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沉沦在换妻中的少妇】第八章: 妻子--单男情挑(征文续写)

**小说 2022-06-24 09: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小说
【沉沦在换妻中的少妇】第八章: 妻子--单男情挑(征文续写)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沉沦在换妻中的少妇】第八章: 妻子--单男情挑(征文续写)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沉沦在换妻中的少妇】


作者:闺房之乐
2022/3/15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5749


***********************************

序章,1-2章viewthread.php?tid=9254580&page=1#pid194165373
第三四章viewthread.php?tid=9254582&page=1#pid194165428
第五章 viewthread.php?tid=9261899&page=1#pid194230849
第六七章 viewthread.php?tid=9269154&page=1#pid194301427
第八章 viewthread.php?tid=9270697&page=1#pid194315739
第九章 viewthread.php?tid=9103749&page=1#pid192433637

  第九章前面发过,从第十章起,进入真正的环节。部分情节主要是男性视角,
可能在其他随笔中出现过,为了故事的完整保留了

***********************************


            第八章妻子:单男情挑

  【沉沦在换妻中的少妇】第八章: 妻子--单男情挑(征文续写)

  酒红色的绑带盖住了我绯红的脸,在眼前映出一片旖旎的粉色。

  躺在沙发上,我的心情紧张,羞涩,又充满期待。

  耳畔,是他们的嬉戏和调笑,男人们正在抽签,决定由谁来「食用」我。

  今晚,似乎所有人都在针对我,我先是在划拳游戏中输光上衣,接受了风采
展示的惩罚,接着,又在下一轮抽签的游戏中,被选为女主,接受秀色可餐的惩
罚。

  「秀色可餐」是凡想出来的作弄女人的鬼主意。 女人蒙上眼睛,让男人吃
乳房,女人猜是谁。猜对,惩罚男人,猜错,惩罚女人。惩罚的内容由抽签来定,
都是一些让人极羞的花样。

  会是谁呢?心中开始惴惴不安起来,并不是第一次参加聚会,也早过了羞臊
的无地自容的阶段。但今晚我的心跳得特别快,因为聚会的人中有了他。会是他
么?一个大男孩的形象浮现在眼前。

  他叫强!22岁,一个即将走出象牙塔的大四的学生,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
凡和婷婷夫妻的御用单男!!刚刚,我们还在一起吃饭,他的嘴角棱角分明,牙
齿白白的,笑容是那样灿烂,看我的眼神还带着淡淡的羞涩。一想起此刻那个大
男孩正注视着光着上身的我,身子就猛地一热,下体不由自主的缩紧了起来。

  七! 犹豫再三,我选择了这个和「妻」同音的数字。这意味着,抽到数字
七卡片的男性,有了吮吸我乳房的权利!

  眼帘虽已闭上,心扉却悄悄打开。长发在胸腹间散落着,随着急促的呼吸动
着,象是要遮住全场窥向我胸口的目光。 滚烫的呼吸吹了过来,吹开散落的长
发,喷在胸口上,吹得我的心像长发一样飘动,痒痒的。

  我努力地嗅着,想要辨别眼前男人的气息。味道很好闻,是一种淡淡的皂香
又带着些柑橘和花草的香气。很清爽,又很温馨,让人不由得回忆起大学时代洗
完澡后一身肥皂香青春荷尔蒙的男生。

  果真是他? 我的感觉骤然敏感了起来。男人没有直接亲吻,而是依恋的把
头埋入了我的胸口,用力的吸着气,仿佛在阅读我的芬芳。接着又吐气出来,让
我的心头暖暖的。试着想要挪动一下身子,却感觉到浑身软绵绵的,温柔、宠爱
的感觉,让我的心慢慢变软,身子也变软了。

  男人动了起来,轻轻摇头,用脸庞来回滑过我的乳房。笔挺的鼻梁,性感的
嘴唇,发烫的脸颊,通过乳房的触感浮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愈发的冲动。可是小
我十岁的小鲜肉呢,鲜肉儿,不知怎么竟联想起红嫩的男根来,脸蛋儿陡然红了。

  滚烫的唇终于落在了膨胀的乳房上,他小心翼翼的吻了一下,仿佛是试探,
又仿佛是品尝。下意识的想要去摸那人的头,却想起手上已经被人戴上了拳套。
强忍拥抱他的冲动,调整呼吸,让自己若无其事起来。

  唇从乳房的边缘开始亲吻、一开始还像是小鸡啄米,渐渐的开始放肆起来,
舌开始舔弄。男孩的舌尖很温柔,湿湿的,热热的, 湿滑而柔软。轻柔的划出
一道道轻盈的轨迹,在乳根徘徊着,一点点侵袭我的胸口。

  乳房好像正在融化,浑身软绵绵的如飘云端。仿佛那颗心已经暴露在了舌尖
下,在湿润的划动中颤抖、颤动,让人无比的沉醉,欲罢不能。

  男孩很坏,也很老道,每次慢慢的接近乳尖,只是扫舔乳晕,却不碰乳头,
还时常有意的用加长的鼻息去吹她。。那感觉,如同细腻的沙砾流过乳峰,带来
阵阵悸动的酥麻,让我出奇的痒。

  融化的乳房开始膨胀,没有被嘴唇侵袭的另一侧尤其难受,我难耐的扭动着
身子,想让乳头触碰到他的唇,却总被他灵活的躲开。

  难道不是他?为什么没有一点青涩和生疏,我开始怀疑刚才的判断。龙哥?
凡?安妮丈夫?对象的陌生和不确定,让我愈发的紧张和刺激,小腹也热了起来。

  啊呀,别闹了,痒死了,我竭力压制着颤抖,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一些,娇声
的抗议着。耳畔女伴们的哄笑,让我羞不可耐。只一席香榻的空间,却成了中央
的舞台。我看不见观众,观众却在看我。

  突然有些怨,怨婷和凡为什么开始接受单男, 怨丈夫为什么答应凡带单男
来参加聚会,更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反对让自己陷入了当众被人玩弄的状态。

  与婷凡夫妻相识日久,又有了那种肉体的交流。彼此之间的性格、爱好,甚
至性秘隐私都渐渐熟知。慢慢地的,我们建立了一种超越友谊和道德禁忌的亲密
关系。

  婷和凡的素质很高,人品相当的优秀。每次相聚,除了做爱,我们也会聊聊
工作、生活、情感和天下大事。有时还一起做饭聚餐,一起外出旅游,像是一家
人。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聚一次,长久不见就象少了些什么似的。

  凡说,我们两对夫妻,组成了一个四口之家。在这个家庭中,每个丈夫都有
两个妻子,每个妻子都有两个丈夫。在这个家里,每个丈夫能享受到双飞的快乐!
每位妻子都会体验到3P的快乐。我也在交往中更喜欢与婷以姐妹相称。感觉这样
较之兄嫂弟妹相称少了一种罪恶感。相处时颇有一种姐妹易嫁,姐妹一家的温馨。
作为小姨子,我的一半屁股是他这个姐夫的,凡的调笑让我娇羞,也让我放松。

  我不愿意把我们之间的关系称之为庸俗的换妻。而更愿意采用凡的说法,把
这种关系叫做四口之家或性爱互助!是的,性与爱的互助!这是一种无论是表面
借口还是底层逻辑都说服了我的性与爱的理念。是的,。性与爱的互助! 仿佛叫
着这个名字,我的淫乱就有了足够的借口,3P就可以堂而皇之,心安理得起来。

  但单男的出现,却让这借口难以成立了,我和婷的欲望满足显得直接和赤裸
了起来。

  但我又理解凡和婷的选择,理解凡的苦衷。

  我喜欢凡,喜欢他对我的欣赏与尊重,喜欢他的细致和体贴。

  喜欢他看着我的眼睛说他喜欢我,喜欢从他的眼里看到欲火,喜欢他抚摸我
的肌肤。

  喜欢看他喷发后满足的神情。但我更喜欢看到他的眼里浓浓的爱怜和珍惜,
喜欢他大哥哥一样的谈心和宽慰。

  在他面前,我感觉自己又成了小姑娘,可以赖皮,可以撒娇,可以述说某些
羞于启齿的幻想和要求。

  凡不是我的情人,更不是我的炮友,他是我的蓝颜知己,我的知心爱人。

  一个可以倾听他心中秘密,又可以倾诉心中秘密给他的闺中蜜友。

  很大程度上,凡是丈夫的影子。从他的心中我能读懂丈夫的感受和心情。

  「立于人前的丈夫,是绝然不能与绿色有半点沾染的。,,穷尽整个生命爱
护的那个女人,灵与肉若暗作他许,人生仿佛霎那间就化为了瓦砾,,,,

  但暗夜里,淋漓尽泄的瘫软在妻子起伏的温柔中,香巢依旧温滑湿热,雄壮
却已经形消玉殒。看着妻子那双眸中渐渐黯淡的光彩,吻着她双唇间依旧娇喘着
的干渴,听着她强颜欢笑的抚慰与赞扬,心中却不能不涌起起万分的愧疚。

  于是一份冲动油然滋生,。

           ***  ***  ***

  这是一种欲,更是一种爱。这欲在我心中挣扎着,追逐着,纠结着,最终在
爱的鼓励下,冲破了道德的羁绊,繁衍出一抹茸茸的绿意,滋润了妻子已然枯黄
的身体和心灵。

  放下男人的执念,不再只求身体占有,静心凝神,看着心爱的女人在雄壮的
男根下绽放的笑颜,看心爱的女人在持久的抽插下迸发的激情,看她圣洁的唇缝
间流淌的爱液。」揽她入怀,感受从她身体传来的另一个男人的有力碰撞,共享
她属于女人的极致极乐。

  然后,进入她的身体,去感受爱妻高潮的颤栗,感受爱妻的滚烫与湿滑,体
味爱妻刚刚快乐的经历,在他的余温中,抽动重又坚硬的男根,把妻子再度点燃。
在她心满意足的眼神中,重新找到男人的自信。」

  凡诗一般的倾诉,让我感动,亦让我动情。作为女人,我感受得到凡对妻子
的愧疚和挚爱。更能体会婷作为女人遭受的辛酸和难过。因为我也是凡的」妻子」

  心灵的体贴,终扛不住岁月的蹉跎。凡带我走进了性与爱的新境界,他却没
能跟上来。凡用他的经验和丰富想象开发着我的的身体,自己却力不从心起来。

  他已过盛年,而我却刚刚年轻。激情澎湃后,他如释重负,我却在飞入云端
后欲罢不能。那是在快乐的巅峰被打下云端的一种抓心挠肝的饥渴和难受,那一
刻,我可以为任何一个继续满足我的男人做任何事情,我想凡的妻子婷也是这样
的难受。

  这种饥渴,我们在聚会时还可以通过另一个丈夫来填补。但我们的聚会一两
个月才会有一次。作为一个健康成熟,正值芳华的女人,我清楚地知道这欲望是
多麽的难熬。然而,我又不愿意单男的进驻破坏我们两个家庭之间的关系。

  凡和婷都私下劝我接受单男,让凡带上单男作为帮手,避免越来越力不从心
的窘迫。婷还现身说法,跟我讲述那个单男的优点和自己的快乐。但我却不好意
思接受,毕竟这种做法,太赤裸裸的为性而来了。更重要的是我担心丈夫会抵触。

  对丈夫们而言,可能互助的真谛在于延时。但对我来说,互助最让我们难以
抵御的魅力在于男人们之间的合作。那是单一男性再强大都无法给予我的快感和
幸福。

  当我依偎在丈夫的怀中,享受他的亲吻,享受他对我嘴唇,脖颈,乳房的爱
抚的时候,凡对我下体的抽动刺激,会被丈夫的爱抚放大无数倍,那是一种多个
敏感部位被同时刺激,全身如浸泡在火中,无处可逃的快感和刺激。那是一种让
我几分钟就能进入高潮的全面施压。这种刺激,一个男人再持久,再精于玩弄女
人,都是无法同时给予的。很多时候击垮我的,并不是丈夫们相互帮助获得的持
久,而是他们合作时带我的那种全面施压。

  不同的那东西带来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那种陌生异样的快感,让人难以控
制身体的反应忍不住叫出来,让人无法不做出呼应」 这是一个丈夫无论如何给
不了的!我的高潮和崩溃往往始于男根切换的瞬间。而这些合作,这需要男人之
间足够的信任,好感,融洽,才能实现。而丈夫似乎一直排斥单男

  但在内心深处,我是想接受单男的。不是因为婷私下给我讲述的单男带给她
的快乐,也不仅仅为了凡,而是凡的内心独白,打动了我,丈夫,也是这样看我
与别人做爱的么?我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

  不由想起婷关于单男是丈夫对妻子真爱考验的说法!夫妻情侣两人之间没有
充分的自信,没有彼此的爱慕,是不会容忍别的男人的非分之想的,何况是自己
的女人在别人身下婉转呻吟。

  两位丈夫合作的所谓3P,与单男主导丈夫参与的3P 是完全不一样的。不仅仅
是2v2与1v2相比的刺激强得多的问题,更在于丈夫的3P总还有交换的色彩,丈夫
接受交换也许有喜欢对方妻子的原因在里面。正如我的丈夫很喜欢婷一样。很难
证明丈夫不是为了得到婷才接受我与凡的做爱。

  但接受单男却完全不同,这代表丈夫彻底为妻子的快乐和性福着想。让自己
的妻子去品尝他人给予的快感,看到自己的女人在别人身下的满足和愉悦。而不
是用自己的妻子换另一个妻子,丈夫进入这种境界,我才能放心丈夫不再嫌弃我
的失贞。

  但是,丈夫内心真的接受单男吗?我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温凉细腻的掌心自小腹袭来,划过饥渴的肌肤,抚慰着胸腔上那羞红的颤抖,
让我的躁动平息了下来。

  然而虎口托举起胸口的沉重后用力的揉捏,又击碎了刚刚平复的心灵。

  嫣红的唇随着他的拿捏喷吐出滚烫的气息,将我的端庄吹走。

  胀痛的乳在他的手掌中变化出各种淫靡的形状,蹂躏着我的矜持。

  乳头仿佛化作了敏感的阴蒂,随着男人对周边的爱抚与扯动,无可抑制的膨
胀了起来。

  鼓鼓的,涨涨的,出奇的敏感。即便是鼻息的冲刷,也会让下体产生紧缩的
冲动!

  啊~~~~~他出其不意地吮吸,一下子击溃了我的矜持。

  暖流像轻度触电一样通过乳房蔓延至下身。脊背和大腿内侧的肌肉开始不受
控制地抖。

  酥麻的感觉像闪电一样一阵一阵地掠过我的头皮。让我的身子反弓了起来。
将乳房耸立到身体的最高处。

  虽然他的动作还算轻柔,我的身体还是做出了强烈的反应。乳头,是我最敏
感的部位!

  他大力的吮吸着,仿佛饥渴的婴儿,胸部不由自主的被他的吮吸吊了起来。

  头竭力地后仰着,肩膀在头的支撑下已经离开了靠背,百褶裙下,笔直的长
腿如藤蔓一样搅在了一起。

  一波一波的快感随着他的吮吸奔涌过来,让我的乳房越挺越高。

  我开始挣扎,开始呜咽,我想要求饶,退出这场游戏,又希望这游戏继续下
去。

  恍惚间,突然发现,后仰起头竟然能够在绑带和鼻骨的缝隙间瞄见我的乳峰,
看见他!!

  挺立的双峰中间,我看见了他的脸!这是一张阳光帅气,却又写满欲望的脸!

  乌黑的眉毛下,深邃的眼睛发着兴奋的光。小麦色的皮肤上溢着醉人的潮红。

  笔挺的鼻梁下,两片撩人的唇撅着,正轮流侵袭着我的两个乳头。

  时而双唇夹弄,时而舌尖舔逗,时而用力把乳头吸起来,再抿紧嘴唇把它挤
出去。

  时而用牙尖咬着乳头轻轻的磨动,让舌尖在乳头周围打圈。

  天哪,真的是他,巨大的羞耻感猛然涌上了我的心头。

  刚刚,我还像姐姐一样和他聊天,对他的实习地点和就业选择作指导。

  现在,他却在吮吸我的乳房,而我,却如此淫荡的呻吟着呼应着他。一想起
这些,脸蛋就热得发烫。

  极力咬着唇,将呻吟变成呜咽。

  然而他娴熟的口技,却让这浅吟低唱渐渐蔓延成了汹涌波涛。

  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悸动像海浪将欲望托得越来越高,卷走了我的矜持与
端庄。

  他是那样的老道,没有一点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涩与生疏,

  仿佛对我的敏感点和喜欢的刺激方式早已一清二楚,每一次打击,都精准的
落在我最敏感的地方,最空虚的时候。

  我开始呻吟,快感是那么强烈,那么刺激,如同毒品侵蚀着我抗拒的意识,
让我完全沉迷,忘掉了羞耻和矜持。

  子宫开始膨胀,阴道也开始膨胀,身内变得空空的,急切的盼望有东西来填
充。我感觉自己飘了起来,随着那呻吟飘到了云端之上,然后随着他吮吸的节奏
起伏、颠簸。身体是那样的飘飘欲仙,在无边无际的迷雾中漂浮着,飞翔着,努
力想找一处坚挺与充实落脚,却一次次因没有抓挠而重新飘了起来。

  时间到了!龙嫂的声音将我从云端打落到凡尘。我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然后
嗡地一下又掉到了地面。猛地清醒了过来!

  「凡,是你么?」 许是根植于灵魂深处的羞涩,让我羞于叫出男孩的名字。

  亦或是将错就错继续享受「惩罚」的思考,我鬼使神差的故意叫错了我的判
断!

  姐。。。。。眼罩被拉了下来,他站在我面前,有些害羞的叫了我一声。

  脸腾地红了,之所以以姐弟相称,不让他叫我嫂子,就是为逃避好玩不过嫂
子的邪恶,

  但刚才我这赤身动情的姿态,却哪有一点姐姐的样子!

  颤抖着,将手伸向递过来的签筐,蜻蜓点水!龙嫂大声地宣布着,

  这意味着强可以亲吻我除嘴唇外身体的任何部位三次,作为我猜错人的惩罚!

  脸更加的红了, 腿不由自主地夹紧起来,心开始如初吻般狂跳。

  强,会亲我的那个部位呢?

  裙下熟透的蜜桃,开始渗出汁液。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