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二章 十六岁破处)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二章十六岁破处)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二章 十六岁破处)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角票子
2022/3/15发表于:SexInSex
字数:5010

             第二章、十六岁破处

  刘静江出生在动乱的年代,据说母亲怀着她从长安一路逃到了静江,生她的
时候大出血死了,一个亲人也没有。刘静江的名字是她生母唯一留给她的财产,
随母姓,出生在静江,仅此而已。因为是个女孩,村里都不愿意收养她,接生婆
刚带到满月,就被她被卖给了人贩子,对外称小孩夭折了。最后兜兜转卖到了隔
壁县城的,一个村支书家。

  村支书家有个傻儿子,八岁了话都说不清,大小便都还不能自理。支书之所
以收留她,是他老婆的主意,指望着给儿子家当媳妇,对外宣称是在村口捡了个
丫头。

  支书家庭条件还行,但因为属于近亲结婚,看着儿子这边状况,也不敢再生
小孩,倒是一门心思培养起了刘静江,但小学一毕业就要求辍学在家照顾哥哥,
基本上软禁在了家里。刘静江打小就被告知是被捡来的,她生母给她取的名字。
养父母养你这么大不容易,一定要报答养父母,就要好好替他们照顾哥哥,免得
养父母老了没人去照顾哥哥。她没得选,只能服从,十二岁的她慢慢学会认命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十六岁的刘静江继承了母亲的样子,出落的亭亭玉立,颀
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胸脯也开始变得鼓鼓的。再对比自己的老婆那只母老虎,
越看越觉得老婆已经人老珠黄了,支书便越发想占有刘静江。

  再说,刘静江这种认命的性子,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即使自己把她怎么样
了,她也不会说什么,反正都是自家的种,儿子和自己,谁占有不都行嘛,又没
便宜了外人。一天晚上,支书给家里人下了药,很快一家子就犯困,早早上床了。

  支书摸进了刘静江的房间,她睡着的样子很美,鼻息平静。推了几把之后,
确认刘静江彻底睡死了,便开始把盖在她的身上的毯子缓缓扯下来。

  支书看着刘静江穿着自己老婆淘汰的衣服,感叹同样的衣服,穿在刘静江身
上那叫一个好看。支书咽了咽口水,双手擎住胸脯,触感一阵柔软。随后一把扯
开上衣的四合扣,整个身体白皙如玉,洋溢着少女的活力。支书把自己满是胡茬
的脸紧贴在刘静江的肩膀上,又亲又啃,连刘静江身体散发出的汗水都那么的好
闻。最后把白色的裹胸向上一推,一对白嫩的奶子晃悠悠的跳了出来,弹性十足。
奶子上静脉血管清晰可见,两粒嫣红的奶头静静的俏丽在顶端,说不出的粉嫩。

  十六岁的刘静江乳房已经差不多发育定型了,怕是有D罩杯了,支书一只大
手都握不住。因为没有买过专门的胸罩,一直穿的裹胸,所以也一直都看不出尺
寸。支书从小和表妹老婆青梅竹马,加上老婆人整天耷拉个脸,对自己看不上眼,
还看得紧,倒是没那么太多的性经验。只是觉得这奶子,明显比自己见过的都要
大,都要美。

  支书含住奶头,猛吸了几口,随后又轻咬了乳头,往外拉扯了几下,方才满
意的松开了口。支书的手粗暴的揉搓着她的乳房,柔软的乳房在他手里不断变化
着形状。随后嘴巴顺流而下,舌头像一片打湿的香皂一样,舔舐着刘静江腰间的
每一寸肌肤。比起老婆的桶型身材,刘静江的小蛮腰上没有一丝赘肉。

  支书攻陷了刘静江的上半身,却被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挡住了进攻的路线。此
时支书欲火上涌,一鼓作气,开始向最后的阵地发起进攻。

  牛仔裤还是老婆没发福之前买的,但刘静江身高要高一些,所以显得有些紧。
尽管支书费了不少力气,但最后的成果确是令他满意的。大腿浑圆紧致,小腿纤
细修长,丝足纤巧精致,简直完美。最后的防线是一条纯白色的三角纯棉底裤,
顶端还绣了一只小巧的白色蝴蝶结。支书已经失去了耐心,他飞快的退下了内裤,
拿在手里摊开,裆部位置,一点蛋清一般的痕迹。接着又凑近鼻端嗅了嗅,少女
的体香混合了淫水的味道,已然无法让支书正常的思考了。

  支书家倒是常备了安全套,但此刻的男人已经顾不得许多,一摸刘静江的蜜
穴,有点润润的,便我再也忍耐不住,将刘静江的长腿屈膝分开,挺着早已硬邦
邦的肉棒,抵近穴口,毫不犹豫的插进去。

  刚未进入,支书感受到了少女特有的紧致,龟头连试了几次,方才突破穴口,
接着就被一层薄薄的肉膜给抵挡了。支书大喜过望,原来儿子跟他同床多次,刘
静江还是个雏儿啊。精虫上脑的支书已顾不得破处的后果了,红着眼直接顶到了
深处,整根没入在少女的蜜穴之中。

  支书的肉棒挺细小的,所以每次做爱的感觉就像在小棍搅大缸一样。但此时
的支书感觉进入了一个温暖狭窄又潮湿润滑的仙境,肉棒被整个紧紧包裹住了,
脑子里瞬间觉得要爆炸,那种感觉似乎在自己老婆身上也未体验过。

  支书肥胖的身体此刻已经忘了疲倦,此时他已经红了眼,他像极了发情中的
兔子,大口喘着粗气,快速的做着活塞运动。粉嫩的奶头,晃得人眼花缭乱;紧
皱的眉头,惹人怜爱;大开的双腿,让人大饱眼福;上下摇曳的玉足,更是让人
癫狂。随着速度的加快,刘静江眉头紧皱,支书只觉得肉棒被夹得更紧了。支书
只坚持了不到2分钟,就在刘静江的蜜穴中,射精了。支书喘着粗气,浑身冒汗。

  支书完成射精后,双手继续揉搓着刘静江的乳房,下身也没有马上拔出来,
而是停留在里面,继续回味着射精后的余韵,刘静江蜜穴对肉棒的包裹感是非常
充分的。足足一分钟后,方才缓缓抽出了早已软绵绵的肉棒,龟头刚一退出来,
就见一股腥臭浓浊的精液从穴口涌出。刘静江的阴唇被肉棒摧残有些红肿,如同
雨淋的蝴蝶翅膀一般缓缓并拢,穴口只留下一股流挂的精液,告慰着被奸污的贞
洁。此时刘静江眼角挂着几滴泪水,额头上也冒出了点点汗渍,破处时的疼痛还
是让她的身体做出了反应。

  支书射完才意识到忘了戴安全套,小妮子怕不是会怀孕吧,连忙那出毛巾去
擦拭,还伸出食指往她小穴里,想把精液抠出来。

  刘静江的阴毛不多,大多集中在阴阜位置,粉嫩的阴唇羞涩的闭合在一起。
用手分开红肿的阴唇,将蜜穴彻底暴露出来,又一股精液冒了出来。撑开穴口,
食指刚一接触到粉腻腻的穴肉,感受到了刚刚撕裂的处女膜,一瞬间,支书血脉
喷张。带着丝丝血迹的阴道壁,正强有力的收缩着,紧紧夹住了支书的手指,仿
佛在召唤着支书的二次进攻。

  支书内心的兽欲一下子沸腾了,立刻打定了主意,明天去买避孕药给她去吃。
想着长夜漫漫,药效还挺久的,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这刚打下的地盘。然后拿出
毛巾给自己擦了擦汗,将她拉到了床边,两条修长的大腿自然的搭在了床边,落
在了地上。

  支书这才想起,都已经射精过一次了,连亲嘴都没亲过。便站在床下,把肉
棒抵在了刘静江的阴部,肥硕的身子也完全压在刘静江的柔软的乳房和上。刘静
江微微充血的乳头刚好和支书的乳头产生了碰撞,支书更加兴奋了。支书低下头,
一张大嘴直接盖在了粉红的小嘴上,舌头废了些力气,才把刘静江的嘴巴叩开,
贪婪的吮吸着少女嘴里的芬芳。

  支书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身高和肉棒的长度,这姿势两人的性器官只能勉强在
蜜穴外摩擦着,显然无法让自己重新胀大的小兄弟满意。支书不舍的离开了刘静
江的小嘴,于是站起身,托起了她的双腿,再度进入她体内。这个角度,支书可
以满满的没入,但毕竟由于尺寸短小,无法顶到花心处,倒是一种遗憾。

  支书每次都将龟头退到穴口然后全力送进,总想着要顶到子宫颈。但刘静江
的蜜穴依然紧致,没有分泌淫液,仅仅依靠着自己刚射出的精液和少量的处女血,
支书肉棒干得有点生疼。在全力驰骋了百十个回合之后,支书抽出已经摩擦得通
红肿胀的肉棒,将刘静江翻了个身,换成了老汉推车的姿势。

  支书双手握着刘静江的屁股,从后面一顶,才发现仅有的润滑剂已经干了,
这一顶居然没能进去。支书吐了口唾沫,抹在了小穴之上,双手掰开刘静江的屁
股,才发现她的小穴已经被干的肿胀不堪,两片阴唇红的想要渗出血一般。支书
心里没有一丝怜悯之心,再一次粗暴地插了进去。

  支书双手各扯着一把刘静江的披肩长发,仿佛驾驶着自己刚买的本田鹰仔摩
托一样,把她的上身都拉了起来,巨乳像是明晃晃的一对大灯一样,在半空中荡
漾。支书开足了马力,熟悉的快感很快代替了之前的疼痛。刘静江似乎也开始分
泌淫水,鼻息也重了起来,看来小妮子也有感觉了。

  剧烈的快感让支书的大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整个人已经彻底迷失
在那湿滑紧致的肉穴中。随着大开大合的撞击,精门逐渐松开,此时的抽插的速
度更快了,支书也已经开始喘起了粗气,刘静江的鼻息声也越发娇嫩,整个身体
微微潮红。支书正准备拔出肉棒射在刘静江背上的时候,此时蜜穴肉壁的褶皱像
无数只小手一般,死死却握住了肉棒。支书放开握着头发的双手,狠狠的捏住了
刘静江的屁股,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向了她的花心深处……随后支书直接瘫软在了
刘静江的背上,只留下两人急促的呼吸之声,两人居然同时高潮了。

  休息了许久,支书才缓过气来,用湿毛巾一遍遍仔细清理完了刘静江的身子,
重新给她穿好衣服,一切都恢复到原样,除了她阴道里的精液,仿佛什么也没发
生过一样。

  第二天一早醒来,刘静江只觉得下体疼痛,走路都走不稳。她毕竟初经人事,
而且中途有一段时间没有充分湿润,仅仅靠着一点处女血和精液的润滑,导致下
面火辣辣的疼。支书夫人感觉有些奇怪,心中仿佛已经猜到了什么。支书夫人借
口给她检查,心情顿时凉透了:刘静江屁股上还印着淡淡的指痕,这角度,显然
不是自己抓的,下体阴唇红肿不堪,明显是初经人事,最后用指头一探,果然处
女摸被破了。

  因为经常和刘静江有交流,儿子不能人事的事情支书夫人反倒是知道的,却
一直没告诉过丈夫。家里就俩男人,不是丈夫做的还能是谁?此时她想起刚起床
时的头晕,应该是被老公下了安眠药;寻出刘静江刚换下的内裤,也沾染了点点
血迹,还带着股精臭味;又瞟了一眼床单,也沾染了一点血迹。

  一时间,支书夫人脑子里嗡的一声,所有的猜忌都变成了证据。她立刻理清
了事情的脉络,老公敢偷一次,以后绝对会偷无数次,刘静江这女人绝不能留了。
尽管她内心澎湃,但还是故作平静的给刘静江涂洗了妇炎洁,给她吃消炎药的时
候偷偷放了颗避孕药。骗她说是日常没注意卫生,有点发炎了,刘静江居然难得
地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支书中午一回家,就他老婆扯住了耳朵,拎到了房间里。他们从中午一直吵
到了晚上,动静很大,连电视机都砸了。刘静江害怕极了,身体微微颤抖的蜷缩
在床上。印象中,通常他们吵完架后,夫妻俩都会那她出气的。

  直到第二天,支书满脸爪痕,连班都没去上。支书夫人显然也是一宿没睡,
黑眼圈极重,却表现得一脸平静,什么也没说,直接把她带去了学校工地了。尽
管什么也没说,但刘静江心里却一点也不平静。

  正值暑假,学校老校区正在翻修,把原来脱落的老墙皮铲掉换上新的。支书
利用职务之便,把翻修的工程委托给了他岳父,也就是他亲舅舅的建筑公司。说
是建筑公司,其实就是支书夫人在负责。因为工程量大,时间紧,支书夫人倒是
不含糊,从江城请了一群年轻后生过来干活,自己还隔三差五的去现场巡查,确
保工程进度,监督工程材料损耗。让刘静江在这里帮忙,并不是工地上缺人了,
而是另有所图。

  支书夫人对刘静江很有信心,还特意给刘静江换上了自己崭新的碎花连衣裙,
因为身材比自己要高瘦一些,衣服就显得格外塑身,活力少女的身材被衣服裹得
玲珑有致。刘静江又生的极美,话也不多,懵懂的她连看都不敢多看这些后生们
一眼。

  后生们见有小妹子到工地,干活的力气自觉的多了几分,原本的赤膊短裤的
工地流氓行为更是得到了集体的抵制,仿佛都在向刘静江示好一般。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15天的工期居然比计划提前了3天完成,
给支书夫人省下了不少的工钱。刘静江跑前跑后,端茶倒水,做饭送饭,做事勤
快,干活利索,人都黑了不少,也不见喊累的。短时间的交往中,刘静江获得了
一众未婚后生们的青睐。

  结账那天晚饭的时候,有个后生喝了酒壮起胆,直接跑去问老板娘这是谁家
姑娘。支书夫人把自己「干女儿」的身世给众人一讲,不禁声泪俱下,当然隐藏
了只有自家人知道的童养媳一事,众人听后不甚唏嘘。

  要说还是最毒妇人心,她演了这出戏,只为了把刘静江给扔得远远的。于是
有不少私下找支书夫人,表达自己爱慕之情的。支书夫人跟他们一一明言,养这
么大不容易,彩礼给多少,就当直接她买断了,价高者得。自然她选了个给彩礼
最多的,却也是最丑的,既算是狠赚了一笔抚养费,也算是给自己丈夫的一个报
复。

  支书夫人没有给刘静江任何仪式和嫁妆,但因为她久不出门,存在感也低,
以至于人走了好久,村里才知道支书家好像少了个人。支书夫人最后还逼着后生
和刘静江承诺,走了就不用再回来了。

  支书家后来倒是真的一点都不欢迎他们回去,连孩子出生「回娘家」都没让
进门。刚开始刘静江还是对养父母之间有着挺复杂的感情的,毕竟是他们养育了
自己,供自己读了小学。

  随着四年后的一件事,刘静江在外面也渐渐懂事,明白了一些基本的人伦道
理,倒也逐渐知道了当时支书家对自己其实并不好,心里越发自闭,也更不想
「回娘家」了。时间久了,后来便彻底断了联系,也省了不少事。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