今天出汗啦?」

  「上周末去街口,算卦的告诉我,今天行房,能怀男孩,生了男孩咱爸妈也
不会老是说我们了?」刘静江耷拉着脑袋,在任凯耳边细声说道,微带娇喘。

  任凯一愣,粗喘耳边传来的声音马上把手中的烟掐了,在一起四年了,这可
是刘静江第一次主动求爱,于是笑咯咯的跑前台去开房了。

  刚一进房间,任凯立刻跑到卫生间,刷牙洗脸,刘静江似乎把自己所有的原
则都抛之脑后,从后面一把保住了正在刷牙的老公。没等任凯反应过来,刘静江
便吻了上去。

  任凯周末才刮的胡子,他胡子比较硬,粗短的胡茬扎在刘静江柔软的嘴唇上,
险些让她疼出了眼泪。刘静江此时已顾不得许多,保守的她甚至都懂可以把舌头
深入对方的嘴里。任凯虽不明白刘静江变化的原因,心里却是又惊又喜,主动的
用舌头去敲打着老婆的牙齿。刘静江不懂缘由,因为嘴唇的疼痛,一时间齿关失
手,任凯那烟酒味齐聚的舌头终于深入了进去,两人的舌头纠缠到了一起。

  刘静江从未舌吻过,但老公嘴里的味道却是让她皱起了眉头,任凯注意到了
她表情的变化,暗道不妙,便收回舌头,准备刷牙漱口,反正夜还长,倒是不着
急这一会。

  刚一收回,刘静江的舌头却像长了眼睛似的,立刻跟了过来,更加激烈的在
任凯的口腔内舔舐搅动。她从未有过舌吻经历,所以动作也并不熟练,只是反复
舔舐着他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她双手也紧紧的抱着丈夫的头,双脚微微不自觉
地踮起,此时已经是居高临下的主动舌吻了起来。两人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良
久,刘静江才放开双手,两人舌尖拉了一条长长的唾液丝线。

  任凯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保守的妻子为何突然变得淫荡了起来。他
眼看着刘静江自顾自的蹲下身,脱下了任凯的裤子,坚挺的肉棒立刻弹了出来,
撞在了她的脸上。毕竟还未清洗,基础了一天的尿骚味让她又清醒了一点,还是
决定先洗澡。

  拿定主意的刘静江不再说话,害怕自己给老公留下一个淫荡女人的感觉,却
不知道今天的她犹如深宫怨妇一般,飞快地给两人都褪去了衣服,把任凯推进了
淋浴花洒下面,示意一起洗澡。两人结婚多年,因为刘静江保守的怪癖,却从没
一起洗过澡,任凯可没少去偷看,也被发现过不少次,但也总幻想着能在花洒之
下一起承欢。

  任凯压住了内心的好奇,极力的配合着老婆。水声沙沙作响,两人此时都在
各自擦洗着自己的身子。任凯正冲洗着满头的泡沫,眼睛怕进水,所以也紧闭了
起来。此时突然感觉下体一紧,恍惚间感觉到了一双小手主动擎住了自己的肉棒,
勉强睁开一只眼睛,却看到刘静江正主动给自己洗着身子,小手一会套着肉棒,
一会又握着春袋,舒服极了。

  任凯故作镇定,试探着抓住了刘静江心头的两团肉球,装模作样地帮她清洗
了起来。由于下体的畅快,不觉得手上的动作也重了几分。

  「疼。」刘静江从鼻子里轻哼出了一个字,停了手。吓得任凯心里大呼不妙,
忙收回了双手,恨不得自己两巴掌,应该是自己的粗暴破坏了这从未有过的淫荡
场面。

  「对不起对不起,静妹子,把你弄疼……」话音还未落,刘静江已轻巧的跪
在了地上,一口含住了任凯的肉棒。

  这几天工地上来了一对豫州的年轻夫妻,小妹妹极其开放,总在女人们洗衣
服的时候大聊一些性爱动作,性爱观念的事情,像是启蒙老师一般。「静妹子,
你怎么……好……好爽……」刘静江第一次听到老公说「爽」这个字,心里暗喜,
小妹妹说的果然有用,明天私下里再去讨教一下,取悦老公的方式。

  任凯婚前虽有过一些嫖娼经验,但工地上快餐式的做法,并没有让他体验过
口交。他也仅仅只是看三级片才能知道这些,一时间居然被感动了。但刘静江毕
竟是第一次口交,她的嘴不大,但老公的尺寸却是不小。她并不熟练,连手也不
知道配合,舌头也不会动,更不会控制自己牙齿,只会单纯的含住肉棒,做着活
塞运动。任凯眼看着花洒淋湿了娇妻的长发,她也闭上眼睛,热水顺着头发、睫
毛,点点滴落在胸脯、大腿上,又复升起一阵阵白雾。任凯虽被刮擦得有点不舒
服,但难得的爽快感还是占据了大脑。

  过程中,刘静江还不太适应口交,她的牙齿潜意思总想咬合,由于没控制好
力道,不小心弄疼了任凯。任凯条件反射一般,别扭的一挺腰,结果肉棒不小心
捅了进去,一直顶到了喉咙深处。本来他的龟头就生得比较粗大,狭窄的喉咙迅
速做出了反馈,拼命地挤压着仅剩的空间,紧紧地把龟头包裹了起来,连胃也提
出了抗议,险些将晚饭反了出来。

  刘静江立即将任凯的整个阴茎全部吐了出来,并做干呕状,大口喘着粗气,
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几滴泪珠已经流出来了。这时刘静江嘴里挂着一根长长的丝
线,另一头牵在任凯的龟头上。深喉给任凯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最后竟是精关
失守,射了刘静江一脸。

  看着娇妻的泪水,任凯心疼不已,只怪自己太过粗暴了,连自己的肉棒都吓
软了,却不知此时刘静江下体早已是淫水泛滥。任凯不停的向娇妻道歉,连忙温
柔的将娇妻拉起身,给她洗净擦干,自觉得没有后续了。

  随后任凯躺在床上,把娇妻揽入怀中,看起了电视。

  「凯哥哥,我们继续吧。」刘静江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细声说道,耳根通
红,脸都快埋到胸里面了。

  「啊?还要做吗?」任凯以为听错了,肉棒却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看到娇妻肯定的点头,任凯压抑着的欲火瞬间燃爆,转身便把刘静江压在了
身下,耻骨之下的洞穴已是泛滥成灾,连润滑液都不需要了,任凯直挺挺的插了
进去。

  任凯从未体验过刘静江淫水来做的天然润滑剂,之前每次都用外面买的廉价
润滑剂才能进入,正因为买的廉价润滑剂,确不知这润滑剂的有害成分倒是有杀
精的副作用,所以一直也没怀孕成功。

  刘静江原本的快感却随着任凯畅快的进进出出逐渐消失了,虽极力配合着老
公,但连淫水越来越少了。任凯用力地挺着下体,原本被爱液弄得粘糊糊的肉棒
也开始变得干燥,而肉棒在小穴内撞击的水声也消失了。其实刘静江的小穴是很
紧的,刚才只不过淫水多了才算顺滑,所以才可以如此顺利。如今肉棒越来越感
受到里面的紧凑,活塞运动无不给他带来强烈的销魂感受。两人下体发出巨大的
碰撞声,差点把纤瘦的刘静江给拆散了。

  任凯嘴里低吟着,双手握住刘静江的纤腰,已经开始了最后的冲锋,一次一
次狠狠地将肉棒挺进她的小穴的最深处。此时刘静江披散着头发,遮住了脸,却
像死人一样任男人摆布。

  在急促粗重的呻吟中,任凯终于达到了顶峰。高潮时,肉棒竟然刻意忍住了
数秒才将精液发射出来,连续发射了三股,持续了将近半分钟才逐渐平息下来,
说不出的舒畅。说实在的,任凯从没有试过如此激烈的高潮。

  任凯趴在刘静江柔软的胸上喘着粗气,开始发软的肉棒还在她的体内,这时
感到受到阴道的压迫,竟然滑落了出来,一股浓白的精液也从被撑得大大的肉洞
中流淌了出来。

  射完后任凯有些喘不过气,浑身大汗淋漓,两腿都有点发软,却还是有些意
犹未尽。两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任凯把娇妻揽在怀里,一脸疑惑地问道:
「今天你舒服吗,口交什么的你都是从哪里学的,弄得我都要升天了?」

  刘静江把头埋在男人怀里,笑道:「刚开始挺舒服的,工地刚来的那个小妹
妹,就豫州的那对小夫妻,她教我的……」

  任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心里给那对夫妻道了谢,便抱着她睡着了。睡梦中,
任凯仿佛听到了隔壁也响起了娇喘之声,女声淫荡至极,全是什么「哥哥操死我
的小骚穴」之类的低速话,诱惑力十足,引得他浮想联翩,竟然再次硬了起来。

  刘静江也被吵醒了,一低头居然看到了那条软趴趴的肉棒逐渐膨胀,自觉得
之前对老公不够好,定是憋坏了,又怕像小妹妹说的那样,自己不主动,就会被
狐狸精给勾了去,便抬起头,怯生生的问道:「凯哥哥,还要吗?我可以的。」

  任凯心里再次对隔壁奋斗的人们表示了感谢,便再一次迎了上去。但他高估
了自己和刘静江的身体,这一次自己的体力远远不如前两次,只能慢慢的干,累
了就歇一会。而刘静江也再无淫水分泌,只得自己用润滑液代替。直到20分钟后,
才将春袋里最后一点精液射在了她的小穴深处。射精时肉棒也只稍微抽搐了几下
就停止了,只有前两下有稀释过的精液射出,看来这次真的是精尽了,连睾丸都
稍微有点疼了。

  随着任凯第二次在刘静江的体内发射,终于结束了这场辛苦又无聊的性爱。
刘静江看着心满意足的老公,淡淡的笑了笑,主动陪着老公一起去洗澡了。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