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情缘劫:我无力挣扎的婚姻】(四十六、四十七)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情缘劫:我无力挣扎的婚姻】(四十六、四十七)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情缘劫:我无力挣扎的婚姻】(四十六、四十七)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woyewunai
2022/03/11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103字

               第四十六章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漫长。坐在出租车上都能听到窗外寒风
的呼啸,仿佛永远没有停歇的一刻。

  司机师傅是个很健谈的中年人,可我却没有任何说话的欲望,很快他那近乎
亢奋的情绪就被我发自内心的寒冷所熄灭。

  不知不觉间,前方又一次的排起了长龙,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紧赶慢赶还是
赶上夜高峰。

  在司机师傅有些恼怒的眼神中,我结账下了车,随手点上了一支香烟,任由
凛冽的寒风吹着我越发消瘦的身体。

  这样公司与家的两点一线,就是我这近一年来生活的全部,明浩也劝过我不
用这么拼命,可他不明白心理的折磨永远比身体的疲惫更痛苦。

  因为堵车而被迫走回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我越来越发觉自己喜欢上了
这种感觉。每每走在这条路上,想象着白天车水马龙,此刻却是如此的宁静安逸,
心中就会有一丝莫名的舒畅,也许我真的老了,变得越来越不合群了。

  可能是我走的太过随意,一辆公交车几乎贴着我的身体开过,靠近了前方的
站台。我看了一眼,却没有说什么。那是一辆220公交车,也是当初我们学校
连接市区的唯一交通工具。

  我加紧步伐走到车旁,目光下意识的望向了后门第二排的位置,我也不知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遇见公交车总会不自觉的看向那里。这个时间公交车上的人很
少,目光所及的位置依然是空空如也。

  我噗嗤吐出一口烟气,脸上不自觉流露出一抹自嘲的微笑,其实我也不知道
自己在期待着什么,可总是控制不住的看向那里。

  随着公交车的离去,我扔掉烟头,对着早已冻僵的右手哈了口气。江南的冬
天总是最难熬,虽然已经是来到这座城市的第十个年头,可当潮湿阴冷的寒风吹
在身上时还是让我猝不及防。

  只是我对这份寒冷从没有一丝一毫的厌恶,因为她总能把我带入曾经的那份
回忆。那感觉就像是人们听到一首老歌,总会回忆起过往的人和事。

  就像今天这样,我还是会想起她,那个我这辈子最深爱的女人。幻想着她还
是一袭白衣的坐在那个熟悉的座位上,依然是泪眼婆娑,可我相信这次的眼泪一
定是为我而流……

  想着想着我笑了,笑得我眼泪都流了下来,如果真的有那样一个女孩的话,
还会有那样一个痴傻的男孩在背后一直默默看着她吗?

  我缓缓地向前走着,此刻被回忆所包围的我,并不急于回家。眼前小路两侧
的路灯不知什么时候都坏掉了,还记得当初公司刚刚走上正轨的时候,我每天都
回家很晚。妻子总是不听我的劝说,会来这里接我……

  我死死咬住了嘴唇,没有让即将决堤的泪水再次留下。

  曾经我也相信时间是让人忘记痛苦的良药,也曾试着去开始另一段感情来冲
淡那痛苦的记忆。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赶不走脑海中的那一抹倩影。不知道为
什么,梦里百转千回的身影都是我们相遇时的模样,仿佛之后的一切不快都没有
发生过。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所有的一切在开始的那天就已经无法更改……

  当初很多人会觉得我会和张雪凝走到一起,我确实有过一时的冲动,尝试着
去接纳另一个女人,开始另一段感情。可先离开的人却是她,没有对错,说到底
我们不是一路人。

  说起来那是一次很巧合的偶遇,那天公司来了几个很重要的客户,原本这种
事情都是明浩和雪凝去应付,可偏巧雪凝那天不太舒服,我让她在家休息。

  那天的几个人都很能喝,要不是明浩一直替我挡酒,估计我早就趴下了。喝
到后来,他们应该是也看出来我没多少酒量,也没人再找我喝酒。这倒是正合我
意,我拿起手机和雪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道为什么,那天雪凝很反常,
回一次微信都要好久。

  到了11点多的时候,几个家伙终于喝到位了,正当我以为终于可以回去的
时候。明浩好死不死的客气了一句,几个家伙的眼睛立刻就放光了,非要去会所
再唱会儿。我当时真想踹他一脚,没事瞎客气什么!我都已经和雪凝说好了马上
就回去,这下又不知道要待到什么时候了!

  刚上车,身边有个醉鬼就吐了,我心里嫌弃的不行,嘴上还得客气的说着没
事。随着车子停靠在兰桂坊夜店,我一开门就跳下了车。之前本就喝了不少,在
加上被醉鬼这么一恶心,立刻就支持不住了。

  我没让明浩管我,自己在马路边缓了好久才恢复过来。正当我准备独自离去
的时候,一对男女的争吵声将我注意力吸引过去。

  在KTV的隔壁就是一间情侣酒店,夜晚经常有一些玩到兴头上的男女,会
去里面发泄一炮。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刚刚还在微信里说等着我回去的雪凝,此时正在酒店门
口和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拉扯着。

  我还记得拉着她的男人,曾经就在这家夜总会,雪凝被人陷害的时候,他就
在台下站着,而且还和陷害雪凝的那几个女孩有说有笑。想不到雪凝竟然还和这
种人藕断丝连!

  「放开我,我真得回去了!」

  「可我舍不得你走啊,准备了那么多好玩意可还没用几样呢。」

  「下次吧,他马上就要回去了。」

  「操!真不明白那个傻逼哪里好!」

  「我懒得和你废话,松开!」

  「哼!还装清高呢,他要真那么好,你能忍不住来找我吗?」

  男人说着一把将雪凝扯进了怀里,此时我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四目相对之
下,她惊讶到了极点,神色中满是慌张。雪凝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解释,可什
么也没说。

  我直直的看着昨夜还依偎在我怀里的女孩,没有想象中的恼怒,我的表情很
平静。不同于面对妻子,雪凝会做出这个选择对我来说并不意外。

  我没给她解释的机会,转身离去的瞬间,我心中默默祈祷着她千万不要追过
来,这种场面我见过太多次了,已经不想再去面对一次。

  在进入兰桂坊大厅前,我用余光扫了一眼。雪凝像个木偶似的,又一次被男
人拉着回到了酒店。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我有些嫉妒,我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
雪凝就会停下脚步,冲回我的怀里。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放弃了。

  面对雪凝的离去,除了惋惜之外,我没有半分的心痛。我知道今天一别,就
代表着她彻底的消失在我生活之中。曾经我很想拉她一把,可到头来还是徒劳,
除了遗憾只有深深的失望。

  那夜我回到夜总会,面对明浩,我什么也没说。一个人坐在包间的角落里,
又喝了很多酒,直到失去意识……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雪凝,明浩也再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她。

  她的出现与消失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却每每在我最痛苦无助的时候陪在我
的身边。如今偶尔我也会想起那个爱笑的女孩,也会记得当初被她耍的团团转的
窘迫模样。

  其实想想,也许我一开始就是错的,面对雪凝的时候,我从没有尝试着走进
她的世界,反而更像个唠叨的老爸。可能这就是代沟吧,我不该以自己的认知去
评判别人的人生。

  至于她离去的原因,我是事后才想清楚。从我接受她那天开始,自己的目的
就不纯粹,从一开始就把雪凝当作一颗救命稻草,把她当作自己逃离噩梦的工具,
刻意让自己投入其中。却忘了她也是个女孩,有着女人天生的敏感神经,她怎么
会感觉不出我的心从来不在她的身上……

  算了……人生路远,只愿各自安好。

  不知不觉间,前方一片熟悉的楼群映入眼中,即使在这个时间还有星星点点
灯光从窗户飘出。门口「瀚兰苑」几个大字被灯带点缀着,在夜里也很显眼。

  没错,我又搬回了我们的家。说起来这段时间最让我意想不到的就是岳母的
变化。曾经我想过再次遇见她时会有如何的反应,是骂她?打她?还是将妻子如
今的遭遇告诉她,让她后悔当初的选择?

  可那天她疯了似的冲进我们公司,当着所有人的面哭着询问女儿下落的时候,
我还是心软了。一个当初那么骄傲自负的女人,如果不是真的被逼到了绝路决不
会放下她那可悲的自尊。

  我没有为难她,把她领进办公室,端上了一杯热茶。原来那时她已经有半年
联系不上梦琪了,一开始何永恒和她说的是去深圳度蜜月。刚去的时候,梦琪还
会偶尔给她发个照片,可没过多久,就彻底失去了联系。

  其实当初我去找她询问的时候,她就已经联系不上梦琪了。可那时候她没当
回事,还把我羞辱了一顿。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看着自己曾经最憎恶的那张脸,说没有怨气是假的,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心中甚至有一丝暗爽。因为在我心里,出现如今这个局面,她
是仅次于何永恒的罪魁祸首。

  可看着她因为思念女儿,日益苍老的身体,哪还有半分当初那嚣张跋扈的模
样……我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告诉她梦琪如今的凄惨境况。

  她说了很多梦琪小时候的事情,也谈了当初为什么阻止我们。基本上和我在
聊天记录里看到的差不多,在她那扭曲的观念里,我的原生家庭就是原罪,只有
拆散我们才是为了女儿好。我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插一句话。

  此时不需要我说什么,她应该也早已发现了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可笑。
被她钦点为完美女婿的何永恒,却把她的女儿拐跑了,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吗
?!

  在询问之下,她也道出了一直藏在我心中的疑问。原来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
高深莫测,一切的开始只是因为岳母在街边的婚介所登记了妻子的信息,而何永
恒就是那里推荐来的。

  当时妻子的信息挂在婚介所后,第二天就来了电话说有个不错的小伙子,在
国企大公司工作,父亲是个正处级干部,母亲是大学教师,最重要的一点人家是
本地人。

  听到这个消息,岳母立刻就动心了,这些条件在她眼里简直是完美的存在。
当天晚上就给梦琪说了,没想到妻子听了很反感,死活不听她的。两人不痛快了
好一阵子,到后来还是让岳父那个老病秧子出面,妻子才不得不被逼着去了。

  当时岳母也没抱太大希望,加之晚上回来后妻子都没搭理她,心里更是没底
了。没想到第二天妻子竟然一反常态,答应和对方先接触着试试。

  听到这里,我当即就明白了在聊天记录上看到的那些,就是在那天夜里何永
恒开始了对妻子的欺骗。

  接下来岳母所说的基本都能和我看到的聊天记录互相印证,我忍耐着听完了
她的诉说,无异于再次经受了一遍折磨。在她的描述里,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
是真的欣赏何永恒。

  但是这也说不通她后来的反应啊,因为何永恒根本不在什么国企大公司,甚
至是在我的手下工作,她难道就没怀疑过吗?!

  岳母被我问的有些狼狈,说话时都不敢看着我。原来在她心里,一直觉得自
己的女儿离过婚,有点配不上人家,所以努力去讨好人家,恨不得他们能马上结
婚,哪有心思去调查别的问题。

  有几次何永恒明里暗里透露出妻子还在私下里与我有联系,岳母立刻就如临
大敌,和人家保证绝不会有下次。私下里马上在我家里装了监控,为了一个外人
去监督着自己的女儿,我想天底下也没有几个父母能干的出来。

  在她发现真如何永恒所说,我真的偷偷回去过,岳母对我的恨意越来越浓了,
也让她在面对何永恒时变得更低人一等。为了讨好何永恒,彻底成了他的作恶工
具。那几次的突然袭击,包括在楼下当着邻居的面和我撕破脸,都是在何永恒的
授意下干的。

  至于说他工作的事,她是在他们结婚前,双方父母见面时候知道的,当时她
见到何永恒父母,立刻就被人家的气场派头镇住了,感觉自己家攀上了高枝,要
土鸡变凤凰了。尤其是对方说要拿出88。88万彩礼的时候,更感觉人家的家
底殷实,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席间,对方无意中说出了何永恒为了锻炼自己,委身于一家小公司,却没去
做家里安排的公务员。岳母听了遗憾不已,不过她早已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冲昏
了头脑,哪会在意这种小事呢?!

  听到这里我紧紧地捏紧了拳头,毕竟曾经的一桩桩把我伤的太深了,如果没
有这个助纣为虐的死老太婆,何永恒何至于如此有恃无恐!

  岳母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愤怒,将头垂得越来越低了。

  我再也待不下去,直接摔门走了出去。这个疯婆子不但是见利忘义,还蠢得
可以。我真想不通这种家庭怎么会生出梦琪这么单纯的女儿!如果她能遗传一丝
她妈妈的无耻,也不会让我到现在还忘不了她!

  我没有搭理身后追出来的岳母,也不在乎同事们惊异的眼神。只想一个人静
一静,此时我满脑子都是愤恨。何永恒的计谋根本算不上高深,只是随便在街上
雇了两个群演,开出一张空头支票就拿下了掉进钱眼里的岳母。那我当初多给她
点钱是不是一切麻烦也就烟消云散了?

  第二天,我回到办公室见到了岳母给我放在桌上的钥匙。当时我真想丢进垃
圾桶,可已经冷静下来的我没有那么做。

  当天晚上我给她把钥匙送了回去,开门的是岳父。见到我的一瞬间,他整个
人都在发抖,那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激动。可他似乎又觉得有愧疚,一时间也不知
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岳母从左侧房间里冲了出来,我知道那是梦琪的房间,见证着她从襁褓
里的婴儿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岳母的眼角还挂着泪水,手里拿着的是一
本相册。

  见到这一幕,纵使我有满腔愤恨,也无法对着眼前两个老人发泄出来。毕竟
他们才是将梦琪从小拉扯到大的人,也许他们犯了很多的错。可当梦琪受苦受难
的时候,他们的痛苦不会比我少上一分一毫。

  那一晚我们聊了很多,他们第一次在我面前低头认错,可我却没有任何高兴
的感觉。我知道如果没有女儿的失踪,在他们心里我还是那个不合格的女婿,我
身上的乡下穷小子标签永远不会被抹除。

  我没有把梦琪如今的真实遭遇告诉他们,岳父的身体已经承受不起这种打击,
而且他们知道了除了多两个人担心,也是于事无补。

  在他们苦苦哀求之下,我收起了钥匙。曾经他们打破脑袋都想得到的东西,
此时又拼了命的想还回去,听起来是多么的讽刺。

  可我明白他们只是想让心里好受一些。有时候人就是这么纠结,只有当覆水
难收的时候,才会明白平平淡淡才是最好。


               第四十七章

  回到家里,所有的摆放还是以前的模样,只是空气中再也没有了妻子的芳香。
我把外套挂好,走到阳台,习惯性的又点起一支香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摄像头软件,虽然镜头
前日复一日的都是冷冰冰的家具,可还是会忍不住去看,总是期待着那个人的出
现……

  ……

  「凡哥,来了没有啊!」我迷迷糊糊的刚接起电话,就听见明浩的破锣嗓子
在那边嚷起来。

  「什么事啊?我才刚睡着……」我口齿不清的应付着,确实刚睡着不久,这
一年来我都是这种状态,经常到日上三竿才去公司。

  「我操!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人家袁秘书等了你半个小时了,我一直帮你
应付着,可人家都不搭理我。」

  「你怎么把她招惹过来了?!」原本浓浓的睡意,在听到袁秘书的瞬间就烟
消云散了。

  「嘿嘿,别说我不照顾你,我可是废了好大劲才把她骗来的。这丫头一看就
好生养,不出半年,肯定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滚蛋,半年能生孩子吗!人是你请过来的,别他妈烦我!」我不耐烦的骂
了一句。

  「凡哥,江湖救急啊,这可是200多万的大单子,看钱的面子也得照顾好
这个小妮子啊!」

  「靠!那你等会儿吧。」我挂断电话,急匆匆的洗漱一番就出了门。

  这个袁秘书是我们接的一个大单公司的董事长秘书,原本这种事情她是不用
出面的。可那天我和明浩去他们公司汇报时候,不知道明浩抽什么风,看人家小
姑娘漂亮,当成了前台小妹,就上去调戏了几句。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在汇报的
时候给我们的方案一顿挑毛病。那样子明显是来报复明浩的,不过我对自己设计
的方案还是有信心的。一番唇枪舌剑之后,总算应付了过去。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明浩这个混蛋今天竟然又把她招惹回来了。
看这意思肯定还是打着我的名义请来的。想想袁秘书那一副鼻孔朝天的高冷样,
我就不寒而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已经不是明浩第一次偷偷给我牵红线了,
而且一次比一次过分!

  来到公司,就看见袁秘书带来的广告部经理正在和我们的业务人员商量方案,
而她却悠闲地喝着咖啡。按道理来说,她不该有这么大的派头,可架不住人家除
了秘书以外还是董事长的侄女。广告部经理在她面前也只是个跟班的角色。

  「袁秘书,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快步来到她的面前,笑着打了个招
呼。

  「哼!楚总好大的架子啊,约我过来还要我等着你!」袁秘书说话时眼睛都
不看我,一副傲娇的模样。

  说实话这幅表情如果放在一个长腿御姐身上还是挺正常的,可她做出来却让
人觉得违和感十足。明明才20来岁,正是朝气阳光的年纪,却总摆出一副拒人
千里的姿态,真让我受不了。

  「啊……袁秘书,我是想再给您解释下这次的方案。已经完全按照您的要求
改好了。」我临时随便编了个理由,还不忘狠狠瞪了明浩一眼,他却笑呵呵的一
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这种事还用跟我说,广告部的都是吃干饭的吗?对了,我听说你喜欢我是
吗?我可不是那么好追的!」

  我正准备给她把新方案调出来呢,听她这么一说,手里拿着的笔记本电脑都
差点摔地上。现在的姑娘都这么直接了吗!

  「唉,凡哥,别不好意思了,你给袁小姐准备的礼物拿出来啊。」明浩笑着
凑过来,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

  「啊?礼物?」我直接被明浩问懵了。

  「昨天你非要拉着我帮你挑的啊,应该是在你办公室吧,我让小李去拿一下
。」

  我心中一阵恶寒,看来明浩这是早就给我挖好了坑让我跳啊!忽然间一个念
头闪过,这孙子该不是想拉住袁家这颗大树,把我出卖了吧?!

  很快小李拿来了一个礼盒,不用看我也知道里面是什么。明浩办公室里准备
了一箱子这种珠宝首饰,都是用来哄骗小女孩的。

  果真袁秘书拆开包装,里面是一条精美的项链。我记得这应该是明浩箱子里
最贵重的一件了。我这兄弟也真是够意思,为了我下血本了!

  可这让我怎么办呢?我应该承认还是把事情说出来呢?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我接起电话就朝外走去,明浩一把
拽住了我。「你小子可别想跑!」他小声在我耳边说道。

  可我却没有停下脚步,因为电话中传出的那个声音太熟悉了,是我无论如何
也不会想到的一个人。

  「一凡……」

  只是一句轻声的呼唤,我的泪水已经止不住的奔涌而出。一年来的所有思念
与委屈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但我不想她听到,不想在她面前显露出自己的懦弱。
我咬着牙,一步一步的朝前走着,习惯性的摸出口袋里的香烟。可此时此刻我的
手却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连最简单的点烟都不能完成。

  「一凡,你在吗?」妻子的声音再次传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声音是
那么的不真实,整个人前所未有的紧张。我努力的张大嘴巴,可就是说不出一句
话。

  这一刻应该只有十来秒的时间,可我却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只听得话筒里传出一声轻叹。

  「在!」我已经鼓起了所有勇气,生怕轻叹之后她就会挂断电话,可也仅仅
挤出了这一个字。

  又是一阵沉默,我很确信她没有挂断。此刻她也应该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
一年来我们都经历了太多,生活也让我们改变了太多。原本的默契无比的两个人,
此时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生疏感。

  「你还在深圳吗?」还是我打破了这份沉默。

  「嗯……」

  「找我有什么事吗?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刚刚问出口,却又觉得
语气有些生硬,连忙改口,却一时想不出更好的说法。

  「一凡,你过得还好吗?」妻子没有像往常那样笑话我的愚笨,只是平静的
问道。

  这本是一句最简单的问候,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情绪莫名暴怒起来。因为
这是我如今最不想听到的一个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呢?我怎么可能过的好?!
你和何永恒在深圳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我会好过?

  「还好,呵呵……怎么能不好呢?我想你应该也都放下了吧。」不自觉间我
的语气带上一丝冰冷,我想她应该能听得出来。

  「没有……一凡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当初和你说的那些话不是我的本意。」

  「我没怪你,要不是你当初做的那么决绝我也没办法这么快走出来。」

  「走出来?这么快吗?」我能明显感觉妻子的话语中带着失望。

  「那还怎样?要我一辈子都活在你离开的阴影里,你才高兴吗?」

  「一凡,我不想和你吵。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当时……算了,有些话电
话里也说不清楚,你……你能不能来深圳一趟?」

  「去深圳?找你?」

  「嗯,我有些事需要你帮忙。」妻子的声音不大,似乎是心里有些忐忑。

  「你说吧。」

  「你能不能给我一笔钱?」

  「什么?」在她说出之前,我想了很多种可能,可绝不会想到妻子给我打这
个电话是为了要钱。按理来说,何永恒在赌场那里有人罩着,应该混得不错,怎
么会缺钱呢?难道说这又是何永恒唆使她来的?他又有了什么诡计?!

  「我知道自己找你要钱会显得很突兀。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一凡,你别
多心,这件事和何永恒没有半点关系。我已经摆脱他的纠缠了。我现在真的很需
要你的帮助。」

  「好,需要多少?」我没有多问什么,凭着这么多年的感情。如果金钱真可
以让她在那边的生活好过一些,我会无条件的答应。

  「50万。」

  「没问题,我这就定机票,你等着我。」

  「嗯,谢谢,真的谢谢。」妻子的声音很激动,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轻易
答应下来。

  「没必要这样。你有时间给家里也打个电话,他们很担心你。」

  「家里?你见到我妈了?」

  「嗯,她来过我公司。」

  「她没难为你吧?」

  「没有,他们是真的很想你,这段时间我去看过几次。他们真的苍老了许多
。」在我说完后,对面迟迟没有回应,片刻后才传来一阵细不可闻的抽泣声,我
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有静静的陪着她。

  「一凡,谢谢你,我真没想到,最后是你……他们一定很后悔有我这样女儿。」
过了许久妻子才缓缓开口。

  「你放心,我什么都没说。」

  「谢谢……谢谢……」妻子不停地道着谢,她一定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就
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原谅那对始作俑者的老人。如果没有他们,一切不会
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我觉得作为子女,不应该让老人如此担心,你有时间回去看看他们吧,至
少打个电话也可以。」

  「一凡,你不懂……好了,我有些事情,先不说了。」

  「好,我这就去准备钱,你等我电话。」

  我没有任何的停留挂断了电话,此时说的再多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抓紧
时间赶到她的身边。

  我抽出一支香烟放在嘴上,在思考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烟雾的陪伴。这种
感觉很奇妙,似乎这片烟气可以将我隐藏起来,更换一种视角去考虑问题。

  毫无疑问,妻子的话让我本就不平静的内心,掀起了更大的波澜。我不知道
何永恒是不是真的离开了她,可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当初在微信中她和我
说的那么决绝,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一定是下了决心要和我一刀两断了。如今
的再次联系,甚至要和我见面,真的很让我意外。

  等等,我忽然想到这会不会是何永恒的另一个计谋呢?他让妻子把我骗到深
圳,那我只身前往,岂不是危险重重?

  不会的,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如果他想除掉我,当初我在深圳那么久,
他有的是机会,何苦等到现在。而且我相信妻子对我的感情,即使不在一起了她
也绝不会加害于我。

  只是她现在的处境让我很是担忧,就算真如她所说已经摆脱了何永恒的纠缠,
可她为什么还要待在深圳呢?难道说还有别人控制着她?

  算了,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早点过去。我给小李打了个电话,让他给
我订上明天最早的一班飞机。

  ……

  随着飞机的缓缓降落,我再次回到了这片伤心地,一年前我以为自己再也不
会回来了,可没想到这么快就食言了,而且还是为了那个女人……

  不过这次我有信心带回那个女人,不只是为了我自己,还有她的父母。曾经
何永恒制衡我最有利的筹码已经站在了我的这边,我不相信自己还会输!

  走出机场,我拨通了妻子的手机,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我还没来得及说话,
就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哪位?」这声音很沉稳,甚至有些苍老,让我一瞬间就想到了曾经的秦老。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蒋梦琪在吗?我是她的朋友。」我用平静的语气说着,此时能见到妻子是
最重要的,绝不能惹怒对方。

  「朋友?是小凡吧?呵呵,梦琪可是等了你很久了。」对面男人说话语气显
得很熟稔,给人一种和蔼长者的亲切感。可在我听来却很恶心,因为我知道他是
个什么人,他的卑劣一点都不在何永恒之下。

  「她方便接电话吗?」虽然我心中憋屈的不行,可还是努力压抑着怒火。

  「梦琪还睡着呢,这几天宝宝晚上闹得很凶,她也是累坏了。我让保姆阿姨
帮忙照顾着,她还不放心。你看我是现在帮你叫她,还是等下她醒了回过去?」

  「让她再睡儿会吧。」说完我立刻就挂断了电话,我还是不习惯与这种人虚
与委蛇。

  不知道为什么,这瞬间我忽然想到了十多年火遍全国的《蜗居》。小贝给海
藻打去的电话,被心怀诡计的宋思明接起,那一句「她在宾馆洗澡呢。」当时让
我感觉小贝是那么可怜。没想到如今这一幕,竟然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抽着香烟,漫无目的的走着。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要带走妻子,仅仅一个电
话,就把我的信心打击的消失殆尽。当初我还不明白生活中怎么会有小贝那么单
纯的人,可在真正的掌权者眼中,我们这些普通人都是小白,可以随意摆布的蝼
蚁!

  不知不觉间,来到一处天桥下,周围熟悉的街景,让我回忆起一年前就是在
这里,我拉着来往的人们寻找妻子线索的模样,心中满是感慨。有时候人越是努
力越是没有结果,有时候几乎放弃了,机会又主动找过来。

  没过多久,电话声响起。我立刻接了起来。

  「一凡,不好意思。你是不是到了?怎么也没提前通知我去接你?」妻子的
声音还带着一丝慵懒,应该是真的刚睡醒。

  「没事,带孩子是很累的,你要注意身体。」说完我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心
酸,原本这不正是我们憧憬的生活吗?可如今陪在她身边的确实别的男人。

  「还好,我这就去找你。你把位置发给我。」

  我扫了周围一眼,把见面地点选在了街角的一处咖啡馆里。挂掉电话,我要
了一个包间,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窗外的街景,可我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情。

  虽然这次相见是我期待已久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真要见面的一刻,我心中
特别忐忑。我想抽出香烟疏放一下情绪,可看到墙上挂着的禁止吸烟标识,我又
放下了,焦虑的情绪越来越浓。

  大约只过了半个小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那熟悉的节奏让我瞬间就站
了起来。下意识整理了下衣领,我走到了门口。

  曾经无数个夜晚,在梦中再次相见,我都会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可此时四目
相对之下,我却显得不知所措。最终还是妻子对我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化解了
彼此的尴尬,我将她迎入屋内,向外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别人。

  我们面对面坐在桌子两旁,能够看出她出门前还是简单上了个淡妆,可依然
无法掩盖她一脸的疲倦。在我的印象里,她的孩子应该也就出生了半年左右,可
她的身材早已恢复如初,甚至比当初还要消瘦一些。一件驼棕色的羊绒大衣穿在
她的身上,总感觉有些过于宽松了,显得不太合体,。

  「这里环境还不错。」妻子柔声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房间的摆设,并没有
看我。

  「怎么不舒服吗?在房间里还穿这么厚。」我注意到她进来后,一直保持着
双臂环绕的姿势,像是很冷的样子。

  「没有,刚刚车子停得有点远,走过来还是挺冷的。」

  「给你点了杯摩卡,刚端过来的,趁热喝。」我把杯子递到了妻子的嘴边,
她看了我一眼,伸手接了过去。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明显感觉到了从未有过
的生疏感。

  「我现在很少喝这些了。」妻子结果咖啡捂了捂手,就放在了一旁。

  「怎么?口味都变了吗?我记得这是你最爱喝的。」

  「宝宝还没断奶,不能喝这些的。」

  「不好意思,我没想那么多。那我再给你叫杯果汁。」

  「算了,我不渴。那什么……我说的那50万……」

  「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给你转过去。不过……我想知道你要这些钱有什么
用?」我没想到妻子会这么直接,甚至连简单的寒暄都懒得说。这更说明了一定
是很急切的事情,我不得不向她问清楚。

  「也不怕你知道,我用着钱是给宝宝治病。」

  「治病?很严重吗?」曾经生活了那么久,我能清楚感觉到妻子眼中的不安。

  「宝宝出生不久就查出来心脏瓣膜闭合不全,大夫说等孩子半岁的时候要做
心脏瓣膜置换手术。」妻子的声音很低沉,明显是很在乎这个孩子。

  「他现在怎么样?」

  「现在还好,不过大夫说,如果不抓紧治疗孩子很难长大……」

  「我听说过这个手术,治愈几率还是很大的。你也不要太担心。宝宝是男孩
还是女孩?」

  「男孩,他很乖的。」妻子说着递过来手机,画面中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伙笑
的很甜。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和妈妈很像。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孩子的一瞬间,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那感觉来的很
突然,很强烈,让我几乎就忍不住了,可我死死地掐住了大腿,没有让自己崩溃。

  「他很漂亮,像你一样漂亮……」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带着颤抖。

  「嗯,他真的是个天使,如果没有他,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不要这么灰心,人生还是要往前看的。」

  「一凡,你知道这些钱,我为什么是和你要,而不是借吗?」妻子并没有接
着我的话说,而是问了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咱们之间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楚,你有需要我肯定帮你。」

  「我不是想说这个。你没觉得那个孩子有些像你吗?」

  「像我?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对于没有做过父母的人来说,眼中的小
孩子都是长得差不多的。

  「我没有开玩笑。他……他是你的孩子……」

  妻子的一句话,让我整个人都懵了。她在说些什么?!

  「不……不会吧……」我下意识的就说出了来,虽然这么说会让她伤心,
可我这一年来仔细回忆了很多次,那个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宝宝一出生,我就趁着何永恒不在的时候给他化验了血型。孩子是B型血,
可我记得何永恒之前阑尾炎手术,输血是用的A型血,他们不可能是亲生的!」

  「可……」我没有说下去,怕伤害到她。

  「怎么你不信吗?我这里有化验的单据,你和我都是B型血,他真的是你的
孩子!」妻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化验单,递给了我。

  我扫了一眼,确实是B型血,而且有医院的公章应该不是造假。可当我看到
患者名称那里写着的何天赐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战栗起来。

  讽刺?赤裸裸的讽刺!一个姓何的孩子怎么会是我的?还他妈的天赐!这根
本是个孽种,有什么资格叫做天赐!要是老天真有眼的话,就不应该让他出现在
这个世界!

  「一凡?这真是我们的孩子,是我和你的!我们一直不就想要个孩子的吗?
我们的梦想实现了!」妻子看出我的激动,走过来紧紧搂住了我的脑袋。可当再
次感受到那抹柔软的瞬间,我却说不出的恶心!联想到她刚刚可能就和那个老头
躺在一个被窝,我一把推开了妻子的拥抱。

  「可这也只能说明孩子不是何永恒的,那别人呢?你那么多想好的,就没有
一个B型血吗?!」我怒火中烧的嘶吼起来!

  不是我不想承认这个孩子,只是如今的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么单纯。何永恒曾
经就把她送给了秦老,难保在受孕那段时间她不会与别人发生了苟且。在温泉城
那一夜,我甚至都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射出来,要我相信孩子是我的,实在太难了!

  「楚一凡!你混蛋!」妻子端起咖啡就浇在了我的头上。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那画面是如此的虚幻,我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另一个噩
梦。这一年来,我做了太多的梦,有好的有坏的。可此刻我明白,以后她绝不会
再原谅我,刚刚的争吵已经为这段感情画上了休止符。但我不后悔,虽然我爱你,
我可以无条件的帮你,但可我不是傻子,可以一次次的忍受你的欺骗!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