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一章 初见刘静江)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一章初见刘静江)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人许风流自负才】(第一章 初见刘静江)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角票子
2022/3/14发表于:SexInSex
字数:6417
             前 传 初见刘静江
             第一章、初见刘静江

  尹威威刚从本科毕业,身高172公分,体重60公斤,长相平平,嘴也比
较笨,出身在江南水乡小镇上的他居然考入了一所西北的大学。本来大学里面男
女比例失调严重,加上读的又是土木工程,全系居然没有几个女生。所以他早早
的断掉了谈恋爱的念头,至今仍可以说是处男一枚。严格来说,只能说是半枚。

  但他自认为自己经验丰富,盲目的自信当然是有来源的。自从13岁家里买
了电脑后,一次误打误撞进了黄色网站,开启了他新世界的大门。初中和高中每
次生物课书本拿到手上,总是第一时间找到生殖系统那一章,开始结合书本上的
知识,反复对比确认。属于理论知识丰富,实践经验缺乏的那种。当然这些事也
不足为外人道也,毕竟待的是个重点高中,要是说出口的话,不得当场叫家长了。

  为啥不能完全说是处男呢,还有过一个小故事。有一年年初突然降温打乱了
很多同学的返乡节奏。由于路面结冰,不巧尹威威乘坐的火车临停在了江城火车
站,在给每人退还了部分车费后就当场遣散了。由于人多队伍长,尹威威发扬礼
让精神,排到了最后,一直到了晚上快11点才弄完,天异常的冷。

  尹威威还好就只背了个书包,走出火车站外广场,周围连大巴出租都没了。
于是想着先找个网吧对付一宿,其实这地方离家也不远,不行明天上午问问周围
火车什么时候能开通、大巴有没有能回去的。

  「大哥,要按摩不?」一个身穿土气羽绒服的中年妇女从侧方凑了过来,冷
得发颤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操着一口江城方言轻声问道。妇女叫刘静江,看上
去快四十的样子,160出头的个子,鸭蛋脸,长得也挺端正,一双眼睛确生的
又大又有神,眼角上隐约挂着一颗美人痣,可以想象到二十年前一定是个被众人
追捧的美人儿。虽然穿的厚实,但隐约能从领口看到素色羽绒服下的红色衣领。
天气冷,小妹们都不肯出来,只能自己出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招到客人。

  「额,不用不用不用,谢谢阿姨。」尹威威一抬头,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尹
威威想着自己才二十岁,哪有管自己叫大哥的。

  「呦,是个小朋友啊,阿姨叫错了。那要住宿不?」见尹威威不是本地人,
刘静江换成了标准的普通话。刘静江才看清尹威威的脸,他脸白模样显小,看着
这小娃娃背个包,应该就是个未成年的正经学生伢子。

  尹威威想着阿姨是本地人,正好问问路:「阿姨,附近有网吧吗?我想对付
一宿,明天一早赶路回家。」

  「要不就住我们旅社吧,单间50一晚,比网吧也贵不了多少,还有独立卫
生间和暖气。就前面那栋楼,很近。」说罢用手指了指大概二三百米处的几栋小
高层,然后给自己的手哈着气。尹威威寻思着有点道理,便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刘静江来江城快二十年了,从小就父母双亡,村里把她养大的。后来她跟了
个泥瓦匠,才嫁到了武汉,生了个女儿。后来她老公还跟她吵架,把娘俩给赶出
了家。之后在上工地干活出了事,给摔死了,赔偿款公婆愣是一分没留给她们娘
俩。

  两人走进了一家正在营业的发廊,店里面灯光暧昧,坐了三个发廊妹围着暖
气炉面对这外面坐着,理发台上零零散散象征性的放着几把梳子剪刀,不用说,
尹威威也知道这地方是干嘛的,第一次进这种地方还是有点紧张,他捂了捂自己
的心口,暗示自己冷静一点。

  一个女人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是这里的得力干将,每个月的流水她占了大
头。身材微胖,上身穿了个黑色的低胸保暖内衣,一对大白兔呼之欲出,很是打
眼。白色的蕾丝披肩耷拉在大白兔上,其实也盖不住多少,反而显得更加诱惑。
下身穿着成套的保暖内衣,再配了双毛茸茸的高跟鞋,看着站起来怕是跟尹威威
差不多高了。她五官很端正,不知道是化妆的缘故还是灯光的缘故,倒有几分韵
味。正在手持镜子补妆画睫毛,看到有人进来立马停下手中的话,用她还没补完
妆的睫毛眨了眨眼,看了看尹威威的样子之后,感觉就是个小屁孩,应该没戏,
就继续补妆去了。依据尹威威多年看片经验,他马上给了自己一个肯定:这胸围,
绝对超过D罩杯了,怕不是有E罩杯了。

  二十七八岁那个叫小桃,比较清瘦,跟大胸女人相比胸围明显不是一个量级
的。她穿着一套闪亮闪亮的连衣裙,让尹威威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剧团的舞者。她
翘个二郎腿,长长的黑色打底丝袜上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小洞。小桃穿了双足足十
来公分的高跟鞋,个子应该不高,她一边上下摆着腿,仿佛再翘高一点就能看到
裙底的风光了,像是在呼唤着男人进去森林探险一样。小桃左手叼了根细烟,手
臂上纹了个繁体的爱字,右手拿着手机飞快的打着字,看上去应该是在发短信。
小桃突然抬起头盯着尹威威,从上到下扫视了一便,没什么表示,就继续玩手机
去了。此时尹威威看清了她的的模样,五官虽说还算端正,但总觉得有点奇怪,
而且脸上长了好些雀斑,一颗痣恰好正好长在鼻头正中间,让尹威威觉得有些不
舒服。

  最后一个跟尹威威年龄相仿,二十左右,身材匀称,上半身的黑色露肩装被
拉到了一边,只露出了半边香肩,锁骨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上面还搭着一根透
明的肩带,吊着已然具规模的酥胸。下身是一条绿色的过膝裙,腿上穿的黑色打
底裤,脚踝处绣了一只白色的小猫的剪影,很是可爱。进去的时候她正嗑着瓜子,
见到尹威威也只是淡淡一笑,然后又继续嗑瓜子去了。尹威威脑子里嗡了一声,
这女孩样子跟好像自己初中的暗恋女神,一瞬间万千思绪涌上心头,心里不停嘀
咕:「她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她是不是认出我了,今天能不能跟她发生点什么,
甚至于我能不能把她带走娶她。」于是,嘴巴不受控制一般,脱口而出叫出了她
的名字,「是你吗,孙佳佳?」说完便有些后悔了。

  女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道:「叫我吗?」说完便微微一笑。

  尹威威心里的石头咯噔落了地:声音感觉不对,方言感觉也有些区别,再一
细看,又觉得更不像了,个子应该比孙佳佳要高一些。

  「不好意思啊,认错人了。」

  「小朋友,过来办入住!」刘静江的声音把尹威威从尴尬中来了回去。穿过
隔开的玻璃门,尹威威到了隔壁的旅社前台,原来旅社和发廊是挨着的两间门面。

  「来,我的身份证。」

  「不用不用,你留个电话号码就行,房租80,押金200。」一个50岁
的大叔操着一口的江城方言,头也没抬。

  大叔姓齐,但大家习惯叫他七叔,他正是这个旅社的老板,也是刘静江的房
东。七叔生的人高马大,身材壮实,甚至比尹威威还高出一小截,光头油腻得像
是一面镜子,一脸的凶相。

  不过人不可貌相,七叔年轻的时候可是一表人才,人也聪明,江城铁路局上
班的时候娶了单位娇小美丽的会计小琴。别看小琴身高只有152,穿衣打扮很
有气质,跟古装戏里的美女相比一点都不逊色。后来局里裁员,七叔主动提出下
岗,独自去了羊城经商,做起了国际倒爷,赚了不少钱,一时间风光无两。把小
琴接到羊城后,他更是一门心思想着赚钱,自然就冷落了老婆。身边失去了男人
的追捧,老公又长期不在家,女人,尤其是这种漂亮女人最受不得寂寞,有再多
的钱也填不满心中的空虚,穿衣打扮不知给谁看。内心空虚的她迷恋起了健身,
好像身体累了就没那么多力气寂寞了。

  七叔有一次从澳洲进货,事情特别顺利,比原计划提前三天回国。七叔拎着
一瓶从澳洲机场买来的红酒,准备给小琴一个惊喜。一开门,空气中散发着淫荡
的气味,看到小琴正背对着大门和两个外国人偷情。两外国人都是她的私人健身
教练,七叔是认识的。客厅里,内裤、丝袜、胸罩就这样被扔得到处都是,使用
过的安全套倒是整整齐齐的排在了茶几上,整整一打,12只!不知道他们究竟
做了多久了。此时的小琴根本没有注意到丈夫的归来,一手扒着自己的早已布满
指痕的屁股,坐在一个的肉棒上,娇小的身体里仿佛装了个高速马达一样,主动
一上一下的做着活塞运动,由于尺寸太大,更是没法完全进入,每次顶到花心时
还能露出小半截来。另一只手擎着另一根肉棒,如同小臂般粗细的肉棒上挂满了
口红的痕迹和不知名的黏液,小琴的小嘴只能勉强含住龟头。随着小琴的一阵抖
动,几个人同时高潮了。小琴还迎合这老外,浪叫着:「Fuck me……F
uck me……」

  外国人首先发现了目瞪口呆的七叔,像拎小鸡一般把小琴抱起来,转了个身。
七叔这才看到,小琴的阴毛被剃了个精光,粉嫩的阴唇和小穴被操的又红又肿,
整个阴道被撑得好大,甚至能看到内壁的嫩肉还在微微颤抖,精液夹杂着淫水还
不断地往外冒。嘴里的精液也沿着嘴角,落在了娇小的酥胸上,上面布满了吻痕,
两只乳头早已充血勃起,其中一只还夹着乳夹。小琴也看到了七叔,捂着脸大叫
了一声。外国人却是在淫笑,仿佛是在炫耀。

  七叔拎起酒瓶跟外国人当场干了起来,不过当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反倒被揍
的鼻青脸肿。但毕竟是七叔先动的手,而且还涉外,反倒是七叔被拘留了十天。
出来后,小琴直接和他离婚了,从此再也没见过面。而七叔,也贱卖了公司,离
开了羊城。

  回到江城后,七叔性情大变,开始疯狂的反制报复,选择了招妓嫖娼。毕竟
在羊城经商多年,见识也广,他最后直接在江城火车站附近买下了一栋楼,挂着
旅社的牌子,暗里却是淫窝,因为离车站近,人口流动多等各方面的因素,这个
地块慢慢演变成了红灯区。七叔只图自己嫖娼方便,倒是没想着靠这个赚钱,所
以定的抽成少,毕竟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唯一做了件好事,就是把上一辈留给他的单位家属楼,便宜租给了刚被赶出
门的刘静江母女俩。刘静江怕女儿辛苦,同时打几份工,日子拮据但也能凑活过。

  直到浅浅上了寄宿制高中,七叔开始追求起了刘静江,隔三差五的往家属楼
和她的工作地点跑。今年考上大学后,学费和生活费更大了。无奈只得找七叔借
钱,七叔以此为由头,许诺只要跟自己好,就把房子过户她,还同意供浅浅读大
学。刘静江并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但女儿浅浅是她的软肋。七叔很有钱,跟他在
一起之后,浅浅应该能过上好日子了。

  权衡了利弊,便答应先试着处处看,今年过年的时候再好好劝说一下女儿,
希望女儿能尊重自己的决定。七叔大喜过望,跟刘静江摊牌了,他承诺自己浪子
回头。要是浅浅那边没意见,就马上着手联系卖家,金盆洗手,把小楼也卖了。

  「房租不是50吗?」尹威威伸进口袋的手停住了。

  「你跟他讲的50?依你的。」说完有些玩味的看着刘静江,「都进屋了还
穿这么厚,不怕捂一身痱子啊。」说完熟练的把手伸进了刘静江的羽绒大衣里,
惹得刘静江鼻子哼了一声,七叔只当没听见。

  「押金好贵啊,能不能便宜点,我明天一早就走。」尹威威低着头,假装没
看见,想了想钱包里面仅剩了500块钱,还是决定开口了。

  「小朋友你怕莫子哦,好好好,一共给200,我里面电视机莫搞坏了哦。」
说罢把刘静江的外套已经退了下来,露出了一套淡红色的旗袍,他眼睛都快瞪出
来了,飞快的把收据开好了。

  尹威威赶忙把200元递上去,赶忙从老板那边接过钥匙和收据,低头往楼
上冲去。

  「小朋友,收据保管好啊,退房的时候我们只认收据啊。走睡觉去咯,鬼天
气一个人都没有。」说完把前台一锁,然后去外面拉卷闸门,准备关门了。

  「七叔,别关门啊,我这边还约了人呢。」大胸女人开口了,旁边发短信的
小桃也附和道,「我这边也是。」

  「行行行,就再等一会。下午还来了两三个,晚上一个都没得。今天说来也
怪,晚上就一个过来住宿的。」确实,路上结冰了,晚上基本没什么客源了。

  尹威威看着房牌号,208号房。一进门,房间倒是很暖和,里面也简单,
一张床,一个卫生间,一个被报纸贴满玻璃的窗户,一台34吋的电视,下面放
了个影碟机。电视柜上贴了张A4纸,印了几行字「本店提供各类电影DVD出
租,5元/1张,10元3张。」

  尹威威洗完澡,看了看时间,晚上11点40了。加上睡不着,电视信号又
差。想着老板就要关门了,尹威威决定下楼租几张碟片看看。

  下来的时候,便看到刘静江正往上走,尹威威当然不知道,就在他洗澡的时
候,错过了一场春宫大戏。

  原来七叔早就把外面的卷闸门关上了,只在发廊那边底下还留了半米来高,
大胸女人已经出门了,被个骑着摩托的男人带走了。小桃还不甘心的发着短信,
嘴里还振振有词,不知道说些什么。那个女孩也还坐着,拿了个手机在玩游戏。

  说来也巧,刘静江穿旗袍并不是给谁看的,这是女儿年前寄给她的,说是在
学校勤工俭学挣的钱,买了两套,母女俩同款不同色。刘静江想着女儿快回来了,
今天还是先试穿一下。

  七叔第一次见刘静江穿这么贴身的衣服,丰乳肥臀被旗袍雕塑的凹凸有致。
七叔虽然和刘静江性生活频率很高,但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心里痒痒得很。
便鼓起胆子,准备给她开开玩笑。旗袍普遍都是塑身的版式,上身领口和袖口太
紧了,七叔探了几次就没摸进去,只得把背后的拉链退了一半。刘静江今年其实
也只有三十六岁,但背部的肉却生的十分细腻,白花花的肉体和黑色的奶罩带子
把七叔勾的心里的火彻底勾起来了。

  印象中的刘静江是个特别正经的女人,虽然不排斥自己给她手淫或是口交,
身体却跟那些女人不一样,连淫水都少得可怜。有一次七叔使出浑身解数,忙活
了一个多钟头,也没有让她高潮,淫水仅仅只比平常多了一点,连叫都没有叫一
声。而且自己好歹采花多年,各方面技术应该都不差,越是没感觉,他越想把刘
静江征服。他见过太多女人了,只要找对钥匙,就能把门打开。在七叔来看,现
阶段她跟自己好,只是为了讨好自己,为了让母女俩能在江城生活下去。等两人
关系正式确定后,肯定会有改变的。所以也按下了骚动的心,每次都还算是比较
温柔的。当然除此之外,其实七叔还在下一盘大棋,为了达到更加邪恶的目的…


  凑在刘静江背上,七叔贪婪的吮吸着她的香气,左手隔着旗袍和奶罩,狠狠
地捏着她的奶子,捏了两把发现隔得太厚了,没什么触感。刘静江怕他把自己的
衣服弄坏,便回头冲皱了皱眉,七叔假装没看到,反而加大了左手的力气。右手
却趁着她回头的功夫,伸进了旗袍的下摆侧面的开叉处,直直的朝她下面的黑森
林探去。

  刘静江下身穿的是条肉色打底裤,虽勉强能摸到阴户大致的形状,但还是差
点感觉。七叔再次用手探了探,直接从腰部往底下摸,见她没有明显的反对,心
里大呼有戏。手上清晰的感受到,被茂密的阴毛包裹着的阴户里,有黏糊糊的东
西涌出来,然后一只手掌包住整个阴部,大拇指按压着阴蒂,中间三指慢慢的揉
搓着阴唇,不小心自己的袖扣扯下了她几根阴毛。

  原以为刘静江会发脾气,于是停手了。刘静江快速扭了扭屁股,但没有立刻
得到七叔的回应,猛然回过头,眼珠微微上扬,和七叔对视上了之后又立马躲开。
刘静江目光迷离,含着泪,上牙轻咬这下嘴唇,脸上一片潮红,忙不迭的轻轻摆
头,一声轻哼,显然是发情了,像是在鼓励七叔不要停。

  七叔嘴角的笑意更胜了,感觉自己捡到宝了。他显然明白了打开刘静江身体
的钥匙是什么,就是肉体上的疼痛带来的快感。七叔越发用力的揉搓着的左手也
鬼使神差地从背后钻进了前胸,本就紧致的旗袍加上还未解开的文胸,把胸前挤
得满满当当,勒得刘静江的胸都有些生疼,直到把整个上半身撑开,半边酥胸暴
露在了外面。

  刘静江的大胸在七叔手里变换着形状,他最喜欢的就是刘静江的这对大胸,
又捏又掐,恨不能五个指头都陷进去一般。他先是食指撩拨着由于充血已经大了
一倍的乳头,随后又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甚至往外拉扯。

  刘静江原本扶着前台的双手也找到了组织,她左手紧紧按住七叔抓胸的左手,
深怕一松开就会跑开似的。右手也凑向自己的阴部,但无奈地方狭小,施展不开。
于是便一会抓着自己的大腿,一会抓着自己的右胸,像极了没头的苍蝇,怎么放
都不自在。右手想到了一个地点,像长了眼睛一样直直地向着七叔的裤裆里掏去,
一把抓住了七叔的早已坚挺滚烫的肉棒,龟头的马眼甚至涌出了不少阴精。

  刘静江刚一触碰到肉棒,阴道内一股滚烫的暖流就立刻喷涌而出,沾满了七
叔的整个手掌,尤其中间三指,黏糊糊的。刘静江身体像是触电一般,止不住的
在颤抖,背上和胸口一阵潮红。刘静江微翻着白眼,嘴唇微张,爽快地不能自已,
甚至叫出了声来。

  七叔忙把右手抽出来,捂在刘静江嘴上,示意让她小点声。七叔突然感觉指
缝间一阵温润,却发现刘静江正舔着自己的指头,她贪婪地吮吸着每一根手指,
这可是她自己的味道啊。七叔有些吃惊,刚想抽出手,却又被刘静江紧紧地抓住,
继续用心的舔吸着,深怕他把手拿开似的。舔罢,七叔笑吟吟的拍拍她的屁股:
「静妹子,楼上等我,我马上上来。」

  刘静江没有答话,还在回味那个熟悉的味道。在七叔火辣的目光中,她慢慢
的穿好衣服,然后径直往楼上走了。走到尹威威附近的时候,甚至因为脚软还崴
了一下,差点摊坐在了地上。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