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我在字母圈的真实故事】(第二章、第一次接触灌肠)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我在字母圈的真实故事】(第二章、第一次接触灌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在字母圈的真实故事】(第二章、第一次接触灌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恰好沛然
2022/02/03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6,092


  但是这天晚上我却有一点失眠。

  是忽然得到神明眷顾的诚惶诚恐?

  还是遇到白马王子后的患得患失。

  我不太能说出来。

  其实我还是有点后悔的。

  我这是把自己卖出去了吗?

  就这样就成了别人的小母狗?

  想着这一天的荒唐经历,我居然有一点被欲望焚身的燥热。

  屁股被打的疼还没消散,那男人肉棒子的口感还犹在口中,下面却又湿润了。

  iPhone还没有拆就放在我的床边。这样如果我后悔了就可以原封退回呢。这
也是我最后的倔强,最后的矜持。

  我用手摸着自己下面的小豆豆,然后一只手攀上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探进
自己的蜜穴。湿滑的粘腻沾满了手指。丝丝落落的拉出晶莹的淫丝。下体是诚实
的,她正等待着男人的侵淫。

  我忽然捂了。

  这肉洞,分明就是给男人准备的,我的整个身体,都是天生的玩物,他不属
于我而属于男人。

  我想着他,想着他穿着西装那种威严的样子,我居然高潮了。

  床被我晃的咯吱吱乱响,我团成虾米,躲在被窝里,脑子里的主人越来越高
大,我光着身子,跪着,我抱着他的腿,把头埋在他的皮鞋上,他用鞭子拼命的
抽我。

  我高潮了,好久没有那么痛快地高潮。

  我不想再选择。主人,我只想拥有他,拥有一辈子,如果太奢侈,那么一天
也好。

  去他的矜持

  去他的底线

  去他的优柔造作

  有了主人世间一切与我无关

  我洗了手,亲手撕开了iPhone 11的包装保护膜,就像撕开我的处女膜。公
主的城堡被公主自己开了城门,迎接门口粗鲁的士兵。

  我的马奇诺防线终于变成了滑铁卢。

  我把我的手机卡插上,装了应用,打开QQ,然后调出那个熟悉的训狗师头像:
「主人,沛然想您了。」

  第二次的调教很快到来。

  我紧张的不能自已。

  这个酒店位于市中心,仍旧是金碧辉煌。

  主人说,我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不同于那些胭脂俗粉。他说,即便在玩
弄我的时候也真的有一种玩弄女神的感觉。

  他也没想到,能在圈子里遇到那么纯白的女孩。这可能就是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吧。

  也许他擅长夸奖女孩吧,或许他遇到别的女孩时,又有一套新的说辞了。总
知,他对我的评价我很受用。我喜欢他夸我,那会让我的的心砰砰跳,笑容不自
觉的攀上嘴角。

  新的挑战是灌肠。

  我就要在主人面前拉肚子了。想想就让人难为情。

  不过,看着自己心中的女神拉屎,正是主人喜欢的。主人喜欢的就是狗子喜
欢的。所以我就在刚刚,也喜欢灌肠了。

  于是主人开始在宾馆床上准备对付我的家伙事。

  唉?灌肠器不应该是一个大号针筒吗?

  「针筒不好带,太扎眼。」主人说。

  然后这个输液袋就是灌肠器了?

  主人点点头。

  输液能输进去么?我严重怀疑。

  主人先给我绑了个龟甲缚。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绳子。

  我看着主人一丝不苟的在我身上忙乎,心中居然升起了丝丝暖意呢。真想一
下子扎到他怀里。

  主人开始照相,他要拍我瘪瘪的肚皮被灌肠变成圆鼓鼓的样子。

  于是我们跑到厕所,主人开始接水,我心砰砰跳。

  主人让我手扶墙跪在马桶盖上,其实站着就好了,马桶盖硌的膝盖疼啊。

  「屁股撅高点」主人啪啪在我臀瓣上拍了两下,手劲真大啊,屁股都火辣辣
的了。

  我听出主人不悦,也是,上次为了翘屁股这个事,挨了好几下揍,这次怎么
又忘了,猪脑子,该打该打!

  于是我马上按照主子上次的要求,把屁股翘的高高的。

  这姿势,我两个屁股能分的很开,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肛门和那片女儿地
正迎接着主人热切的目光。

  乎的,肛门凉凉的,主人在给我抹润滑油。

  我的心砰砰跳。

  没有等待,那个灌肠头压在肛门上,顶了进来。

  「呀!」我不自觉的喊了一声。主子用手按着我的屁股,丝丝凉凉的水流就
顺着我的直肠流入我的肠道。

  那感觉让我有了便意,天啊,要拉出来了。我夹着自己的屁股,我的肚皮里
仿佛被贯通了,失去了保护和外界相连。那流入我肠道里的水复又被我的直肠收
缩着,试图排出。

  可是主人还在我后面,灌肠的管子还没拔出去,我的肚皮越来越胀。我不想
就这样拉出来,我拼命的夹着自己的肛门。

  可是水太多了,穿过菊花,不停的往肚子里涌。那种即将失守的感觉越来越
强烈,「主人,主人!我坚持不住了。」我拼命的叫唤。

  「别动。」主人按着我的腰。

  水已经顺着肛门与水管的缝隙往外呲了。我不行了。抑制不住的便意冲昏头
脑,「不行了不行了」我大叫着,推开主人,打开马桶盖,拔掉肛门里的水管,
把即将山崩地裂的屁股按在马桶上。乎的一下子,我的肛门直接喷出了一发水炮。
混着零星的大便,喷涌到马桶里。还好早晨排便了。

  我让主人出去,我不想这么丢脸。我感觉还有一半的水在肚子里出不来。我
揉着肚皮,水在小腹里来回咕噜,隔一会挤出一股。

  主人在外边等了我5分钟,我才手软脚软的出来。

  「趴好。」他手里拿了个戒尺。看着那戒尺凛冽的寒芒,我腿更软了。

  哎?啥情况?

  主人冷着脸,我居然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杀气。

  「主人,我错了。」我马上跪地求饶。

  主人一把薅着我的头发把我按到床上。

  这板子是不要钱了。麻的,他揪着我头发,我都能听到板子落下时破空的声
音,「嗖!啪!」紧接着就是我的鬼哭狼嚎。屁股上的炸裂感是主人怒火的宣泄。
每一下都让我上天入地欲死欲仙。我左右挣扎,说什么屁股也躲不开板子的洗礼,
我哭的鼻涕泡都在床上变成中国地图。

  主人把板子往床上一扔,薅着头发把我丢到地上。我在地上团成一团。

  主子大马金刀的往床上一坐,「跪好了」我赶紧跪到他脚下。

  「说,为什么挨揍。」

  我的屁股火辣辣感觉已经八成熟了。我被打的浑身哆嗦,不敢怠慢主人的问
题。

  「我把您推出去了。」

  「还有呢?」

  「嗯?还有什么?」

  「你的大喊大叫失去了优雅。你以后都不能大喊大叫。懂吗?」

  我木然的点点头。

  「这次你做的不好,灌肠而已,哪有这么夸张?我们再来一次,能憋住了吗?」

  我点头如捣蒜,能能能。

  「还有,你应该怎么称呼自己?」

  「沛然,我应该自称沛然,啊不是,狗子应该自称沛然。」我哭啊,这种不
能自称我的要求可真能把我折磨死。

  主人捏着我的下巴把我提起来,「今天说了几个我?」

  「一个,啊不是,两个。」我的下巴被捏的口齿不清,口水都要出来了。

  「刚才又说了一个,一共三个,那要打30个嘴巴。」

  说罢,他胳膊就抬起来,整个身体遮天蔽日把我笼罩。

  「呀!」我吓得闭上眼,脖子被主人捏着,想当缩头乌龟都不行。只听「啪!」
的一生,一个清脆的大巴掌就落在我脸上。打的我半张脸都火辣辣的,整只脑袋
嗡嗡作响。

  我委屈啊,打人不打脸!我这辈子哪挨过这种打?我爸没打过我,我妈没打
过我,所有人都没打过我,我从来都是公主,都是掌上明珠,都是宠爱有加,可
是主人打我,还打的这么狠,他真的不懂怜香惜玉。这一天真的把我这辈子的打
都挨出来了。我的眼泪打转,抑制不住的往下流。

  主人问我「你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哭着说。

  「啪!」又是一记清脆的嘴巴,主人冷着脸,「在我这,你就不是你了知道
么?你是母狗,我的母狗,骚母狗,你的一切由我决定。你没有人权,没有任何
权利,没有自由,我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你得心中只有我。懂不懂?」

  我只是哭,心里的委屈已经决堤。

  主人可能被我哭烦了,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瞪着我,眼神越来越凛冽。

  我有点害怕,于是大喘着气,尽量抑制自己的哭泣。他的手还掐着我的脖子,
我的妆应该花了,我的梨花带雨让我的脸一片狼藉。

  「哭完了么?」他问。

  我点点头。

  「你是什么?」

  「母狗。」

  「什么母狗?」

  「骚母狗。」

  「谁的骚母狗?」

  「主人的骚母狗。」我抽泣着。

  「学狗叫。」主任把我扔到地上。

  我双手撑地,「汪汪汪汪汪汪」的学狗叫。

  「不像!」主人抬脚把我踹翻。

  我赶紧爬起来,思索着我听过的所有的狗叫声,认认真真的模仿,汪汪汪汪
汪汪。

  我发誓,我学英语都没这么认真过。

  主人再次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拎起来,「还剩28个嘴巴。能忍住吗?」

  我心里突突突的跳。

  「嗯。」

  主人再次轮着胳膊打我。

  我被打的头昏脑胀。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我觉得这嘴巴把我的灵魂打的似
乎要脱离肉体了。

  最后打完的时候,我想我的脸肯定肿了,有块肉挤在我的牙齿上,让我说话
都碍事。我的眼睛也肿了,有点睁不开。

  然后继续灌肠。

  这一次好的多,我撅着屁股,这次的水温高了一些,温温热热的流进屁股。

  一直灌到我受不了,在我哼哼唧中主人拿着一个金属塞子的尾巴塞到我的屁
眼里。

  这次真的拉不出来了。它完全把肛门堵住,严严实实。

  然后主人又给我戴上狗耳朵,戴上狗链,让我跪在地上给我拍照。然后牵着
我,让我在地上爬来爬去,我肚子里的水咕噜噜左右的晃荡。便意和无尽的腹胀
感让我不敢有大动作,只敢慢慢的爬。主人拉着我,我真的好像一只骚母狗。

  最后主子又坐在床上,让我口出来才能排掉肚子里的水。我撑不住了,急急
慌慌的爬到主子的身前,笨手笨脚的解开主子的裤链,主人的阴茎卡在内裤里,
我小心翼翼的掏出来。他黑黝黝的,又粗又壮。我把他压在自己微微肿起的脸上,
我闭着眼,感受着那种跳动,我忽然好喜欢这种感觉,贱贱的感觉。越来越喜欢,
甚至有点无法自拔。

  我把主人的阴茎含到嘴里,上下的晃动自己的头,这熟悉的口感又回来了。
我越来越无法自拔。就让我沉浸在主人的淫威下吧,我愿意当一辈子小母狗。

  可是主人一直没有要射精的意思,我越弄越着急。

  下体空虚的我要欲火焚身了。

  「主人」我看着主人,「骚母狗好想要啊。」我都惊讶我的变化。这种话我
以前是不可能说出来的。而现在,我是自愿的,我确定。我扭着屁股,我想让自
己看起来好像小狗摇尾巴。

  「那你要恳求」主人说。

  随后主人让我跪在地上给主人磕头,要用最虔诚的语气求主任人临幸。

  因为我是母狗,是没有权利和主人交配的,我只能舔主人的脚,喝主人的尿,
而同等级的接吻,拥抱,做爱,这都是我的越级,我要磕头,申请才行。

  所以我跪下,虔诚的,心无旁骛的,真心实意的求主人用他至高无上的几把,
草他下贱的小母狗。

  主人拿了避孕套,我忙不迭的帮主人戴上。

  主人扶着我的屁股,那阴茎在我蜜穴上蹭着。

  要来了,要来了!

  我心脏砰砰跳,其实距离我上一次做爱已经有半年多了。我终于在历尽千辛
万苦后再一次获得了挨草的资格。

  主人的阴茎没有什么阻碍,久旱逢甘雨的密洞终于再一次被灌溉。刚深入的
痛感很快就被无尽的高潮覆盖。

  主人的每一次插入都让我攀上云端,我肆无忌惮的呻吟着,这是我的奖励,
我几乎开心的哭出来。

  那啪啪啪的声音是最美妙的天籁。我的肚子被撞的咕噜咕噜乱响。

  「主人~主人~啊,啊。」我呓语着。就想着就这样,就这样,不要停下来,
草,我,虐待我,操死我,让我永远这样沉沦吧。

  我的叫床声已经响彻酒店了。

  最后主人在疯狂的冲刺中,我和主人攀上高峰。

  主人拔出阴茎,摘了避育套,然后让我把避孕套里面的精液吃掉。

  主任让我张着嘴,我仰着头,主人把避孕套里面的精液一股脑的倒进我嘴里。
黏黏腻腻的。

  然后才把我拉到厕所,拔掉金属肛塞,我居然只排出来一点水。大概只有灌
进去的一半吧。我只好继续坐在马桶上揉肚子,肚子里叽里咕噜的。又排了足有
5分钟,还是不太彻底。

  这会主人出去了。

  等我排完了水,主人又给我带了一大袋子冰块回来。原来我的脸还肿着。

  于是我就这么一丝不挂的躺着,看着西装革履的主人,给我用冰块敷脸。那
感觉让我迷醉。主人太帅了。

  然后主子解开了我的龟甲缚,他去收拾绳子。我给自己补妆,我的脸有点惨
啊。

  心疼的我只能拼命的往脸上补遮瑕霜。

  主人一边收拾工具,一边欣赏我的酮体:「给你灌上肠去逛商场怎么样?」

  唉?这样真的好吗?

  「主人,我可能,坚持不住啊」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主人好像没听到,「来,再灌一次。」

  妈呀救命啊怎么没完了。

  我心里奔过一万匹草泥马。

  主人这次让我跪趴在床上,仍旧是屁股撅高的姿势。

  灌了大概两袋,主人揉了揉我的屁眼装了肛塞尾巴,那肛塞尾巴又一次撑得
我屁股难受,然后啵的一下卡在肛门上。

  「这肛塞太大了。」我抱怨到。

  「所以才要扩肛。以后要肛交的。」

  「啊?还要肛交啊?」黑线三条。

  我站起来,尾巴在身后让我觉得自己象只小狐狸。我把手团到脸颊,在主人
面前转了个圈,然后汪汪的叫了两声。唉,我也不会狐狸叫啊,只好继续当狗了。
主子很满意,让我在屋里走两圈。

  我走起路来小心翼翼,肚子里胀胀的,肛门也是涨涨的,尾巴尖在腿上扫来
扫去痒痒的。

  走起路来肚子里叽里咕噜。我低头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嗯……好像怀孕
了一样。

  主人也看出来了,他抚摸着我的肚皮笑着问:「几个月啦?」

  「嗯,报告主人,有五个月了。」

  然后我俩一起笑起来。

  「你不用穿内裤了。这狐狸尾巴得露出来。」他笑着拍了拍我的屁股,「还
有胸罩。」他补充。

  我已经无所谓了,不就是露出嘛。

  于是我穿了Jk服,这次穿的是樱花家族的,这身衣服的料子厚一些,裙摆也
长一些,防的就是主子这个老色鬼又让我真空上阵。

  换好了衣服,主人又欣赏了我一会,这倒是让我有点脸红。

  「走吧。」他搂着我出了屋子。

  刚到楼道里他就开始整活。他让我撩起裙子,撅着屁股,摆各种姿势拍照。

  其实我想说,主人啊,楼道里是有摄像头的啊!

  主人又让我撩起衣服揉奶子。

  照了一会才离开。

  天知道现在主人有我多少张照片了。

  就让这些照片变成投名状吧,我的所有都属于主人的。

  于是我就这样带着肛塞陪主人出门逛街了。

  我的裙子挡不住尾巴。白色的尾巴尖在裙摆低下来回晃荡。这可真是让人想
入非非。

  可是肛塞真的不是什么舒服的玩意,我只出去转了半个小时就受不了了。肛
门的位置越来越疼,肚子里也不舒服。主人找了个人少点的地方,让我撅着屁股,
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肛塞拔了出来。

  我们这会是在市中心的天桥边,步行街和这就隔着两条路。说是人少,其实
人也是熙熙攘攘的。主人撩起我裙子的时候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想周围肯
定有人看到我屁眼的样子了。

  我不敢乱看。低着头,闭着眼,做鸵鸟状。在主人啵的一声拔出肛塞的同时,
我赶紧蹲在地上,哗的一下子,大量的水混着丝丝缕缕的大便排到地上。与此同
时就有人从我眼前走过去。还有汽车开过去的声音。他们肯定看见我了。我觉得
我绝对已经用脚抠出来三室一厅了。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排便。救命啊,太丢
人了!

  弄完之后,我已经顾不得别的,低着头急急忙忙如丧家之犬,慌慌张张真叫
狼狈不堪。就这样跑开了好几个街区。

  主人倒是好整以暇的像个没事人。看着他那没事人似的样子我就来气。你可
是罪魁祸首啊!怎么能这样?

  我心里早就咒了他1000遍!

  我咒你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

  我咒你买奶茶没有吸管!

  我咒你每次上厕所都忘带纸!

  我咒你出门就有麻雀在你脖子上拉屎!

  该死的,天杀的,家里没有妈的,要命的,没腚的,一看就有病的!

  总之我记仇了,哄不好那种。

  主人笑着看我把嘴撅到姥姥家。

  「好啦好啦,我给你买杯奶茶好不好。」

  啥?你把我害那么惨,居然想一杯奶茶就解决?老娘是那么好糊弄的?

  「两杯!」我伸出两个手指。

  晚上,我们去了一家海鲜自助餐厅。主人又把肛塞尾巴塞进去了。就在吃饭
的时候塞的。

  然后,主子一直让我去取餐,我挂着尾巴在自助餐厅里来来回回的走,我确
定餐厅里好多人都看到了。他们露出一副惊呆了的表情,甚至有人一直跟在我身
后。有两个服务员小哥眼睛都直了。然后他又叫了几个服务员来看我。

  我确定我已经是餐厅里最靓的仔了。我走到哪都有人投来玩味的目光,甚至
我在吃饭时,身边的服务员小哥都多起来。好多人从我身边过去,然后假装不经
意的瞟我一眼。我只好假装不知道。

  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我早就心(厚)如(颜)止(无)水(耻)了我就这样
带着肛塞尾巴吃了一个半小时的饭。我居然坚持下来了。进步如此之快我自己都
钦佩我自己。看来,很快主子就可以和我肛交了。

  想着主人的大几几插进我肛门的感觉,我居然有了一点期待。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